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让步/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听到毛叶也在宫中时,便就是一愣,和坤宁宫来的內侍边走边道:“不是说郑氏的大夫在太医院吗,为何请外面的大夫进宫?”

“郑大夫今天不在太医院,说是家中还有人来他出门去了,要下午才回来。”內侍说着又道:“这位毛氏的圣女是阙君王提议的,听说前两日老贞王妃的病就是她治好的,不但如此,现在翁大人也非常的推崇,所以圣上就没有犹疑了。”

顾若离颔首,快步上了马车又回头对孙刃道:“我去宫中,你去和七爷说一声宫中的情况。”

皇宫生产赵勋去不了,但是她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告诉赵勋一声比较好。

孙刃应是而去。

顾若离坐在车上又将药箱里的东西检查了一遍,马车飞快的奔在长街上,很快就到了皇城,她几乎是跳着下车,快步往凤梧宫而去。

方樱在偏殿生孩子,产房她早就准备好了。

她到时赵凌和赵梁阙都在,她上前行了礼,赵凌态度敷衍的道:“你在外面等等,里面已经有别的大夫在了。”

顾若离抬头扫了他一眼,应了一声是退了出来,站在了偏殿外面。

“怎么不进去?”太皇太后从正殿出来,顾若离朝一边看了一眼,太皇太后就愠怒的沉了脸。

方樱在里面喊,顾若离听的心里焦躁的不得了,她来回的走好不容易等到里面的稳婆出来要东西,她问道:“怎么样。”

“静安县主……”稳婆居然是当初给沈橙玉接生的稳婆,她看见顾若离就跟看见了救星似的,压着声音道:“略比当初的沈夫人好一些,可是孩子也大的人,还是横位,奴婢正想办法将孩子重新腾挪一下。”

怎么又是横位了,前几天她摸的还是头位。

“行,你快忙,有事喊我。”顾若离不好公然违背赵凌的旨意,治好站在门口等消息,她回头看着太皇太后,道:“祖母,还有谁在里面。”

太皇太后回道:“邱嬷嬷在里面。”

顾若离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房间里又传来方樱的嘶哭声,太皇太后听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她看着顾若离道:“你去看看,他要说什么哀家担着。”

“好。”顾若离应是正要进去,毛叶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顾若离她眼角一睨,擦身从她身边过去,顾若离回头看她,就看她在院子里跪了下来,手中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着,口中也是念念有词。

赵凌和赵梁阙匆匆而来,赵凌问道:“如何,孩子生了没有。”

“很抱歉陛下。”毛叶起身看着赵凌,回道:“我只能帮助受茅父庇佑的善良的人们,所以……我爱莫能助了。”

赵凌听着脸色一变,她话的意思就是方樱不是善良的人,所以不受茅父眷顾。

“掌嘴!”太皇太后怒道:“哪里来的妖女,居然在这里胡言乱语,妖言惑众!”

毛叶回头看了一眼太皇太后,行了礼从容的道:“老人家息怒,我治病救命是以茅父致命救助苦生,若不受茅父庇佑之人我无能为力。我说的是实话……还请老人家谅解。”

她说着,行里礼就准备要走了。

“给我将她抓住。”太皇太后气的手都都在抖,“茅父算个什么东西,你可知道里面的人是谁,是当今的皇后,是真龙天子的夫人,是凤凰转世……你在此处胡说八道!”

毛叶噗通一声跪下,朝天拜着,口中又是念念有词。

“太皇太后,毛氏行医向来如此,这样是毛氏百年来的特点。”赵梁阙解围,道:“她说茅父不曾庇佑,大约也是因为皇后娘娘命格高贵吧。”

毛叶立刻就回道:“非也,不但她不受庇佑,就连她腹中的孩儿也不受。”

“圣上。”太皇太后指着毛叶看着赵凌,“你就让她在这里胡说八道。”

赵凌摆手,回道:“祖母,既然您不相信,那就让她去了便是,何必计较这些。正如王叔所言,莹莹命格高贵,受不受谁的庇佑皆无所谓。”

顾若离听不下去转身去了产房。

“娇娇。”方樱一看到她就哭了起来,“娇娇,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我是不是要死了,我的孩子还好吗。刚才那个女人来叽里咕噜念了一通经文,我看着吓死了,她什么人。”

她一连串的问题,顾若离安抚的道:“您别怕,这样的难产我有经验,一切都会顺利的。”

方樱点着头应是。

顾若离脱了衣服换了一件罩衣,边洗手边问稳婆,“宫口开了几指了?”

“全开了。”稳婆道:“宫口开的很快,可孩子就是不下来。羊水也都破了,奴婢方才摸了肚子卡在当中了。”

顾若离颔首,也伸手进去探着。

方樱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娇娇孩子没事吧?”

“没事。”顾若离看着她笑了笑,回头对稳婆道:“下来的时候估计会卡,我将胎儿的锁骨折断,一会儿你们帮我一下。”

两个人稳婆惊的心口直跳,说实话他们接生了一辈子,真的是第一次见识到像顾若离这么冷静的人。

而且胆大心细,决定也很果断。

“好!县主您怎么说,奴婢怎么做。”两个稳婆道。

顾若离颔首,抬头看着方樱,“我要给他挪个位置,会很痛你忍一忍。”又和邱嬷嬷道:“嬷嬷把住她,压片参在她口中,若是不行压个辣椒片也行。”

邱嬷嬷脸色也白的很,点着头道:“奴婢知道了。”

门外,太皇太后气的头一阵阵发晕,被赶来的方夫人扶着,她从来没有对赵凌这么失望过,哪怕那时候他对沈橙玉不分黑白的时候她也没有这种感觉。

她想不明白,原来老实敦厚的孙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赵凌护着毛叶,请了她去隔壁说话,他问道:“茅父是谁?”

“茅父是我们的神明,我们世世代代受茅父的庇佑。我的祖先都有不死之身,这些都是因为茅父的庇佑。”毛叶回道。

不死之身,赵凌眼睛一亮,问道:“那……你的祖先们都还活着?”

“是!”毛叶回道:“只是我现在也找不到他们,他们老了以后就会寻一处山清水秀之地住下,专心伺候茅父报答恩情。”

赵凌闲得很兴奋,他看着赵梁阙,道:“怎么会这么神奇,朕从来没有听说过。”

赵梁阙就含笑道:“微臣也是头一回听说。”又问毛叶,“这不死之身如何得到,一定要是你毛家的人才可以吗。”

毛叶就回道:“那倒不是,只要信奉茅父,就有机会,这要看机缘!”

“那圣上呢。”赵梁阙道:“圣上能不能做得到。”

毛叶起身行了礼,道:“圣上当然可以。因为他是真龙天子,一定是受到茅父庇佑的。”

“那……那你留在宫中,教朕怎么伺候茅父?”赵凌立刻就信了,毛叶摇头,道:“深宫内院我不能留,圣上若有心想要修炼,可去我医馆每日待上一个时辰,时间长了茅父就能感受到你的忠诚了。”

“你不愿意和朕在一起?”赵凌眉头微蹙,毛叶摇头,“我不愿意,我是茅父的人,这辈子只能效忠茅父。”

赵凌就没有再说话。

“圣上,恕我直言,您的妇人未受庇佑,还有她的孩子亦是,将来您若亲近,必定会受到谴责,大祸难消。还请三思!”她说着,又道:“时辰不早了,我告辞了。”

她出门,刚到院子里,就听到产房内传来一阵婴孩的啼哭声,邱嬷嬷跑了出来,和赵凌道:“恭喜圣上,是一位小皇子,母子平安。”

赵凌扫了一眼,态度冷淡的嗯了一声,道:“朕还有事,让她们母子好好休息吧。”便拂袖走了。

毛叶回头看了一眼产房眉头拧了拧。

“没事了。”顾若离检查了锁骨做了复位,没什么大碍就仔细擦了一边抱了起来,稳婆给方樱清理赶紧身体。

方樱虚弱的道:“我看看。”她撑着起来看着孩子,脸粉粉的肥嘟嘟的非常的可爱,尤其是睫毛又长又密,他哽咽的道:“看上去怎么有些像舅舅。”

顾若离轻笑,道:“外甥像舅舅也正常,两位表哥都是一表人才,将来小皇子也必然风流倜傥。”

“谢谢!”方樱喜极而涕,握着顾若离的手,问道:“我……我的身体的没有伤吧?”

顾若离摇头,“好的很,你好好休息个几十天,就能生龙活虎的起来了,将来想生几个就生几个。”

方樱笑了起来,点了头道:“谢谢!”

“哀家看看孩子。”太皇太后进来抱着孩子,喜不自禁的道:“这眉眼,看着可真像我们方家的人。”

方夫人也凑过来看,眼泪也瞬间落了下来,点着头道:“像舅舅,他舅舅当年生下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真乖。”太皇太后将孩子交给乳娘,顾若离吩咐了几句,“衣服和身上要擦洗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暂时不要碰他的手臂,过个五六日就行了。”

乳娘连声应是,抱着孩子去屏风后面。

“祖母给他取个乳名吧。”方樱靠着,笑着道。

太皇太后就笑着道:“这名字不用想,就叫俊哥儿……哀家还是头一回见这么俊俏的小哥呢。”

大家都笑了起来,将方才的沉闷化解了一些。

“娇娇。”太皇太后招了招手,“你随哀家来一下。”又和方夫人道:“你陪莹莹待会儿。”

大家应是,顾若离随着太皇太后出来。

“那个圣女是什么人,你可听说了?”太皇太后问道。

顾若离就将知道的和她大概说了一遍,道:“她是不是说皇后未受茅父庇佑,劝圣上远离他们母子?”

“嗯。”太皇太后道:“当着哀家的面就说着的话,这个女人太狂妄了。”可惜,看赵凌的样子分明已经被她的几句话蛊惑了。

顾若离没有说话,顿了顿道:“祖母,您能不能想办法将老贞王妃请到宫里来,我想给她把脉看看。”

“这个好办。”太皇太后道:“她现在身体利索,皇后生了她明日就会来宫里,你明天过来我叫她在宫中午睡,你想办法给她看看。”

顾若离点头应是。

宫中皇后娘娘不受茅父庇佑,未能得到圣女救助的事传遍了京城……京城内各式各样的谣言顿时如雨后春笋似的冒了出来,一个个有是猜测皇后乃妖女转世,又是说方家不忠人心叵测之类……

第二日,原本来同安堂看病的病人,都悄悄去了对面排队,他们要先验证,病者是否受茅父庇佑,若是不受庇佑的病人,他们就不会收,未收的人就会锤头丧气的出来。

而受到庇佑的人,仿佛天降大运一般,甚至有人在大街上放着鞭炮,朝着毛氏医馆,朝着毛叶磕头。

“你看着他们。”顾若离和张丙中道:“看看都是什么样的病不受庇佑,什么样的病他们会接。”

张丙中应了,混在人群中蹲在毛氏医馆的门口。

顾若离中午的时候去了宫里,邱嬷嬷迎她进来低声道:“贞王妃在内殿里睡着了,太后娘娘点了安神香,她年纪大了寻常点的动静不会醒。”

顾若离颔首进了殿内,果然看到贞王妃躺在内殿里。

她安静的号了脉,想了许久又看了另外一只,才小心关了门出来,太皇太后问道:“如何?”

“现在还不知道,我要去翁府看看。”顾若离扶着太皇太后道:“外面的传言很难听,宫中亦是,您打罚了也杜绝了,我看不如让皇后娘娘自请搬离凤梧宫养身体。而且,小皇子太小了,退一步比进一步有力。”

太皇太后一愣,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顾若离离了坤宁宫去了翁府。

翁夫人接的她,望着她道:“不知县主来,有何吩咐。”

“听说贵府的公子身体不适,我就想过来看看,不知可有帮得上夫人之处。”顾若离道。

翁夫人放了茶盅,客气的道:“劳县主惦记了,灿哥儿的病已经好了,能吃能睡好的很,就不劳您费神了。”

这是不打算给顾若离看了。

顾若离笑笑,道:“那就恭喜夫人了。”她说着起身告辞而去。

“娘。”翁大奶奶低声道:“难得静安县主亲自上门来,您这样……会不会得罪她了。”

翁夫人就道:“我们既然已经摆出了态度和立场,就不要左右摇摆,到时候两面不是人,更何况,灿哥儿的病已经好了。”又道:“得亏郡王妃介绍,圣女的办法可比静安县主吃药针灸要好多了,你看看灿哥儿比什么时候都要可爱健康。”

翁大奶奶觉得也是,她儿子确实好了,这个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再者说。”翁夫人道:“县主以前也听说灿哥儿病了的事吧,为何心在才来,还不是因为昨儿你父亲折子弹劾赵远山的事,他们这是怕了,想要拉拢你父亲呢。”

翁大奶奶道:“娘……赵将军这是打算做什么,难道他真要和圣上这么杠着吗,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圣上啊。”

“朝廷的事女人家不要议论。”翁夫人摆了摆手,道:“赵远山什么心思你猜不到。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圣上不容他了。他既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就离那一天不远了。”

历史上,哪一个权臣最后有好下场的……既做了臣子就该有臣子的样子。

“夫人!”翁夫人身边的妈妈进来,低声回道:“圣上和阙君王一起去了毛氏医馆,去见圣女了。”

翁夫人点了点头。

顾若离回了同安堂,张丙中一五一十的将他看到的告诉他:“今天上午接了一个眩晕症,还有一个说是肚子疼的,一个受了惊吓后眼睛看不见的……但是有一人摔断了腿她就没有收,另一个被蛇咬的她收了。”

这么说,他们收的病人,都是隐性的病症,像外伤这一类就不收了?可又说不过去,那天那人腿砍了不是收了吗。

顾若离来回的走着,在找对方的规律。

“师父,那些看过病的人对她膜拜不已,您瞧瞧不过开了四日的门,如今每天下午就来这么多人,又是跪又是拜的。”张丙中也觉得事情不简单,“我怎么觉得这个毛氏很邪门呢。”

顾若离点了点头,道:“确实很邪门。”她说着话就看到外面有马车路过,车帘掀着里面有张脸一晃而过,她走到门口去那车的帘子已经放了下来,张丙中道:“您看到谁了?”

“好像是霍繁篓。”顾若离凝眉道。

张丙中听着就追了几步,那车已走远了,他回头扫兴的道:“那小子,一回来肯定又会惹事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霍繁篓先去了宫中,赵凌看到他很高兴,笑着道:“这一次辛苦你了,快和朕说说,南直隶那边都是什么情况。”

“按圣上的吩咐一切都办妥当了。”霍繁篓说着拿了一个匣子出来,赵凌接下来随即惊愕的道:“这里……是多少?”

霍繁篓比了一个手,低声道:“五百万两。”又道:“微臣点算过可用的兵力,大约在四万左右,在兵力上还是有点少。”

“这个不用怕。”赵凌就道:“阙君王已经让汝南侯去办,在岭南招兵买马,凑足十万不在话下。”

霍繁篓就一副崇拜的样子,看着赵凌道:“还是圣上高瞻远瞩。不过,这六万兵马何时能凑齐?”

“王叔说,至少要一年时间,明年这个时候,他就能给朕好消息。”赵凌又道:“也好,一年的时间足够我们去准备了。若是到时候并不见刃是最好的了,否则,只能生灵涂炭,朕也不忍。”

霍繁篓颔首,回道:“圣上仁心,爱民如子。可您要想天下太平,这一步非走不可。”又道:“微臣还有一个想法,能够试一试。”

赵凌眼睛一亮,就道:“什么想法?”

“派兵去关外……若是颜显等人受创,赵远山不会不理,到时候他只要离开京城,我们就有的是机会。”霍繁篓道。

赵凌点了点头道:“你这个法子朕也想过,可眼下他不可能离开京城的。”

“所以,要用计策!”霍繁篓说着,在赵凌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他的话还没说完,成一就隔着门道:“圣上,赵将军的奏疏到了。”

赵凌一愣,接了成一抵赖的奏疏,随即露出满脸的惊讶,看着霍繁篓,“不……不用你的计谋了,远山他自己要去关外了。”

霍繁篓心头一跳,眯了眯眼睛问道:“赵将军这么说的?”

赵凌将奏疏递给他,他上下看过一遍,就觉得哪里不对,可要说什么地方不对他却是说不清楚……

这件事太突然了,他要好好消化一下。

“去将阙郡王请来。”赵凌来回的走着,很兴奋的看着霍繁篓,“你说的对,他只要离开京城,朝堂的局面不出三个月我们就能扭转过来。”

霍繁篓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赵梁阙进了乾清宫,赵凌给两人介绍:“这是霍繁篓,就是朕和您提到的去江南的霍繁篓。”

“这位是阙郡王,刚从岭南回来的。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往后就熟悉了。”赵凌说着笑着。

霍繁篓就朝阙郡王拱了拱手,道:“下官参见郡王,久仰郡王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霍大人客气了。”阙君王含笑道:“你我能一起效忠圣上,才是真正的三生有幸。”

霍繁篓笑呵呵的应是。

“先说远山的事,王叔您看看这个折子,刚刚送来的。”赵凌拿了奏疏出来,赵梁阙扫了眼霍繁篓,就见他半眯眼睛深思的样子,他笑了笑看了一遍折子,颔首道:“既是这样,那圣上为何还犹豫,允了他便是。”

“好。”赵凌雀跃不已,“朕这就请他来,告诉他朕答应了。”

此刻,顾若离将大家都请到了后院,她笑着和众人道:“大家忙了许久也没有休息过,现在的这时节刚刚好,我打算将同安堂关门一个月,大家都好好休息休息。觉得如何。”

众人都是一愣,杨文治道:“县主何以突然有此想法。”

“就是有些累了。”她笑着道:“先生也正好休息一下,各自过一段舒心日子。”

杨文治和孙道同对视一眼,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孙道同颔首道:“也好,老夫就趁此机会回乡探亲去。”

“师父,那我也出去走走好了。”张丙中高兴的道:“带着苗苗他们一起去山东找周掌柜去,还可以顺道去一趟青阳和营州。”

顾若离笑着道:“好啊。那这个月的分红就提前给,大家一会儿将银子分了,各自回家去。”

众人都笑了起来,纷纷拱手道:“行,那各位,我们就一个月后再见了。”

“医馆怎么办。”岑琛道:“我而已没什么事,要不然我留下来守着门吧。”

顾若离笑着道:“不用。有不开业门关着就行了,里面值钱的就是药了。”她含笑道:“您要实在没事,那我就给您找点事情做,稍晚点再告诉你。”

岑琛点头应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