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初试/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立犹豫着,道:“中间不能出来?”

“我问问她。”顾若离说着去了厨房,白世英隔着窗户问道:“是额森来了吗,要我们去后方住几天?”

她方才都听到了。

顾若离应道:“是,你的药怎么办,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现在停下来前面七八天就前功尽弃了。”白世英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先去,我做完手里的药就来找你。”

顾若离回头看着胡立,问道:“若是额森来,我们抵挡不住?”

“那倒不是,他来了我们也不怕的。”胡立回道。

顾若离就点了点头,沉下心来,道:“那就不走了,我陪着白姐姐在这里好了。”

胡立是怕顾若离有危险,可见她这样说就不好再拦着,点头应是出了院子,她就和白世英道:“你大概还有几天。”

“两天后就好了。”白世英回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顾若离没有说话,让欢颜将他们带来的值钱的东西一应都收起来,自己坐在房里等着前面的消息,天色渐渐暗下来,忽然就听到外面的锣鼓声,哐哐哐的敲的又响又燥,欢颜蹭的一下站起来,道:“是不是额森来了。”

大概是了,这应该是通知大家戒防上城楼的。

“县主。”胡立隔着门,道:“额森没有来,来的是他手下的一位将军,带了一千人冲城门,想进来打秋风。”

顾若离开了城门,问道:“那现在呢,动手了吗。”

“嗯。您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有什么事我来找你。”胡立说着,看了顾若离一眼转身飞快的出了院子,欢颜跟着去关院门,就看到白徵站在院门口,她一愣问道:“白先生,你要不要进来。”

“不用。”白徵回道:“你们将院门管好,我在外面守着。”

欢颜感动不已,关了院门回来和顾若离说事,顾若离看了一眼院门没有多言。

外面就听得到喊杀声和城楼下打下去的石头砸在地上的砰砰声,马蹄纷沓,嘶鸣着,满耳都是乱象。

“去做饭。”顾若离看着瑞珠,“蒸馒头去,越多越好,待中间略休顿时让白先生送过去给他们垫肚子。”

瑞珠一听自己也能帮上忙,立刻点着头道:“好,奴婢这就去。”

“那奴婢呢。”欢颜激动的道:“奴婢做什么。”

顾若离搓着手来回答的走,又停下来,道:“帮我将外伤用的药煎出来,以备不时之需。”只要打仗总会有人受伤,这里就只有一位军医,怕是忙不过来。

瓦剌人还没进来,她不用一惊一乍的,胡立和周铮他们也不是生手。

定下心来,顾若离也忙活起来,将药一罐一罐的煎出来,分门别类的装好,和绷带和消毒的一应搬到马车上去,开了院门白徵问道:“县主,有什么事?”

“我打算去城门那边,能去吗?”顾若离看着白徵,在这方面他的见识要比她多,白徵顿了顿看了她身后的马车,颔首道:“我陪县主去吧。”

顾若离道谢,留了瑞珠在院子里,带着欢颜和白先生出去,孙刃赶了回来知道她要去救治伤病,顿时道:“正好那边的军医忙不过来,有兄弟受伤了。”

一行人去了主战的城楼下来,因为没有建帐篷,就将挨着城门的一家茶寮临时征用了,掌柜的很配合的给每个受伤来这里的士兵准备吃食和茶水,随行的军医三十出头,名叫齐戎,是当年随军迁徙过来的,学了几年外科后就进了卫所做军医。

顾若离出现在门口,众人皆是一愣,不解这么一个嫩生生的妇人怎么到这里来了,茶寮的掌柜拦过来,道:“这位夫人,这里危险不是妇人家来的地方,您赶紧回家去。”

孙刃直皱眉可又不能在这里说顾若离的身份,便道:“她是大夫,来帮齐戎的。”

齐戎听着一愣回头看着顾若离。

顾若离则打量着里面七八位伤兵,都是箭伤,不是在肩膀上就是在胸口,肩膀上的比较好解决,可是胸口的就比较棘手,都说瓦剌人擅骑射,确实名不虚传。

“我姓顾。”她绕过掌柜进去,见齐戎在看她便道:“我来帮你。”

齐戎收回视线,指了指他就取了箭在一边受伤的人,又点了点一边的药,道:“我带了药来,劳烦您帮忙煎出来。”

“我煎好了。”顾若离说着,孙刃已经带着人将药搬进来了,一共两大罐子,一个贴着配方是内用,天麻、白芷、羌活、防风及白附子等几味。另一个则是外用,有寒水石、松香、黄丹等几味……

他没见过,很独到的方子,齐戎一愣看了一眼顾若离走过来开了罐子闻了闻,怔了一下道:“那就喂给他们吃吧。”

顾若离便和欢颜将药倒出来,齐戎则又回去取箭,箭扎在肉里要取出来只能用刀,他将刀在火上烤一会儿,让伤兵喝半碗酒,低声道:“忍着。”就手法很纯属的刀扎进肉里,生生的挖了出来。

伤兵受不住满身的冷汗,浑身都在抖。

顾若离看着直皱眉,上前去问道:“没有准备麻沸散?”

“没有这么多花样,也来不及这么多花样。”齐戎看也不看顾若离,将这人的箭取下来丢在一边,倒了伤药在伤口上,三两下包好就换了下一个,动作非常的快。

顾若离理解,在战场上他这样的手法是对的,轻的快治,重的等死后收个尸,那么多人细细的治疗,再多是大夫也不够用。

“欢颜。”顾若离喊道:“只要进门的伤兵,一人一碗麻沸散先灌了。”

提前灌,就不耽误大夫的医治。

齐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顾若离,觉得她事多,可她一个女人在这里,又是孙刃陪着来的,肯定有什么大来头,所以就不敢多言,自顾自的做着事。

这个伤兵在右胸上,齐戎粗略的判断了一下箭入肉多深,老规矩烤了一下刀撕了衣服,就进了肉里尖尖的刀一剜,伤兵闷哼一声就晕了过去,血跟水似的涌了出来,齐戎眉头都不皱一下,刀又入了一分,就碰着肋骨了,他此时才停手,咕哝了一句,“碰到肋骨了。”

“你……”顾若离看不下去,“你这样就算箭取出来,可伤了他的肋骨甚至是肺,他也活不了。”

齐戎收了手指着这人,道:“抬出去。”

意思就是不用治了。

那人已经晕了,当然不会反抗,顾若离就拦着沉声道:“放在这里,我来。”她说着脱了外头广袖的长褂,欢颜重新给她套上一件天蓝的,袖口收紧的带子在后面扎紧,她洗手取药箱,伤口消毒取了小小的手术刀。

动作又快又好看。

“你!”齐戎大怒正要说话,却被她的娴熟的动作惊住,他站在旁边看着,就见她让人将伤者抬着放稳,给伤兵嘴里塞了一粒药,随即在伤口周围随手消毒,夹着手术刀伤口外扩,就看到了皮肉之间箭头嵌在了肋骨的缝隙里。

“万幸。”顾若离松了一口气,道:“没有伤到肺。白先生你洗手来帮我。”

白徵应了一声,过去帮着他。

齐戎就看到她动作精准的分离了肉,将箭头取了出来,用袖子擦了汗又迅速的取了针,像是缝衣服那样三两下的功夫,缝了两层的肉,前后用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伤口已经缝好上了药,她的丫头取了纱布包好。

“这个抬走,下一个。”顾若离话落抬头,才发现一屋子的人都惊愕的看着她,她失笑,道:“还有谁来,我帮齐大夫分担一些。”

齐戎看了一眼旁边刚刚治好的伤兵,心里巨浪滔天……

她刚才用的是外科缝合术!

这世上的女大夫,还姓顾,那就是庆阳顾氏的顾大夫了,那位创立了缝合术的顾大夫了。

不可能啊,她怎么会来这里。

齐戎清醒过来看着顾若离,问道:“你……你是顾大夫,庆阳顾氏?”

“是!”顾若离点头,道:“齐大夫,您负责轻伤,伤重的就交给我。”

齐戎看着她手激动的轻轻抖动着,道:“好……好!”他说着,指着两个箭在胸口的道:“你们有福了,还不快去顾大夫那边。”

那两个伤兵当然不知道顾大夫有多了不起,可是看齐戎的样子,就立刻明白了这个女子名头不小,立刻就挤了过去,等着顾若离给他们医治。

顾若离和齐戎笑笑,又回头交代茶寮的掌柜,“一会儿我的丫头会送馒头来,劳烦你帮着将馒头送上去。”

茶寮的掌柜也被惊着了,一个漂亮女子不但是位大夫,还是位了不起的大夫,尤其是刚才她的手法,可真是行云流水的好看,就连出血都要比齐戎少很多。

他也顾不得别的,立刻点着头道:“好,顾大夫站在哪里,我亲自去取。”

顾若离已经没有空和他说话,欢颜就道:“不用,一会儿有人送来,你接着就行了。”

也……也是,妇人家的住处,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掌柜点着头道:“好,好!”

顾若离主刀略懂医术的白徵做副手,伤兵是手臂上中箭,箭尾被掰断了,还留着箭头在肉里,伤兵就道:“大夫您快点,我还要上城楼。”

“好。”顾若离问道:“药起作用了吗。”她说着,拿针扎了他的手臂,伤兵感觉不明显,“不疼。”

顾若离颔首,手脚麻利的外扩,取箭,做的娴熟了她的速度越发的快,白徵打下手上药包扎,喝了药伤兵就惊喜蹦了蹦:“跟蚂蚁咬似的一点都不疼,顾大夫您这手法真是太厉害了。”

顾若离失笑,伤兵已经取了自己的刀跑了出去。

顾若离又看着旁边那位箭在左胸的,蹙眉观察了一会儿,道:“你在一边等一会儿,等这边的人少一些我给你手术,你伤的位置较重。”

那人很清楚自己的伤,虚虚的靠在桌子上,要是眼前他这样的军医是不收的,只有等死。

齐戎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顾若离。

小半个时辰,屋子里的伤兵都处理好,又送进来一位,顾若离和齐戎道:“剩下的交给你了,我去给他做手术。”

齐戎看了一眼那个伤在左胸心口上的兵,犹豫的道:“这……没什么意义。”

“有意义没意义不是我们说了算的。”顾若离道:“都是一条命,只要有可能我们都不能丢下不顾。”

齐戎微怔,就看着顾若离已经动手了。

伤的很险,顾若离抬头看着白徵,“你帮我回去问一下白姐姐,她的药能不能快一点,这里要用。”

“好。”白徵颔首而去,顾若离也是一愣回头看了一眼白徵,她很确定她没有和白徵说过白家秘药可能用处,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她要白家秘药做什么?

心里转过她没心思再接着想,便已动了手。

白徵回来时她已经收拾妥当,伤兵昏睡着胸口包着纱布,他道:“她会加快一点,尽量今晚出来。”

城楼上安静下来,孙刃站在门口看了一眼,道:“应该是准备休整,顾大夫您在这里,我过去看看,速速就回来。”

“白先生在这里,你去吧。”她说着,给那位伤的重的又喂了药,齐戎走过来行礼道:“方才不知是顾大夫,失礼了。”

顾若离放了碗,回道:“我来的突然打扰你了才是。这里只有你一个军医了吗?”

“原来有几位,后来将军回京后有一位另谋他处了,还有两位随军出关了,所以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齐戎说着一顿又道:“顾大夫怎么会来这里,您……也打算做军医?”

这里离京城远,他不知道他和赵勋是夫妻也正常,她便道:“是,这段时间我都会在这里。稍后等战事停了,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后面的事。”

“好。”齐戎点着头道:“我可以请我师父来,他人在合水,要是知道您在这里,他一定很高兴。”

多一个大夫多一个助力,顾若离颔首,又想到了庆阳同安堂的几位大夫,准备回去就写信让他们过来。

齐戎很激动,指着伤者身上的线,“要取出来吗。”

“要的。”顾若离点头道:“不过肌肉缝合就算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线,只能将就了。”

齐戎又过去看了半天,蹲在一边观察着,问了好些问题。

城门上的鼓声再次响起来,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茶寮的掌柜从后厨里跑了出来,一脸的惊喜,“走,走了,瓦剌人走了。”

走了,顾若离站在门口就看到城楼上的士兵欢呼起来,她不解的问道:“他们就这么走了,会不会是计策?”

“他们经常这样。”齐戎解释道:“来试试,进得来就席卷一空,进不来就打个一天两天就跑。只要有吃的饿不死人,他们不会恋战。”

顾若离点头,算是第一次见识了这样的场面。

“顾大夫。”孙刃跑了过来,道:“瓦剌人走了,我们死了两个,伤了二十二个人,他们死伤估摸着有十几个,这一次算我们胜了。”

他很高兴,好些年没有真刀真枪的打一仗了。

“将伤员都送到卫所去。”顾若离道:“尤其那个左胸受伤的,后期还要观察。”

孙刃应是,喊了人抬了担架进来,将伤兵都抬去卫所,齐戎问道:“顾大夫也住在卫所?”

“嗯,我也住在那边。你随我一起过去吧。”顾若离收拾妥当,带着欢颜一起回卫所,收拾了两间空房出来,给伤兵住,她两间的观察着,宝儿从门外跑了进来,“顾大夫,听说你帮他们治伤了?”

“嗯。”顾若离回头看着他,他身上有血但是整个人显得很亢奋。

宝儿就笑着道:“我就说嘛,他一说手术不疼我就猜到是您了,当时您给我做手术时也不疼的,而且那蜈蚣疤只有您一个人会。”

“行了。你现在没事的话就去和那些受伤的兵说一声,大伤小伤都来这里看看,免得感染留了后患。”顾若离交代完,宝儿就拍着胸脯,道:“您放心,我一定将话带到。”

他说着跑了出去。

晚上,那位左胸受伤和箭入肋骨的伤兵都发烧了,齐戎在一边看着,道:“顾大夫,这样也能活吗。”

以前这样的,很少有活下来的。

顾若离将能喂的药都喂了,拆开了纱布就看到伤口周围有些发红,就蹙着眉头忧心忡忡的道:“感染了。”

齐戎微怔不知道什么是感染,但大概意思能猜得出来。

“这个也能治?”他并不陌生,“这是外邪入侵,来势很凶猛,没有药的。”

顾若离将伤口周围重新消毒,将伤口包好,道:“等白姑娘的药出来。”

她觉得白家的秘药制的过程太繁复了,而且药量也少,要是急用的话根本来不及,不过这是白家的秘方她只能和白世英商量。

“顾大夫,先去吃饭吧。”胡立站在门口,不悦的看了一眼齐戎,道:“你忙你的去,少往顾大夫面前凑。”

齐戎被训斥的一愣,回道:“我和她说伤者的事,什么叫往她跟前凑,胡参将,几年不见你何以连话都不会说了。”

“那又怎么样,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赶紧离远点。”胡立说完,又看着顾若离,“你累了一天了,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顾若离点了点头,她现在只能等白世英的药出来,便和齐戎道:“这里你先守一会儿,我去吃饭稍后再来。”

齐戎应是,目送顾若离离开。

“馒头送去了,他们正当饿着,一百多个馒头一会儿就没了。”瑞珠给顾若离盛饭,笑着道:“没想到奴婢也有用呢。”

顾若离失笑,道:“谁说你没用的,你能力大着呢。”

瑞珠红着脸笑着。

“娇娇。”门外,白世英蓬头垢面的站在门口,手里捧着匣子,顾若离眼睛一亮,“白姐姐。”就跑了出去,“药出来了?”

白世英点了头,开了匣子给她看,匣子里一共五十粒药。

“这么多?”顾若离惊愕,白二夫人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做了一粒出来,白世英才十天就做了五十粒,“你真是太厉害了。”

白世英晃了晃,道:“我先去洗漱,药就放在你这里,一会儿我陪你去试药。”

顾若离点头,让瑞珠去服侍白世英,等她收拾妥当换了衣服,两人随意吃了几口饭就带着药去了。

白世英有些犹豫,“要是不成却害了他的性命怎么办。”

顾若离也皱着眉头。

“这是什么药?”齐戎在一边好奇看着,又道:“不耽误谁的性命,他们两个人这么高的烧,肯定是活不了的,你的药就算没用也不会害了他们。”

顾若离点了点头,和白世英道:“齐大夫说的对。总要有第一个,我们试试。”

白徵站在门口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她们两个人。

“我来喂。”顾若离取了一颗,让齐戎端水来,掰开那人的嘴塞进去喂了水,又给另外一个也喂了。

她和白世英对视一眼,两人都沉默的坐下来等着。

齐戎大概懂她们的意思,就蹲在门口候着,白徵立了一会儿便走了。

“要是行,你这药的出药量还是小了一点,而且周期太长了。”顾若离道:“若将来大量用,根本来不及。”

白世英也想到了,她一个做也确实很累,便道:“当下也没有合适的人。要不然,将同安堂的两个药童请来,有他们做帮手也能快一点。”

“好。”顾若离点头,立刻让欢颜取了笔墨来写庆阳同安堂写信,“这秘药是白氏的,教给他们是不是不妥。”

白世英摇头,笑道:“有什么不妥的,再说,我也信你。”

顾若离点头,写好信让孙刃找人送回去。

从庆阳来这里走的慢一些七八天也能到了。

“一般多久能起效?”顾若离问白世英,白世英也不大清楚,她没有亲眼见过白家秘药的效果,正犹豫着门外白徵淡淡的道:“看毒性大小,一般三日后死活便知。”

三天,白世英奇怪的看着白徵,“你是如何知道的。”

“白夫人说的。”白徵含笑看着她,道:“是你不曾在意,所以不知罢了。”

白世英看了他了一眼没有回话。

“三天,那你们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齐戎站起来,道:“有问题我就去找顾大夫。”

白世英好些天没有休息好,顾若离颔首,道:“那今晚你守着,明天白天我来。”

三天,就等结果了。

------题外话------

推荐一个朋友的文,今天上架,写的蛮好的,有空去看看啊。

《暖宠成瘾之凌少凶猛》,作者寒灯依旧,今天订阅有抢楼活动,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