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手法/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翁府中的养的府医被请了过来,翁灿还是一口一口的吐着,吐到后面吐不出来便是吐着痰干呕着。

身下更是一片污糟,房间里转眼功夫,腥臭味熏人。

大夫被吓了一跳,以前吐和泻的时候并没有这样严重,吐的时候也是隔开来,吃完东西吐,等过了一会儿再喊着拉,现在是上下一起,着实是第一次见到。

“傻站干什么,还不快来看看啊。”翁夫人急的团团转,长子和长媳也听到了消息跑了过来,翁夫人喝道:“进来这么人做什么,快把门窗打开透气,是想熏死他是不是。”

婆子丫头纷纷去办。

“这……”府医有些紧张,扶了脉道:“夫人,这是病复发了,先给他喂两粒药吧。”

翁灿常病,所以他吃的药都做成了药丸。

这个时候,府医也有些慌,吐的太狠看上去病情很急重,可从脉象看和以前也没有多大的不同。

“那就先喂药。”翁夫人沉着脸抱着孙子,看着府医喂了药,刚喝了一口说,翁灿又是一呕,药和水都喷了出来。

这连药都吃不进了,可怎么是好。

“怎么回事。”翁叙章进了门,看着长孙这样一惊,道:“是旧病复发了,不是说治好了吗,”

翁夫人回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这样了。老爷,要不要再送去圣女那边看看吧。”药吃不进去,就只能去圣女那边看看,上次也是她治好的。

翁叙章来回的走了几步,停下来看着翁夫人,问道:“毛圣女当时是如何说的,可有什么忌嘴的东西吃不得?又或是忌讳的事情不能做?”

“这……”翁夫人将当时的情况回忆了一遍,翁灿是一个人进的房里,出来的时候好的很,圣女什么也没有说,只让他们领着人走了,“不曾提点过忌讳。”

翁叙章眉头紧蹙,又看着府医,问道:“你可有把握先止吐了?”

“有。我先给他施针看看。”府医说着拿了针,翁夫人心疼的眼眶都红了,撇过头去,翁灿趴在她膝上干呕着,针扎下去他也不闹,过了一会儿情况就有些好转,又立刻喂了药,等了约莫一刻钟,又吐了出来。

“去毛氏医馆吧。”翁夫人忍不了了,“现在只有圣女能治好他了,这样吐下去人哪能受得了。”

翁叙章没有说话,让将翁灿衣服换了,抱着孩子就去了毛氏医馆。

医馆内黑洞洞的,墙壁上挂着有些的发光的石头,光有些绿油油的,让人压抑,翁叙章负手站在正堂里,毛叶的嬷嬷出来,回道:“各位抱歉了,今日的七个名额已经用完了,要想看病,还请在我这里造册,明日再来。”

翁夫人就道:“孩子太难受,能不能让圣女通融一下,这等不到明天了。”

“这……”妇人打量了一眼翁叙章,摇了摇头道:“这是规矩,圣女无妨,可茅父要休息。”

翁夫人一愣,翁叙章就有些愠怒的样子。

妇人看了一眼孩子,做出请的手势,正要说话,外面来报,“郡王妃来了。”

妇人面色微微一变。

随即梅筱柔急匆匆的进来,看着翁夫人道:“我听说灿哥儿病了,现在怎么样,我来看看。”

几个人行了礼,翁夫人就道:“圣女说今日的名额已经用完了,要我们明天来。”

“人命关天,怎么能明天再来。”梅筱柔看着妇人,道:“有什么法子,可以令你们都加一人?”

妇人就道:“有,要一个受茅父庇护者奉上鲜血供祭茅父,方可!”

“那我来吧。”梅筱柔忧心忡忡的道:“圣女说我是受茅父庇佑的,用我的血。”

翁夫人忙拉着她,“郡王妃娘娘,这可使不得。”

“无妨,一点血罢了,我身体好的很,救孩子要紧。”她说着,就让妇人取了刀碗来,举刀在手背上一划。

翁夫人感动不已,回头看着翁叙章。

翁叙章没有说话,但显然也很动容。

毛叶出来了,看着梅筱柔又看了一眼翁灿,就道:“随我来……”妇人就将翁灿抱着去了房里。

翁夫人松了口气,扶着梅筱柔的手感动不已,哽咽的道:“为了我们灿哥儿,却让您受伤了,实在是对不住。”

“没事。一会儿血止住就好了。夫人和我客气什么,你我也是朋友,灿哥儿我喜欢的很,这点小痛算不得什么。”梅筱柔情真意切。

翁夫人无声的拍了拍梅筱柔的手,一副尽在不言中的意思。

翁叙章出了门,站在毛氏医馆的门口,望着对面关着的同安堂,他的常随跟过来低声道:“昨天打烊后就贴了告示,说歇业一个月。”

“嗯。”翁叙章重复了一句,“一个月,不是随赵将军去关外?”

赵勋递了奏疏要去关外援颜显,这边顾若离就关了同安堂,他还以为赵远山要带着顾若离一起去。

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难道赵勋并不是真的要去关外,只是试探圣上的态度?摆了架势而已。

应该不会,赵勋现在根本不用试探。

那是因为什么?

翁叙章想着朝中的事情,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时辰,翁夫人带着翁灿出来了,祖孙两人站在么口,他问道:“这是……没事了?”

“圣女说他做了什么事,惹了茅父的怒,所以这才复发了,让我们回家将他身边的东西清理一下。”翁夫人道:“我这就回去仔细清理一遍。”

翁叙章点了点头,三个人上了马车,翁灿精神不大好的样子,软软的靠在翁夫人身上,喊了他几声他才有点反应,笑了笑,道:“祖母,我困了。”

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得亏有圣女在。”翁妇人道:“要不然我们灿哥儿可要受罪了。”

翁叙章还穿着官服,蹙眉看着孙子,问道:“郡王妃怎么来的?”

“大概是我们的动静太打,她听说了吧。”翁夫人对梅筱柔是推崇备至,“她和阙郡王夫妻可真是好人,难怪外面传了那么多的佳话。”

翁叙章微微颔首。

“这一次也得亏他们推荐圣女。”翁夫人说完,忽然想起来什么,道:“老爷,您说忌讳是什么。”

这一次复发,那下一次呢。还有,圣女一开始说的是不会复发,如今却冷不丁的……她心里便有些没底了。

“回头仔细查查。”翁叙章端着茶盅,心里还在想着赵勋的事。

三个人回到家中,翁灿却依旧没有醒来,翁夫人道:“估摸着是累着了,让他好好休息吧。”便让人抱他去睡觉。

可平日一夜要醒起夜一次的孩子,夜里是一点没醒,第二天直到近中午了,人还在睡着。

呼吸还在,可就是怎么都喊不醒。

翁夫人有些慌了,请了府医来,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只摇着头说奇怪。

翁夫人就让人去请翁叙章,一家人商量了几句,将翁灿又抱去找毛叶,这一回毛叶没让他们进,道:“……这孩子是触怒了茅父,已经没有救了,你们准备后事吧。”

翁夫人当场就瘫坐下来。

“昨天是郡王妃献了自己的心血茅父便原谅了他。昨晚回去后他定然又做了冒犯的事,这一次我也无能为力了。”毛叶看了一眼睡着了似的翁灿,遗憾的道:“抱歉,早些抱回去吧。”

“这怎么可能。”翁大奶奶几乎是跳了起来,“他以前虽病着,可是人却是好好的,也没有哪个大夫说会死,如今怎么就突然不行了,你一定要将话说清楚。”

毛氏的门口静坐着的信徒近百人刷的一下转头过来瞪着翁夫人,不等毛叶解释就有人喝道:“你这妇人怎么说话的,是你们触怒了茅父,如今还敢来怪圣女,你们活该死,不敬茅父不敬圣女,死了也活该。”

这一次,不但翁大奶奶,就是翁夫人也气的差点晕了过去。

“父亲!”翁大奶奶道:“怎么办。”

翁叙章的视线在毛叶面上一转,毛叶就道:“老大人,我是爱莫能助。人生病是因为染了恶灵,茅父驱灵祛魔帮助世间的人,可是有些人却不知感恩,居然不敬茅父,就不能怪茅父降罪受罚。”

“走吧。”翁叙章道:“现将人带回去。”

翁夫人点头,带着翁灿回家,刚到家梅筱柔就来了,道:“我听说了这事,刚刚还去找圣女,她说她也没有办法。这是怎么了,灿哥儿是不是认识了什么人?”

翁夫人摆了摆手,道:“我们现在也没有心情想这些,只盼着他能早点醒来。娘娘赎罪,我今日是不能好好陪您说话了。”

梅筱柔说没事,有在翁府坐了一会儿,才回了郡王府。

毛叶已经在暖阁里,梅筱柔进去就沉了脸盯着她,问道:“你要是能力不行,就早点说,现在除了此等丑,你是打算我来给你收拾残局?”

“您要是这样说,我也无话可说。”毛叶起身,和梅筱柔道:“他不受庇护我能如何,王妃娘娘就是着急也没有用。”

话落,毛叶就要走。

“站住。”梅筱柔冷声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将翁家的孩子救活,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不要和我说什么茅父,我不认识他,也不想敬重他,你着急好自为之。”

毛叶回头瞪着她,继而冷笑着道:“是,我的郡王妃娘娘。”话落,拂袖就走了。

翁灿睡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嘴巴撬不开东西也喂不进去。府医道:“这样下去,出不了几日人就挺不住了。”

“这怎么办。”翁夫人哭的眼睛都肿了,府医看着翁叙章,支支吾吾的道:“送到同安堂去吧,这送去别的地方都不会有起色。”

翁叙章没有说话,翁夫人却是道:“不行。”上次顾若离亲自来,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她现在怎么有脸再回去找人家……更何况,现在老爷摆了立场,他们又怎么去和静安县主来往。

“娘。”翁大奶奶道:“为什么不行,这京城还有哪个医馆比同安堂好。圣女不行,我们也不能让灿哥儿等死啊……这不吃不喝三天可就没人了。”

翁夫人擦着看着翁叙章。

翁叙章沉声道:“同安堂关门歇业了,此时也没有用。”

“那就去镇国将军府找静安县主。”翁大奶奶管不了了,“你们撩不开面子,划不开私事和朝事,那就我去,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去求静安县主。”

翁夫人摇着头,道:“圣女都没有办法,她又怎么会有办法呢。”

“娘,您别说了,灿哥儿是命,不去试试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翁大奶奶抱着孩子就走,翁夫人看着翁叙章,“老爷怎么办,您说句话啊。”

翁叙章负手立着,看着她道:“你跟着一去吧,免得她年纪轻不会说话。”

“老爷!”翁夫人没有想到翁叙章会同意,道:“我当时可是拒绝了静安县主,而且您和赵将军弄成这样,去了他们会点头答应吗。”

翁叙章蹙眉道:“不管答应不答应,去了再说。灿哥儿要紧。”

翁夫人颔首,跟着儿子往三牌楼的镇国将军府而去。

翁家的下人敲了门,开门的婆子看着,就问道:“你们找谁。”

“我们是翁府的,我们夫人和大奶奶来拜访静安县主,请问县主可在家中?”翁家的婆子回道。

“我们县主在,你稍等我去通禀。”婆子说着关了门,翁夫人从马车下来,心里七上八下的,若是换成被人她还好,可是面对顾若离她确实有些尴尬……要说以前他们虽不走动,可见到了也是客客气气的。

但现在分成了两道,他们不能说仇人,但是绝不会是同路了。

皇权之下,朝堂之争从来只有利益,不分人情的。

而且,静安县主也不是神,她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的。

心里想着,门再次打开婆子请他们进去,一行人进了垂花门到了内院,顾若离并未迎出来,翁夫人拧着眉随着脚步匆匆的翁大奶奶进了暖阁。

顾若离在炕上,看着她们进来,笑着起身道:“不知夫人和大奶奶这么晚,有何事。”

她说着,看到了趴在婆子肩头上的翁灿。

“县主。”翁大奶奶说着就上前去求道:“求求您救救我们灿哥儿,他这昏沉沉的睡着了,怎么也喊不醒。”

顾若离打量了三人一眼,回道:“抱歉,我近日都在休息,也不接诊的。要不你们去别的医馆?”

“县主。”翁大奶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道:“求求您了,我们灿哥儿是我的命根子,他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顾若离第一次见翁大奶奶,她让欢颜扶她起来,道:“大奶奶来,可问过翁阁老的意见?”又看着翁夫人,“夫人也同意来找我?”

她当时去,翁夫人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同意,我来前大家都同意的。”翁大奶奶急切的解释道:“真的。”又回头看着自己的婆母。

翁夫人点了点头,道:“上一次县主去家中,老身有事有些怠慢了您,还望县主见谅……今日我们灿哥儿这样,我们只能候着脸皮来求您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干什么去了。”欢颜哼哼的道。

顾若离没拦着她说话,和翁夫人点了点头道:“夫人言重了。”话落,指了指炕,“将孩子放下来吧。”

婆子就讲翁灿放在了炕上,顾若离在炕头坐下来扶了脉。

她蹙着眉头扶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又换了一只手,继而看了眼睛听了心跳和后背呼吸,翁府婆媳越看心里越没有底。

“怎么样。”翁大奶奶还是觉得这看病好,大夫让你看着,有什么病也都交代的清楚的很,不像毛叶神神秘秘的,到现在她们都不知道翁灿是怎么好的。

“原可是受惊受寒后,上吐下泻?”顾若离收了手回头看着翁大奶奶,对方点着头,道:“是这样,大概三年前冬天,他掉到池塘里去了,人受寒受惊了,上来后人是没有事但是后来就一直反反复复的又吐又泻,吃了多少药都没有用。”

“嗯。”顾若离道:“原不是大病,受惊后致使饮食失节,肠胃失和所以才会如此,慢慢调养也就无碍了。”

翁大奶奶想想,这两年随着孩子大一些后确实发病少了很多。

“那现在,为何又突然昏睡不醒?”翁夫人在一边问道。

顾若离看了她一眼,回道:“他的病,不会让他昏睡不醒!”她话落,翁夫人脸色一变,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顾若离指了指翁灿,“小公子的病,我治不了!”

“静安县主。”翁大奶奶顿时周身发寒,纵然他们从来没有找过顾若离,可是心里是知道的,她若是说治不了,换个大夫也不会有什么办法的,“您再想想办法。”

“县主。”翁夫人也起了身,朝顾若离行了礼,道:“您接诊后,我们往后绝不会再换大夫,胡乱医治。”

顾若离看着翁夫人就道:“夫人作保证?”

“是!”翁夫人道:“保证。”

顾若离就点了点头,解释道:“小公子的病不严重,重的是有人给他吃了别的药,药性太寒他受不住才会如此。”

“您是说,圣女给她吃了不好的药?她不是不用药的吗?”翁夫人凝眉,“她的医馆里一味药都没有,就连郡王妃也是这样说的。”

顾若离就回道:“那就看您信谁的了。”话落,她让欢颜取了针来,道:“我先让他醒来催吐,能吐多少是多少。”

话落,她扎了几针,不一会儿翁灿就醒了……

翁夫人气的不得了,看来那个什么圣女根本就是骗人的,她抬头看向正看着病的顾若离,等她停下来,她问道:“县主,同安堂为何突然歇业?”

“没什么,我们都累的很,所以放了大家长假,各自都好好休息。”她说着,开了方子递给翁大奶奶,道:“三碗水煎成一碗,浓一些,即便吐了也能留一些。”

翁夫人应是。

翁灿虽虚弱可人是醒了,翁夫人回家后梅筱柔就带着毛叶来了。

“告诉他们,家中有事无力招待,请他们明日再来。”翁夫人说着去了书房,将事情和翁叙章说了一遍,翁叙章道:“县主的话里,还藏着话。”

翁夫人道:“可若是……阙郡王让圣女来京城的,那么老贞王妃可是也去看病了。”

“这也是奇怪之处。”翁叙章说完,门外他的常随就敲了门,低声道:“老爷,老贞王妃薨了!”

翁叙章立刻问道:“怎么去的?”

“说是沐浴的时候摔了一跤,人就去了,具体的不大清楚。”

沐浴摔倒?她身边那么多服侍的人,怎么可能让她摔倒的,翁夫人就道:“老爷,这事有些古怪。”

“暂时不要谈,你心里知道就好了。”翁叙章起身负手走着,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顾若离让人收拾了暖阁,盘腿坐在炕上听完孙刃的话,问道:“贞王府说是摔倒后去的?”

“是这样说的。”孙刃回道:“要不然,我去打听一下?”

顾若离摆了摆手,道:“我让岑琛今天去统计了毛圣女这几天看过病的人,你和周修彻这就去找岑琛,去这些人家中走一趟。”

“好!”孙刃点头应是而去。

顾若离抓了个蜜饯慢慢吃着,心里头飞快的转着……她以为毛叶用的是心理暗示,可是却被那个腿伤的人否定了推测……后来,她诊了老贞王妃的脉,她的脉跳的又慢又虚,就像是将死之人的脉。

这样的脉象太不正常了,所以她才想去看看翁灿。

毛叶手腕上的铃声非常奇特,听了之后让人不由自主的代入……所以她借了赵安申的手,送了翁灿一些能发出声音的东西。

手鼓,串铃,还有叮当响动的九连环。

没有想到,翁灿真的复发了……

她现在算是摸清了毛叶的手法,这样的人可以去巫,但绝不能行医害人。

明天……明天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