195 一家/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去看看。”顾若离忙按着他的手,柔声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长辈,既是来了我们就不能失礼了。”

赵勋显然在忍,眉头蹙的紧紧的,道:“我去看看。”荣王这个人说好听点叫孩子气,说的不好听就是没心没肺的皮厚。

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和他讲道理,但凡今天对他客气了,他明天一定还会再来。

“七爷。”顾若离拉着他道:“今儿可是我们成亲头一天,你莫不是想和你父亲在家里闹翻天?”

说的也对,赵勋看着她,道:“我陪你一起去吧,他只要不胡闹我就忍了。”

“好。”她拉着赵勋往外院的花厅去,还没进门就听到荣王的声音,“我说齐全啊,你这么多年也算尽忠职守了。本王记得你还有个儿子吧,现在怎么样,成亲了没有。”

“回王爷的话他都已经做爷爷了。”齐全呵呵笑着。

荣王哎呀一声,惊讶的道:“这么说你都有重孙子了啊,我记得你只比本王长十来岁吧。”

“是。小人比王爷您痴长了十八岁。”齐全笑着,说的很客气。

长了十八岁,就有重孙子了,他连孙子都没见着,就一个孙女还是个傻的,荣王羡慕的砸了砸嘴就看到赵勋领着顾若离进来,他一下子跳起来指着齐全和赵勋道:“你瞧瞧人齐全,都已经快五世同堂了。你到现在才成亲,赶紧给我生个孙子。”

赵勋目光冷冷的落在他脸上,露着杀意。

荣王顿时话打结,又坐回了椅子上,尴尬的道:“行,行,随你们高兴吧。我反正也不着急。”

“王爷!”顾若离福了福,荣王顿时眼睛一转,从怀里拿了个封红出来,“儿媳妇啊,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拿着银票自己买去。”

顾若离没有伸手去接,荣王已经自己拆开来了,拍在桌子上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两万两,够你买个宅子了吧,你留着花,不够再跟父王要!”

没想到他整日里不务正业,居然还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出来。

顾若离不知道收不收,要是收了这杯公爹茶是必须要敬的……这事由不得她做主,她只好去看赵勋。

“出去!”赵勋冷声道:“这里没有你的儿媳!”

荣王赖在椅子上,摆着手道:“你对我有气我也知道,可是事情都过去了,你还要再记仇就是你小气了啊。再说,你看看荣王府那么大的地儿,就我一个人住,多冷清。”

荣王府里其实还有赵勋的两个庶兄,但行事老实母亲又去的早,荣王早不记得了。

“走!”赵勋攥着拳头,骨节咯吱咯吱的响着!

荣王就蹭的一下站起来,端着桌子上的一杯茶,咕咚咕咚的喝完了,和顾若离道:“这杯茶就当你敬我的啊,改天我再来和你好好说话。”话落朝赵勋这边挤眉弄眼,告诉顾若离等他儿子不在的时候,他再来。

顾若离尴尬的笑笑没有说话。

她还不了解荣王府的过去,只大概知道荣王妃为何不喜赵勋,又对他很冷漠,至于荣王……她从前一直觉得他和荣王妃应该是一样的,可几次接触下来,她倒是觉得,荣王不是那样的人。

总之,她是护着赵勋的,父亲也好,母亲也好,他认了她就认,他不待见她也不可能贴着上去。

荣王一溜烟的跑走了,留了两万两银票的封红摆在桌子上,很扎眼。

赵勋拉着顾若离转身就走,齐全就跟着顾若离问道:“夫人,这钱怎么处置。”

“你先收着,等过几天荣王爷来我们再还给他。”顾若离跟着赵勋出去,两人一起上了马车,她笑着哄他,“别生气了,以后他来我来应付就好了。再不行和婆子吩咐一声,见着他就关门。”

赵勋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淡淡的道:“我没事,就是不愿意看到他们。”有的事说出来,似乎是他记仇,可是年少时他所受的不公和冷漠,他这辈子无论如何也难以释怀。

若非是他自立,大概他早就死在了军营中。

要是他死了呢,荣王还会像今天这样讨好的站在他面前吗,很可能,他连一滴泪都不会有。

“不看,不看。”顾若离哄着道:“以后都不看了。”

被她抱在怀里,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哄着,他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他现在有家有媳妇了,从前的一切早就不再重要。

“嗯。”他捧着她的脸轻轻柔柔的一吻,“看我媳妇儿就好了。”

她笑了起来,歪在他怀里点着头道:“嗯,以后我们是一家人。还有我娘,还有太后,还有……”她说了一半就被他打断,“就我们两个!”

“小气!”她敲着他的额头,他将她的手抓下来放在唇边亲了亲,道:“还有更小气的。”

她红了脸回到对面坐下来,拿脚怼了怼他,道:“今晚老实点,我好困要睡觉!”

“我们早点睡。”他挑着眉梢满面的暧昧,“明天也没事,你可以睡一整天。”

她捂着脸无奈地喊道:“不行,我要睡觉。”

他欢喜的抱着她亲了又亲,哄着道:“乖,嫁人了总归是不一样的。”

哪有这样的,她瞪了他一眼。

他心情越发的好了一起,低声笑着。

两人在宫门口下来,守门黄门视线一下子黏在两人身上,昨天成亲轰动了全城,就连圣上都过去凑热闹喝到后半夜才回来,今儿一早他们就在这里翘首盼望,想看看这对新婚夫妇是什么样子的。

赵勋穿着朱红的直裰,喜气满面,神清气爽的样子,反观县主容貌自是不必说,臻首娥眉容貌绝美,只是眉宇间却有挡不住的疲倦。

几个黄门你看看我,忍不住腹诽了几句。

将军真是迫不及待,也不心疼心疼县主!

赵勋一个眼神飘过去,几个人吓的一个激灵忙垂着头不敢再看。

顾若离快步过去,趁着没人的时候瞪了赵勋一眼,他一副没事人一样负手走着,但是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领引着路的內侍都神情轻松了几分。

赵将军成了亲就是不一样,人也亲和了几分呢。

两人去了坤宁宫,太皇太后正坐在正殿等着他们,手边放着两个封红备的好好的,邱嬷嬷快步从门外进来,压着声音道:“人来了。奴婢瞧着将军是满面春风,倒是县主看上去精神不大好。”

“这孩子。”太皇太后皱眉道:“娇娇年纪还小,他也不知道心疼人。”

邱嬷嬷掩面而笑。

说着话,赵勋大步进来,顾若离随着他垂着头进来,邱嬷嬷忙放了蒲团,两人跪下磕头,太皇太后高兴的道:“都快起来,让哀家瞧瞧这成了亲有什么不同。”

赵勋大大方方的起来任由太皇太后看着,顾若离则不由自主的红了脸,道:“祖母,您这样说我都无地自容了。”

“瞧瞧,这祖母喊的多顺口,以前可都是喊我太皇太后呢。”太皇太后笑了起来,抓了封红给两个人,“拿去,想吃什么用什么自己买,我也不虚讲究赏你们那些没用的。”

赵勋上前收了揣在怀里,“谢谢祖母。”

“祖母。”顾若离接在手里,太皇太后携了她的手,欢喜的道:“成了亲就好好过日子,远山自小颠簸吃了不少苦,家对他来说比别人更重要一些,感触也多一点,这些我都知道,就盼着你们安安稳稳的,开枝散叶把日子过太平。”

顾若离垂头应是。

“你也是。”太皇太后掉头就和赵勋道:“娇娇自小顺遂,在家里被宠着长大的,你不要自持身份高,就欺负她。再说,她也不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家,你要是太霸道了,就伤了她的心。往后家里的事你们两人商量着办,不能外头横窝里也横。”

他是窝里横的人吗,赵勋没有反驳,垂首应是。

“这就好了。”太皇太后放了心,“你们成亲了,我就了却了一块心事,往后啊我这老婆子就真的要安安稳稳的享福喽。”

顾若离笑着道:“我们往后还有许多事要烦着您呢,您这安安稳稳怕是不行,我三两日就进宫来烦您一通。”

“这可不行。找你娘去,她也闲的很。”太皇太后哈哈笑着,爱怜的拍了拍顾若离的手,道:“娇娇,我知你虽嘴上从来不提,心里却一直没有放下来那件事。你一直爽利做事干脆,怎么就栽在这个坎里过不去呢。想开点,人生还长着呢,总有这样那样的事,要是人人都和你一样,那这世上不乱套了。”

顾若离知道太皇太后的意思,可是但凡她想起来自己的职业,就会想到先帝最后的面容,她不能原谅自己。

那是一条人命,本来可以很好的活下来的命,却断在她的手中。

“我知道了。”她含笑道:“我自己调整,会慢慢过去的。”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你是聪明孩子,要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若是都不能照顾自己,往后还怎么照顾远山,照顾孩子。”

“祖母!”顾若离真是接不上话了,怎么成了亲以后,三句话都不离孩子。

太皇太后笑了起来。

“说什么,老远就听到祖母的笑声了。”赵凌和方樱前后走了进来,赵凌目光在两人身上一转,笑道:“远山今天精神居然这么好,朕今儿头都裂了!”

“圣上,娘娘。”赵勋和顾若离行了礼。

赵勋回道:“圣上日日操劳,朝政事情又多难免费神,所以喝了酒就会如此。”

“朕就是酒量不如你。”赵凌朝太皇太后抱了抱拳坐了下来,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喊赵勋坐,低声问道:“怎么样,成亲后感觉不一样了吧。”

赵勋微微颔首,道:“很不同。”

“朕那时候也觉得很不一样。”赵凌挑着眉梢,想到自己的原配,遂压低了声音,“以后你就知道滋味了。”

赵勋微微颔首。

“我瞧瞧。”方樱拉着顾若离一起坐在太皇太后的身边,笑着道:“是不是很累?我出嫁前三个月宫里就派了嬷嬷过去,从那天开始起早贪黑的,我是吃不好睡不好,愣是瘦了好几斤。”

“去。”太皇太后笑着道:“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那时候跟只鸟雀似的一点规矩都没有,我若不派人去,你能如今这样的规矩。”

方樱就笑着抱着太皇太后,道:“知道了,祖母对我们最好了。”

太皇太后满意的点点头。

顾若离掩面而笑。

“你来了正好,我昨儿觉得肚子有点疼,你帮我看看。”方樱说着将自己的手腕塞给顾若离,“别人我都不信,就你最好了。”

顾若离失笑,扶了她的脉静了一会儿,悄悄问道:“是不是贪嘴吃了凉的东西了?”

“我心里燥,就偷偷吃了一个柿饼,和这个有关吗。”方樱压着声音问道,顾若离摇头,回道:“一个柿饼不至于怎么样,不过你还是不要吃的好,等过了这头几个月你再吃就是。”

方樱挺好的,怀孕后没什么反应,能吃能睡。

“那我小心点。”方樱悄声说着,“你别和祖母说,要不然她要说我的。”

顾若离颔首,看着孩子气的方樱忍不住笑了起来。

“偷偷摸摸的说什么呢。”太皇太后摇了摇头,“都是没长大的孩子。”

几个恶人说着话,邱嬷嬷就笑着道:“太子殿下来了。”话落,就看到赵安申进了门,大家各自行了礼,赵安申和赵勋抱拳道:“恭喜七叔,新婚大喜!”

“嗯。”赵勋微微点头,赵安申又和顾若离行了礼,“七婶,是不是要给我见面礼。”

他话一落,大家先是一愣,继而都笑了起来,坤宁宫的气氛越发安顿好,赵凌就指着赵安申道:“这孩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有!”顾若离还真的备了,忙拿了个荷包出来,里面放了一百两的银票,赵安申恭恭敬敬的收了揣在怀里和赵凌道:“父皇,寻常人家今儿是要认亲的,七婶给我见面礼是应该的。”

赵凌哈哈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按你这么说我和你母后也要给见面礼了。”

赵安申点了点头。

“给,给。我们都要给。”太皇太后满心欢喜,忽然后殿传来年哥儿的哭声,赵凌一愣道:“怎么哭了,安申你去看看。”

赵安申自小会照顾弟弟妹妹,闻言应了一声去了后殿。

苔黄太后皱了皱眉,想喊赵安申回来,他是太子何至于为了一个庶出的跑进跑出,长了脸不成。

“曾祖母,父皇,母后!”门外,赵馨柔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噗通一下跪下磕头,又道:“父皇,我想看看弟弟。”

太皇太后脸一下沉下来。

“父皇陪你去看。”赵凌就讲赵馨柔抱了起来,和太皇太后道:“我带她去看看,要不然她整日念叨着年哥儿。”

殿中的气氛就沉了下来。

“我们回去了。”赵勋忽然起身,道:“改日再来陪祖母说话。”

本来想留他们用午膳的,太皇太后此刻也没了心情,就颔首道:“去吧,改日你们再来。”

“我送你们。”方樱起身要送,顾若离按着她道:“你别来来回回的走,多休息才好。”

方樱就笑着点了点头。

赵勋进内殿和赵凌说了一声,就和顾若离一起出了坤宁宫。

刚到殿门口,就看到一身粉红宫装的沈橙玉由內侍女官簇拥着往这边而来,远远的她笑着道:“原来是赵将军和县主。昨日大婚,恭喜二位。”

赵勋敷衍的点了点头,顾若离略点了头,道:“多谢。”

“上次我生年哥儿的事,还没有好好谢你。”沈橙玉含笑道:“得空去我那边坐坐,我们好好说说话。”

顾若离微微一笑,望着她眼角的那颗泪痣,回道:“得空一定来。”

“这是要回去了是吧。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我去找小公主,那孩子一会儿不看着就没了影子。成日里惦记着弟弟。”沈橙玉含笑说着一脸的无奈,“慢走啊。”

顾若离颔首,和赵勋并肩走了。

沈橙玉一眼都没有往赵勋身上落,含笑转身进了坤宁宫。

顾若离想到了崔婧容,她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其实崔婧容是可以没事来坤宁宫走动,要知道她身边的嬷嬷还是坤宁宫出去的,有这层关系是多好的理由,可惜……

她心里胡思乱想的,随着赵勋出了宫。

等上了马车放了帘子,她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我饿了,赵将军请我吃饭吧。”

“想吃什么。”他挑眉看着她,她想了想回道:“天香楼的香酥排骨。”

他含笑点了头吩咐马车去了天香楼。

夫妻二人找了雅间坐下,点了菜上了酒,慢慢吃着一直到下午才回去,顾若离倒头睡了一个下午,天快要黑时被赵勋拖起来用晚膳。

稀里糊涂的吃了一些她才清醒过来,赵勋催着道:“去沐浴吧。”

“我等会再洗。”她咳嗽了一声,道:“正好没事,让韩妈妈领着人去花厅吧,我正好见一见。”

她看着赵勋的眼睛,就觉得里头泛着绿光,能多磨蹭一会儿是一会儿。

“又跑不掉。”赵勋让雪盏收了碗筷,看着她道:“不急一时。”

是你急于一时,顾若离咕哝了一句,道:“那我看会儿书,我下午睡多了。”就抱着书赖在炕头上一边翻着一边偷偷觑着赵勋的神色。

赵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坐过来在她耳边道:“除非你能磨到天亮!”话落,就也拿了本书坐在炕上看着。

“七爷!”顾若离丢了书抱着他的手臂,他一个眼风扫了过来,她立刻改口,“夫君,夫君我真的不困!”

赵勋被她的样子逗笑,摸了摸她的头低声道:“乖,和夫君睡觉去。”

她哭丧着脸不动。

他丢了书,抓着她的手臂往肩膀上一扛踢开了门,喊道:“打热水来。”

“你杀猪呢。”她拍着他的肩膀,“还打热水。”

他微微颔首,道:“你再磨蹭,就真是杀猪了。”话落人就进了房间,三两下剥了她的外衣,雪盏和欢颜红着脸抬水进来倒上,又飞快的退出去,韩妈妈将院子里的丫头婆子都撵走了,关了院门。

顾若离被丢进桶里,赵勋大步跨了进来,搂着她拿着帕子擦着,跟点火似的,她满身都泛起了红晕,埋头在他怀里闭着眼睛,道:“那……那你少一次行不行。”

“看你表现。”他抱着她坐在腿上,亲了亲她的脖子,含笑道:“往后都是如此。”

顾若离欲哭无泪,被他抱着上了床,桌角的一盏灯昏昏暗暗明明灭灭一直到下半夜,她求着饶道:“……我今晚表现很好了吧,你说的表现好些你就少一次的,你骗人。”

“没有。”他心满意足的抱着他,手抚着她的后背,道:“不然能到天亮。”

她大呼一声咬在他胸口,咬牙切齿的道:“赵远山,别让我揪着你的错处。”

他闷闷的笑着,捏着她的脸,只觉得胸口的甜都快溢出来了。

“听说是要算小日子的?”他低声问道:“你是大夫,自己算好了日子。我们再等两日生儿子,等你再长大点。”

她一愣抬头看着他,心头微软,可口中哼哼了两声,道:“原来你还知道我年纪小,你也不知道心疼一下。”

“这事没法心疼。”他抱着她蹭了蹭,“你看,我已经很克制了。”

顾若离用被子捂着脸转过身不理他,可身后窸窸窣窣的让她整个人都绷着弦,他含笑拍了拍她,道:“傻丫头,睡吧。”

“你说的。”她回头看着他,“那我睡觉了。”

他保证似的点了点头,道:“睡吧!”

她这才敢闭上眼睛,不过一刻就沉沉的睡着了。

赵勋低头看着她,用手指细细的摸着她的眉眼唇鼻,只觉得怎么看都不觉够……没有想到他赵远山有一天也会成亲,而且,这么迫不及待甘之如饴。

他想着,将她搂在怀中,只觉得心满意足。

顾若离这一觉睡的很沉,到快中午时才起,忙收拾了一番准备了礼,和赵勋一起往郡主府赶,才到门口就听到了鞭炮声,方朝阳不在,但同安堂的几位大夫并着白世英都在门口等着她。

我写了一点福利,发邮件给了还没起床的QQ群管理员,哈哈……在群里的记得去和安安要,不在的可以加群看。不想加群的,嗯……其实也没有多好看,阅文无数这点福利毛毛雨啦,而且我写福利都是不那啥啥的。哈哈。大家周末愉快,我写了一段福利后状态忽然就回来了,看来,有时候写点不同的东西,作者的心情也会好点。嘎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