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赴宴/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贞王妃在门口朝医馆内一个劲儿的作揖,口中念着,“阿弥陀佛。”

“娘。”贞王赵梁勤扶着她高兴不已,“您的病能治好,那我的病是不是也可以了。”

老贞王妃点着头,道:“明儿你就过来,那位女大夫说她在适应京城四域神鬼,头三日一天只能治一名病者,明天你过来她一定给你治。”她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左手,这样轻微颤抖让她非常的难受,看了许多大夫也吃了零零总总百十种的药毫无起色。

却没有想到,今天不过半个时辰,她的手居然就不抖了。

都说沅江毛氏有神力,果然是真的。

“好,好!”贞王也高兴不已,他扶着娘上了马车,在众人好奇的注视和惊奇中缓缓而去。

围观的百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也是惊愕不已,这也太神奇了,进去病就治好了,不用吃药?

寻常他们患一个风寒都要吃上两副药,就是同安堂的静安县主,也得开上一副才行,何以到了毛氏医馆,一副药都不用,还立刻就痊愈了。

这……难道真的通神,有神鬼相助?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天下百姓之福,是所有病者的福音啊。

短短半个上午,几乎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毛氏医馆,知道了手抖的老贞王妃进去半个时辰后,手就不抖了……不但如此,还生龙活虎的出来了。

“是说她将病者身上的恶鬼撵走了?”顾若离听着觉得匪夷所思,看着张丙中道:“所以,得病之处就痊愈了?”

张丙中点着头,道:“都是这样说的。”

顾若离和杨文治对视一眼,问道:“先生,真有这样的治病手法?那岂不是和巫祝类似?”

“应该就是巫祝。”杨文治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以前毛氏都极其的神秘,他那次去了山脚也没能上去,直到今天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他们行医后的效果,若是真的,确实惊为天人。

“民间邪术。”孙道同摇了摇头,露出厌恶之色来,“巫祝与萨满异曲同工,都以通神为治病之根,他们治的病十之八九都是骗术。”

孙道同话落,岑琛若有所思的回道:“西北也有巫医,都以请神驱邪为主,但确实有病者被治好的。我有个乡邻牙疼数月,巫医正好路过,空手就将他疼的后牙给拔出了,我们亲眼所见。”

徒手拔牙?张丙中惊奇的道:“没有用锤子绳子之类吗?”

“不曾。”岑琛摇头很肯定的道:“那时候我虽只有七八岁,但是一直记忆很深刻,那人就站在门口,请了神口中念念有词,便将牙拔出来了。”

张丙中惊呼一声,回头看着赵勋:“赵将军,要是让您徒手拔牙,您的力道可行?”

“没有试过。”赵勋看向他回道:“但以牙的大笑,若只是徒手,怕是不易。”

孙道同皱着眉也说不清这其中的缘由……这就好像你明明知道这事儿蹊跷,可就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似的,没有任何道理能说的通。

“那边的门关了。”韩苗苗指了指对面,道:“还真的是看完一个病人后门就关了。”

张丙中也跑到门口看,那扇门紧紧合着,若非门头上挂着的医馆牌子,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那是家医馆。

“不管怎么说,对方讲医馆开在我们对面,就是来者不善。”方本超蹙眉道:“我们大家都要打起精神,这些人神神秘秘的不知用的什么邪术,说不定为了抢生意,就背后捅刀子使阴招。”

杨文治点头,回道:“你说的有些道理……”他刚说完,门口有辆马车停了下来,韩恭和太医院的周太医从车里下来,大家都迎了过去,杨文治问道:“你怎么来了,今日你休沐?”

“非也。”韩恭摆了摆手,道:“老夫是来和诸位告辞的,这几日就回乡了。”

大家都是惊讶不已,请了韩恭进门,孙道同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你辞去院正一职了?”

“确实如此。今日一早老夫辞去了职务,周太医见老夫走,便也辞了。”韩恭说着又道:“说起来,也不是大事,今日圣上由霍大人推荐,苏州郑氏的郑纵元入了太医院,此人太狂妄,老夫不屑与之同事。”

“您是说苏州郑氏的人进了太医院。事先何以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孙道同蹙眉道:“圣上的意思,想让此人替代您的位置?”

韩恭点了点头。

实际上,自从太皇太后的事情过后,圣上对他都是不搭理的,纵然要请脉也都是喊了别人去,而绕过了他这个太医院院正,这其中的缘由不好道明,但是太医院他是留不得了。

“老夫当初亦是盛情难却,和杨大夫相同,各种缘由远赴千里到京城来。先帝驾崩后老夫便想辞呈,可巧杨大夫先行了一步,老夫只好再等一等。眼下这样正好合适,老夫就顺其自然的出来了。”

“这么说来。太医院里我们一个人都不认识了。”孙道同说完,叹了口气,顾若离想到了方樱,道:“若是皇后娘娘生产,会由谁接生?宫中备了稳婆吗。”

“此事太皇太后应该会操办,她身边的邱嬷嬷也有接生经验。”孙道同道:“县主若是不放心,皆是等皇后娘娘发动时,您进宫去看看。”

顾若离点了点头。

“老夫听说毛氏在这里建了医馆?”韩恭话落,张丙中就指着对面和他道:“您看看,就是那间,刚才我们还在讨论呢。”

韩恭微微颔首,眉头微蹙的道:“那各位往后行医要小心些,切记毛氏救治过后的病者,你们碰不得。一来他们忌讳会嫉恨你们,二来,防止他们邪术由病者过渡给你们。”

这么神奇,顾若离觉得不可思议,点头应道:“我们尽量避开。”

众人讨论了许久,杨文治提出为韩恭送行,一行人又转道去了天香楼,吃过饭顾若离和赵勋一起回了家,晚上,贞王府送了帖子来。

“谁主事请的?”顾若离奇怪的打开请柬,落款是贞王府,但是贞王府可是有贞王妃以及阙郡王妃两人,“没写明,那大概就是阙君王妃了。贞王妃这么几年也没有出来走动,不会突然就摆宴请客。”

韩妈妈点头回道:“是。奴婢也问了来送帖子的內侍,说是阙郡王妃请的。宴席办的很大,邀请了京中半数以上的夫人太太。”

“我知道了。”顾若离将帖子放在炕头,抬头看着赵勋,道:“七爷,你说她为什么一回来就摆宴?阙郡王为人如何?”

赵勋喝着茶,淡淡的道:“听说很聪明,以前在文化殿读书时,先生还常常拿他出来做例子比对。说是记忆力超常,一目十行不在话下。”又道:“不但如此,诗词歌赋也是少有的造诣。因为天赋极好,所以人便就有些清傲,被人说有意王位时,就带着家小去了岭南再未回来过。”

因为兄长身体不好,又没有子嗣,所以他这个出色的弟弟就成了大家讨论的对象,众人都觉得他比贞王更合适继承王位吧。

所以为了避嫌,就去岭南了。

那如今夫妻二人四处走动,摆宴请客,是为了叙旧还是在为赵凌效力?

“那你小心一些。”顾若离握着他的手,低声道:“眼下看似你手握兵权占着主导,但是一日圣上不对你转换想法消除戒备,这个朝堂你留一天就多一份危险。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

赵勋微微颔首,望着她道:“你……怕不怕?”

“没什么可怕的。”她看着他道:“有你在,是生是死都无所谓,这辈子我不算白活。”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柔声道:“这么小的年纪,就谈一辈子。一辈子那么远,我还没活够呢。”

“嗯。”她过来抱着他,又想到什么问道:“翁阁老那边的态度如何?”

翁叙章在朝中的拥护不可小觑,他已经是四朝元老,朝中所有人的辈分,唯属他最高,而且,他门生无数,且个个以清流自居,不沾左右。

“暂时还没有松动迹象。”赵勋回道:“但,将来如何还不得知。此人性子看似正直,可却是八面玲珑审时度势的人,想要他表态,实不容易。”

她点了点头,“但还是想要办法将他收为己用。实在不行,他能一直保持中立也是不错。若不然……您将他除了?”

“有进步啊。”他笑着道:“我确实是这样的打算,且看他自己的态度和将来形态。”

顾若离点头应是。

第二日一早,赵勋上朝,她洗漱好了也不着急用早膳,等了一刻荣王就来了,笑呵呵的道:“等爹一起吃饭啊,可真是乖儿媳。”

“你是看着七爷走了,确定他上朝了,您才来的是不是?”顾若离给他盛粥,荣王就嘻嘻笑着道:“那是当然,要不然碰到了多尴尬。”

顾若离无奈地摇摇头,道:“吃饭吧,我今儿不去医馆去贞王府。”

“哦,那你去好了,我就不去了。”荣王有些讪讪然,只因为赵梁阙回来的那天他去乾清宫见他,却被赵凌挡住了,第二日他有去贞王府找,不想又被拒在了门外。

他现在是知道了,赵梁阙因为梅念茹的事和他不来往了。

不来往就不来往,他还没有和他们算账呢,养了那么一个出色的侄女,心狠手辣!

“那荣王妃娘娘去吗?”顾若离问道:“她腰椎好一些了吗,回荣王府了?”

荣王喝了一口粥,摇头道:“不知道。她没回去,我也没去看她。”

顾若离哦了一声,吃了早饭送荣王出门,她去了郡主府,方朝阳见她来便道:“是问我去不去赴宴?”

“嗯。”她回道:“您和我一起去吧。”

方朝阳摆了摆手,道:“我不去凑这个热闹,人多了我就心烦。”她说着挑眉看和她问道:“你这是打算去,不是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吗。”

“眼下局势不同。七爷不是高枕无忧,圣上的态度您看到了。”顾若离道:“夫妻一体,我也不能总待在医馆,什么事都不管。所以就想过去看看,也和几家夫人走动走动。”

还有老贞王妃,她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将帕金森治好了。

“有进步啊。”方朝阳哈哈笑了起来,“你这点比我强。知道自己要什么后,就一会一鼓作气的往前走。去吧,娘支持你。”

顾若离笑里起来,摆了摆手道:“您不去,那我就自己去了。不知舅母今儿去不去,还有崔夫人。”

说起齐思敏,她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人了。

方朝阳就嗯了一声送顾若离出来。

顾若离坐车去了贞王府,辰时不到贞王府门外已经停了许多的马车,欢颜在一边数着,“那边是宜春侯府的马车,这里是忠勤伯府的马车,这个好像是永城伯府的,这个……这个是建安伯府的马车。县主,来的都是熟人啊。”

顾若离四处看了一遍,微微颔首,道:“进去吧。”

一行人进了内院,院子里的积雪清扫的很赶紧,四处不见一点泥点子,有嬷嬷引着他们过了垂花门上了驴车,驴车穿过弯弯绕绕的小径,因为是冬天自然也没什么景色可看,四处就显得有些凋落古朴的样子。

贞王府历经三代,大约很久都没有仔细修葺过了。

到了内院,就听到了戏锣声,顾若离下了马车,就有个年轻的媳妇子迎来,笑着道:“叩见静安县主,我们郡王妃和各家夫人都在院子里听戏呢,请您随我来。”

顾若离颔首,随着女子又拐了一个抱厦,就看到垂着竹帘的抚廊上,坐了一溜儿的夫人太太,每一处都放着炭炉,暖烘烘的非常的热闹。

帘子的对面是个亭子,亭子里戏锣已开,咿咿呀呀的声音传出来,她也听不出是哪一出,只专心进了门。

“静安县主来了。”有人热情的喊了一声,随即大家都回头来看她,辈分小的则是起身行了礼,年长一些位份高的则坐着未动,微微颔首。

顾若离行礼,回礼,一番劳动下来,梅筱柔笑盈盈的道:“还以为你们母女都不来,我都想去府里接你们了。”她说着朝她身后看看,“到底朝阳还是没有来吗?”

“是,我娘素来有头疼的毛病,但凡吹了冷风就有些受不住,怕来扫了大家的兴致。”顾若离回道。

梅筱柔笑着,请顾若离在齐思敏身边坐下来。

“好久不见!”齐思敏穿着一件素兰撒花的褙子,没了做姑娘时的精致和活力,虽涂了粉但却有些倦色,顾若离微微颔首,道:“是。你还好吧。”

齐思敏笑笑,道:“挺好的。多谢关心。”

两个人就没了话。

顾若离目光前后一扫,确实看到了许多熟人,随即她是一愣,就看道右手边正中和方夫人并坐着的翁夫人。

她也来了?顾若离眉头几不可闻的簇了簇。

方夫人正在和翁夫人说话,对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似乎很认真的在听戏……

态度和以前确实有些不同了。

她端茶喝了一口,梅筱柔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顾若离看着一愣,就瞧见她的手中还牵着一个小姑娘,三四岁的样子,梳着羊角辫容貌很清秀,但一双眼睛却显得不灵活,有些异于常人。

是赵晴儿,居然被梅氏接过来了。

“叫婶母。”梅筱柔将赵晴儿抱着坐在膝上,赵晴儿只目不转睛的看着帘子外面的热闹,根本没有听到,他就尴尬的和顾若离道:“这孩子生的这么好看,有些可惜了。”

顾若离和她笑笑,想到了和她容貌相似的梅念茹。

“县主医术好,您说这样的病,能不能治得好?”梅筱柔有些热切的看着她,顾若离摇了摇头,道:“不忙郡王妃,这样的病我不擅长,也是爱莫能助。”

早一年还是两年,她曾经和梅氏说过早期干预的大概手法,还写了细致过程,可是两年过去了,赵晴儿还是以前那样,看的出来病情不但没有减轻,还越来越重。

根本没有人去干预,所以这话她不说的好。

“可惜了。”梅筱柔和她笑笑,将赵晴儿递给乳娘,望着顾若离道:“不过,你年纪轻轻的就有这般成就,实在是令人钦佩啊。”

顾若离笑笑,道:“不敢但郡王妃夸奖。”她话落,那边就有人喊梅筱柔,就听她道:“你先坐会儿,我去看看。”

她微微点头目送梅筱柔离开,视线又落在翁夫人身上。

“娇娇。”忽然,方夫人站在门口和她招招手,她起身过去,“舅母,什么事?”

方夫人左右看看就牵着她的手出了抱厦,又进了一遍的小径里,来往有婆子走动,但见他们在说话也都避开了一些。

“太医院的韩太医走了你知道吧。”方夫人看着她焦急的道:“如今太医院里的太医没一个我们认识的。皇后娘娘就这几日的功夫就要生了,我真是担心不已……你看,到时候你能不能进宫去坐镇,以防意外。”

顾若离是这样打算的,就道:“这几日您让人守着些,一有动静您就遣人来告诉我,我也是不放心,到时候肯定要进宫去看看。”

“有你这句话,舅母就放心了。”方夫人送了口气,道:“娇娇,真的是多谢你。家里有了你这个大夫,这是天大的好事。”

顾若离笑笑正要说话,就看到一侧的小径上,老贞王妃由梅筱柔和方才迎着她进来的媳妇子扶着,方夫人就低声道:“旁边那个小姑娘是岭南人,这一次随着阙君王一起上京的,是他们的长媳,似乎姓……姓李。”

原来是赵梁阙的长媳,难怪了。

“我们出去吧。”顾若离扶着方夫人出来,迎面就和老贞王妃,一行人互相行了礼,她的视线就落在老贞王妃的手上……

老郑王妃的左手正被梅筱柔扶着,稳稳的握着,没有半点不受控制抖动的迹象。

真的好了,顾若离满心的惊讶。

“外头冷的很。”老贞王妃笑着道:“快进去吧。说起来我也好些年没有听戏,家里也没这么热闹过了。今儿大家都被拘着,可劲儿的玩闹,散散心。”

方夫人笑着应是,随着他们一起重新进了门。

翁夫人就有些坐立不安的站起来要往外走,梅筱柔瞧着就道:“这是怎么了,夫人一出戏还没听完就要走了吗。”

“家里有点事。”翁夫人回道:“改日再来叨扰。”又和围过来的诸位夫人告辞,“改日再聚,我就先走了。”

话落,就带着自己的婆子丫头快步走了。

梅筱柔站在门口看着翁夫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顾若离也觉得奇怪,想了想和欢颜吩咐了一声,欢颜就不动声色的出了门……

“静安啊,坐这里来。”老贞王妃笑着道:“和老身说说话。”

顾若离笑着应是坐在老贞王妃的身边,就听到她道:“你和远山成亲,也快一年了吧。”

“还没有。”顾若离笑着道:“不过也快了。”

老贞王妃点了点头,道:“也别整日里行医问诊的,趁着年纪轻身体恢复的快,赶紧生孩子……免得以后年纪大了,不好生。”又道:“女子年纪大了生孩子,这孩子还没长大呢,你都快老了,有什么意思!”

她这是在说梅筱柔和赵梁阙吗?二十五岁才生的长子。

“这事我也不晓得。只能随缘了。”顾若离面颊微红的回道:“您身体可还好,看着精神是极好的。”

老贞王妃就笑了笑,道:“本来不大好的,如今却是没有烦心的事了。还能多活个几年呢。”话落,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

是因为帕金森治好的缘故吧,顾若离看着她的手,说着恭喜。

“县主。”欢颜悄悄回来,低声回道:“翁夫人的长孙犯病了,她这才急着赶回去。”

就是前几年落水的那个长孙吧,顾若离道:“请的哪位大夫?”

“听说瓮府里养了一位府医,对翁小爷的病很有办法。”欢颜说着一顿,又道:“不过,奴婢出去的时候,看到贞王府的一个婆子也去了,和奴婢前后脚回来的,这会儿就又出去了,奴婢留了个心让周修彻跟着去了。”

婆子出去了又回来,什么意思?

下午用点心,欢颜从周修彻那边听到了回话,“那个婆子在外面买了点心就回来了,没有去别的地方。”又道:“不过,翁府的人好像去了毛氏医馆。”

“去那边了。”顾若离顿时蹙了眉,“快去打听一下,翁家的小爷到底得的什么病。”

欢颜应是而去,顾若离起身往净房那边去,心头不停的想着这件事,刚出了抱厦,就看到迎面走来两位少年,一个年级略长一些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褐色的直裰,肤色略黑但气质硬朗,另一位皮肤白皙眉眼清俊,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天青色暗纹直裰,容貌像极了梅筱柔,非常的漂亮。

这两位大概就是赵梁阙的两个儿子了吧,皮肤略黑的应该是长子,赵赟(yun),年纪略小一些的应该是次子赵堇。

三个人对面碰上,两个少年一愣朝顾若离看过来,她今儿穿的是一件草绿的兰花褙子,梳着垂柳髻,精致的脸上脂粉未施却白皙清莹,盈盈站在门口,气质如兰眸光稳重。

和寻常闺秀很是不同。

“这位小姐,冒犯了!”赵赟忙拱手行礼,退了两步,赵堇则一时看的痴了,直到自己兄长扯了他的袖子他才反应过来,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垂了头道:“见谅!”就就退在了一边。

顾若离和两人微微颔首,扶着雪盏走了。

“看什么呢。”赵赟推了推赵堇,就道:“你看你眼睛都直了。”

赵堇红着脸低声问道:“哥,您快去打听打听,这位小姐是哪家的小姐……”又道:“我生这么些年,头一回见到这么好看的女子。”

“好看是好看,可你也不能这么盯着人家。”赵赟也回头看了一眼,“傻子。你等着我去给你打听。”

赵堇点着头应是。

顾若离惦记着翁家小爷的病,就有些坐不住,而且,她来这里的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所以就不想留。

她净手后,让雪盏进去说了一声,就带着两个人坐车走了。

她没回家中,径直去了同安堂,张丙中一看到她就迎过来低声道:“师父,今儿开始对面就已经开始排队候诊了。刚才翁家的马车进去了,好像是家里哪个人病了。”

完全没有打算来同安堂啊……顾若离坐在正堂里,看着对面,张丙中又道:“他们看病要先登记造册,有的病他们是不看的,说是别的医馆可以看的好的,就不去排队了。”

“什么样的病?”顾若离问道,张丙中就回道:“例如摔伤,外伤,骨科他们都不接……”

顾若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和张丙中以及杨文治看着对面,过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她就看到翁夫人从里面出来了,满面的笑容……

这么说,也治好了?

孙刃跟着翁夫人的马车,过了好一会儿回来,顾若离问道:“怎么样。”

“翁夫人又回了贞王府。”孙刃回道。

居然又回去了?夫妻一体,翁夫人的态度就是翁叙章的态度……他们又多了一个敌对?

正说着话,忽然门口有人抬了担架进来,那人半身的血死气沉沉的躺着,抬着他的两个人中年男子喊道:“县主在吗,快救救我兄弟,他砍树被失手斧头砍到腿上了,您快帮着看看。”

顾若离惊了一跳,忙应了一声,和张丙中道:“去将手术室准备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