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职业/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和白世英说完话已经是半夜,累的厉害了她便有些失眠,翻来覆去的惦记着白家秘药的疗效。

等迷迷糊糊睡着时,忽然就听到哐哐的锣鼓声,她惊的翻身坐起来,抓了枕头边的衣服边穿边喊道:“欢颜,是不是瓦剌人又来了。”

“县主。”欢颜开了门进来,道:“锣鼓是从城墙上传来的,应该是瓦剌又折回来了。”

赵勋说的对,额森打不过他就可能绕道这里来,白天打一仗没有捞着便宜,晚上他们又来,“走,我们去找齐大夫。”

她说着话,已经顺手将自己散开的头发编成了个长辫子,三两下绕着裹在了头上,瑞珠看着直愣神,可这个非常时刻,也顾不得美不美的事情了。

“娇娇。”白世英开门站在门口,“又打仗了?”

顾若离点头,道:“我去前面看看。”她说着,回头看着欢颜,“跟着我作甚,将我的药箱和一应的东西都取了拿过来,还有白天剩的药带上,留一个人在家里接着煎药。”

欢颜点头应是,取了药箱放在马车上,又留下来煎药,齐戎从院子外面进来,看着顾若离,“瓦剌人又来了,我们还去白天的茶寮吧。”

“能上城楼吗。”顾若离问道:“这样伤重的人也不用抬下来,或者在城墙下也可以,让他们少走点路,伤轻的人包扎了就又能继续抵用。”

齐戎觉得这样太危险了,可又觉得第一时间治疗确实要好很多,便道:“好!”

一行人出了门,孙刃和白徵都来了,他们往城墙走,边走孙刃便道:“这次的人还是白天的那些。”

“为什么晚上来?”顾若离觉得奇怪,孙刃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想趁着我们休息防备松懈的时候冲进来吧。”

顾若离往城楼上去,孙刃看着一惊拉着她,“您……您要上去?上面太危险了,箭不长眼要是伤着您了怎么办。”

“我长眼睛了。”顾若离道:“我不会往前面凑的,你们放心好了。”

她今天穿的是裤子,外面的裙子太费事她出来就没有穿,套着外衣裹着头发哪有半分静安县主的样子,孙刃叹气只有护着她上去,等上去之后却没有一支箭,她奇怪的道:“怎么回事,他们在做准备吗。”

“您……您怎么来了。”胡立和周铮赶了过来,顾若离站在后面指着底下问道:“他们在做什么。”

周铮摇头,道:“他们三里外露营烤肉,我看等吃过以后就动手了。”

顾若离走到城墙前面看,就看到二三里外果然火光冲天,笑闹声不断,无数人头和马匹在那边停留着,根本不像是打仗,反而像是露营散心似的。

她皱眉,觉得有些不对。

“再等等。”周铮道:“我们现在能拿刀的人只有两百人,不能出去,只能看他们下一步怎么做,我们应对。”

顾若离点头,和他们一起站在城墙上看着。

“怎么……”齐戎惊愕的指着前面道:“怎么走了。”

就看到那些瓦剌骑兵吃饱喝足以后,居然就这么拍拍屁股骑马走了。

大家都觉得奇怪,顾若离没有说话,道:“既然走了,就让大家抓紧休息,我怀疑他们明天夜里还会再来。”

“不会吧,他们这么做干什么。”旁边有人问道:“都这么闲吗。”

顾若离也猜不到他们真正的目的,但是觉得不会这么消停的,“先各自好好休息,养精神。”

周铮觉得顾若离说的有道理,立刻下令让大家白天轮班休息,等到半夜果然如同顾若离说的瓦剌人又来了,吆喝着闹着极大的动静,可是却在三里外吃吃喝喝,就骑马走了。

“这些人太奇怪了。”周铮让人日夜不停的盯着外面,又接着派斥候出去,顾若离请他和胡立坐,低声道:“我怀疑他们是想玩‘狼来了’。”

周铮和胡立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顾若离就将故事和他们说了一遍,周铮大怒拍了桌子道:“雕虫小技,传令下去我们每天都严加防范,他们就算跑半个月,老子也能把他打趴下来。”

“我看不能一直等着他们来骚扰,这样没有充足的休息,大家都受不了。”顾若离说完,小声和他们说了几句,周铮和胡立听着对视一眼,轻轻笑了起来。

夜里,锣鼓声到了时间就响了起来,顾若离已经娴熟的穿了衣服,边交代事情边往外走,齐戎从隔壁过来,一行人径直上了城墙,就看到那些瓦剌人和昨夜一样冲了过来,吆喝声吹着口哨,鞭哨声嗡嗡响着……

“来了,来了。”周铮道:“大家准备好。”

他话落,就听到轰然一声,领头的数百个骑兵踏空了,栽倒了凭空出现的一条地沟里,一瞬间灰尘漫天,马声凄惨的嘶叫着,随即听不懂的骂声响了起来……

“县主。”周铮看着顾若离,道:“今晚躲不过了,定然是个苦战,您快下去吧,这里危险。”

顾若离摇头,道:“我就在城楼里,但凡有人受伤就送进来,只要你们不让瓦剌人打进来,我就不会有事。”

他不会让瓦剌人打进来的,周铮眼睛血红的,攥着拳头道:“龟儿子想进来,也要看看爷爷同意不同意。”他说着一抬手,周围嘎嘎的拉弓声,一支支箭对准了那些瓦剌人。

那些掉在沟里的人爬起来或踩死在沟里,剩下的人直接绕道或踩着前人的尸体越了过来,指着城墙大喝。

如电一般,骑兵速度极快的冲了过来,周铮的第一支箭射了出去扎在一人的眉心,那人从马上倒栽下来随即被后面的马蹄踏上,血肉模糊!

白世英撇开视线拉着顾若离道:“我们去城楼里。”

顾若离颔首退到城楼,和齐戎一起手脚极快的将一应的东西准备好,新抬上来的软榻也备好放好,打杀声冲天,一刻钟后第一个伤兵来了,是肩膀上的箭伤,第二个也随即而来……

进门先喝药,瑞珠站在门口递上药灌下去。

顾若离手脚极快的取箭上药,包扎,伤兵提刀推开门就冲了出去,身上的麻药未退丝毫不觉得疼痛,甚至要比先前兴奋数倍。

瓦剌人开始攻城,架着云梯往上冲,无数的箭如雨幕一样射了上来,有的钉在城楼的木梁上,有的扎在士兵的身上,齐戎辨别着伤情指着一个胸口受伤的,道:“将他先放在一边,稍后再治。”

顾若离看了一眼,和白世英道:“你来做这个,我去看看,他失血太多要不止血一会儿就没命了。”

白世英点头接过顾若离手里正在治的伤兵。

顾若离过去扶着了胸口受伤的,喊道:“欢颜,手术刀,消毒药。”

欢颜应了一声,拿刀和药来,顾若离蹲在地上,伤兵扶着胸口拉着顾若离,道:“顾大夫,不必为我浪费时间,您去救能救活的。”

“在我这里,不分能救活和不能救活的。”顾若离拿开伤兵的手,看着他道:“所有人,都该活!”

伤兵红了眼睛,点头道:“您尽管拔,我不怕疼。”

“好。”顾若离试过麻醉性,效果并不好可不能等,她消毒外扩取箭,转眼间套在外间的褂子染的通红,那人也疼晕了过去,她上了药喊白徵,“白先生,将人送下去。”

白徵颔首抱着那人出了城楼,顾若离又回头去接着做事。

天色渐渐发白,战事略停一刻,顾若离回头问欢颜,“一共救了多少人。”

“三十二个,重伤四个送下去了。”欢颜拿着本子翻着,顾若离回头看看,城楼里只有两个伤兵在休息,其他的治好后又接着出去了。

瑞珠和茶寮客栈的掌柜抬着馒头和水上来,大家几乎两口一个馒头的速度,将自己填饱,顾若离也是三两口吃了一个馒头开了门往底下看,下面也是尸山血海的景象,比他们这里不知惨烈了多少。

她强咽着将刚刚吃的馒头吞了下去。

鼓声再起,新一轮的攻势又来,顾若离冲回了城楼,检查过药喊瑞珠,“你快回去,将我准备的药都煎出来。”

“是。”瑞珠顶着铜盆迅速下城楼跑回去煎药。

这只是攻城战,敌人两千他们两百,城墙坚固他们防守的情况下,她已经整整忙了一夜,若是大战她不敢想象场景会是什么样子,此时此刻不由觉得齐戎看似冷漠但却是果决,在那样的情景之下,他没有办法浪费多余的时间,只能粗略的挑拣着伤兵救治。

人的性命,在战场里如草芥一般,分毫不值。

战死了被对方砍了头挂在马背上,成了对手炫耀的战利品,而这条性命是即将踏上轮回还是就此灰飞烟灭,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去关心这一具具尸体背后还藏着什么样的故事,是不是有嗷嗷待哺的子女和垂暮的老娘正等待着他归家。

留下的,只是一串数字,某年某月某战死伤多少而已。

顾若离来不及心疼也顾不上思考,机械的消毒,取箭,上药,包扎,连一句安抚的话都说不出来。

齐戎回头看着她,女子的身量不高,身材瘦弱,容貌是他从未见过的精致美丽,可此时此刻她的美和她的面容没有半分的关系,是她的能力和沉着的应对,不急不忙的做着事,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每一个伤者,间隙她还会对着伤兵笑,告诉对方没事,歇个三五天就能留下一个可骄傲一生的疤痕。

他们区区两百人,抵抗住瓦剌两千骑兵的攻势,若是以前他不知道怎么样,但是今天每拖一刻,这个女子的功劳不可磨灭。

日头正中时,锣鼓声骤歇,忽然一阵欢呼声响了起来,顾若离包扎完最后一个伤兵的右臂,他的右臂上已经是第二次包扎,肩膀上也有,几乎满身的血迹,只余一双眼睛黑黝黝的看着她,猛然露出惊喜之色。

“顾大夫。”伤兵激动的抓住她的手,“瓦剌人败了,退兵了。”

顾若离愣了愣顿时笑了起来,点头道:“是,你们太厉害了,整个大周都会为你们骄傲。”

伤兵看着她,忽然嚎啕大哭起来,用脏兮兮血淋淋的袖子抹着眼泪,“顾大夫……真的有人会为我们感到骄傲吗。”

“会啊。”顾若离道:“全城的百姓,赵将军,他们都会为你们每一个人感到骄傲。”

伤兵点着头,激动的松开顾若离的手冲了出去,站在门口欢呼着。

“顾大夫!”齐戎回头过来,朝顾若离深深一拜,道:“请受齐某一拜。”

顾若离回了礼,笑着道:“齐大夫也受我顾氏一拜!”

话落,两人对视而笑,这里只有他们两个大夫,一夜下来两百人几乎都来过一遍,他们没有停歇,浑身都是血,顾若离的手因为紧绷着此刻都在不停的抖着,头发松散面上脏污,衣服上都是血迹,狼狈不堪。

可却是从未有过的成就感,舒坦!

两人又回头和白世英,白徵,欢颜,瑞珠,各自行礼拜着,瑞珠擦着眼泪又拿帕子给顾若离擦着脸,道:“您快坐下来喝口水,都好几个时辰没坐了。”

顾若离笑着道:“说起来我还真是渴了。”她说着,接了茶盅一口饮尽,白世英余光也看了白徵一眼,他因为有洁癖所以素来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可此时此刻他白色的衣服已是脏污不堪,可他还是月朗风清的立着,不燥不乱。

她不由重新审视他。

“我们出去看看。”顾若离出了门走到城墙前面,就看到城楼底下留下了许多的尸体,而瓦剌人骑兵已经跑远,城楼上欢呼声不断,有人冲着她喊道:“顾大夫,瓦剌人走了。”

顾若离说不出话来,竖起个大拇指比了比,那人一愣顿时羞的满面通红。

“顾大夫。”许多人相扶过来,站在顾若离面前,朝她和齐戎拱手,“多谢二位大夫的救命之恩。”

有人道:“什么救命之恩,要不是两位大夫手快又稳,还不怕危险的在城楼给我们救治,我们怎么能伤亡这么少,坚挺这么久。”

是啊,那些带伤继续战斗的士兵,除了他们自身的无畏勇敢,也离不开大夫的及时救治,若不然就算有一腔战死报效心,也会死的窝窝囊囊不够英烈。

“顾大夫,你会留下来吧?”有人问道:“有您这样的军医,以后我们不管打什么仗都不怕了,您手法好还不疼,可比齐大夫温柔多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顾若离。

顾若离看着众人,忽然就体会了一些那些曾经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情,她笑了起来,点着头道:“不走,就留在这里陪着你们打仗,你们尽管往前冲,受了伤还有我和齐大夫。”

齐戎拘谨的站在她后面,他做了这么久的军医,平日都是背后被大家骂的,第一次在这样的场面里,受到众人的尊敬。

场面一时安静,忽然两百人就嗷的一声,振臂高呼,“顾大夫,顾大夫,顾大夫!”

一声声的,响彻着城楼上空,震耳欲聋。

顾若离红了眼眶,振奋不已!

“顾大夫最厉害了。”宝儿爬在城墙上站着,高呼着道:“顾大夫最厉害了。”

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大家也随着大笑,指着宝儿道:“你小子还要不要脱了裤子给我们看看你的战利品。”

宝儿啐了一口,道:“小爷是第一个,你们谁也抢不着。”

顾若离失笑,周铮和胡立挤了过来,赶着众人,“去,去,留二十个人下来守城,其他回去挺尸去。”

“是!”大家吆喝着,虽然看上去乱糟糟的,可下楼时还是记得将兵器整齐码放好,井然有序的下楼。

胡立打量了一眼顾若离,拱手道:“顾大夫,您没有受伤吧。”

“没有。你们可还好。”顾若离看着他们,胡立摇了摇头指着周修彻,“他肩头擦伤了一些,其他都没有问题。”

顾若离看着周修彻,道:“等回了卫所我给你上药,只要是伤都不能马虎大意。”

周修彻有些不好意思,点着头道:“有劳县主了。”

“小声点。”周铮喝道:“县主的身份不能让外人知道了,免得招来祸端。”

大家点头应是。

顾若离让人将伤重的抬回卫所,刚下城楼就见她找来照顾前两日受伤的两位伤兵的婆子跑来,一边跑一边喊着,“顾大夫,白姑娘,齐大夫……”

“怎么了?”顾若离看着婆子,问道:“怎么了?”

她的心也不禁跳了起来。

“她们醒了,烧退了人醒了啊。”婆子喊着道:“真的醒了,我没有骗你们。”

顾若离的心跳似乎停了一下,她愣住艰难的回头去看白世英,白世英也正看着她,两人对视双双眼睛一亮,也顾不得身后还有人跟着,城墙上下百十双眼睛看着,两个人就这么跑在街上。

白徵站在人后看着两个毫无优雅可言拼命狂奔着的女子,发丝迎风乱舞,衣摆乱飞犹如田间地头的疯妇……疯妇……想到这个词他不禁失笑,大约在医术上,这两个女子真的如同疯妇。

不管不顾,朝着自己的目标跋涉前进,一路荆棘却最终收获到她们期盼等待的果实。

“县主和白姑娘这是怎么了。”周铮不解,他这两天忙着布防,许多事都不知道,白徵看着他淡淡一笑,道:“是一件值得她们疯狂的事。”

周铮啊了一声,咳嗽起来!

顾若离喘着气,捂着肚子站在卫所门口,满头的汗,白世英也是同样的扶着门框,看着里面躺着是伤兵。

一时间两人都不敢说话。

“顾大夫。”还是里面的伤兵先喊了一声,“顾大夫,战事停了吗,还要不要我们上去,我们好多了。”

顾若离进了门,结结巴巴的道:“停……停了,你……别动,让我看看脉象。”

她话落,伤兵很配合的将手递给她,她扶了脉,白世英站在一边屏息等待着。

“怎么样。”白世英心虚的问她。

顾若离没答,拆了纱布就看到她缝合的伤口周围还依旧有些红,但是发炎的症状明显好转了,白世英又问道:“到底怎么样。”

“白姐姐。”顾若离回头看着白世英,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牙齿晶晶亮着,“好了,好了啊!”

白世英噗通一声在床头的椅子上瘫坐下来,顿时红了眼眶,喃喃的道:“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顾若离一愣回头看着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白世英也笑了起来,两人就看着伤口哈哈大笑……

门口站着一群人就看着两人笑着,面面相觑,却又忍不住被她们感染,满脸笑容。

“大胡子。”欢颜拉着周铮的衣袖,跳着道:“以后你要是重伤也不用怕感染了,顾大夫可以治好了。”

周铮点着头又觉得哪里不对,呸了口,道:“什么我重伤,我就不会重伤。”

欢颜嘻嘻笑着,道:“是,你不会重伤,永远都不会。”

周铮打量了欢颜一眼,发现她也是一身的血狼狈不堪,听说她昨晚一直给顾若离打下手,看到死了伤了不但不慌,还能送上一碗麻沸散给人灌下去。

和刚刚认识时娇滴滴的样子截然不同。

周铮撇过视线,脸上的疤隐隐泛着红色。

“现在好了。”顾若离道:“有两例转好的,就证明此药有用。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再制出更多的秘药来,还要毛氏的药,我们还没有试过,说不定麻醉的效果比麻沸散还要好呢。”

白世英点头,道:“我休息一日,明天就开始制药。”

顾若离点头,笑着拱手道:“有劳白姐姐。”

白世英失笑捏着顾若离的脸,道:“还不快去洗洗,瞧你这脸脏的,哪有平日里精致美人的样子。”

“这样挺好。”顾若离道:“工作就要有个工作的样子。”

白世英摇头。

顾若离又和伤兵道:“谢谢你让我们成功了。你再休息两日等伤口好一些我还要给你拆线。”

“是我该谢谢顾大夫。”伤兵羞赧的道:“我以为我活不了了呢。”他说着从胸口拿了家书出来,笑着道:“这个也不用送出去了。”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揣着家书,死了以后会有人收走替他送回家去。

“以后都不用怕了,我们虎贲军注定天下无敌。”周铮哈哈一笑,招呼着众人,“打扫战场,下午睡觉,晚上我请大家喝酒吃肉。”

众人一声吆喝,“是!”

哄闹着出了院门。

剩下的六个重伤送了过来,顾若离给几个人也喂了白家的秘药,再等三天,若是这六个人也好转了,那白家秘药就真是天下无双,旷世奇药!

安顿好,她才回去洗漱,欢颜给她洗着头,一边洗一边叽叽喳喳的道:“您不知道方才在城楼上您多威风,不是静安县主的威风,也不是赵夫人的威风,是顾大夫的……”

“没什么区别啊。”顾若离笑着道:“都是我。”

欢颜摇着头,道:“不是,只有顾大夫才是真正的您,提着药箱满身血污从伤者堆里走出来的您,才是真正的顾大夫。”

“行了。你快给我洗洗,我要去睡会儿,现在泡在水里才觉得浑身疲乏。”顾若离说着站起来拿帕子擦干,就滚到炕上散着头发垂在地上,眼睛一闭就睡熟了。

欢颜和瑞珠给她擦干了头发,盖好被子蹑手蹑脚的出去。

城楼上,有人喊着道:“那个是将军吗,将军回来了。”就看到不远处两骑快速朝这边移过来,转眼到了城楼下,又翻身下马在瓦剌人的尸堆里站了一会儿,城门口嘎嘎的打开,许多人冲了出来,喊着道:“将军!”

“做的不错。”赵勋看着一张张的脸,颔首道:“不亏是我虎贲营出来的人,统统有赏。”

众人高呼,那些本应该睡觉的人也听到动静赶到街上来,赵勋坐在马背上,看了一眼身后的颜显,对众人道:“两百人对敌两千,守城一日一夜伤亡三五个,我赵远山敬服各位。”

“是将军统领有方!”众人群情激昂,赵勋颔首,道:“都好好休息,额森一日未死,瓦剌一日不灭,我们就会一直并肩作战,直到将瓦剌人消灭干净,还我大周百姓安宁,这一天不会远!”

“是!”众人应答,有伤兵拄着拐杖,喊道:“将军,您要是赏,这一次的两位军医也不能少。”

赵勋哦了一声,问道:“何来两位军医?齐戎还有谁?”

“是顾大夫!”众人喊道:“她虽是女子,可是手法又快又准,而且还不疼,这一次要不是她在,我们也不会有这么高的士气,能撑住这么长时间,将军您一定留她在军营,我们需要这样的军医。”

赵勋闻言脸色一变,视线在人群里找到了周铮,周铮垂着头咳嗽着不敢看他。

“知道了。”赵勋蹙着眉头,“都散了吧,你们说的我心里有数了。”

话落,调转了马头就走了,大家话还没说完,就喊着道:“将军,她虽是女子,可我们愿意她留在军营……”

赵勋已经没影了。

“颜世子。”有人看着温和笑着的颜显,“将军这是……”

颜显微微笑着,道:“都散了吧,将军自会妥善处理。”

“将军不会处罚顾大夫吧。”有人担忧的道:“颜世子您快去看看,顾大夫是好人,将军不能罚。”

颜显点点头,道:“好,我去劝劝他!”

话落,驱马走到周铮和胡立面前,道:“走吧,这顿罚你们是少不了的。”

“颜世子。”周铮抱拳,苦着脸道:“您劝劝将军,别罚了。”

颜显忍着笑意,摇着头道:“此事颜某爱莫能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