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制药/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世英抬眸看向二夫人,满目失望。

“听到了吗。”白夫人看向白世英,淡淡的道:“在他们眼中,你就是这样的。”

白世英舒展了眉头,回道:“我既不在乎这些,她说什么怎么看我,有什么关系。”

“没出息。”白夫人冷哼一声,看向二夫人,道:“她没有资质,难道你有?”

白二夫人冷笑了一声,道:“不管谁有,但是你们母女是没有资格再占着家主之位。”又道,“时间过的多快啊大姐,转眼间你我都老了,许多事都记不得了。可是有的事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作为白家的家主,庶务别人可以代劳,生意可以交给别人打理,但是白家是制药立身,这一件作为家主,你要做的比所有人都优秀,要让天下人让白家的后人知道,白家家主的制药,是当今世上无人可比的。”

“可是,秘药的药方你说丢了,所以,这么多年你都没法再做秘药。”白二夫人哈哈一笑,道:“这几年我都不好意思问你一句,药方上的药你是没有记住呢,还是你从来都没有去看过方子,何以丢了秘方你就连药也做不出了呢。还是说,你根本就做不了了。”

不得不说,白二夫人的这席话顾若离也有同样的疑问。

她话一落,祠堂里就嗡嗡响起了议论声,很显然,这么多人都存着疑问,只是从来没有人敢问出来罢了。

“秘方丢了已经是酿了大错。当年的岳庆成全族人反对,你偏要娶他进门。”白二夫人道:“白家不是你一个人的白家,是我们所有人的白家,你做这些决定时,能不能也考虑我们的利益和感受呢。”

顾若离看到,白夫人扶着胸口,脸色非常苍白,显然是被气着了。

“二夫人,你不要只盯着家主一件事说,这么多年你说她没有建树就没有了吗。我们白家的药几乎卖去了全大周,提起湖广百氏没有人不知道的。在保靖,我们从和府衙平起平坐,到现在那一任新任的知府上位,都要先来拜访家主,这些难道不是我们白家的地位和影响。这些不是家主做的,难道是你做的不成。”

“这是家主应该做的。”白二夫人道:“但是,除了这些白家的家主的最应该做什么,是制药,是世间无人能及的制药。”

方才说话的人无言以对,因为白夫人确实很久没有亲自再制药了。

“本末倒置的事,难道还要在白家继续下去吗。”白二夫人道:“不管她将白家做的多大多好,这些都是虚无的,我们白家立足之本是她丢的,而她自己连最基本的都不会了。”

“大姐,你还能活几日。世英自小是我带大的,她几斤几两我很清楚,她做不出药来。所以,家主的位子还是让出来吧,让有能者居之,不要耽误了你我,耽误了白家,让天下人耻笑。”

顾若离听着直皱眉,侧目看向白世英,白世英垂着眼帘不知在想什么,而白夫人则是抓着扶手,沉沉的道:“说来说去,是你想要做家主罢了。就算我今日我将家主给你了,那么继承人你又打算定谁,而且秘药你也做不出。那么,这些存在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白夫人一语中的,她身后白氏支持她的人立刻就点着头,道:“我们可是还有大小姐,大小姐的资质不是你说差就差的。可是您呢,一条条的提出那么多的问题,到最后的问题比家主还多,您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这些废话。”

“我不一样。”白二夫人冷笑一声,胸有成竹的看着众人,一字一句大声道:“就算我所有的条件都不符合也没事。只要有一样符合,我也比大姐更合适家主之位。”

白夫人脸色一变,白世英也抬起头来看着白二夫人,大家顿时一静。

“因为……”白二夫人道:“因为我会制秘药。”

她的话一落,白夫人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白二夫人道:“你会?”

“当然。”白二夫人道:“为了不让人觉得我胡搅蛮缠,也让你退的心服口服,不如我们来比一比,从今天开始十五日之内,制出秘药者为胜,输的人就自己滚出白家,不得以白姓自称,也永不得回来。”

“笑话。”白夫人皱着眉头道:“我为何要和你比,输赢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白二夫人就哈哈一笑,道:“我看你是怕了,因为你怕被大家知道你根本不会制造秘药吧。而且大姐,我会制造秘药,你不觉得奇怪吗。”

白夫人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端了茶,冷声道:“好,十五天为限,我和你比。”

“好。”白二夫人眼睛一亮,看着众人道:“大家都听道到,十五天后我们看结果,输的人就滚出白家。”

顿时,白夫人这边许多人过来劝她,那边的则是有的兴高采烈,有的一副忧心忡忡的,白二夫人的舅舅问道:“你真的会做秘药?”

“我当然会,当年我娘亲自教我的,为的就是将来一日我做家主。”白二夫人道:“她的资质根本不如我,唯一的优势,仅仅是她比我早生了两年而已。”

众人哄笑着出了祠堂,白夫人也摆了摆手示意她这边的人都走,“去吧,你们都去吧。”

大家叹着气离开了。

“大姐。”白三爷担忧的看着自己姐姐,“你不是说你做不出药了吗,你还答应她比?她分明就是知道,而有意为难你的。”

白夫人并不奇怪,无所谓的道:“今天不答应她,这件事就永远不会完。”

白三爷点了点头,又喃喃的道:“不过,二姐她怎么会制秘药的。”她和舅舅说是娘教她的,但是他们姐弟很清楚,他们的娘是不可能教白二夫人制药的。

白三爷说着,又想起什么来,“她要真制出来,而您没有,那怎么办。”

白夫人冷冷的道:“不可能!”

“可是……”白三爷忧心忡忡,白夫人挥手道:“你不用再说了,我心里有数。”

白三爷欲言又止,还是出了门。

一时间祠堂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人,大家都没有说话,直过了好久白夫人看向白徵和白世英,道:“你也可以走了。”

白世英站了起来,白徵忽然抓住她的手,低声道:“等等。”

“放手。”白世英挣脱,回头看着他道:“你想留下你便留,我早就说过这个家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白徵蹙眉正要说话,忽然就听到顾若离喊道:“白夫人。”

两个人都转头去看,就看到白夫人人事不知的靠在椅子上。

“快将她放平。”顾若离喊着白徵,他立刻上前去将白夫人放平在地上,白世英站在一边楞住,她知道白夫人身体不好,可是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在她面前这样,一时间她手脚冰凉。

白夫人的身边的几个婆子并着白管事将祠堂的门关了,不让外面的人刺探。

顾若离做着急救,又给白夫人喂了一粒常吃的药丸,脉搏总算稳当了几分,她松了口气坐在地上,无奈的道:“她的身体需要静养,若仔细调养着就没有大碍,若是再受刺激,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白世英脸色难看的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面色苍白宛若死人的白夫人,红了眼眶。

“小姐。”白管事突然就跪了下来,“求求您别走了,这个家夫人撑的很辛苦,有您帮着她也会轻松呢一些,多活几年。”

白世英冷声道:“闭嘴!”

白管事依旧磕着头,道:“小姐,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您何必一直惦记着,她无论对错都是你的母亲,这世上母女间哪有隔夜的仇呢。”

“不是仇。”白世英道:“这么多年,我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死在她手中的那些人,我没法原谅也不能心平气和。”

白管事欲言又止。

白夫人慢慢醒了过来,朝正给她扎针的顾若离感激的笑笑,道:“谢谢!”

“不客气。”顾若离扶着她起来坐在椅子上,“您还是要好好休息,不易过度操劳。”

白夫人笑笑,点头道:“好,我尽量心平气和。”话落,她转头看着白世英,道:“世英,娘有几句话要和你说,等说完你依旧想走,娘不会拦着你。”

白世英没有反对。

“你父亲的死,我很抱歉,但是我不后悔……他这样的男人留在白家是蛀虫,放他出去是祸害,只有死,才能让我彻底的放心,所有就算再来一次,我依旧会这么做。”

“至于岳庆成。”白夫人鄙夷的笑了笑,靠在椅子上,目光悠远,“我不需要和你们解释,他的死活也和你们没有关系。”

白世英反问道:“那阮娘呢,那豆儿呢,还有……白凯,这些人你都不用解释吗。”

“是。”白夫人道:“都不用解释。作为家主我做的所有的事,都是为了白家,我问心无愧。”

白世英冷笑了一声站起来,道:“你问心无愧,我有,我愧对阮娘,她护我十几年到最后却死的那么惨,我愧疚豆儿,她不过多说了几句话而已,愧疚白凯……若非因为我他又怎么死。你不用再和我说这些没用的话,我还是和当初一样,我是白世英,仅仅只是白世英,和任何人无关。”

话落,白世英过来拉着顾若离便走。

顾若离回头看了一眼白夫人,随着白世英出了门,白徵没有出来而是留在了祠堂。

他看着白夫人,问道:“你……打算和她比?”

“这么多年了,总要有个结果。”白夫人起身淡淡的道:“你也走吧,若我有三长两短,麻烦你照顾好她。”

话落便走了。

白徵看着她的背影,停留了一会儿便也出了门。

顾若离和白世英坐在车上,看这儿她低声问道:“看来,那药制作的过程很繁琐,白夫人她……怕是很难再制的出了。”当白二夫人问起时,她忽然就明白过来,白夫人这么多年不制不是因为她记不住药方,而很可能是因为她做不出了。

这味药的炮制过程肯定很复杂,以至于白二夫人说以半个月为限,什么药炮制需要半个月之久。

“白姐姐。”顾若离看着白世英道:“你……不留在家中吗?”

白世英垂着眼帘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她沉声道:“我……不知道。”她抬头看着顾若离,“要是你,你会回去吗。”

要是她,大概也很难吧,她笑了笑道:“大概会留在家里,然后观望着结果……”她害怕白夫人出事,更怕白世英会后悔。

再大的怨念和仇恨,都抵不过一个死字。

白府中,白二夫人让人将院门关了,将自己药方拿出来,白芷问道:“娘,这几天您安心制药,家里的事都交给我。”

“嗯。”白二夫人道:“等我拿下家主之位,就将白家的规矩改了,以后接管白家家业只讲资质不问男女。”

白芷点着头,道:“早就该如此,真是不知道老祖宗怎么想的,居然只传女不传男。”

“祖宗的事不提了,你仔细叮着你姨母,还有你三舅,将所有人都盯紧,等我出来。”等她出来,白家就可以换天了。

“娘,您这招真的是一箭双雕。”白芷点着头笑道:“姨母要是应战,就算她制出药来,这一道道程序她一个熬下来也必死无疑,可若她不应,这个家主之位她就更加保不住了。”

白二夫人笑了笑,道:“行了,行了不要拍娘的马屁了。我要去药房,你记住我的吩咐。这十五日以内,不要打扰我。”她可以用很多手段,但是想要众人服她,她就要拿出真本事来。

“知道了。”白芷让人准备一应要用的送去药房,这十五天白二夫人都要待在里面,一道药十四道工序每一样她都要亲手操作,尤其是蟾酥,更是复杂,她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和心力。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知道白夫人是做不出来的,不是她拖着病体,就是一个身子骨很好的人,也熬不过日叶不休的十五天。

白二夫人去了药房,院门关着她带着一个老人在院子里,晒药选药,研磨等等每一道都要求细致,分量也要精确,因为都是毒物,所以不能多一分,多一分很可能就成了毒,也不能少一分,少一分不但无用还有可能沉积体内。

那边,白夫人也进了自己的药房,白家瞬间安静下来,就连一向水火不容的白睢楠和白芷碰见都不再动手,但是,在这样的静谧就像是拉紧的弦,在一天一天过去后,越来越紧。

第七天的晚上,白夫人的药房里发生了燥乱,白芷闻声忙赶了过去,还不等他近院子就被白睢楠拦住,“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是白家的地方,我想就来。”白芷说着,视线四处看着,打量着院子,他感觉一定是白夫人撑不住了,可是既然出了事为什么她还不出来呢?

难道她要硬撑,还是打算让别人代劳。

这是白家的秘药,她不可能让别人经手。

看来,这一次白夫人是毫无胜算了,白芷心里兴奋的直跳,没有心思和白睢楠扯皮,带着人飞快的回了白二夫人的药房,他进了院子隔着窗户和白二夫人,道:“娘,姨母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白二夫人忙贴在窗口,问道:“你确定?”

“她身边的两个婆子进去了,还带着药。”白芷含笑兴奋的道:“要不是倒下来了,那两个婆子不可能进去的。”

白二夫人呵呵一笑,道:“那你仔细盯着,确定人死了才行,等我出来咱们就动手,不必再等。”

白芷应是。

可是接下来,那边院子里一片平静,白睢楠还是到处晃悠,白夫人身边的两个婆子也没有从里面出来……他直觉白夫人肯定死了,就算没有死,也一定病发了。

可是,他们这样藏着掖着打算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白芷忽然想到,他们一定是在争取时间,等到半个月后再出手,他想到这里飞快的出了门,边走边吩咐道:“去将白世英和白徵还有那个京城来的静安县主抓起来。”

“他们已经离开了。”他的常随回道:“两天前他们就走了,现在应该已出了保靖了。要不,属下带人去追?”

白芷愕然,顿了顿问道:“你确定,人确实走了?”

“走了。”常随回道:“亲眼看到他们上车,出镇的。”

白芷没说话,背着手来回的跺着步子,又停下来,道:“将手里所有人都安排好,还有四天,等夫人出关拿出秘药,我们就将白家控制住。”

常随应是。

白芷不放心,还是去了顾若离租赁的院子里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人才离开。

四日后,白睢楠和秦氏站在院门口等白夫人出来,可是过了正午了院子里还是没有消息,秦氏道:“二夫人那边出来了吗。”

“不知道。”白睢南话落就看到很多人朝这边而来,他结结巴巴的指着,“娘……娘……”

秦氏皱眉回头去看,就看到白二夫人抱着一个精致的匣子,带着白家半数的人往这边而来,她边走边笑着道:“怎么样啊,我的好姐姐出来没有啊。”

“你的药出了?”秦氏抱臂看着白二夫人,“我就说,不是什么人都能制出药来,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白二夫人呵呵一笑,当着秦氏的面打开了手中的匣子,道:“你瞧瞧,我制出不曾。”又道:“忘了,你不懂这些。”

秦氏脸色极其的难看,询问似的去看自己的夫君,白三爷闻着味儿有点像,所以脸色也显得很难看。

“我已经验过了。”舅舅道:“这确实是白家的秘药,二夫人制出来了。”

所有人一阵暗暗的喜气,秦氏脸色极其的难看的道:“我……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再说,夫人还没有出来,等夫人的药出来,她这个药就没有必要留了。”

“这太阳都落山了。”白芷笑着道:“夫人这是打算夜里悄无声息的出来呢,还是准备在里头再住一天出来的。”

白睢楠怒道:“这也是夫人的事,你管不着。”

“呵!”白芷正要说话,忽然院子门打开,就看到白夫人捧着匣子慢慢从院子里出来,目光一扫众人,落在白二夫人身上。

白二夫人一怔,露出不敢置信的样子。

十五天,白夫人不但没有死,还真的让她制出秘药?

不可能的,如果能做出来前些年也不会碌碌无为了,何况现在年纪越大身体越差,就更加不可能做的出了。

“可要看看?”白夫人看着白二夫人,白二夫人迫不及待的夺过来放在鼻尖去闻,白夫人则扫了一眼白二夫人的药,摇了摇头道:“二妹,你的药可不行,这么湿重看来你在烘药时用的霜花炭和瓷坛,而是铁锅吧。”

白二夫人和白芷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非常的难看,身后许多人也都凑了过来,两粒药大一样,但是色泽却截然不同,白夫人的那粒要好很多。

“你!”白二夫人看着白夫人,道:“你的身体……”

白夫人走近一步看着她,问道:“现在轮到我来问问你,你的药方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谁告诉你的。”

“娘告诉我的。”白二夫人蹙眉望后退了一步,白夫人摇着头,道:“不对,你的药方是阙郡王的人告诉你的吧,当年岳庆成将药方偷去个阙郡王,这世上除了只有我和他知道药方。”

“你胡说,我的药方是娘告诉我的。”白二夫人回道,白夫人摆了摆手,道:“你的蟾酥一定是放了三钱三吧?”

白二夫人点头:“药方如此,当然是这个量。”

“错,这个三钱三是我改的,我认识三钱的蟾酥比别的都要少,所以添了一些。而这个药方正好被岳庆城偷走,你再看到,就正好是我修改过的。你若不信可以去试试。”

药方是错的,当然也就不能解百毒了。

“不可能。”白二夫人摇头,质问道:“你的药真是你自己制出来的?不可能,你的身体做不到!”

白夫人笑了笑道:“这个根本不重要。只要结果是你输了,而我赢了!”话落忽然喝道:“来人,将白二夫人母子赶出白府,今日开始,他们再不是我白氏的人了。”

“你敢!”白二夫人大怒,白夫人就道:“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不也说我手中欠的性命早就数不清了吗。”

白二夫人不想再废话,对白芷使了眼色……

两方的人顿时动起手来。

身后的依旧关着门的院子里,顾若离拿着白夫人给的药方研究着,和白世英道:“你觉得这药方真能解百毒吗?”

白世英摇头。

“那……热度呢。”顾若离道:“外科感染也是病毒病邪入侵,和中毒异曲同工,你说……这个方子有没有用?”

白世英听着眼睛顿时一亮,道:“你说的没错,我认为可以试一试,既是百毒,那么外科感染或许就真的可以。”

“等去了关外,就有机会试了。”顾若离激动的道:“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外伤,到时候我们可以做临床试验。”话落又犹豫道:“此事要跟白夫人商量才行,这是你们家的秘药。”

“你不对外说,谁又知道这是白家的秘药。更何况,正如你所言,好的药不给人用,那留存于世又有什么意义。”白世英道。

顾若离笑了起来,听着外面的打斗声,问道:“你和白夫人好好聊聊吧,将一些误会解开,母女还依旧是母女。”

白世英没有说话。

院门推开,白夫人从门口进来,看着顾若离拱了拱手的,道:“多谢县主的救命之恩,这一次若非县主,我大概真要命归黄泉了。”

“夫人客气了。不过您的病还是那句话,要多休养。”顾若离道:“只要休息好不情绪激动,活到一百岁也不是没有可能。”

白夫人笑着点头,又看着白世英,道:“我让人去请素璋了,我们聊聊吧。”

白世英望着手里的茶盅,点了点头。

“你姨母说你资质差,那是她不了解你。”白夫人赞赏的道:“就看你这一次制药,不慌不乱,手法纯属老道,娘就知道这几年你的手艺没有荒废,不但没有荒废还有很大的进步。”

“别的事稍后再说。”白世英看着白夫人,问道:“这个药方,能不能借我和娇娇用,我们队方子一定保密。”

白夫人颔首,道:“用吧,若能造福更多的人,也是为白家积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