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遇险/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雅间,还是外面?”霍繁篓问毛叶,毛叶凝眉犹豫了一下,她不常在外面吃饭,也不常出门,可不等她说话霍繁篓已经在大堂的位子上坐下来,道:“坐大堂吧,热闹。”

毛叶在她对面坐下来。

她一出现,四周就响起嗡嗡的嘈杂声,那些曾经的信徒们三两下纷纷结账逃也似的走了。

“你这不行了啊。”霍繁篓目光一扫众人,遗憾的摇了摇头,“大家见到你就见到鬼似的。”

毛叶二话不说,将手里的茶泼向霍繁篓,怒道:“我是毛氏的圣女,你没有资格侮辱我。”

霍繁篓避开,只有左手臂上落了一点茶水,他坐直招手喊小厮,“上菜,上酒!”又看着毛叶,“你是圣女没错,可在这京城你什么都不是。”

毛叶就眯着眼睛望着他,冷笑着道:“我是什么不用你来解释,反倒是你,应该想想你是什么。”

“我是什么?”霍繁篓哈哈一笑,“这问题问的好。我是条狗,一只会跑会跳会摇尾巴的狗!”

毛叶一愣,嫌弃的撇过脸去,就看到门口一位身材娇小玲珑,容貌娇艳的女子带着一个丫头和一位男子说笑着进了门,女子很美穿的也很艳丽,上了妆的脸越发勾人的魂。

她眉梢微挑,就法相那个女子也看到了他们,目光在她脸上扫过又看了一眼霍繁篓,而她身边的男子却是指着霍繁篓道:“霍大人,好巧啊。”

“马公子。”霍繁篓也拱了拱手,“难得相遇,不如一起吃饭吧。”

马继看着崔婧语,崔婧语笑了笑道:“不和妖魔鬼怪一起吃饭。”话落拂了袖就在领座落坐,马继呵呵笑着指了指坐过去。

“你说谁是妖魔鬼怪。”毛叶拍了桌子,怒目而视。

崔婧语也起了身看着她,道:“我点名道姓了,你要这么死乞白赖的往上贴谁能拦得住你。妖魔鬼怪,你还是滚回你的老巢吧。这京城的风水可真是不适合你。”

毛叶气拍碎桌子上的茶盅,抓了碎瓷就丢向崔婧语,马继啊呀一声拦在前面,笑着道:“有话好好说啊,别动手,别动手。”

“别让我再看到你。”毛叶冷笑一声盯着崔婧语,马继喊霍繁篓,“霍大人,您好歹管管啊。”

霍繁篓摊手,笑的一脸无辜,“这事儿我可管不了,都是女中豪杰!”

“语儿,我们去别的地方。”马继拉着崔婧语,“这儿菜也不好吃,我很不喜欢。”

霍繁篓就扫了一眼崔婧语,似笑非笑。

“走就走。”崔婧语收了目光,拂袖便出了门,马继和翠娟跟在后面,毛叶看着霍繁篓,道:“她就是闻音吧?”

霍繁篓就托着下巴看着毛叶,笑着道:“你这是吃醋了?”又道:“可别伤着身子,我要心疼的。”

毛叶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啊!我知道你为什么来京城了。”霍繁篓想起什么来,眉飞色舞,毛叶脸色一变看着他,就听到他道:“是为了来认识我的,对吧。”

毛叶一愣随即不屑的哼了哼。

“不是为了我,那……”霍繁篓苦思冥想的样子,“那就是为了白家的秘药了,你要秘药为何不去白家,何以跟着郡王来京城。”

毛叶眯着眼睛盯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郡王和你说的。”

“这是秘密吗,你毛氏的事情我想知道就知道了。”霍繁篓呵呵笑着,低头喝茶,余光却一直未离开毛叶。

毛叶脸色难看的没有说话。

“霍大人。”羽林卫的人站在门口,拱手道:“圣上喧您进宫。”

霍繁篓哦了一声,笑着和毛叶道:“你自己吃,我有事改日再约。”话落,便头也不回的起身走了,毛叶静静坐着,面沉如水。

他一路进宫,赵凌正焦躁的来回走着,看到他就道:“年前几处赈灾的银子怎么还没有到,几处又上了奏疏催。”

“微臣亲眼看到户部的公文,赈灾的库银也运出去了。”霍繁篓奇怪的道:“难道是内阁压了吗,这件事是杨阁老亲自督办的。”

赵凌气的对成一道:“将杨阁老给朕找来。”

霍繁篓就站在一边没有说话,过了一刻杨文雍到了,赵凌劈头就质问道:“赈灾的银子为何不发,过了一个年要冻死多少人,现在再送去有什么用。”

“公文上微臣也已压过私印。”杨文雍不急不慌的道:“但年前郡王说汉中几处贪污成风,叫执政的几处大员督办,此事就压下来了。”

赵凌脸色一变,问道:“此事,朕为何不知道。”

“回圣上,微臣不知。”杨文雍说着垂着头,“微臣所有事都问过郡王,郡王点头后老臣才会办。”

赵凌顿时无话可说,摆了摆手,道:“将郡王请来。”

“郡王家中有些事,今日出门了,要不……奴婢这就让人去找?”成一在一边低声回道。

怎么事情别人都知道,就他不知道,赵凌扫兴的摆了摆手,道:“算了,等王叔回来再说吧。”又看着杨文雍,“让人速速将银子送去,冬天难熬春播更不能错过了。”

杨文雍应是,又补了一句,“三处赈灾六百万两,这个银子是国库的一半。”

“一半?”赵凌惊住,堂堂大周的国库居然就这么一点钱,他忍了好一会儿,道:“让户部将去年的账簿拿来给朕看。”

杨文雍拱手回道:“是。不过要等郡王回来,账簿悉数在郡王府中。”

“王叔怎么能这么办事。”赵凌气的来回走,“这些东西他也能带回家去看,行了,让人去郡王府取,就说朕要看。”

霍繁篓坐在一边喝着茶,没有说话。

二月初时,顾若离到了汉中,天气渐暖但路上却多是难民,她才知道就在去年汉中府一代遭受了近年最大的雪灾,许多百姓无家可归没有食物过冬。

单一个汉中府一个冬天就冻死了数百人。

“将吃食一应都收好。”白徵在外面对瑞珠和欢颜交代,“若还有干粮就地放在地上,切记不可接济路边的灾民。”

欢颜嗯嗯的点着头,将车里的干粮都用袋子分开装好,留了一点塞在被子里藏好,又拿了一多半出来递给周铮,“你丢在路边吧。”

周铮接过来怔了怔,颔首道:“好!”

他看着四周没人就将粮食放在路边解开了口子,一路走着回头去看,不一会儿就看到几个光着脚踩在雪里的孩子发现了,坐在路边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瑞珠看着心酸,道:“怎么这么可怜,官府不是会施粥接济的吗,朝廷怎么不发灾银。”

“周铮。”顾若离掀开帘子看着周铮,低声道:“正好路过我们做点事吧。”

周铮一愣不解的看着她,道:“……县主,现在就算去拿钱买米我们也买不了多少,城中的米行必定是高价卖还是限量卖。”

囤货涨价,这都二月还这样,可以想象年前这里的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知道。”顾若离道:“我们不劫米行,我们放汉中府的粮仓。”

一个府会建若干粮仓,粮食储备到年底若是没有用得上就会作价卖出去,若是有大灾大难就会开仓低价卖粮赈灾,但样的权力掌控在当地官府手中,所以就出现了偷卖储备粮和宁愿百姓饿死也舍不得开仓放粮的情况。

因为只要不放这些就依旧是他们口袋里的银子。

“若是这样的话就会引起动乱。”周铮一愣,待看到顾若离的神色时立刻明白过来,她要的就是动乱,便点头道:“成,那我们今晚就开仓放粮,县主和白姑娘你们先走。”

顾若离点头,先救活了百姓,至于朝廷如何难以支撑,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相比赵梁阙和赵凌那么能耐,总有办法解决的。

他们绕过汉中连夜往凤翔去,夜里找了路边的一家小店打尖,下半夜的时候周铮和孙刃以及周修彻回来了,顾若离忙开了门出去问道:“怎么样。”

“一切顺利。”周铮低声道:“我们事先在收容灾民的几处发了消息,子时前开了城东的粮仓,我们查过那边原本存了二十万石的粮食,过去查过应该是一粒未少,而城西就不一样,那边原本是三十万石,但实际只有区区的五万石保存着。”

也就是说,那些人偷偷买了二十五万石,所以怎么都不敢开仓。

“那派人盯着了吗,不要叫他们趁乱将粮食运去了城西填仓。”顾若离问道,周铮嘿嘿一笑,道:“县主放心,他们就是想运也运不过去,两边要道我们找人放了大石堵了,他们要想走就只能走城里,这么数百辆的车招摇过市,他们敢走就是找死。”

“那就好。”顾若离笑着松了一口气,道:“我们都去休息,好好睡一觉,明天听新闻。”

周铮笑着点头。

顾若离回道房里,白世英正笑着坐在床上看着她,道:“你这些点子都是和七爷学的?”

“他也不会做这些事,要是碰见估摸着就直接上去放手抢粮了,哪会像我这样偷偷摸摸的。”顾若离笑着躺下来,白世英摇头道:“你以前可不会这样,一板一眼的,说话做事就跟一个老人一样。”

顾若离笑着点着头,道:“大概是和你们这些年轻在一起时间久了吧,我也变的年轻了。”

“不害臊。”白世英失笑摇头,却忽然又觉得这话不好笑,问道:“你……到底多大了。”

顾若离看着屋顶还真是仔细算了算,回道:“估摸着,今年快五十了吧。”

白世英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捏着顾若离的脸,道:“看不出来,我和一个妖精来玩了这么久。你这比毛氏神药不知神奇了多少。”

顾若离看着白世英掩面而笑,凑过来道:“是啊,等夜里小心我一口将你吞了。”

白世英笑了起来。

两人说了许久的话才各自歇了,第二日一早,就听到几十里外的汉中粮仓被抢一空的事,周铮又潜回去看了一眼,回来和顾若离道:“整个府衙都乱了,还不敢往上报。”

“我看,等过几日他们就会再蓄意制造一起城西粮仓被抢的事,这样一来就能瞒天过海了。”顾若离说完,想了想,道:“想办法给杨阁老送信去,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他知道怎么做。”

周铮点头应是,顾若离想了想又道:“等等,将信送去给杨倓松,更为保险一些。”杨文雍肯定许多人盯着的,反倒杨清辉更好一点。

“是!”周铮点头应是回房去写信,边走边和孙刃道:“县主这个法子好,一石三鸟。”

既暂时解决了灾民的疾苦,又打了汉中府的脸,还制造了混乱……这件事几乎不用想,但凡回京就必然有很多人受到牵连。

只看赵凌知道后会是表情。

至于会不会牵连到赵勋的人,顾若离心中有数,周铮也很清楚,赵勋一走大家都收了羽毛只求自保,这种事不可能出头。

顾若离下楼用早上,是瑞珠借了厨房亲自做的,刚坐下就有个小厮站在门口拘谨的问道:“请问,是顾大夫吗。”

“嗯?”顾若离侧目看着小厮,问道:“我是,你是哪位。”

小厮一喜忙进来递了一封信给顾若离,道:“我们当家的听说您到了汉中府,所以想请您去去巩昌住几日。”

这里离巩昌不远,但是离庆阳也很近了,顾若离还想顺道去合水以及庆阳去看看的,她顿了顿拆开了信,信是司璋亲笔写的,字迹歪歪扭扭很不好看,但字里行间却皆是热情。

顾若离看向白世英和白徵。

“我没有意见。”白世英回道:“你若要是去我就随着一起,索性也耽误不了多少天。”

白徵微微颔首,道:“天下为家,我去哪里都无妨。”

顾若离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个人,笑着道:“你们这是商量好了吗,什么事都让我做主,连语气都这么一致。”

白世英撇了一眼白徵没有说话,白徵亦是敷衍的笑了笑。

“我再想想。”顾若离一时难以决定,和小厮道:“要不然你先回去,过两日我不管去不去都给你们当家的回话行吗。”

小厮点着头道:“行。不过这一路灾民多,昨天汉中还出现了暴乱,顾大夫一路担心一些,千万不能露财还有食物。”

顾若离点头笑着道:“谢谢小哥提醒,我们一定担心。”

小厮应了便回去了。

“县主。”欢颜站在门口看着外面,“天黑了,是不是又要下雪了,这都要立春了还下雪,看来今年会有个好年成。”

瑞珠失笑,道:“要是年前下的少也就罢了,这年前一场雪灾不知冻死了多少庄稼,现在就算下雪也咩有好年成了,只祈求今年下半年百姓能熬过去罢了。”

欢颜听着就叹了口气。

“我们在这里住一天,等等汉中那边的消息。”顾若离站在门口看着外面,想了想道:“也等天气好一些,要不然路上下大雪我们还是会被困住。”

白世英没有意见,点着头道:“行,你看着办吧。”

“既如此,我去汉中走走。”白徵起身抓了搭在椅背上的披风,“我有位朋友在汉中,既路过不好不去探访。”

顾若离点头,“路上小心一些。”

白徵颔首看了一眼白世英,出门牵马便去了。

京中醉春楼后院,紫苏酥胸大敞靠在赵梁阙的肩头,端着酒盅要喂他喝酒,门外他的常随咳嗽了一声,赵梁阙推开紫苏凝眉道:“自己去玩去。”

紫苏起身冷笑了一声开门出去。

常随进来,低声道:“郡王,保靖府那边的事查清楚了,静安县主年前在那边,白家动乱时她和白家大小姐出了不少力。听说白夫人将白家的秘药还赠给静安县主了,连带着毛氏的秘方的也一起给了。”

“白家当家的还真是大方。前些年怎么没看出来。”赵梁阙道:“白家秘药的真正配伍弄清楚了?”

常随回道:“听说是里面的蟾酥份量改了,所以当年的岳先生才没能救活,您手里的那张确实是有问题的。”

“改配伍。”赵梁阙起身整理了衣襟,到软榻上靠着,想到什么,“毛叶近日在做什么。”

常随回道:“圣女近日又复收了一些信徒,还和霍大人走的颇近,属下瞧着,霍大人似乎对圣女有点意思。”

“他能有什么意思,你太小看霍繁篓了。”赵梁阙呵呵一笑,道:“不过一个女人而已,随他高兴便是。”

常随没有说话。

“静安县主现在在汉中?”赵梁阙问道,常随应是,道:“算算时间,这两日应该在汉中了。”

赵梁阙就安静了一会儿,正要说话外面就听到毛叶的说话声,随即房门被推开毛叶站在门口,看着他道:“听说白家将我毛氏的秘药一起送给静安县主了?”

赵梁阙冷目看着毛叶。

“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毛叶道:“你要是珍惜羽毛,我就亲自走一趟。”

赵梁阙摆了摆手,道:“此事你不必管,我来处理。”

“那好。”毛叶昂着头看着赵梁阙,道:“我等你的消息。”话落就出了门。

赵梁阙端着酒喝了半盅,握着酒盅和常随道:“那边灾民多,想要杀人可不用动手。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是!”常随懂,只要让灾民知道静安县主的马车里都是吃的,到时候那些苦饿了一个冬天的人能连人都吞了,“属下这就让人传信过去。”

赵梁阙点了点头,和常随一起往外走,刚上马车有信到了,他拆开信一看,里面写的是汉中动乱的事,赵梁阙顿时沉了脸怒道:“女人果然是女人,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伎俩,假仁假义。”可就是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给他添堵了。

没道理顾若离一到汉中就出了动乱的事,肯定和她有关。

“此事圣上肯定要怪责。”常随为难的道。

赵梁阙冷哼一声,道:“他敢开口?!”话落,又补充道:“让她好好的死,死无葬身之地。”

常随应是而去。

赵梁阙刷的放了帘子回了贞王府,梅筱恩在暖阁和赵赟说话,见他回来赵赟行礼退了出去,梅筱恩就指着他的衣服厌恶的道:“以往你还知道掩饰,如今连掩饰都不愿意了。”他衣服都是香粉气。

“又如何。”赵梁阙余光睨了他一眼,道:“我做什么何时要你过问,你办好你的贤妻良母就可以。”

梅筱恩冷哼一声要走,赵梁阙在她身后道:“我让人动手了,也算是为你做了件事。”

“你对静安动手了?”梅筱恩停下来看着他,“为何不和我商量。”

赵梁阙呵呵一笑,道:“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我的事做完了,你速速写信给你兄长,让他加快进度,不要磨磨蹭蹭误了我大事。”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梅筱恩掀了帘子便出了门。

雪下了一天一夜,顾若离被困在凤翔走不了,好在汉中的粮仓被抢了以后,百姓暂时能熬几日,四周的灾民要少了一些,但若再来一场雪必定还要冻饿死许多人。

“要不,我们也买米施粥去吧。”白世英道:“一天能有一碗粥喝总比没有的好。”

顾若离摇头,道:“我们人生地不熟,也没有根基不能做这些事。”她顿了顿,道:“不如买些米送去附近的寺庙,让他们施粥的好。”

白世英点头,拿了三千两银子出来给顾若离,“这是我的,应该能支撑几日。”

“好!”顾若离收了银子喊周铮交代道:“打听清楚了哪间寺庙比较合适再将米送去,还有不能去汉中买,哪怕从西安府运过来都行。”

周铮应是拿了钱下楼,顾若离站在门口,便就有个老婆子带着个七八岁的孙子过来要饭,“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顾若离看了一眼躲在屋檐下避风的灾民,数了数估摸着有二十几个人,她摇了摇头退了进来,那小孙子在门口哭了起来,喊着饿。

欢颜也红过来眼睛扶着顾若离上楼。

顾若离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回到了门口,欢颜问道:“怎么了?”

她打量了那一群人,摇了摇头,道:“没事。”话落便拉着孙刃和周修彻进来,让店家关了门。

天渐渐黑下来,风声很大顾若离坐在大堂里嚼着馒头就听到外头的脚步声阵阵响着,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喊道:“就是这里,这里有米有馒头,我们冲进去,只要进去了就有吃的,就不会被饿死。”

大家听着脸色一变,孙刃立刻熄灯开了一条门缝往外看,随即露出惊骇之色,欢颜问道:“怎么样。”

“外面不下百人,看样子是打算进来。”他说着蹙眉道:“县主,您先上楼,我来顶一会儿。”

客栈的掌柜和小厮吓的将银子藏好,两个人躲在柜台后面不敢动。

“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人。”白世英惊讶的道:“这里离城里远,前几日人还很少。”

顾若离蹙眉,沉声道:“怕不是自发来的,这么多人就跟那日抢粮仓一样,没有人煽动,凑不了这么齐。”

“怎么办。”白世英话落,走到柜台边问掌柜,“这里有后门吗,我们从后门走。”

掌柜摇着头,道:“姑……姑娘,后面也是人,根本走不掉。”

白世英不死心,从厨房穿过去要开后面的窗户,还不等她开就已经听到窗根底下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她面色大变回来道:“后面确实都是人,我们怎么办。”

“将食物都堆在门口。”顾若离和掌柜的道:“我们先去二楼,等他们进来看到食物时还能抵挡一会儿的时间,乘着机会我们从二楼跳下去逃走。”

这里的二楼不高,又孙刃并不成问题。

“对,对,他们是冲着吃的来的。”掌柜点着头,“把吃的给他们就行了。”说着要去搬食物。

顾若离叹了口气,要真是冲着食物来的也就没事了,就怕这些人并不是。

掌柜将东西都搬来,外面的人已经开始撞门,砰砰响着,顾若离一行人迅速上了二楼,孙刃拿刀砍漏了三阶楼梯,站在楼上,就看到大门砰一声被人撞开,无数人轰然冲了进来,“有吃的,馒头!”

如洪水猛兽一样,饿红眼的人迅速抓了馒头往嘴里塞,后来的迟了的人就去嘴里扣,抢,一时间整个大堂里被塞的满满的都是人头,不过一会儿功夫所有能吃的被一扫而空,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楼上还有。”

哗啦一声,所有人抬头朝楼上看来。

孙刃砰的一声关了门,用桌子将门抵挡,开了窗户,顾若离往下一看顿时沉了脸,就看到屋檐地上站在十几个人拿着兵器的人,正如饿狼一样抬头等着他们往下跳。

“这些人,果然来着者不善。”她扶着窗棱,房门被人撞响,喝道:“开门。”

欢颜吓的发抖,轻轻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