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纠葛/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认识。”白夫人道:“不过,虽未见其人但听过许多他的事情。”

她说着笑了笑,颇有些嘲讽的意思。

顾若离皱眉,不明白白夫人突然提及赵梁阙是什么意思,她们白氏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了祖祖辈辈都没有出山的沅江毛氏,还有无论圣上如何召见都没有人进过太医院的苏州郑氏,这两个世家居然都在赵梁阙去京城后,纷纷随之而来。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她想了一圈没有想明白,不由看着白夫人,道:“夫人为什么突然提起阙郡王?”

“有些远近纠葛。”白夫人指了指一边请她坐,自己端茶喝了一口,院子里的人还没有走,她也没有心思理会,淡淡的道:“听说沅江毛氏和郑氏都去京城了。你就是因为他们才避开京城的?”

“我离开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顾若离道:“我是随我夫君一起走的,他去关外备战,我则打算随去做后勤军医,不成想路上收到了白姐姐的信,所以就来了这里。”

白夫人没有说话。

顾若离又道:“难道……是因为你们方才所说的秘药?”

“真是聪明孩子。”白夫人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们白家百年前能够立世,就是因为祖宗研制出一方秘药,也正是这个我们才从保定迁到保靖州来,一待就是数百年。”

这些,顾若离都不知道,甚至于白家的秘药,她也没有听说过。

“你没听过不奇怪。”白夫人道:“就连世英也不是多么确定,因为那个秘方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人偷走了,直到那人死我也没有找到秘方。”

偷秘方的人,就是白徵的父亲?

“不说这件事了。”白夫人道:“你是名医,有没有办法让我多活一年?”

顾若离皱眉就听到她接着又苦笑了一下,道:“世英死了,白家就没有继承人。你看到了我二妹她处心积虑的想要家主的位子,她这个人心术不正,我断不能将白家交给她,所以,在我死前一定要选出合适的人选来。”又道:“还有药方,是在我手里丢的,我无脸去见列祖列宗。”

顾若离很惊讶,她惊讶的不是白家的规矩,而是惊讶白夫人的冷静。

她亲生女儿就在刚刚死在了火场里,她没有伤心反而先想到的是家主的人选,她蹙眉道:“您的病需要静心调养,若一直操劳,没有大夫敢保证您能活多久。”

顾若离的语气并没有隐藏,所以白夫人笑了笑,道:“世英自小就和我不亲。”

不亲所以就不伤心了吗。

“夫人知道白素璋在哪里吗。”顾若离不想和她讨论白家的事了,她关心白家皆是因为白世英,如果白世英刚才真的死在了那个火场里,那么她就更加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她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放的火,她要为她报仇。

“在山里,他父亲的坟前。”白夫人笑容古怪,“那孩子只要在白镇,多会在那边。”

顾若离应是,起身告辞,“既是这样,那我去找白先生了。夫人……”她顿了顿,想到了白世英,“保重。”

话落,掀了暖阁的帘子出去,院子里白二夫人等人已经走了,只留下方才说话的老者,应该是白夫人的舅舅,她走过去微微点了点头擦身而过,老者忽然问道:“你是京城来的?”

她顿足回道:“是!”

“你真的和英子是好朋友?”老者盯着她戒备的质问道:“还是,你根本就是冲着我们白家的秘药来的。”

又是秘药,她摇头道:“我不知道秘药的事,我来纯粹是因为白世英,现在她既然死了,我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告辞。”

话落,她就径直出了院子,周铮和孙刃以及周修彻停在院子旁边,她快步走过去低声道:“白夫人说白先生可能在后山,他父亲的坟就在那边。”

“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吗。”周铮低声问道:“白姑娘……”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白世英就死在了刚才的火里,而且,白家对于未来家主的生死也非常的冷静,甚至连个哭声都没有。

更加让他们觉得的不真实。

“先找到白先生。我觉得事情很奇怪。”顾若离抬头看看天,天已经大亮了,他们几个出了门,在街边随意买了点吃的,便打听岳庆成坟墓的位置,往后山去。

坟墓并不难找,他们在山腰下车爬到近山顶的位置,就看到一幢竹屋,位置非常的清幽,在屋子的不远处有个土坟,并没有修葺,而且坟头上还长了许多野草。

她看着微顿,难道这就是白徵父亲的坟?他守在这里为什么又不修缮打理。

“假孝顺吧。”周铮哼哼了两声,始终对那位长的出奇好看又出手阔绰的男子没有好感,顾若离摇头道:“他出门好几年了,或许是回来后还没来及收拾吧。”

其实,这话她也不相信,反而觉得白徵是有意如此,像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思念却又不屑。

他们几个人到了木屋前,门是关着的,周铮一脚踹开,屋子里收拾的纤尘不染,但是里外都没有人,孙刃道:“是不是走了?”

顾若离在房里转了一圈,直觉人还在,她道:“我们就在这里等会儿。”

她话刚落,忽然就听到屋后有脚步声传来,周铮脚步极快的跳了出去,随即喊道:“县主!”

顾若离也跟着跑了出去,随即就看到白世英和白徵站在屋后正说着话,白世英穿着一件天蓝的褙子,头发有些碎乱,衣摆也有些脏污,显得颇有些狼狈,白徵则依旧是亘古不变的月白直裰,两人对面立着,气氛不是很好。

“白姐姐。”顾若离惊喜的喊着,提着裙子跑了过去。

“娇娇。”白世英闻声转头过来,顿时笑了起来,“你没事就好,我正打算下山去找你,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顾若离摇头,急着问道:“你呢,受伤了吗。为什么突然失火,你又怎么逃出来的。”

“不知道是谁放的火,火起时他就来了。”她指了指白徵,“我们不敢大意,趁乱逃了出来,我本来想回去找你的……”

应该是白徵没有让她回去,顾若离松了口气,道:“我是客,他们对我还是有几分顾忌的。只要你没事就行了。”她说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我感觉没有错,看到火我就觉得你肯定没事。”

白世英也轻轻笑了起来,几个月不见她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略显得憔悴了一些。

“县主。”白徵走过来,和她拱了拱手,“许久不见。”

顾若离也微微颔首,道:“前天在集市上曾看到过白先生,后来周大人去追,却是没有追到。”

“那日我约了人,所以行色有些匆忙,实在不知道县主也在集市上。”白徵露出抱歉的样子,“若非昨晚的事,我今日也打算去拜访县主。”

顾若离颔首,白徵又道:“先去屋里坐吧。”

一行人就进了屋里,大家各自坐下,顾若离和白世英道:“当初你说毛氏和郑氏要上京,所以你行色匆匆的要去打听,后来一走就是近半年,到底是因为什么?”

“当时我听说毛氏要来京城,便也怕我娘他们也会来,所以这才打算出去走走顺便打听家里的情况。”白世英无奈的笑道:“却不成想在路上就被我娘的人找到了,带我回了这里,关了一个多月我才将信给你送去,连累你跑一趟。”

“没事。”顾若离摇头,忧心道:“白夫人她身体不好,说是寻了半仙给她算命,她活不过明年正月。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她才会急匆匆的寻你回来吧。”

“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白世英无奈地道:“她是她,我是我,我不想做她的女儿,更不想做白家的家主。”

顾若离听她这么说倒不是很意外,因为认识白世英这几年,她没有对自己母亲和家族流露出半分的挂念。

“那……”她看了一眼白徵又和白世英道:“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白世英低头看着手中的竹杯,语气悠悠的,又抬头看着顾若离,“我和你一起去关外吧,你不是和赵将军决定离开几年吗?”

“是这样。”顾若离点了点头,“你要是想去当然更好。”

只是,她觉得白家的事情恐怕不好解决,白世英也不可能轻易能走的了,而且,此时此刻白夫人定然已经知道了白世英还活着在这里的消息。

她话落,周铮忽然站了起来,蹙眉道:“有人来了。”说着就和周修彻一起出了门,过了一会儿周修彻回来看着众人,道:“白夫人上山了。”

“看来,白夫人是跟着我们来的。”顾若离并不意外,“你见不见?”

白世英垂着头没有说话,白徵忽然站了起来,道:“我去,你们从后山走吧。”他说着要出去,白世英面色一冷,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插手。”

“这是白家的事。”白徵没有回头,语气冷漠的道:“我是白家的人,当然有权参与。”

话落,他人就出了门。

“陪我走走吧。”白世英牵着顾若离往后山去,两个人并肩走着,能听到前面的说话声和动静,过了好一会儿她闷闷的道:“……在我两岁的时候,她就杀了我的父亲……我记忆中,只有父亲一个模糊的影子,我一直以为这是白家的规矩,像螳螂那样,家主的男人都不能留,后来才知道那只是她的规矩。”

顾若离愕然。

“后来,大约七八岁的时候吧,我不大记得……我住在二夫人的院子里,有一天家里办喜事,我才知道我又要有父亲了,就在那天我见到了岳庆成,那个带着儿子甘愿改姓嫁到白家来的男子。”

那么跟着来的儿子,就是白徵了吧。

“我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是有天……岳庆成死了,中的毒就是和郡主当年的毒一样。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吗,我见过一例肠穿肚烂而死的人。”

没有想到第一个死的人是白徵的父亲,顾若离听着有些唏嘘,问道:“那还有一列呢。”

白世英笑了笑,道:“还有一列是白凯,二夫人的长子,若他没死或许我们已经成亲了吧。”

顾若离明白过来,白家的继承人自小就会定亲事,先成亲后圆房,而这位白凯就是早早定好的夫君,却不成想亲事还没有完成,人就死了。

在制药白家,却死于奇门之毒,想必这两件事对白家的打击很大吧。

“岳庆成是我娘下的毒。”白世英嘲讽的道:“她说岳庆成偷了白家的秘药,可是那秘药的方子没有人见过,而且自从秘方丢失以后,她就不能再制了,你不觉得奇怪吗,一个方子看过两遍就不可能再忘记,何况她看了这么多年,就算丢了方子和她能不能制药有什么关系呢。她分明就是编的理由来诓我罢了。”

顾若离之前听到时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情况不同,她没有深想。

“那么……白先生也知道他的父亲是白夫人杀的吗?”顾若离问道。

白世英点了点头,回道:“知道。这件事不是秘密,白家没有人不知道。”话落,她侧目看着顾若离,道:“这也是我这么几年都没能开口和你说我家事情的原因,实在是难以启齿,不想污了你的耳朵,这其中的肮脏不是一句话一件事能说的透的。”

总之,她失望透顶,不想留在白家,也不想和白家有什么关联。

这也是她不愿意正式做药师在同安堂做事的原因之一,其次……便是她只是想安安稳稳做个普通的女人,或好或坏都无所谓,但却不想去争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虚假名利。

“秘药的事,方才白夫人和我说了一些。”顾若离犹豫的道:“她说,方子确实丢了,她也渴望再做出秘药来……你要再听她解释吗。”

白世英垂着头沉默着,顾若离问道:“方便问一句,这个秘药是什么功效,为何我们从没有听过。”

“说是能解百毒。”白世英淡淡的道:“我没有见过,更不曾看过其功效。”

解百毒?换做她大概也是不信的,顾若离簇了簇眉头没有说话。

“不说我的事了,过几天我们就离开这里。”白世英说完看着她道:“毛氏去京城后你见到了吗?”

顾若离点了点头,将毛氏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白世英听完惊讶的道:“你是觉得毛氏去京城和阙郡王有关?”

“不好说。”她说着,顿了顿道:“但是我总觉得是有关系的。”她话落,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就看到白徵正慢慢朝这边走,在离他们七八步的距离外停下,看着白世英有讥讽的意思,道:“她让你回去,你不打算去看看?”

“这和你没有关系。”白世英冷笑了一声,道:“这么多年,你在我面前装的这么淡然,往后你还要一直装吗?她是你的杀父仇人,你看见她不觉恶心?”

白徵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走,边走边道:“下山吃饭去吧,这里没有米面。”

白世英泄气的笑了笑,和顾若离道:“走吧,我没死的事想必已经不是秘密了,他们是上山来抓我,还是在山下等我已经无关紧要了。”

几个人顺着山路慢慢的下了山,果然,刚到山脚就看到白睢楠带着人等着,一看到白世英就激动的迎过来,“世英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将火场都翻了好几遍……幸好,幸好你没事。”

他满脸的高兴和迫不及待,白世英道:“我死不死和你并没有关系,我不会是家主,你还打算娶我吗。”

“你别说笑了。”白睢楠呵呵一笑,道:“夫人就你一个女人,你不做家主还有谁能做,你放心,二夫人的事我会帮你,只要你做了家主,我一定会将她清理出白氏。”

“说够了吗,说够了你可以回去了,告诉我娘,我就算是死,也不稀罕那个位置,谁想做谁就做吧。”她说着,推开白睢楠上了马车,白睢楠一怔正要说话,就看到了白徵,顿时愠怒道:“白素璋又是你,你将她害的这么惨,你还想怎么样。”

白徵根本没有搭理他,翻身上马嘚嘚的走在前面,衣袂飘飘仿佛乘风而去。

他们走时,白睢楠还留在后面,不过一会儿就跟了上来,但却不敢贴的太近,远远的随着,一行人刚进白家镇内,两边的路就被人封住,黑压压数百个黑衣短打的小厮,拦在路的两边。

白芷坐在马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都没死,都还活着呢。”他笑着道:“既然都活着,那就都跟我回去一趟吧,白家的事是时候要有个决断了。”

白世英坐在车里,攥着拳头脸色很难看。

“你要不想回去,我们有办法甩开他们,等出了白家镇我们就能去找司长帮忙。”顾若离看着她道。

白世英蹙眉点了点头,正要说话,白芷忽然哈哈一笑,道:“英子,你连你娘的生死也不顾了吗?行啊,你要不管也不顾那是最好,那就当着白家镇所有人的面,当着保靖州府的面,告诉所有人你白世英放弃白家族长的位子,往后你就再不是白家人就行。”

“白芷,你将夫人怎么样了。”白睢楠催马上来,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他话没说完,一枝猝不及防的射了过来,噗嗤一声刺入他的肩膀,他哎呀一声从马背上栽了下来,晕了过去。

“怎么样。”白芷手中挽着一柄匕首,似笑非笑道:“你答应了,我就保证你能活着离开这里,若是不能……那就只能送你们母女早点上路了。”

马车里没有声音,白徵却是问道:“你将夫人如何了?你若是敢动她一丝一毫,我绝不会放过你。”

“呵!”白芷道:“难不成你真要和你死鬼的爹一样,再嫁到白家来吗?哦,对了,这一次不用改姓了。”

白徵眯了眯眼睛,忽然一跃而起,冲去白芷面前,啪啪抽了他两个耳光,又翻身一转稳稳落在马背上。

“你!”白芷被抽了两个耳光,气的大怒,“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们路走。”话落,手又一摆,随即数百只箭朝这边射了过来。

一时间四周寂静无声,除了嗖嗖的煎雨叮叮当当的钉在马车上。

周铮和孙刃以及周修彻纷纷上前保护马车,白徵则又是一个翻身,迎着箭雨电光火石间站在了白芷的马背上,夺了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

“都停手。”白徵冷冷的扫过众人。

四周都停了下来,白徵看着白芷,道:“想逼我们回去,这可是你们自己选的路!”话落他看向马车,对白世英道:“是非黑白总要有个了断,你躲在这里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车帘掀开,白世英坐在车门口,看着他沉声道:“这也是你自己选的路。”

白徵目光闪了闪,不置可否。

一行人侧转了方向往白府而去,顾若离握着白世英的手,她的手指尖冰凉,显然情绪并不稳定。

“我没事。”白世英笑笑,“这一天早晚都会来,我受得住。”

顾若离颔首,在白芷一众黑衣小厮的“护送”下,一行人慢慢往白府而去,白芷走在前面脖子上被抵着匕首,他侧目看着白徵,只问道:“白徵你对我兄弟做的事,我就算死也会讨回来。”

当年白凯中毒,白徵明明有药却不肯救,眼睁睁看着他兄长痛不欲生,最后实在受不住,在一个夜里自缢而死。

就是因为白徵,他嫉妒白凯能和白世英成亲,所以才会漠视他的死。

白徵扫了他一眼,根本不在乎,白世英却是皱眉道:“这么多年你还胡搅蛮缠,白凯的毒根本解不了,他要有本事他父亲也就不会死了。”

“当初是当初,他父亲死时他手里什么都没有。”白芷盯着白世英,一字一句道:“你不要忘了,我们白家的秘方被他父亲偷走了。”

白世英蹙眉没有说话。

一行人进了白府的宅子,一进门婆子丫头们就是一阵燥乱的惊叫,喊着四少爷……但看到白睢楠受伤抬回来,却一个个的很冷静。

“看来,白家已经被他们控制了。”顾若离握着白世英的手,低声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白夫人她……”

白世英点了点头。

就如顾若离所料,内院里到处都是丫头婆子和黑衣短打的小厮,他们一进去就有婆子迎过来,道:“二夫人请各位去祠堂。”

白家的祠堂是幢小楼,在宅子的东北角。

此刻,祠堂的四周同样被围困着,白二夫人和白夫人正对面坐着,身后都或站或坐着人。

很显然,白氏在这里已经彻底分化成两派。

“放开他。”白二夫人一看到白徵正拿刀抵着自己的儿子,就勃然大怒,“白素璋,你已经害死我一个儿子,难道还想害死芷儿吗。我告诉你,他若是有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所有人都不好过。”

白夫人静静坐着,视线落在白世英的面上,面色微冷,道:“站着作甚,进来!”

白世英牵着顾若离进去,和白夫人身后的人各自见了礼,便在旁边坐了下来,顿时,祠堂的偏厅里一瞬间嗡嗡炸响起来。

“放开他。”白夫人蹙眉道:“你也过来坐吧。”

白徵顿了顿,丢开白芷进去坐下,白芷揉着脖子,啐了一口指着白徵道:“你给我等着。”

“睢楠呢。”秦氏往后看,有人道:“三少爷受伤了,抬回房里了。”

秦氏听着脸色大变,也顾不了别的跑了出去。

“大姐。”白二夫人拢手立着,目光一扫众人,道:“还是那句话,你弄丢了白家的秘药,这么多年除了娶男人以外你没有任何建树,这个家主的位置你还是早点退下来的好。至于世英,她自小资质平平,根本就能力掌管白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