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将计/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你,祖母怎么了。”赵凌走了过来,垂着头看着床榻上的太皇太后,她静悄悄的闭着眼睛,一点生气都没有,他猛然后退一步摇着头,“祖母……祖母……”

方樱捂着嘴站在床边,眼泪簌簌的落,连话都说不出来。

“圣上,您……您别急,别急。”沈橙玉扶着赵凌焦急的看着太皇太后,“静安县主,您一个人行吗,要不要再给您请个太医来。”

顾若离没有抬头,心中数着次数,一轮一轮。

“刚才发生什么事。”赵凌看着方樱,她摇着头道:“祖母有些抽搐,我就立刻命人去请娇娇来,她人一到施针后祖母就平稳了一些,可是紧接着就没气了。”

赵凌就紧紧蹙着眉头看着顾若离,问道:“静安,现在什么情况。”

“圣上,您稍等一会儿,静安县主在做急救呢。”沈橙玉安抚着赵凌,眼角的余光似笑非笑的扫向顾若离,赵凌推开她上前几步按在太皇太后的勃颈处,等了足足几十息的功夫。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找对了位置,又换了手腕,依旧静悄悄的毫无跳动。

“祖母!”赵凌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快去多喊几个太医来,快。”

沈橙玉立刻应了,对外头吩咐着喊人,过了一会儿韩恭和周大夫几人提着药箱匆匆进来,见顾若离正跪在床上按压,这样的情形当初圣上驾崩前他们也看到过,有用是有用可到底是不是治疗的手段。

周太医上前扶了脉,脸色大变,赵凌扯着他退了好几步,问道:“说话,怎么了。”

“圣上。”周太医跪下来回道:“太皇太后没气了。”

赵凌瞪大了眼睛看着太皇太后,又看着顾若离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脸色非常的难看,他摇着头喊着,“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

太皇太后只是小病,只是要昏睡几日而已,怎么可能死呢,不可能的!

“圣上。”沈橙玉扶着他,喊着道:“您别着急,别着急,静安县主还在救治呢。”

赵凌忽然想起来什么,看着顾若离大喊道:“静安,你做这个有什么用,当初父皇不还是死了吗,你快想别的办法啊,你快点。”

顾若离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手中的动作。

韩恭惊骇的不得了,忽然就想到了上午在城外的那个病人,突然发疯后自杀了,太皇太后虽没有发疯自杀,可……可最后还是死了。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这个病症他们根本就辩证错误了呢。

韩恭想不明白,他站在床边脸色煞白。

魏谦从门外小步跑着进来,行了礼,沈橙玉回头看了他一眼,魏谦站在门边没有动,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太皇太后依旧无声无息的,方樱嚎啕大哭,激晕了过去,张嬷嬷扶着她,七手八脚的将她抬去后殿,喊着,“韩太医你快来。”

韩恭看了一眼顾若离叹了口气,提着药箱去看方樱。

“魏公公……”门外有个小內侍喊了一声,魏谦不动声色的出去,过了一会儿走了回来脸色不大好看,道:“圣上,前面有有点事奴婢去看看。”

赵凌没说话,沈橙玉就问道:“这个时候,你不在一会儿谁来帮圣上,别走了。”

“可……可登闻鼓响了。”魏谦有些害怕的说着,又虚虚的看了眼顾若离,沈橙玉道:“宫外的登闻鼓响了?你确定?”

那方鼓听说有五十年没有人来敲过了。

魏谦点着头,从怀里拿了一张状纸出来,“状纸都递上来了,现在人还在宫外候着,打了五十廷杖撑着等圣上召见。”

“远山呢,让远山去处理。”赵凌声音沙哑,他不想听,也没有心思听,沈橙玉就道:“我看看,状告的谁?”

她接了状纸打开一开,顿时惊呼一声,道:“是告静安县主的,说她医术不精治死了她的夫君,求圣上做主。”

顾若离手也是一顿,立刻继续。

“什么医术不精,让他去顺天府告去。”赵凌烦躁的很,沈橙玉就道:“圣上您看看,这状纸上写的这个病人的症状,是不是和太皇太后的情况一模一样。”

赵凌一愣夺了过来,一目十行的看着,沈橙玉又道:“也是施针后人就发疯死了,太皇太后也是这样的情况……”她说着上前一步,去看太皇太后的百会穴,“韩太医,百会穴是这里吗?”

韩恭抿着唇不得不点了点头。

“静安县主,你刚才给太皇太后也是扎的百汇吗。”沈橙玉检查着又抬头询问顾若离,见她不理她也不搭话,额头的汗流了满脸,沈橙玉唇角勾了勾,又道:“百会穴上有针眼,还有耳尖……”她翻了翻,“圣上,耳尖上也有。”

太后肤色本就苍白,所以这三个血眼格外的明显。

“你的意思是,是静安刚才扎错了穴位,所以……所以那人和祖母一样的,发疯后就死了?”赵凌看和沈橙玉,眼睛一亮。

沈橙玉摇着头,道:“臣妾不知道,这个要问问韩大夫了。”

“不会。”韩恭回道:“本来就是两处寻常的穴位,扎针放血都是小事。”

沈橙玉看了一眼赵凌,遂反驳韩恭,“忘记了,韩太医和县主是忘年之交,当然是要维护的。”

“微臣没有。”韩恭回道。

沈橙玉就道:“可是若是一个人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是两个人,几乎一模一样的病症,县主也用了同样的手法,但两个最后多死了,这个怎么解释。”

“这个耳尖的血……”韩恭说着微顿,就听顾若离回道:“我并未针刺百汇和耳尖放血。”

“居然是这样,那是谁做的,将今天来过的太医都喊来问问。”沈橙玉说着回头对外面喊着,就看到一位坤宁宫的內侍回道:“今天坤宁宫没有来过太医。”

沈橙玉就看着顾若离,“县主,这……怎么说。”

“韩先生。”顾若离抬头看着韩恭,“您过来一下,我有话和您说。”

韩恭看了一眼赵凌倾身过去,顾若离很累说的断断续续,但他却听明白了意思,面无表情的应了是。

“我说了,我没有针刺耳尖放血。”顾若离冷笑着看着沈橙玉,“沈夫人要是不信,可以再查。”

赵凌大喝一声,指着顾若离,有些歇斯底里,“怎么不是你,除了你还能有谁。当初父皇是,现在祖母也是,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居然还敢称神医。”

“圣上和沈夫人好大的忘性。”顾若离做了两次人工呼吸,接着胸口外压,“当初沈夫人生年哥儿,您可是还赞了我医术精湛的。”

赵凌被堵的大怒,指着顾若离对外头道:“来……来人,将她抓起来,她杀了人杀了祖母,关去宗人府……不,关去大理寺,给朕好好审!”

他话落,外头安静了一会儿,魏谦一看情形就跑到门口又补充了一句,“吴正呢,死了吗。”

“卑职在。”吴正进了门赵凌赤红了眼睛踹了吴正一脚,“抓,将静安县主抓起来你没有听见吗。”

吴正确实有些犹豫,迟疑了一下上前去,沈橙玉就冷笑道:“吴统领身为羽林卫副统领,不会只听赵将军的吧?”

赵凌神色一顿。

“没有。”吴正上前去和顾若离道:“静安县主,请吧。”

顾若离擦停了下来,看着赵凌道:“圣上,您是君王您要关静安不过是翻手之间,可是祖母的死很有蹊跷,您一定要仔细查查。”

“查!朕一定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赵凌手都在抖,面色神色错综复杂,他说不清此刻的感受,看着顾若离说不出话来。

顾若离看了一眼韩恭,跟着吴正出了内殿。

韩恭就守在床前又去抚了抚太皇太后的脉息,无力的跪着…

赵凌面色表情的坐在卧室的椅子上,看着太皇太后发呆。

“赵将军。”门外一迭声的喊着,赵凌蹭的一下站起来朝门口看去,果然就看到赵勋冷着脸进来,视线在床上一落,蹙着眉又转头看着赵凌,问道:“你将静安关了?”

“啊!”赵凌楞了一下,好似醒悟过来,脸上划过懊悔,结结巴巴的道:“是……关了。”

赵勋眉头微蹙,赵凌就立刻道:“朕……朕方才太气愤了,祖母他……”他说着红了眼眶,看着赵勋道:“要不然……”他话说了一半忽然就看到门口有个小內侍,就见对方眼中一划而过的了然,讥诮的笑了笑随即收了神色。

只是稍纵即逝的一刻,可那表情就像是一个巴掌,猛然抽在赵凌的脸上,他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先关了,要是她是清白的,朕会跟她道歉。”赵凌语气一变,就道:“要是她……朕也不能因为她是静安,是你的夫人,就心慈手软网开一面。”

赵勋负手站在床边看了一眼赵凌,微微颔首,道:“圣上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微臣遵命。”

“你……你明白就好。”赵凌说着就道,“祖母的身后事还要办,速速传沐恩侯府的人来。”

赵勋颔首应是。

沈橙玉余光看着赵勋,又回头看着魏谦,魏谦和她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他出声道:“圣上,宫外敲登闻鼓的人,怎么办。”

那个人的死,是众目睽睽之下的。

“交由大理寺审理,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赵凌脸上依旧火辣辣的,他看了一眼赵勋,问道:“远山,你怎么看。”

赵勋拱了拱手,道:“微臣并无异议。”

赵凌暗暗松了口气。

“圣上。”沈橙玉过来扶着他道:“臣妾有话和您说。”

赵凌颔首和沈橙玉出了殿门,她低声道:“您千万不能将静安放了,她一放往后您再想抓就没有机会了。太皇太后的死谁来负责?”

“要真是她失手害死了祖母,朕绝不会饶了她的。所以,朕不会放了她的。”赵凌回道:“你不要管了,朕心里有数。”

沈橙玉应了一声,转过头她和魏谦打了眼色,两人往春华宫而去。

赵凌负着手在坤宁宫来回的焦躁的走着,眼角余光就撇道正垂头立在门口的小內侍的身上,他走过去问道:“你是坤宁宫的人,可见到邱嬷嬷了?”

“回圣上的话。”小內侍回道:“奴婢从早上开始就没有见到邱嬷嬷。”

赵凌似乎没有听见,只死盯着他的脸,抿着唇眸光冷冷的,忽然出了殿门,在门外的羽林卫腰间哐的一声抽出长剑,大步回来噗嗤一声,将剑捅进小內侍的胸口。

那小內侍瞪大了眼睛看着赵凌。

“给朕拖出去。”赵凌怒喝道:“此时此刻他居然敢笑,给朕将他的家也抄了。”

小內侍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内殿中赵勋看了一眼又转身走了。

赵凌丢掉了剑,眼眸通红。

羽林卫面无表情的将尸体抬走。

沈橙玉和魏谦道:“按计划走,要在赵远山没有反应过来前,速战速决。”

“好。”魏谦应是匆匆而去,沈橙玉则沉着脸回了春华宫,赵馨柔正陪着年哥儿在殿内玩。

赵馨柔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看上就很机灵,年哥儿的眼睛也亮看上去也很机灵,可就是觉得哪里和别人不同,她走过去扶着年哥儿站起来,道:“年哥儿,站着,站给娘看看。”

年哥儿的腿乱踢,但显然没有力气。

一岁的孩子,不说走路就连坐也坐不了,她气的唇角直颤,正要说话,忽然殿内走出来一人,此人身量不高,身形微胖,容貌也算寻常,可一对眉毛却让人印象深刻,浓黑乌亮却骤然从中间断开,显得有些古怪。

他穿着墨黑的直裰,眼睛阴沉沉的看着,道:“娘娘,三皇子确实不同寻常孩童,应是得了一种稀有的病,骨肉和肉的力量没有别的孩童站的好。”

“还有的治吗。”沈橙玉问道。

那人摇了摇头,回道:“不容易。”

“老不死的。”沈橙玉忽然发怒,将软榻的东西扫在地上,指甲紧紧扣着手心,怒道:“她早就该死了。”

男子没有说话。

沈橙玉就又道:“不过,你的药确实不错,当年能让先帝假死,如今又能让人不动声色的发疯,就连顾若离都察觉不到。”

“是。在下自小对药物以及一切香气敏锐。”戴韦回道:“如今能为夫人效力,是在下的荣幸。”

沈橙玉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就好,后面的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戴韦拱手应是,“在下等待良久,为的就是今天,绝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话落,拱了拱手离开了春华宫,由小內侍带着走了。

沈橙玉看着年哥儿捏着他的腿,年哥儿吃痛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自己蹭的一下站起来,拂袖就出了门。

她的儿子是个废物,废物啊!她眯着眼睛望着坤宁宫方向,都是那个老不死的,一定是她害的年哥儿这样,否则……他不可能变成这样的。

她一步一步的走着。

她很的牙痒,懊悔让太皇太后死的太过轻易,若非想要顺便套住静安,她绝不会用这么轻松的手段,她一定要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和她斗,她要让她们记住,她沈橙玉和她们这些娇贵的花不一样,她能走到今天,站在皇宫里俯瞰天下,靠的是她自己的努力。

将来,她也会靠自己的能力,得到所有她想要的东西。

而这些人,都只配做她的垫脚石。

沈橙玉冷笑着,往坤宁宫而去,魏谦匆匆而来低声道:“人送去大理寺了,顺天府那边的状纸也送去了,证据确凿。戴大夫也过去了,到时候由他作证,就只等开堂审理定罪了。”

误诊致命,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太后,沈橙玉抚了抚鬓角,道:“我倒要看看她还怎么能翻身。这个贱人!”

魏谦应是。

“赵远山那边呢,你给我盯紧了,圣上关了静安,他看着平静但肯定不会让人一直待在里面。只要圣上执意不放人,以赵远山的性子,定然是要翻脸的……到时候再冠他一个忤逆犯上的罪名,就不信扳倒不了他们。”

真是痛快啊……沈橙玉顿时觉得天高气爽,她在景阳宫待了好几日,一听到圣上让她出来侍寝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多好的机会,一次搬走了两块绊脚石,还连带着将赵勋踢出圣上的信任,将来的日子朝堂就再不可能是他赵远山一个人的天下。

她心里想着,往库宁宫而去,边走边道:“皇后醒了吗。”

“醒了,不过不大好,说是肚子疼。”魏谦回道:“沐恩侯和朝阳郡主来了。”

沈橙玉不以为然,道:“方朝生在司礼监的事还没有说清楚,等这件事了了你要想办法提醒圣上,他是其次,将苏召踢走才是关键。”

“是!”魏谦早就想要苏召的位置,可是他是先帝留下来的人,就算是圣上也要顾忌一二分,他等的都已经不耐烦了。

沈橙玉顿了顿又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邱嬷嬷你确定解决了?”

“是!丢在惠风亭后面的旧井里,那里不会有人找到。”魏谦说完,沈橙玉就放了心。

赵凌趁着脸坐在椅子上,太皇太后依旧躺在床上,方夫人和大儿媳守在床边,方朝阳从内殿出来,大声问道:“邱嬷嬷呢,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人。”

“已经派人去找了。”有人回话道。

方朝阳哼了一声,看着赵凌就质问道:“你说娇娇误诊害了太皇太后的性命,凭的是什么,就是今天在杏林春会上的那个疯子?”

“姑母。两个病症一样。有一是意外,可是第二桩呢,您怎么解释。”赵凌回道:“您不必质问朕,此事朕一定会查清楚。”

方朝阳就怒道:“你根本没有证据,我还说是你的宠妃做的呢,她恨太皇太后将她关了,所以出来报复呢。”

“此事和玉儿有什么关系。这几日她辛苦伺候祖母,她不可能做什么事。”赵凌冷哼一声,又道:“再说,她要真做了手脚,静安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她可是神医啊。”

方朝阳冷笑着,道:“你可真是没有良心啊,当年沈夫人生孩子,你可是千求万求的让娇娇去接生,如今好了伤疤忘了疼,转过脸就来讽刺她医术不精,这事我记住了,不但是我,天下的大夫都记住了。”

赵凌砰的一声拍了桌子,怒道:“姑母,你不要忘记了你在和朕说话,我敬你是姑母你就是朝阳郡主,我若不敬,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是吗,你能耐果然比你爹大!”方朝阳昂着头,正要接着说话,赵勋咳嗽了一声,道:“岳稍安勿躁,坐下再说。”

方朝阳拂袖在椅子上坐下来。

“圣上。”沈橙玉从外面进来,“您让吴统领带臣妾来有什么吩咐?”

赵凌没有在意她话中含的意思,就道:“朕找你来是因为……”他说了一半,话头就被方朝阳抢去了,道:“找你来是因为有人说是你意图谋害太皇太后。”

“什么?”沈橙玉一愣,脸色大变,“我怎么可能害太皇太后,而且我也没有机会啊……郡主,这话您可不能乱说。”

方朝阳轻蔑的扫了她一眼,道:“是不是,不是我也不是你说的算的。”

沈橙玉的心就漏跳了一下,她蹙眉看了一眼赵勋,又望着赵凌道:“圣上,是谁说我谋害太皇太后?”

“别听她胡说。”赵凌不耐,话落忽然门外顾若离走了进来。

沈橙玉惊讶不已指着顾若离就道:“你不是被关到大理寺去了吗,你居然抗旨不遵。”赵凌也显得很惊讶,望着顾若离眉头紧蹙。

方朝阳蹭的站起来想说什么,又坐了回去。

“圣上。”顾若离行了礼,“方才您关我,我只说说了一句,祖母耳尖上的刺不是我扎的,其余的我一句辩解都没有。所以,求您给我自己自辩自证的机会,若最后没有信服力,我自己去大理寺蹲着。”

赵凌虽不满,可赵勋在这里坐着,他不耐道:“你要怎么辩解,那耳尖上的血眼不是你还能有谁。”

“我说过不是我。祖母身体虚弱,我若要用这种疗法早就用了,何以等到今天。”顾若离回道:“那位死去的人,您可以让人查证,他的死也绝不会和我针灸有任何关系。”

“可是人死了。”赵凌回道:“祖母死了,你在这里说这些有意思吗。”

赵勋淡淡的敲着椅子的扶手一下一下的,眼眸始终微抬,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顾若离回道:“是啊……所以我求圣上给我一日的时间,一日后我给您一个明确的答复。”

“一日后?”赵凌蹙眉沉声道:“一日后你确定有结果?”

顾若离颔首,道:“是,一日后没有结果,我自己去大理寺,任由圣上您处置!”

“好!”赵凌就道:“朕就给你一日时间,若是你自证不了清白,哪怕就是远山求情,朕也绝不会就此作罢。”

顾若离颔首,道:“若是凶手查到,您打算如何处置。”

“此人如何能留。”赵凌怒道:“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顾若离点头应是,道:“此话为证,静安这就去自证清白。”话落,她转身走到赵勋身边,握了握他的手便出了坤宁宫。

赵勋手中赫然多了一张字条。

“远山,你今天怎么回事。”方朝阳等着赵勋,赵勋看了一眼方朝阳径直去了殿门外,站在抚廊上面无表情,侧面缓缓走来一人,个子小小的脚步也很轻,停在他面前,喊道:“七叔好!”

赵勋侧目看着赵安申。

沈橙玉从坤宁宫出来,一脸羞愤的样子,随即赵凌也跟着走了出来,赵安申垂着头行礼,去朝赵凌行了礼,道:“父皇。”

赵凌颔首:“进去给曾祖母磕头。”

赵安申应是。

“远山。”赵凌走过来,道:“让人敲丧钟,不能再拖,免得乱了人心。”

赵勋摆手,道:“暂时不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