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白氏/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就在这里等周铮。”顾若离拦住了孙刃,道:“人生地不熟,我们不要走散了。”

孙刃点头,几个人又重新回到茶铺里坐下来。

外面锣鼓喧天,欢颜探头探脑的看着,赞叹道:“苗人的新年可真是热闹,大家都聚在一起,不像我们一家过一家的,只有上元节的时候才有花灯看。”

“各有各的好,再说,我们汉人人多,要都这样上街莫说舞狮子,就是走路也走不动的。”瑞珠笑着道。两个丫头就聊了起来,瑞珠的性子要比雪盏圆滑一些,但又比欢颜精明,以前顾若离没打在意,这一路过来倒是看的很清楚。

孙刃抱着剑站在门口,在街面上看着,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周铮回来了,顾若离就看到他还湿了一只鞋。

“追上了吗?”顾若离看着周铮,他摇了摇头道:“那位白先生的武功不低,等我追到人时他的船已经行到了酉河中间了,我喊了几声没有人答话,我就没有再追了。”

顾若离叹了口气,要是能找到白徵的话,他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但有一点是可喜的,就是白徵是安全自由的。

“这样。”顾若离顿了顿,道:“周铮你想办法找到白先生,我觉得他一定还会再来这里。”

他觉得白徵留在这里,一定是和白世英有关,只要白世英的事没有解决,他就一定还会再出现。

“我有办法找到他。”周铮点头道:“他既然在这里颇有些名气,想必私底下的一些闲帮肯定知道,只要有拳头有钱,就不怕找到他这个活人。只是白家那边不好办,县主,实在不行您就按照胡老伯的方法先进白家镇再说。”

“不行。”顾若离摆了摆手道:“这两日我仔细想过了,就算进了镇子最后还是见不到白家的族长。我有办法了,你专心找白先生。”

周铮点头应是。

一行人付了茶钱就往住的地方去,人太多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出了镇子,顾若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欢颜则是抱着几袋子的零嘴,大家互相对视,不禁失笑。

“孙刃。”顾若离道:“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办。”

孙刃应是,顾若离就交代了他几句,孙刃点头道:“行,我这就去找胡老伯。”

他们就又在镇口坐着喝茶,一副游人闲逛的样子,用过午膳,忽然人群中就有喧哗声传来,乱哄哄的有人喊道:“杀了啦,有人发疯啦。”

话落,许多人朝这边跑了过来。

“我们去看看。”随即,顾若离就起身往那边去,周修彻随着她反向挤过去,欢颜拉着顾若离道:“县主,那边危险,您别去了。”

顾若离拍了拍她的手,人已经钻到人群中去了。

乱糟糟的围成了一圈,就看到有个中年汉人男子,拿着一把菜刀嘶吼叫着,虽没有伤着谁,但是样子非常的凶悍可怕。

“周修彻。”顾若离话落,周修彻人已经极其迅速的冲了过去,那个男子拿着乱挥着,有人捂着眼睛惊叫,可不等叫声落,就看到周修彻三两下的拳脚,就见那男子打翻在地,那人嗷嗷叫着,在地上打滚。

四周安静了一下,明显能听得到一阵阵长长的舒气声,随即就看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少妇上前去,按着那人的手,从随性的丫头中取了金针出来,手脚麻利又果断的,在疯掉的人身上扎了七八根针。

几乎是一瞬间,那个疯掉的人就安静下来。

旁边的跑动的人纷纷停下来,看着这边,等看到那人发怒猩红的眼睛瞬间平和,四周掌声雷动,有人喊着,虽听不懂但是能感受到对方的赞扬。

这一行人出现,不过几息的功夫,一个发了疯的人就瞬间被制服了。

“父亲。”随即,有个孩子和妇人赶了过来,是发疯男子的家人,顾若离交代孩子,“我开个两个方子给你,照方子吃十剂药,中间歇上七日,再吃另外一副半个月,你父亲的病就能好上一半。”

妇人和男孩子激动的一直磕头,问着恩人的贵姓,顾若离道:“我姓顾,来这里找个朋友,暂时会在镇子上住几日,你若有事就去找我。”

“是!”男孩应是,和自己的娘扶着发疯的男子起来,男子也朝顾若离行礼,道:“多谢顾大夫!”

顾若离笑笑,目送一家人离开,她这才看到,四周停下来许多苗人,大家都佩服的看着她,有人上来问道:“您是新来的大夫吗?”

“我是大夫没有错,来这里是为了找个朋友,会在这里住几日,要是大家身体不舒服也可以来找我。”顾若离说着,和大家说了地址,笑着道:“我还有事就告辞了。”

大家从人群里退了出来,一路走过来就已经有热情的苗人和她打招呼,“顾大夫,你是客人,晚上就留在我们这边吃饭吧。”

“不敢打扰,不敢打扰。”顾若离站在镇口笑着。

短短半天的时间,镇子里新来了一位顾大夫的时就传了出来。

顾若离看着孙刃,道:“那一家三口给银子了吧?”

“按您的吩咐,给了五十两,他们这两日就要回家过年去了,要到年后三四月才回来的,到时候我们就已经走了。”孙刃笑着道。

顾若离点头,回道:“行,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欢颜才明白过来,道:“原来那个发疯的男人是县主您找来的托啊。”

“现学现卖。”顾若离笑着道:“白家不理我们,我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这个镇子和白家镇紧挨着的,今天的下午的事这么多人看着,说不定就传到白家人的耳朵里呢,再结合我是顾氏后人的身份,白家总会注意到。”

欢颜点头,道:“县主的办法好。”

“县主。”欢颜话落,瑞珠从外面进来,站在门口指着外头道:“有人要见您。”

顾若离和孙刃对视一眼,这么快白家的人就来了,她提着裙子出去,就看到了院子里站着一个中年的男子,像是个管事,看见她拱了拱手,道:“请问,夫人可是顾大夫?”

“正是。”顾若离颔首,问道:“阁下是……”

男子自我介绍道:“在家姓白,是白府里的总管事,夫人前两日递了拜帖去府中要见我们夫人。不巧的是这两日我们夫人忙着内务不得空,所以就一直没有给顾大夫回话,今日夫人得闲便让老奴来请顾大夫,不知顾大夫可有空,过府一叙。”

真的是白家,还是白夫人邀请她去白府,她微微顿了顿,道:“劳烦白管事稍等,我刚回来一身灰尘,去换身衣裳就出来。”

白管事应是,站在院子里候着。

顾若离带着孙刃和周修彻去了后院,她和孙刃交代道:“一会儿让周修彻跟着我一起去进去,不知道白家什么情况,我们要留点在外头接应,要是一会儿谈的不好,你和周铮还能有个接应。”

孙刃应是。

“还有,要是找到白徵就请他到家里来,问清楚白世英的情况,尤其是白世英和白夫人之间的恩怨。”

孙刃一一应了,顾若离换了身淡紫的褙子,梳了圆髻别了一直鎏金的太皇太后赏赐的凤簪,带着两个丫头和周修彻上了马车。

一行人徐徐走了一刻钟,她就看到了高高的牌楼,上头龙飞凤舞的写着“白镇”二字。

将原来的镇名彻底改掉了。

镇子里盖的房子和苗人的有些不同,多是砖石结构,黑瓦白墙有些江南风土,来往走动的百姓穿的也是汉人的衣服,街道两边卖生药的最多,也有卖年货的,卖对联的,有着很浓的年味。

车子在镇口略停顿了一下就往里头走,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小道,径直往里面走,一次弯都没有拐过,走了一盏茶后就到了一个大宅子前面,朱红的大门气势恢宏的坐落在街上的尽头,像是一整条街都是从这里延伸出去的一般。

这里应该就是白家的,这个镇子主人。

不同于街道上的喧闹,这里很安静和庄宁,空气里有着浓烈的药香,她轻吸了口气闻到了陈皮的香味,淡淡的像是空气芳香剂似的。

“请。”白管事从轿子里下来,走到马车前面站着,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是要她下车走进去。

顾若离笑了笑,扶着欢颜的手下了车,白管事打量了一眼周修彻走在了前面,门打开里面是一道影壁,绕过去就是一个偌大的花园,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这一道花园的左边墙上,开了个两个如意门通向内院。

寻常人家只有一个,倒是少见的很……难道是内院里还分着两个大院子?

顾若离没有问,随着白管事进了里面的垂花门,里面依旧是花园,种的都是芍药,这会儿天气冷了可芍药还是开着的,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能让花开的这么鲜艳。

一行人慢慢往里面走,走了约莫一刻钟路过了许多小院子里,才看到正院,白管事进去回话,过了一会儿有个婆子出来,打量了一眼顾若离,引着他们进了院子,打了宴席室的帘子,道:“我们夫人在里面,顾大夫,请!”

顾若离颔首,跨进了宴席室里。

打眼就看到一位坐在罗汉床上喝着茶的妇人,年纪约莫四十左右,眼角有深浅的皱纹,眉宇间的川字纹也是深深浅浅,一双剑眉给人不苟言笑的样子,穿着一件深紫的对襟褙子,梳着圆髻,面无表情的喝着茶。

闻声,妇人抬起头朝她看来,一双眼睛很大,透着精明和干练。

“请坐。”妇人和她微微颔首,旁边有婆子上茶来,介绍道:“这是我们白家的夫人。”

顾若离微微福了福,在一边椅子上坐下来。

“你是顾氏的后人?”白夫人看着顾若离,道:“何以突然到保靖来,还给我递了名帖,有何指教?”

白夫人说话毫无拐弯含蓄的打算,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

“我来找白世英。”顾若离也不想拐弯,她原先就怕进步了白家,现在进来了她就直接说了,“她五个月前离开京城后我们还一直有通信,可是最近三个月她音讯全无,我多方打听她回了家里,所以我就冒昧前来拜访,还请夫人让我们见一见白姐姐,见到她没事我也就放心回去了。”

白夫人似乎并不惊讶,挑眉看到她道:“你就是那个在京城和她来往密切的静安县主?”

顾若离回道:“正是。还请夫人请白姐姐出来,让我见一见,我也就放心了。”

“难为你惦记着她,姐妹情深。”白夫人就端茶了,“不过可惜,她不方便见你。”

顾若离皱眉,当做没有看到白夫人端茶送客的意思,“为什么?”

“她要成亲了。”白夫人道,“等成了亲她就要接管白家的家业,往后也没有可能再去京城和县主再续姐妹情,所以你们不见也罢,就当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白世英此人吧。”

她说着站起来,不愿意和顾若离客套的样子,“走吧,我还有事就不送县主了。”

顾若离打量着白夫人,她知道要是她今天从这里走了,再想进来就难如登天了,“白夫人,我千里迢迢来,您一句话就将我打发了,也叫我太冤枉了,怎么说也让我见一见她。就算断了姐妹情,也还有需要交代的事情。”

白夫人顿时冷脸,脚步微顿停下来看着她,冷笑着道:“县主当这里是京城?”

“我当这里是白府,所以再三恳求。若是京城我就不必如此了。”顾若离也昂着头一副刁蛮的样子,白夫人蹙着眉头扫了她一眼,道:“来人,送客!”

“白夫人!”顾若离上前一步,看着白夫人道:“我不过想见她一面。”

顾若离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白夫人打断,她看着她冷冷的道:“给你一天时间,立刻给我滚出保靖州,否则,你就给我留在这里。”

她说完,就大步下了台阶走了。

顾若离站在门口看和白夫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有婆子上来道:“请离开吧。”

这就是白家啊,还真是个硬石头,看来想见白世英没有别的办法还真是不容易。

白世英她是一定要救的,没有办法她就找办法,顾若离也来了气拂袖出了门,径直出门上了车带着众人上了街,车刚拐出了白家镇,就有一个妇人迎了过来,“请问,是顾大夫?”

“我是。”顾若离掀了车帘打量着妇人,穿着还可以,但是打扮不像是主子,就听对方道:“我们二姑奶奶有请。”

二姑奶奶?难道是白夫人的妹妹?

“人在哪里?”顾若离看着婆子,婆子就指了指旁边茶馆的楼上,她顺着对方看去,就看到二楼上站着一位妇人,便颔首道:“好。”

她下了马车,带着几个人一起上了楼,方才的那位夫人就迎了过来,看着她道:“你来找白世英的?”

“是。”顾若离走进来,和妇人面对面立着,她发现白家人大概是因为自信,所以不管说话还是做事都很直接,“夫人找我来,是能帮我?”

妇人呵呵一笑,似乎很欣赏顾若离的样子,道:“我姓白,是白家的姑奶奶。”话落,请顾若离坐,道:“你也可以喊我二夫人。”

果然是白夫人的妹妹。

“世英被关在后院里。”白二夫人道:“你想见到她很容易,我就可以帮你。但是你想带她走就不容易。不说白镇,就是保靖州你都出不去。”

顾若离挑眉。

“不过,你是县主是吧。夫君又是镇国将军,你可以请兵来援助的。”白二夫人看着顾若离道:“你尽管带兵,我敢打赌,我家老大是不敢真的和府衙对上的。”

顾若离皱眉,问道:“为什么?”

“因为她手里揣了许多条人命。这是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然她就是死上十次也不能偿命。”白二夫人冷冷的笑着,“你要想救就快点,带着白世英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回来。”

白二夫人是打算和白夫人争家主的位置,所以打算帮她将白世英弄出来,好消除一个对手?

具体原因她不想知道,她就是想见到白世英,弄清楚情况,然后再问白世英的意思,做后续的打算。

“行啊。”顾若离道:“我方才被白夫人赶出来了。现在又见到了二夫人,那么二夫人可有办法让我见白姐姐一面?”

白二夫人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今晚丑时你在白宅东面的角门等我,三声狗叫为信,我领你进去。但有一点你只能一个人来,不能多带人。”

“好!”顾若离点头,“今晚,不见不散。”

白二夫人点了点头,道:“那就望县主能早点帮世英脱离苦海的好。”

顾若离笑了笑。

离开了白二夫人她回了家中,周铮和孙刃都赶了回来,几个人商量了这件事,顾若离道:“我进去,半个时辰为限,要是没有出来你们就冲进去找我。”

“白家还不至于要我的性命,他们既知道我的身份,利用我搅浑水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一点。”她也无所谓,当下就只是想见到白世英,别的事一概无所谓。

大家各取所需。

周铮和孙刃点了头。

在天黑前他们重新混进了白镇,在镇子里找了一间客栈住下,子夜时顾若离换了夜行衣,由周铮领着去了白家的宅子,还离着半丈远的时候他们就闻到了药香,浓浓的带着一点麻醉的成分。

顾若离吃了两粒药丸,还是当时白世英给她备的提神醒脑的,在角门口站了一刻钟,门开了有个面黑的婆子站在门口,低声道:“随我来。”

“我知道了。”顾若离回头和周铮点了点头,又摸了摸自己荷包里的刀,跟着婆子进了门,四处都是黑漆漆的,在不远的小房间里听得到有守夜的婆子在打牌吃酒,那个婆子七拐八弯的带着沿着墙根走着,过了一会儿就指了指不远处一间亮着灯的小院,道:“就是那间,我们绕道后面。”

说着,冒着要在竹林里穿过,两人停在了后窗,婆子就站在一边望风,示意顾若离自己敲窗户。

顾若离敲了,喊道:“白姐姐。”

“是娇娇吗?”忽然,窗户上有个身影贴上来,急切的喊道:“是娇娇吗。”

顾若离确定是白世英,道:“发生了什么事,你需要我做什么,快点和我交代,我进来不易。”

“好!”白世英道:“我娘她……”她的话刚说了一半,忽然身边的婆子噗通一声倒了下来,顾若离惊了一跳回头去看,就看到后面林子里站着黑压压的几十人,打着火把,无数把弓箭对着这边。

“大胆贼子居然敢闯白宅,就地格杀勿论!”领头的男子大喝一声,顾若离贴着墙根,面色微微一变,她正要说话,左边就又听到一道男声传来,呵斥道:“白睢楠,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说格杀勿论!”

顾若离凝眉,静静看着两边人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