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路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文雍终于松了一口气,端着茶轻松的喝了一口,周东卿就道:“杨兄这会儿心情舒坦一些了吧。”

“喝茶。”杨文雍举了杯子示意了一下,道:“今日似乎没有见到将军,你可见到了。”

周东卿摇头,回道:“医局近日很忙,或许是去县主那边走动了。”他话落顿了顿,想到什么,笑道:“听说小杨大人定亲了?”

“是!”杨文雍颔首道:“定了宜春侯府,这两日就小定,若是顺利下半年就能成亲。倓松年纪也不小了,他娘整日里着急着。”

周东卿明白,杨家定宜春侯府是因为颜释文写信回家,颜夫人亲自找的杨夫人,这门亲事其中弯弯绕绕太多,一来,是弥补两家前一段颜释文和崔婧文的婚事,算是冰释前嫌,也是表明了宜春侯府的态度。

其次,颜释文如今随着赵勋,人又在关在不能回来,宜春后和杨府结亲,完全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杨倓松可是青年才俊。

“恭喜,恭喜!”周东卿含笑道:“届时一定要上门讨杯喜酒吃。”

杨文雍摆了摆手,笑着不提,周东卿又道:“杨先生从太医院退下来后,听说去了同安堂,和县主在一起共事了?”

“是!我兄长他一直推崇静安县主,两人也算是万年之交,颇有些惺惺相惜。”杨文雍笑着摇了摇头,想到当时在延州第一次见到顾若离时的感觉,那个小姑娘实在是了不得啊。

两人说说笑笑,周东卿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道:“时间到了,下官这就去了。”话落,在桌子上拿了本书匆匆出门而去。

周东卿现在是每三日一次给赵安申以及二皇子赵安易上课。

他径直去了文化殿兄弟二人已在殿中候着,他上前行了礼,便直接翻了书开始讲课。

赵安申听的很认真,相反赵安易虽不好动,但手底下小动作不停,一会儿就在纸上画了个乌龟,一会儿又折了朵话出来,自己一个人玩的很高兴,赵安申也不管他,笑了笑自己上自己的课。

平日下课后,周东卿告辞,赵安申就带着弟弟各去了坤宁宫以及凤梧宫告辞,直接回太子府。

按理,赵安易是要住在十王府的,但因为他年纪还小,赵安申就一直带着他和还有大公主住在了太子府,亲自照顾弟妹。

今日周东卿兴致很高,多讲了一刻钟才阖上书本,上前来问道:“太子殿下可有费解之处?”

“有!”赵安申就指了几处,听了周东卿细细的解释后,在自己的书上写了注解,两人才笑着散了,赵安申带着弟弟先去了坤宁宫,刚到门口,就看到了四岁的赵馨柔正陪着年哥儿在院子里玩儿,年哥儿趴在乳母的腿上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说什么,赵馨柔就托着下巴看着他发呆。

“他什么时候会说话。”赵馨柔望着乳娘,乳娘回道:“二公主,大多数都是要一周岁活着一周岁多几个月才能开始说话,三皇子现在才十一个月,还要再等等的。”

赵馨柔哦了一声,又道:“那他走路呢,什么时候会走路。”

乳娘道:“走路一般一周岁多一些就可以了,下个月说不定就会走了呢。”

“终于能走了,我觉得我都等了很久了。”赵馨柔摆着手很高兴,“年哥儿,你快点学走路吧,姐姐带你去御花园玩,那边的花开的正好呢。”

乳娘笑着正要说话,门口就传来一道声音,“二公主。”

“苏姑姑。”赵馨柔和年哥儿挥手,“我改天再来看你哦。”她说着一蹦一跳的由女官和內侍簇拥着回了春华宫,沈橙玉迎了出来,笑着道:“怎么样,和弟弟说话了吗。”

赵馨柔就一五一十的将年哥儿的事说了一遍。

“那乳娘有没有将他放在地上踩?”沈橙玉问道。

赵馨柔摇了摇头,回道:“年哥儿站不住的,就一直趴在乳娘的腿上流口水!”

沈橙玉眉头就蹙了起来,看着紫苏问道:“二公主十一个月的时候已经快要会走路了吧。”

紫苏点了点头。

“这个老不死的。”沈橙玉低声说了一句,“她分明就是故意将我儿子养废掉了。”

知道她不能生了,年哥儿就是她将来的依靠,她就故意将年哥儿养废了,好断她的后路。

“也不一定,您再等等看。”紫苏劝着道:“有的孩子长的慢呢。”

沈橙玉就蹙着眉头没有说话,就听到外头小內侍喊道;“夫人,圣上来了。”

“圣上。”沈橙玉立时换了个笑脸迎了出去,赵馨柔也跑了出去,喊着,“父皇,父皇。”

赵凌就一手牵女儿,一手牵沈橙玉,笑着道:“走,跟爹爹回家去。”

紫苏站在门口,会心的笑着,不管圣上如何宠别人,对沈橙玉的感情绝对是无人能及的。

“父皇,我刚刚去看年哥儿了。”赵馨柔笑眯眯的道:“乳娘说,年哥儿再过一个月就能走路了。”

赵凌哦了一声,看着沈橙玉道:“时间过的真快,一晃眼年哥儿都快一岁了。”

“可不是。”她笑着说完,又道:“这生辰要不要办?”

赵凌想了想点头道:“此事我和祖母说一声。”想到了一年前沈橙玉生年哥儿的惊险,“这一次趁着年哥儿生辰,朕升你做贤妃可好。”

若做了贤妃,那地位就仅次于崔婧容之下。

“多谢圣上。”沈橙玉高兴的起身行礼,又道:“就怕太皇太后那边不容易。不过她老人家要真是不同意,您可千万不能顶着来啊。”

赵凌皱了皱眉头,颔首道:“你只管放心,朕心中有数。”

“那就好。”沈橙玉让紫苏将赵馨柔带出去,她自己贴着赵凌笑着道:“臣妾还以为您将年哥儿忘了呢,有太子,二皇子,如今皇后娘娘肚子里还有一位小皇子,臣妾的年哥儿夹在中间,可真是爹不疼娘不爱啊。”

“哪有的事,朕不知多喜欢年哥儿。”赵凌哈哈一下,道:“再说,你如何知道皇后腹中是个小皇子,说不定朕又多了一位公主呢。”

沈橙玉就掩面一笑,道:“怎么会,这话可是静安县主亲口说的,您不信臣妾,还能不信静安县主吗。”

“那倒是,静安医术确实不用怀疑。”赵凌微微颔首,笑道:“无论男女,朕都喜欢。”

沈橙玉掩面而笑,赵凌道:“朕今日就住在你这里了。”

“臣妾今儿不方便。”沈橙玉羞赧的道:“要不,您去德妃娘娘那边吧,她性子静,您要是不去她一整天都说不了几句话。”

赵凌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就是这样,整日里替这个着急,替这个想的。”说着一顿,笑道:“那朕在这里用晚膳。”

沈橙玉就点头应是。

顾若离从医局出来,和各医馆的掌柜以及大夫散了,她这才松了口气和张丙中一起往同安堂去,张丙中道:“师父,那今年的杏林春会,还是按照往年的规格办?”

“嗯。”顾若离回道:“就是换个地方,医局前面的巷子太拥挤了,去年的时还历历在目呢。”

当时疯马的事,伤了那么多人,要是今年再来一次到时候就没有人敢来参加了。

所以,顾若离发了告示,想问京中可有商家愿意提供场地的,没想到告示一出去,就有许多茶馆,客栈甚至于醉春楼都来回复她,说是愿意出场地出银子包办杏林春会。

“醉春楼不行。”张丙中笑着道:“都染了脂粉气了,到时候人家可怎么看医局。”

顾若离根本就没有考虑醉春楼,她在路上办也不能去醉春楼,那种地方太不合适了!

“顾大夫。”忽然,路边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从车子里探出一张年轻漂亮的面孔来,她看着一愣道:“闻音。”自从上一次在天香楼一别后,崔婧语和霍繁篓一样,就在京城消失了。

崔婧语笑了笑,道:“一个多月不见,顾大夫越发漂亮了。”

原来的闻音又回来了,顾若离道:“你现在住在哪里,和霍繁篓在一起吗。”

“他都不和你见面,又怎么可能见我。”崔婧语嘲讽的一笑,道:“我今儿找你可是有事想和你商量的。”

霍繁篓是离开京城了吗?顾若离心底叹了口气。

“我在东便门外重开了闻音阁,一切准备妥当,就等选吉时开业了。”崔婧语含笑道:“不过,在开业前,我很愿意将闻音阁借给你开办杏林春会。”

顾若离明白她的意思,含笑道:“我要和各医馆东家商量后才能给你答复。你的好意思先领了。”

“那我等你好消息。”崔婧语说着放了帘子,忽然又掀起来看着她,有些不忿的样子,道:“霍繁篓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一点都没有感动吗。”

顾若离挑眉笑了笑,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便带着张丙中走了。

崔婧语看着她的背影,许久才道:“走吧。”

“师父,您说霍繁篓去哪里了?”张丙中咕哝道:“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顾若离没说话,她总觉得霍繁篓就在京城,只是不愿意露面所以一直藏在暗中罢了,“随他吧,只要他自己过的好,怎么样都行。”

张丙中叹了口气,没有再提。

她回到医馆,仁义堂的曲掌柜就来了,顾若离迎他坐下,笑着道:“曲掌柜忽然来,可是有事。”

“今天有人找到我,说城隍庙前面有个别院,前后四进还有个很宽敞的院子,能借给医局。”曲掌柜笑着道:“我就请了蔡大夫和我一起去看过了,院子确实不错,东家正要打算翻修,所以院子里都是平整的。”

居然还有这样的院子,仿佛就是为了他们筹备的一样,她问道:“东家是谁,我们能见一见吗,若是用人家的宅子,总要见一面才好。”

“这个好办,在下这就去联络。”曲掌柜笑着道:“县主您见过后再定也不迟。”

顾若离颔首道谢,送曲掌柜出门,她转过身就喊了孙刃来,“曲掌柜说的那个别院你去打听一下看看,怎么会那么巧的。”

孙刃应是而去,下午回来回道:“……确实有间别院,以前是位湖广那边的客商买的,前几个出手卖了,现在东家还没有露面,所以一时没有什么消息。但都说是位山东的商人买的,做什么用还不知道。”

顾若离点了点头,就没有再问。

临打烊前,曲掌柜请了这位东家来,人姓胡,山东人,在京中做茶叶和丝绸生意,说是家中长子明年春闱,所以在京中买了一间宅子做住处。

聊的很顺利,但顾若离没有立刻定。

“怎么没有定?”杨文治和孙道同都觉得奇怪,“不是说那间宅子很合适吗。”

顾若离回道:“还有一个月,我们还有时间准备,我还想再看看。”她有些犹豫,也没有缘由的,反而跟倾向于崔婧语的闻音阁,她和孙刃以及周修彻一起回家,路上她和孙刃道:“你能不能跟着那位姓胡的东家。”

“怎么了?”孙刃反问了一句,顾若离道:“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怪,可也说不出哪里怪。”

孙刃应是,和周修彻说了一声,立刻就走了。

顾若离回了家,赵勋还没有回来,她洗漱后便躺在床上看书,不知不觉睡着了,等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可身边还是空的,不由一惊起身问道:“雪盏,昨晚七爷没有回来吗?”

“回了。”雪盏笑着进来,道:“七爷回来时已经是下半夜了,在外院洗漱打了个盹儿,一早又走了。”

顾若离哦了一声,出门喊了韩妈妈,“你炖个汤装上送衙门里去,提醒七爷中午记得喝了。”

“是。”韩妈妈高兴的应了,忙吩咐厨房去炖汤,顾若离收拾了一番去了医馆上工,孙刃回来了,道:“县主,您感觉没有错,属下昨晚跟着那位姓胡的,他并没有回自己的宅子住,而是在东街找了间客栈住下了,属下见他睡了,就又去了城皇庙那边的宅子,发现那里面有人进进出出在搬东西。”

“知道了。”顾若离点了点头,就更加确定不去那边了,孙刃问道:“要不要再跟一跟?”

她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们不去那边办杏林春会。”

孙刃应了一声退在了一边。

“县主,我出去一下。”韩苗苗理了理衣服笑嘻嘻的往外走,顾若离问道:“去找梁欢吗,他今儿不去学堂?”

韩苗苗就回道:“不是,我和安申约了去城隍庙。”她说着,人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顾若离就没有再管,去自己的房间里坐下来,一位男病人被张丙中扶着进来,她请人坐下问道:“这是哪里疼?”

“肚子疼。”来人答了,指了指自己的胃和肺,“被沐恩侯府的马车撞了一下,疼的厉害的紧。”

沐恩侯府吗,顾若离凝眉给他扶了脉,又请他躺下来检查了肚子,轻轻摁了摁,问道:“疼吗?”

“疼。”那人捂着小腹,“绞着疼。”

她又看了一遍,并没有伤着肋骨,也没有咳嗽和胸闷,若是疼也有可能是受到惊吓后胃痉挛,她道:“你先喝口热水,在这里躺着歇会儿,稍后再看看症状。”

那人点头应是,一边咕哝着道:“这种亏吃的我都没地儿说理去。唉!”

顾若离也没什么好劝的,她和沐恩侯再不走动,可对方也是她的外家,只是她觉得那边的人似乎也不是专横跋扈的作风,倒是有些奇怪。

那人歇了一个多时辰,腹部就说肚子不大疼了,顾若离又给他扶脉确实没什么事,便让他走了。

下午她先回家去,赵勋已经回来了,两人说了几句,赵勋道:“今日有人说被沐恩侯府的马车撞了,去同安堂看病了?”

“是,怎么了”她问道。

赵勋笑了笑,道:“他去顺天府告沐恩侯府了。”

在医馆不还是很平静的吗,怎么转头就去衙门了?她惊讶的道:“那现在怎么说了,还真让他告吗。那人没什么事。”

“压下去了。”赵勋回道:“赔了几百两银子。”

顾若离哦了一声,觉得有点奇怪,道:“那个人你查过吗,沐恩侯真的撞他了吗。”

“怎么会这么想。”赵勋赞赏的看着她,兴味的道:“哪里觉得奇怪了?”

顾若离就回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来的时候其实没什么,只说肚子疼,我查过后也没看出什么来,时候他就走了,走是情绪也很稳定,可转身就去告状了。他知道对方是沐恩侯府,那应该知道我和沐恩侯府的关系吧?”

“那你觉得这其中会有什么原因?”他挑眉问道。

事情分两种可能,一种是那人真的被撞了,但是车不是沐恩侯府的,第二种是那人根本没有被撞,他不过装装样子,意在挑事。

她倾向于前一种可能。

如果对方是有意挑事,那么就肯定是要死要活的先去衙门才对。

可他先来看病,还很耐心的等了一个多时辰才走。

这太让人费解了。

心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她眉梢一挑想到了什么,道:“是针对皇后娘娘的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他笑了笑,道:“万事都有缘由,不可能无缘无故。”

顾若离应是。

第二日一早,果然有人弹劾沐恩侯府欺凌百姓,沐恩侯仗势欺人等一干罪状,弹劾的人没什么来路,就是督察员的一个普通御史,切入点就是沐恩侯府撞人的事。

方樱听到这件事中午就请赵凌到凤梧宫来用膳,笑着道:“圣上,那件事是误会,撞人的马车也弄清楚了,根本不是沐恩侯府的。”

“朕知道。”赵凌含笑道:“这些事朕会看着办,你自己注意身体别被气着了。”

方樱暗暗松了口气。赵凌在凤梧宫用过午膳,就出了凤梧宫,看见晾在院子里的小衣服,脚步顿了顿,都是深色的右衽袍子,还真是男婴。

看来沈橙玉说的没有错,方樱确实是知道了自己腹中怀的是男孩。

顾若离中午吃过饭关了门在房里靠在休息了一会儿,昨晚睡的太迟,便觉得头有些晕沉,刚昏昏沉沉的要睡着,忽然门就被人推开,韩苗苗喊道:“县主,安申受伤了。”

“什么。”顾若离的睡意一下子消失了,她道:“人呢,怎么受伤的,伤的重不重?”

韩苗苗指了指外面,随即赵安申就被人扶着进来了,裤脚卷在膝盖上,就看到小腿上呗擦破了一块皮,倒不算严重,她给他清洗上药,问道:“你们去哪里了,为什么太子会受伤?”

“外面本来走的好好的,忽然就有人撞了过来,幸好周大人出现的及时,要不然安申就钻车轱辘底下去了。”韩苗苗心有余悸的说着。

顾若离一愣,就看到周铮果然守在门外,周铮什么时候跟着赵安申了,是赵勋吩咐的吗。

“好好的怎么会被撞了一下,撞的那个人呢,是什么人?”顾若离将腿绑好,赵安申回道:“没有,街上人多,那人一下子就没影了。”

韩苗苗就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捡到了这个。”她说着,拿了个腰牌出来。

顾若离接过来,就看到上头端端正正的刻了一个“沐”字。

是沐恩侯府的腰牌,她惊愕的朝赵安申看去。

赵安申尴尬的和她笑笑,道:“肯定是巧合!”

怎么会是巧合,顾若离当然不会相信,她起身出了门,望着周铮道:“是七爷让你跟着殿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