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脱险/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办?”白世英看着楼底下,周铮和周修彻都办事去了,就连白徵也不在的,单孙刃一人抵挡不了几个回合。

她们都是女眷,只要让他们撞开门冲进来,他们就活不成了。

孙刃扶着门回头道:“我杀开一条路冲出去,你们跟着我。”这个时候也不管谁是灾民百姓,他誓死也不能让县主有事。

“再等等。”顾若离摆手道:“现在我们只要抵挡住门口进来的人,楼下的人不用管,他们进不来。”

孙刃应是,将床板卸下来支着门,大家站在中间就能看到木质结构的墙体在摇晃,欢颜哭红了眼睛,道:“要不然,放火吧。”

“放了火县主和白姑娘也出不去啊。”瑞珠摇着头,道:“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那边缩着的店家掌柜和伙计探了个头出来,指着脚底,“我……我们打个洞,可以跳到一楼去,再从一楼逃走。”

孙刃无奈,都是什么怪点子,跳到一楼怎么就知道一楼没有人等着。

他心里想着去看顾若离,就见她一直站在窗口不知在看什么。

整个墙被晃悠的摇摆着,孙刃满头的汗,心里却在飞快的盘算着,若这些人真的进来,他就只能带着顾若离逃走,剩下的人……他也没有办法了。

“撑不住了。”欢颜捂着脸忙跑到顾若离跟前来护着她在后面,“县……县主,让孙刃带您和白姑娘走吧,我和瑞珠在这里挡着。”

顾若离没说话,还是看着外面。

墙体轰了一下,就在这是顾若离喊道:“来了!”

大家一惊,白世英问道:“什么来了。”话落,她站在窗口,就看到十几丈之外,有数十匹马朝这边纷沓而来,马蹄声阵阵落在她心头,她惊喜的道,“是官兵吗?”

顾若离点头,“是凤翔的兵,我一个半时辰前让周修彻去找的。”她看到门口的那对祖孙时没有多想,可屋檐下蹲着的那些人她却是多看了一眼,那些人虽也蓬头垢面穿的破破烂烂的,但是不像别的灾民那样手脚上满是冻疮,所以她回过头立刻让周修彻悄悄去了凤翔县衙。

还好,人来的刚好是时候,解了他们的为难。

欢颜欢呼起来,道:“县主,您真是太聪明了,有他们来了我们就有救了。”

顾若离笑着点头。

那些兵骑马,转眼间就到了眼前,楼下窗根等着的歹人看到了这些人,立刻掉转了头就跑,随即就听到楼下的呼喝声以及打斗惨叫的声,拍门撞门的声音骤然而止。

大家顿时瘫坐在地上,一个个的都惊出一身冷汗来,店家的掌柜和伙计抱头嚎哭。

孙刃不敢出去,贴着门听着外头的动静,动静渐渐小了下来,他回头看着顾若离,就听她道:“等周修彻来再开门。”

“是!”孙刃颔首。

又等了一刻钟,房门被拍响,喊话的却是白徵,“世英,县主,你们还好吗。”他的声音里透着急切和满满的燥乱与担忧。

顾若离看着白世英,见她忍不住红了眼眶却又不打算说话的样子,便回道:“白先生,我们没事,楼下的人散了没有。”

有一刻的安静,她几乎能听到白徵松气的声音,才道:“都散了,不过……你们再等一下,等将外面清理干净了你们再出来,免得惊着了。”

“好。”顾若离点头,随即白徵便没了声音。

她和白世英笑笑,低声道:“他其实很担心你……”

白世英没有说话,在桌上提了茶壶给每个人倒了一杯茶,大家各自端着茶盅心有余悸的喝着,静静等着。

店家掌柜依旧哭着,人是走了命是保住了,可是他的店也毁了。

“又有人来了。”孙刃一愣飞快的走到窗前,顾若离道:“是什么声音?”

话落,大家就都听到了马蹄声,孙刃对外凝视随即一愣回头看着顾若离,道:“县主……这才是周修彻。”

顾若离啊了一声,道:“才来?”那楼下来救她们的人是谁,说着她贴着窗口对外看,果然就看到三四匹马领着一队人朝这边跑来,骑马领头的人果然是周修彻。

她惊讶的和孙刃对视一眼,又忙到门口,喊道:“白先生。”

“在。”白徵立刻应了一声,她问道:“楼下的人是谁?”

白徵顿了一刻,回道:“不认识。”又道:“人来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顾若离似乎想到了是谁,忙让孙刃推开堵着门的东西,开门一看就迎头就有人抱拳道:“胡立叩见夫人。”

“胡立。”顾若离惊讶的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胡立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顾若离,见她没事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属下得到爷的来信,说您到了汉中,这里灾情重所以让属下带人来护送您去开平卫。”

原来是这样,她点着头笑道:“谢谢你们了,来的真是及时,要不然我们可就真的危险了。”

孙刃应是,回道:“属下还是来迟了一步,让县主您受惊了,属下有罪。”

“别说这个话,我们人没事就好了。何况你们不来我们这会儿还不知什么样子呢。”她说着,回头对白世英还有白徵介绍道:“这是胡参将,七爷的左膀右臂。”

“不敢当。”胡立拱手,和白世英还有白徵见了礼,孙刃捶了他一拳,笑道:“你小子,也不事先在楼下招呼一声,惊了我一跳。”

胡立有些拘谨的笑了笑。

“县主。”周修彻跑了上楼,看到顾若离没事就松了口气,又看到了胡立哈哈笑了起来,道:“得亏你来了,要不然我和孙刃就是死一千次也对不起爷的嘱托。”

“爷吩咐的,也是我们应该做的。”胡立说完看了一眼顾若离,道:“楼下有些乱,县主先在房里待一会儿,兄弟们已经在收拾了。”

顾若离颔首,胡立便下楼了。

“属下来了。”周修彻道:“原本以为县衙马匹多,没想到竟然只有两匹,县太爷和别的大户借了四匹,一路不停歇的跑过来还是迟了。”

顾若离此刻也有些后怕了,她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只觉得来回骑马时间肯定够,没有想到一个县衙会这么穷。

“我们没事就好了。”顾若离笑着回头看着掌柜,让瑞珠拿一百两银子给他,“此祸由我们招来的,让你们受了无妄之灾,真是抱歉。”

掌柜的看着钱老泪纵横,磕头道谢。

待楼下收拾妥当,他们一行人下楼,桌子都散了,只得捡了几个还算好的凳子坐下来,胡立道:“这一次属下也要去开平卫,所以会带着兄弟们和您一起走。”

“那更好。”顾若离笑着道:“不过在走前我要做件事。”她总不能白白在这里受了风险,却让幕后的黑手看笑话。

胡立颔首,问道:“夫人想做什么,尽管吩咐。”

“稍后我吩咐你。”她话落周铮从门口跳马下来,急匆匆的赶进来,一看到这么多人在顾若离又好好的,顿时问道:“出了什么事。”

胡立起身抱拳,大家见过礼,孙刃就将事情告诉了周铮,周铮顿时面色一沉,喝道:“走,带人剿了这般龟孙子。”

“先稍安勿躁。”顾若离道:“我们前两天做的事没有人发现,而且,想要我死的人也没有几个,但凡想想就能算得到,所以你就算杀了汉中的人也解决不了问题。”

周铮气怒的坐下来,亏白姑娘拿了三千两他还买米买面的跑了一趟,回过头县主这里就被人威胁了。

可恶!

“把这里收拾好,我们就在这里再住两日,等办好事我们就走。”顾若离看了一眼胡立带来的人,许多都是面熟但叫不出名字,约莫有二三十个,她道:“先弄吃的,大家赶路都累了。”又转头对周修彻道:“凤翔来的衙役也不能让人白跑一趟,你一人赏二两银子,再亲自去一趟县衙道谢。”

周修彻应是,瑞珠给了她银票,他便去办事了。

掌柜的带着伙计去城里买菜买米,一行人到半夜吃上饭,简单收拾打了地铺便睡了,第二天一早屋前屋后已经收拾的很干净,无论是血迹还是尸体都不见了。

她也没有问那些灾民的情况,生死各有命吧,这个时候她只能顾着自己。

白世英站在门口看着远处还积着的雪,太阳缓缓升起照在雪堆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她抬手呵气搓着手,心里却渐渐舒展了一些,忽然,肩头一重,一件披风落在她身上,她皱眉回头去看,就看到白徵和她并肩而立,负手也正看着远方。

“昨晚没受惊吧。”他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白世英将披风拿下来还给他,道:“你我之间不用如此,你想恨我娘恨我尽管恨着,不必有心里负担。至于我,也从未对你释怀过……现在这样很好,你不用再刻意进一步。”

“你以前恨,现在却是没有了。”白徵抓住了她的手臂,道:“这么多年在外走着看着,我的心除了思念和释然,什么都没有了。”

当年岳庆城死时他是恨白夫人的,所以,白凯自缢时他是远远看着没有动。

心情很复杂,又一丝丝阴暗的幸灾乐祸,更有一些期待,没有了白凯,白世英也不再是有婚约的人。

“那是你。”白世英道:“我做不到。”

话落,她转身便走了,现在想想其实那时候她是最傻的吧,白家的秘药可以治百毒而却只有她不知道也从未相信过。

“随你吧。”白徵松开她的手,披上披风牵了马便走了。

白世英蹙眉在门口立了好一会儿才回去。

下午白徵又回来了,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依旧含笑和众人说着话……顾若离和白世英道:“我们明天就启辰,今天天晴了,马上就会渐渐暖和起来,大家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

再熬半个月,等天气转暖后就会好一些。

第二日,他们收拾了行李上了马车,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往开平卫而去,路过庆阳时顾若离回家去了,陈顺昌激动的老泪纵横,“……听说了县主大婚,真是为您高兴。”

“原来请您去的,可是路途太远了,怕路上折腾。”顾若离道:“您身体可好?”

陈顺昌抹着眼泪,道:“好,好的很呢。老奴就想多活几年,替顾家守着宅子。”

顾若离笑着道谢,和陈顺昌一起去同安堂,他道:“县主这次回来要住些日子吧?还是去开平卫?听说姑爷在那边。”

“我明天就走,等七爷的剿了额森我们回庆阳来住一段时间再回京城。”顾若离笑着道:“到时候还要您帮着呢。”

陈顺昌点着头,“好,好,正院都收拾着呢,改明儿老奴再去把家具定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都有现成的住。”他说着又道:“对,对,还要再买几个婆子丫头,郡主回来住吗,庆阳可比京城好啊。”

“我娘不回来。”顾若离笑着道:“我们也住不了几年,白费了多少工夫。”

陈顺昌摆着手,“不白费,不白费。这宅子就是你的,主子回来当然要好好收拾。”

顾若离回头看着顾氏的祖宅,虽不再是旧模样,可这里确确实实是她的家啊。

去了同安堂,二妮就扑在她身上又哭又笑的,顾若离笑着道:“新嫂子怎么样,对你好不好,能干吗?”

“新嫂子好的很,里里外外的活都是她的,我爹和我祖母舒服不少呢。”二妮抹着眼泪道:“您今年是不是要回来住,我心在所有的药都认识了,崔树不在我也能一个人称药抓药了。”

“这能干,等我回来就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让你祖母也能安安心心的荣养。”顾若离笑着道。

二妮红着脸垂着头不说话。

在庆阳逗留了两日买了许多药,顾若离一行便离了往开平卫去,四月初的时候开平卫已经在望,顾若离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见到这个在历史上极其有名却又满是遗憾的地方,河套。

后人常说,若是河套当年不曾放弃,或许就不会有明朝后期的动乱,甚至于清朝也不复存在……历史她不懂,但是这里她却记住了。

“前面就是遗留的卫所,我们今晚就住在那边,咱们还有兄弟在里面呢。”到了这里,无论周铮还是胡立都似乎活了起来,精神头也不一样了,周铮道:“县主您等着,今儿我就出关给你猎些野味回来。”

“好啊。”顾若离笑着道:“你们尽管去忙,我们正好把住处收拾一下。”

周铮点着头几个摩拳擦掌的哈哈大笑,“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话落嗷的一声叫,鞭子一甩喊道:“胡立,和老子比一比!”

“县主,我去了。”胡立看着顾若离,她颔首,道:“去吧。”

胡立一个箭步跳到马背上,吆喝着直往前冲,她一走呼啦啦十几个人哈大笑着往前头冲,孙刃和周修彻哼哼了两声,道:“等他们回来,我们再去。”

周修彻点着头,他们和周铮一样一直跟着赵勋在京城,反倒是胡立留在延州,天天能骑马练兵,实在是过瘾啊。

顾若离失笑,上了瞭望台,看着远处的草原,一望无际让人心生跌宕,纵然此刻草才露出嫩绿,背阴处还留着雪,但仅仅这样已经足够让她心潮澎湃,她回头看着白世英,道:“这里,好美!”

“是!”白世英道:“天天看着这样的地方,心境也会不同。”

暖风拂面虽依旧带着清冷气,可已经足够美,难以想象等到五月底时,青绿交接漫天的澄蓝将会是怎样一副美妙的画面。

“落日时再来看。”白徵负手而道:“情景又会不同。”

顾若离想到了赵勋,在这茫茫草原上,不知他此刻在哪里,在做什么。

不过,很快就会见到,她笑着指了指身后连绵的营地矮房,道:“走,咱们收拾房间去,还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呢。”

白世英点头,两个人牵手下来,顾若离又回头看了一眼白徵,笑了笑。

营地的房子一排排的连着的,唯有顾若离他们和白世英住的这边是件独立的小院子,当初也是赵勋住的,孙刃领着他一间间的看,“这里是爷办公的地方,这间是厨房不过没有用过,那边是宴席室隔壁就是卧室。”

顾若离进了卧室,房间里很简陋,简陋到只有一张炕和一张柜子,她开了柜子门,里面还挂着两件半旧的墨黑直裰,柜脚放着两双破旧的马靴,边角磨的破了,鞋底上还沾着风干的泥。

床上的被子叠的倒是很整齐,可这旧的发沉的棉花还有暗黑掉色的被褥……

她顿时红了眼眶,可不等她说话瑞珠就已经心疼的道:“将军以前就住在这样的地方啊。”

“将军也不是天天住。”孙刃觉得有点折损赵勋的面子了,忙解释道:“我们常常都不回来的。”

瑞珠问道:“那住在哪里?”

“在……”孙刃说完就后悔了,“我们常常打仗,有时候一走就是半年,天是被地为床的,有时候下雨我们就戴着斗笠睡在马背上。”

顾若离叹了口气,堂堂的荣王府公子,自小锦衣玉食,却在这样的地方一住就是这么多年,她难以想象赵勋初来这里时是什么样的心情,背井离乡没有父母的关怀,一个孩子而已……

人和人真的不能比,你瞧着他光鲜亮丽荣耀加身,却不知在这背后他曾受过什么,有多少苦的是难言的。

“奴婢打扫收拾一下。”瑞珠说着就和欢颜掳了袖子,孙刃道:“我去街上转转,再添置一些东西。”

总不能让县主也住在这样的地方。

说着话大家忙碌起来,顾若离去看对面白世英住的房间,和她住的和她差不多,她便喊了欢颜来帮她收拾,大家足足忙活了两个多时辰才收拾妥当,孙刃买了十把椅子并着三张桌子和梳妆台等好些东西。

“你去找周铮他们吧。”顾若离笑着道:“在这里没有危险,我们自己待着就好了。”

她看得出来,孙刃和周修彻憋的难受。

孙刃听着眼睛一亮,道:“这里肯定没危险。那属下出去转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就回来。”

顾若离笑着点头,回了房间,房间里挂了帐子换了被褥,添了桌子后瑞珠又找了一块碎花的布出来临时缝了桌搭,摆了两盆花,地上也铺了毯子,床头摆了立柜,摆了插屏,又剪了窗花贴上,梳妆台上摆了妆奁匣子,炕头的放了屏风,屏风搭着顾若离换下来的衣服……

转眼的功夫,原本落魄心酸的房间,就换了一个样子。

顾若离将那两双旧的靴子刷干净放在窗台上晒着,忙完了又将书收拾出来摆在床尾,盘腿坐在炕上喝着茶,白世英从门口进来,笑着道:“这样看着可不心酸了。我现在是知道为什么又的人做梦都想娶媳妇,这有媳妇和没媳妇就是不同。”

顾若离失笑,道:“一会儿去看看白先生的房间,可还是心酸落魄的。”

白世英嗔怒的瞪了她一眼,道:“少和我贫嘴。”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白世英道:“那边的厨房既然不用不如就给我吧,既然来了我想趁着有空就将药制出来,你觉得如何。”

“嗯。我从同安堂带来的药不算多,就怕用起来不够,这两日让孙刃再去买一些回来。”顾若离说着,就听到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周铮嗡嗡的隔着窗户道:“县主我们猎了好些东西,一会儿就捯饬干净,您要不要去看看,晚上想怎么吃。”

“都行啊。”顾若离出了门,道:“你们寻常怎么烧今儿就怎么烧,也让我们常常新鲜。”

周铮哈哈大笑,连笑声都比在京城时洪亮,“行,我们这就去弄,一会儿弄好就过来请你和白姑娘。”

顾若离回头看着白世英笑。

晚上他们烤了一整头的牛和一只羊,近百人围坐着说说笑笑,顾若离喝了半坛子的烧刀子,辣的喉咙生疼却觉得很过瘾,白徵和她碰了碰坛子,道:“县主好酒量。”

“别的没有,就酒量不错。”她笑着喝了一口,白世英端着碗慢慢喝着,面颊被火光也衬的晕红,她放了碗和顾若离道:“我有些醉了,去前面吹吹风,你也少喝点,这酒醉了明天回头疼。”

“我知道,把剩下的喝完就歇了。”顾若离笑着看着白世英离开,又和白徵打了眼色,“她一个人我不放心,劳烦白先生去看看。”

白徵看着她浅浅一笑,道:“白某想起来当初去庆阳时,知道顾氏遭难便毫不犹豫的买了同安堂……想到如今,大约也是白某积攒的福德吧。”

“彼此彼此。”顾若离道:“也是我顾家积攒了福德,才能碰见先生,要不然同安堂我当初也不会那么顺利的拿回来。”

白徵含笑喝了一口酒放了酒坛子飘然而去。

对面周铮一众人笑闹着,原本不熟的还顾忌顾若离的身份,可见她也是盘腿坐着和他们一样喝酒吃肉便渐渐放开了,笑闹着没了拘束。

顾若离喝的有些晕,就抬头看着瞭望台,带着欢颜和瑞珠上去,站在上面后能看到周铮他们,前面能看到黑压压不见头的草原,心里莫名的踏实,她吹着风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心旷神怡。

不知什么时候,周铮他们散了,火还亮着但是人都不见了,她轻声道:“欢颜,我们也回去吧。”

她一回头,就被人抱了满怀,满身野风的味道,暖暖的坚实而厚重,机会一瞬间她就知道是谁,“七爷!”她一抬头唇便被赵勋封住,舌尖犹如狂风般席卷着她口中的每一处。

顾若离抱着他惦着脚尖回应着,呢喃着道:“不是说你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接我吗。”

他没说话,摁着她的头恨不能将她嵌入身体里,另一只手迫不及待的探入她的衣襟里,搓揉着满意道:“半年不见,见大了些。”

她轻笑,掐着他的手臂。

他托着她起来,让她靠在露台的凹处,手顺着腰间便落在裹裤里,顾若离迷离的抬着眼,满脸通红的按着他的手,“这……这里好多人。”

“谁敢看。”他吻着她脖颈,抱着起来搂在怀里,她的裹裤便已落下来,他娴熟找着地方……

漫天星子,野风落面,顾若离趴在墙头,原本就不清晰的草原,此时此刻越发的模糊不清,她扶着墙嘤咛着,反手抓着他的手指,紧紧攥着泪流满面……

“想我吗。”他吻着她的后背,她点着头道:“想。”

他抱着视线紧紧凝着她,不忍离开半分,他也想,每天每夜都在想,看见青草会想,看见雪山会想,看见落日会想,看见路过的鹰隼也会想……

他在这里度过了整个年少时光,那时候只觉得充实而忙碌,可再回来却觉得这里每一处都那么不顺眼,空落落的少了什么。

等看到她才知道,这里并没有变,变了的是他的心。

------题外话------

出去玩了没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