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权位/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算个东西,白芷,你就算个东西了?”白睢楠冷笑一声,道:“你们母子夜里放外人进府安的什么心。”

白芷啐了一口,冷笑道:“你道是我放进来,就是我放进来的?”他说着看了一眼站在窗户底下的女子,道:“不过,现在也不用猜,问一问就知道了。不像有的人一上来就杀人灭口,是不是怕贼子一会儿招认了和你有关啊。”

两个人年纪都在二十出头的样子,容貌上也有几分相似,不过都姓白顾若离猜不出来他们是什么,扫了一眼她回头问窗户内的白世英,道:“白姐姐,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娇娇。”白世英低声道:“白素璋在白镇,你帮我找到他,让他来见我就行。其他的事我自己解决。”

顾若离想问什么,白世英急着又道:“你快离开这里,要是再来就带着兵,这些人都是眼高于顶,做事也是不计后果,你别和他们正面相对。”

“好。”顾若离颔首,正要说话,白睢楠和白芷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顾若离回头打量着两人,紧蹙了眉头。

白世英低声道:“这两人都算是我表哥。”

顾若离分不清是什么亲的表哥,只得点着头应是,对面两个男人已经带着人站在她面前,白睢楠道:“你就是白天来府里的那位静安县主吧。”

“是。”顾若离点头,“二位这是什么意思。”

白睢楠就道:“我们白府不是菜市场,不是你想进就进的,跟我去见家主夫人。”

“白睢楠。”白世英隔着窗户喝道:“她是我的朋友,若你敢伤她一分,我和你势不两立。”

白睢楠眉头簇了簇,道:“英子,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和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坏了白家的门风。”他口气如同长辈,话落,就伸手过来抓顾若离,不等他的手落下,白芷就拳头一出,喝道:“你的算盘打的太响了,你带她去见夫人,问我的意思没有。”

这两人分明就是在抢功劳,顾若离抓着手中的匕首,心里想着要怎么离开这里,就在这时两道三道黑影飞了过来,就听道周铮喊道:“县主!”

“周铮。”顾若离喊了一身个,回头看着白世英,道:“白姐姐,你跟我一起走?”

白世英道:“我出不来,你快走帮我找到白素璋。”

顾若离颔首,那边孙刃和周修彻已经和白家的人动起手来,周铮来抓着顾若离脚尖一点,跳上了屋顶,随即翻落到屋前,飞快的沿着小道,顾若离来不及说话,身后有人追了过来,随即周铮跑的脚步一顿,她顺着视线看去,就看到白夫人以及白二夫人和另一位她不曾见过的妇人拦在路前。

白夫人脸色极其的难看,沉着脸望着顾若离,白二夫人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打量着顾若离啧啧叹道:“大姐,我看你还是让英子出来吧,这三天两头的有人来救,咱们家都快成别人的后花园了。”

“我怎么听着不是味儿。”另一位夫人道:“二姐,这位县主娘娘不是你放进来的?”

说话的是白夫人的弟媳,姓秦,乃白睢楠的母亲。

“我放的,你有什么证据。我说弟妹你怎么年纪越大,脑子却是越来越不好使了。饭你随便吃,可话却不能随便说。”白二夫人话落,掩面一笑,道:“不过大姐,你实在该考虑考虑我的话,那孩子心不在家里,你强留了也没有用啊。”

白夫人盯着顾若离,对二人怒喝道:“闭嘴!”话落,她拂袖对顾若离道:“你随我来。”

话落,人往右边走了几步,顾若离和周铮对视一眼随着白夫人走了几步,站在一颗秃了叶子的树下,白睢楠和白芷也追了过来。

“我和你说过,世英留在家里是要继承家业的。”白夫人回过头来看着顾若离,道:“你居然还背着我偷偷潜进来的,你当我白家是什么地方。”

顾若离回道:“夫人误会了,我无论做什么,都只是想见到白姐姐,她有难需要我帮,无论是什么我都会义不容辞的帮她。所以,夫人说什么不重要的,我只想听她说。”

白夫人眯着眼睛,看着顾若离,冷声道:“原定年后让她成亲继承家业,如今看来我是要提前了。”话落,她喊道:“睢楠,去告诉全族人,你和世英的婚事提前到腊月二十六。成了亲好过年!”

“是。”白睢楠声音里满是雀跃,白芷就跳了出来,喊道:“姨母,您怎么能这样。他配不上世英。”

白夫人冷笑一声,看着白芷,道:“难道你就配的上。”她扶着手目光扫过白二夫人看了一眼秦氏,淡淡的道:“男人在白家根本无足轻重,所以,有盘算的人还是趁早死了心,白家百年的规矩不会破,无论世英和谁成亲,她都是家主,而她的男人也只是和家里所有人的男人,担负的只是传宗接代的事。”

白夫人话落,拂袖看向顾若离,“既然县主来了,那就留下来喝一杯水酒吧,以全你们的姐妹之情。”话落,她正要走忽然院子里有人跑了过来,喊道:“夫人,密室被人打开了,您的柜子也被撬了。”

白夫人脸色一变,什么都没有说带着人急匆匆的就走了。

密室被撬开了?什么意思,顾若离蹙眉带着周铮几人就要走,秦氏就拦住了她道:“睢楠,将所有的门都关了门,家里进了贼人,没有夫人的吩咐,谁都不准出去。”

“呵呵,这还没成亲就当自己是主人了?”白二夫人道:“弟妹,我看你是高兴的太早了。要知道,素璋可还没有回来呢。”

秦氏冷笑一声,回道:“那又怎么样,他不过一个外人,在不在和大局有什么干系。”话落,就做了请的手势,“静安县主,我们家里丢东西了,你还是随我们一起走一趟,以证清白吧。”

顾若离看了一眼白二夫人,她是故意请她来家里,表面是帮着她看望白世英,实际是想趁机偷东西,若她没有料错的话,一会儿她就该成为偷盗秘方的小偷了。

看来,白家的事还真是复杂。

她随着去了正厅,白夫人已经怒气冲冲的从后面回来,目光一扫众人,道:“将家里所有人都找来,秘方丢了,我要仔细搜查。”

“这还用查吗。”白二夫人果然矛头一转对向了顾若离,道:“寻常密室都好好的,就今天被盗了,除了一些外来的人,还能有谁。”

白夫人就看向顾若离,蹙着眉头脸色极其的难看,“静安县主,若是秘方真是你拿的,还请你交出来。这东西是我们白家的东西,外人拿去也没有用。”

“我不知道夫人的密室在哪里,如何能偷得到你的秘方。”顾若离回道:“夫人还是好好查查家里的内贼吧,这东西既然别人要了没有,内贼的可能性比外面的人可是大多了。”

白夫人盯着她目光动了动,秦氏就道:“静安县主这话说的倒是很对,我看咱们家就是出内贼了。二姐,你还是不要再演了,秘方就是你偷的吧。”

白儿夫人就掩面笑笑,觑了秦氏一眼没有说话。

“夫人。”有婆子从外面进来,神色慌张的道:“关小姐的房间走水了。”

白夫人听着立时身体就晃了晃,顾若离也是一愣提着裙子就朝外头跑,秦氏扶住了白夫人和众人喝道:“没听到说走水了吗,还不快去救火。”

后院内一下子喧哗起来,众人都朝关白世英的那间院子跑去。

还没到跟前,顾若离就看到冲天起的火势,像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将那间小院含在口中,根本就没有救火的时间,转眼间院子已经四分五裂,倒塌在地上。

顾若离愣愣的站在远处,转头看着白夫人,问道:“夫人,白姐姐刚刚就关在这里?”

白夫人脸色煞白的看了她一眼,又转头过去对白睢楠道:“救火,找人。活人见人,死要见尸!”

白睢楠应是,带着人救火,秦氏站在一边傻眼了,结结巴巴的道:“世……世英没了?”

啪!

白夫人回头就抽了秦氏一个耳光,秦氏被打蒙了看着白夫人,就听到她道:“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嘴,再多言一句我就让你永远都说不出话来。”

秦氏害怕的捂住了嘴。

“世英啊。”白二夫人干嚎了起来,“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姨母一手将你养大,你怎么样也要和姨母道一声别啊。”

白夫人指了指白二夫人,立刻就有人过来强行将白二夫人半拖半拉的往外带。

火熄的很快,冒着热气的废墟被白睢楠翻了一个底朝天,在废墟里找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分不清是男是女,唯一肯定的是,那是个人。

“里面只有世英一个人。”白家三爷赶了过来,看着自己的姐姐道:“大姐,我看你还是安排后事吧。”

白夫人没有说话,静静站在废墟前面好一会儿,扶着婆子的手慢慢往自己房里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顾若离,道:“静安县主,请随我来。”

顾若离随着她而去,一行人刚到院子,白夫人道:“关门。”

正院的门被关上,白夫人看了一眼忽然眼睛一翻,人就直直的栽了下来。

“夫人!”有个小丫头惊的叫了一声,扶着白夫人的婆子立刻就喝道:“闭嘴。”话落,和另外一个婆子扶着白夫人飞快的进了暖阁。

顾若离蹙眉跟着进去,白夫人躺在炕上,两个婆子一个扶脉,一个取针,看样子都是懂医术的。

“什么病?”顾若离问道。

婆子就道:“胸痹痛,夫人找半仙算过,她活不过明年正月。”

“什么。”顾若离听了一惊,忽然就明白过来,白夫人逼白世英成亲继承家业,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她蹙眉上前,道:“让我看看。”

婆子打量了她一眼,退后了一步。

顾若离扶了脉,脉沉而涩,虽没有喘息磕吐,但是胸痹确实无意,她回头看着婆子,问道:“平日吃的什么药?”

白夫人相似于冠心病或心绞痛,不能准确检查,但是病灶在此不会有错。

“瓜蒌白酒汤。”婆子回道。

药没什么大问题,顾若离细看了方子,颔首道:“药量有些保守,再加减一些效果会更好。”她说着,将每味多加了一些,又添了米醋三勺,道:“一起煎,连服五剂。”

两个婆子面面相觑,犹豫着要不要听顾若离话,白夫人恍惚醒了过来,道:“听她的吧,她的医名还轮不到你们质疑。”

两个婆子应是。

顾若离在一边坐下来看着白夫人,道:“夫人先躺着休息,此病不易情绪激动。”

“我没事。”白夫人还是撑着坐起来,看着顾若离,道:“是世英请你来的?”她的语气,比先前要温和一点。

顾若离点头,道:“她说她不想继承白家,所以给我写了信,让我来一趟,却不成想。”她说着叹了口气,心里闷闷的,可是又不敢相信白世英就这么死了。

“她原来不是这样的。”白夫人蹙眉道:“这孩子的心被人养野了。”

情况顾若离不知道,只得笑了笑没有反驳。

“你……认识素璋?”白夫人看着顾若离,她点了点头,道:“认识,在庆阳和京城都成见过。”

白夫人就没有再说话,起身道:“世英死了,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快走吧。”

“夫人不怀疑我拿了白家的秘方?”顾若离也起身看着白夫人,白夫人摆了摆手,道:“那方子是假的,不管是谁拿的,我都不在乎。”

原来如此,她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暂时还不能走,我要亲眼看到白姐姐的尸体才会走。若是有人有意杀她,我也看到凶手绳之于法才行。”

“你们不亏是朋友。”白夫人看着顾若离蹙眉道:“就连脾气也这么像。”

她说着往外走,边走边道:“随便你吧,不过我告诉你,你留在这里会非常的危险。”话落,她掀了帘子出门,院子里已经来了许多人,几乎是白家嫡枝的所有人,老老少少的站在门口。

“家主。”有个老者喊道:“火场里没有世英的尸体,她一定是死了。不管这把火是什么情况,当下我们不但要妥善处理后事,也要尽快将继承人的确定下来。”

白夫人站在台阶上,冷笑着看着众人,道:“世英死了,我可没死,这事还由不得你们来催促。大家都散了吧,到底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您不用遮遮掩掩。”白二夫人轻轻一笑,道:“你的身体,怕也熬不过几天了。现在不将人敲定了,将来等你去了,白家可就要乱套了。”

婆子端了椅子来,白夫人坐下来看着白二夫人,道:“二妹接着说。”

“白家制药素来传女不传男。我没什么想法,你只看看眼下谁能接管白家这一摊子便是。”白二夫人说着轻轻一笑。

她身后立刻就有人道:“二夫人的手艺当年也得过老家主的亲传,他制药不输于任何人。”

“可她没治过秘药。”有人反对道:“没有治过秘药的人,是没有做家主的。”

随即就有人哈哈大笑,道:“夫人难道治过不成。你们不要忘记了,我们白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秘药了。没有秘药我们白家还是白家吗,没有秘药,谁做家主有什么区别。”

“说够了吗。”白夫人忽然一拍扶手,顾若离站在房内的窗户边,能清晰的看到她的手在急剧的抖动着,白夫人道:“要是说完了就赶紧滚。”

她说着站起来,怒喝道:“送客!”

院子里的婆子立刻往外赶人,白二夫人就哈哈一笑,道:“大姐,难道你准备再嫁一次吗?当年你受娘命嫁给了姐夫,生了世英后瞧他不顺眼,就让人将他闷死在书房内,两年后你又嫁给了岳庆安,没有想到引狼入室不但丢了心还丢了白家的秘方。就是因为这个,你才做不出秘药吧。你一怒之下杀了岳庆安……如今你打算嫁给谁呢,难不成你为了秘方要嫁给白素璋……不说你们的辈分,就说那孩子的性子,恐怕就算你嫁给了他,他也不可能将他父亲拿走的秘方重新交出来的。”

“二妹。”白夫人下了台阶,盯着白二夫人,道:“那又怎么样呢,我是家主,我活着一天白家的家主就是我,而你什么都不是。”

白二夫人气的脸色发白,冷笑着道:“就快要不是了。”

没有白世英,白夫人就是强弩之末,她一死这个白家就是她的了。

至于秘药,慢慢找就是了。

“二舅!”白二夫人和身边的老者道:“将我娘连终前的信拿出来给她看看。”

旁边那位老者将信拿出来递给白夫人,道:“你将去世前和我说,你自小叛逆心性太强,若有一日你犯了大错,就让我将这封给你,让你将家主之位让出来给你二妹。”

白夫人看过信,目光一扫众人,将信揪做了一团,丢在地上拂袖道:“不要和我说这些废话,你们谁都没有资格。”

话落,她拂袖转身回了宴席室。

顾若离看着她进来,低声道:“您还好吗。”

“没事。”白夫人在罗汉床上坐下来,望着她道:“你是顾氏的传人?”

她点了点头,不明白白夫人的意思,顿了顿对方问道:“你从京城来时,可见阙郡王?”

赵梁阙?顾若离点头问道:“夫人认识他?”

白夫人沉默的坐着,没有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