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二白/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徵淡淡一笑看着额森,道:“见可汗一面,可真是不容易。”

“少废话,你老实将她送来,我还能看在隋景的面子上给你一条生路,你要是和老子玩花样,我立刻让你死在这里。”额森话落,他带来的近百骑兵呼啦啦开弓搭箭对着他们。

“是吗。”白徵说完看向隋景,“世英呢?”

隋景脸色微微一变,就拍了拍手,人群后有一辆马车,有人将帘子打起来,他果然就看到白世英被人捆着在里面。

“我从不说假话。”隋景看着白徵回道:“方才说的话依然有效,你立刻离开这里我保你和白姑娘平安无事。”

白徵看了一眼白世英,又看向额森,淡淡一笑。

“笑个屁!”额森等的不耐烦,美人离的这么近,可是他却看不得摸不着,急的他心里如一万只蚂蚁搔挠着难受,“隋景说的话你没听见啊,将人给我,你带着那女人离开。”

白徵没说话,就在这时,忽然黑黝黝的四野里传来地动山摇的声音,众人听着一惊去看,还不得反应过来有一人已经快马近前,冷冷的看着众人,道:“你带谁离开?”

话落,他人若雄鹰一般飞天而起落在顾若离身边,揽着她的腰又是脚尖点地,横跨在马上。

“这里所有人!”赵勋一一扫过额森的脸,白徵的脸还有马车里白世英的脸以及瓦剌一干骑兵的脸,“一个不留!”

这一切不过两息之间,等到大家反应过来时,顾若离已经稳稳的被赵勋抱在怀中骑在马背上。

“七爷。”顾若离心头顿时踏实下来,没空问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急着道:“白姐姐在马车里。”

赵勋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快救白姐姐。”顾若离追着道。

赵勋颔首拍了拍她的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赵远山!”额森大怒,目光一转顿时看向隋景,他怀疑是隋景合同白徵给他制的陷阱,隋景一看立刻摆手解释道:“我和白素璋都不知道。”

白徵没有心思和别人说话,视线一直看着白世英。

白世英却是不看她,神色的平静的垂着眼睛静静坐着,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

“赵远山。”额森后退了几句,喊道:“你这样做可不光彩,咱们说好的,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绝不会玩这种暗里藏刀的小把戏。”

赵勋停下来看也不看他一眼,和周铮道:“还等什么,死了的就地填河喂鱼。”

“等等!”额森抓着大刀指着顾若离,“你都成亲了,还抱着人家军医做什么,你将她让我给,我立刻在你眼前消失,便承诺在我有生之年,绝不出兵冒犯中原,行不行。”

赵勋讥诮的看着他,道:“你现在立刻死了,就实现自己诺言了。”

“嘿!”额森指着他道:“一个军医而已。大不了我再给你找十几二十几个。”

赵勋眼睛一眯,抓了周铮手里的箭,砰的一声射出箭去,额森骇的踏了马背就跳了起来,那支箭噗嗤一声射在马腹,马嘶叫着撒开蹄子就疯狂的跑了开去。

额森被摔在了地上。

“这可不是老子认识的赵远山。”额森拄着大刀,怒道:“为了一个女人,你连道义都不要了。”

什么是道义,杀敌还讲道义,赵勋扫了他一眼,手指微动。

顿时,一阵箭雨如黑幕一般的射了过来,满耳朵里只能听得到扑哧扑哧的声音,以及嗡鸣的嘶叫声,转眼功夫到处都是瓦剌士兵的尸体。

“赵远山,你以多欺少,你丢了你八辈祖宗的脸。”额森滚动着,抓了一匹司马挡住自己不断往后退,一边退一边嚷嚷着,“你用美人计阴老子,老子和你没完。”

他用自己媳妇儿施美人计?赵勋拉弓对准了那匹司马,咚的一声射了出去。

额森被力道弹的蹬蹬倒退了几步,被马压在身下,闷哼一声人却不敢立刻掀马起来。

一阵箭雨停了下来,额森带来的两百多人死伤已经一小半,剩下的纷纷策马去找额森,将他围在中间救了起来。

只有马车周围避开了箭,白世英被捆着手脚堵着嘴,安安静静的坐在里面。

白徵从人堆里起来,三两步跨了过去,拉开白世英口中的手帕又解开她的胳膊,担忧的问道:“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白世英没有实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世英。”白徵愣住,“你说话啊……”

白世英垂眸手中握着一粒药,递给他道:“白氏秘药……足够你投效额森。”话落,推开白徵从马车上下来,朝顾若离走去。

“白姐姐,快来。”顾若离在马背上喊着,白世英快步走着,她的药已经治好了,只差最后装瓶,所以二妮和守着她的人都松懈了,可就在这时候她也被潜入卫所的探子抓走,等醒来时人已经在这里。

她手中握着一粒药,还是她没有来得及装瓶的。

隋景拿他威胁白徵,所以那个蠢货就带着顾若离来救她了……白世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白徵喊道:“世英……”

“不要喊我。”白世英回头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你我之间,自今日起恩断义绝!”

其实也没什么可恩断,义绝,因为在很多年前,他们就注定了结局。

他拿顾若离换她,可是有没有想过,若是她活下来而顾若离死了呢,她这一辈子将会怎么样。

所以,就算是此番死了,她也不可能愿意用顾若离的命来换她的命。

“娇娇!”白世英走过去,顾若离要跳下来,赵勋一把拉住她道:“让她坐周铮的马。”

周铮策马过来,拉着白世英坐在前面。

场面就形成了对峙,唯有白徵站在马车边,静静看着这边,目光是一片死寂,毫无波澜和生气的,比之以往还要平静。

“白姐姐。”顾若离隔着马拉住白世英的手,“你没事吧。”

白世英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一点意外而已。”顿了顿看着她又道:“……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受惊了。”

“别说这种话。”顾若离摇头,“你有危险,就算拿我去换我也愿意。”

白世英抿唇,看着她笑了笑,眼底含着泪光。

白徵低头看了看手心里的药,忽然笑了起来,这是顾若离第一次看到他笑,甜甜的甚至带着一丝少年的青涩,他专注的看着,在所有人视线中,他的手一点一点合紧,那药碎成了沫屑徐徐从他指缝中话落。

“这一次,你还是为了朋友。”他看着白世英,笑着,“在你眼中,别人永远都比我重要。”

顾若离听着心头一缩侧目看着白世英,就见她面无表情的道:“是!”因为别人都那么简单,只有你看不透。

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喜欢我是真是假。

明明我们之间的仇恨那么深,你却还能像无事人一样的跟着我,你明明很恨我娘,却还能慈爱如兄长一般劝我回去,还能亲切的喊她一声夫人。

我自问我抛不开过去,而你呢。

你又是怎么做到的,或者说,你还有什么不为我所知道的秘密。

白世英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呵呵!”白徵笑了笑,拿了帕子出来擦了擦手,帕子从指尖话落,随风翻腾飞舞在夜空里,最终落在河面上一点一点沉了下去,他换抓了手边的马,翻身上去,看着白世英道:“你终有一天会懂我。”

话落,他目光扫过众人,一拍马腹扬尘而去,赵勋指着白徵正要说着,顾若离拉住他的袖子,摇了摇头,“他并没有伤害我。”

赵勋没有说话。

白世英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撤!”额森忽然翻身上马,好像准备了很久蓄势待发,“赵远山,三天后,你我痛快打一仗,谁赢了顾大夫就是谁的。”

赵勋大怒,喝道:“给我追!”

“是!”话落,陈达带着人就跟着追了过去,额森回头看了一眼骂了一句,边走边打,隋景护着他跑的极快,喊着道:“可汗您先走,我来断后。”

额森啐了一口,骂道:“赵远山这个疯子,居然真让人追杀老子。”

他们交手过很多次,彼此都有默契了,人多人少的时候一般还真会留个后路,他们追求的是光明正大,轰轰烈烈的战死对方,而千古留名!

今晚,赵勋显然没按牌理出牌。

“难道他也喜欢顾大夫?”额森忽然悟出来了,“可恶,家里有媳妇了,还惦记着别人。”

他逃着噗嗤一声身下的马被人砍了一刀,马咚的一声后腿跌跪在地上,他一个跟头翻了出去,抓了路过士兵的腿一下子跳到另外一匹马的马背上,两人一骑跑的极快。

追了十几里,等额森到军营时,他带出去的两百人活着回来的只有四个。

他郁闷的坐在门口喘着气,头也是昏昏沉沉的难受,隋景也坐在一边沉默着。

“白素璋到底什么情况。”额森不解的看着隋景,“他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办事这么不痛快。”

隋景其实也不了解白素璋,当年他跟着岳庆城时,白素璋是难得出现过几次,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他是岳庆城的亲生儿子。

而这个秘密,只有他知道,岳庆城在送他出关时,告诉他的。

至于这么多年白徵还留在白氏,还随着那位白小姐……他猜不透原因,但是一定不会没有目的。

可是,白家除了秘药以外,还有什么秘密?

“可汗。”隋景朝他伸出手,他的手心中赫然躺着一颗黑色的药,“白氏秘药,您快吃了,病就能好了。”

额森拿过来放在鼻子里闻了闻,问道:“就是那个解百毒的?”

“是!”隋景颔首,“吃完后不管什么毒都能解。”

额森想也不想就将药吞了,随即盘腿坐着蹙着眉头不说话,隋景就也不再开口,他知道额森在想事情,过了许久额森睁开眼睛,想到了什么,道:“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今晚他吃了大亏了,顾大夫没抢到还损失了两百人。

但是就算死再多的人,他也要把那个女人弄过来,以她的医术,往后他就是天下之王,战无不胜!

“什么办法?”隋景看着额森问道,额森就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隋景挺了挺摇头道:“此法不行,可汗的容貌赵远山太熟悉了,您一出现他们就能发现您。”

“那你说,怎么办。”额森来回的走,隋景忽然就想到了什么,道:“我想到了。”

两个人就交头接耳的商量起来。

顾若离坐在赵勋身前,说白徵的事:“……我没想到他会将我迷晕了,他在这前还将药还给我了,我就放弃了警惕。”

“这不怪你。”赵勋摸了摸她的头,道:“他做了调虎离山之计,将我派去盯着他的两个人打晕后,又用马载着欢颜朝方向跑,等追到发现以后,你已经不见了。”

是他大意了,应该多派两个人盯着他才是。

“你又不是神。”顾若离安慰道:“或许,我们这样大约也是因为感觉到他并无恶意吧。只是不知道,他这么走能去哪里。”

他一个人……不过,他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心里想着,看着一个人骑马慢慢走在前面的白世英,西面的太阳缓缓神起来,她随着马的动作慢慢晃着,可此刻的她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要清冷。

好像离她特别远。

一行人回了军营,大家都翘首等着,等他们下马周修彻就噗通一声跪在了赵勋面前,道:“爷,属下失职,没有守好白小姐。”

“我没事。”白世英在一边道:“你也没有失职。”

周修彻抬头看了一眼白世英,摇了摇头,依旧跪在地上没有动。

“去领罚吧。”赵勋拍了拍周修彻的肩膀,“你我一起,一人十军棍,身下的四十战后再算。”

他的话一落,周围的人啊了一声,纷纷喊道:“爷,您为什么要打。”

“我也失职。”赵勋边走边脱了外袍,“差点丢了你们的顾大夫,所以我也要罚。顾大夫对我们的重要不言而喻!”

他的话落,周围无数人齐声喝道:“我们都失职,没有照顾好顾大夫,我们和爷一起领罚!”

话落,呼啦啦一下子,一众男人就脱了外头露出薄薄的长裤趴在了地上。

“别。”顾若离一看这架势,忙摆着手喊道:“是我自己疏忽大意了,要真问责我自己也有责任,所以,你们都起来吧,今天的事我和白小姐都没事,所以这件事就翻篇过去,大家都散了吧,回去歇着。”

众人摇头,齐声回道:“要打。顾大夫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更是虎贲营的宝,我们如果连你和白小姐都护不住,枉为军人!”

顾若离居然在人群里看到了闵正兴和齐戎甚至于趴在人群里还显得很瘦小的宝儿。

以及那个断了一条腿的伤兵,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抚额朝赵勋打眼色,他就咳嗽了一声,道:“此罚就记着吧,往后都给我看紧了,守好了。”

“是!”众人喊道。

宝儿在人群里跳着脚喊着,因为赵勋的缘故他一直在做后勤,又被胡立扣着所以只没敢往顾若离这里凑,“顾大夫,东南面三十里外有一个温泉,你想不想去?”

顾若离眼睛一亮瞬间动了心。

“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顾若离拉着白世英进了军帐,欢颜和瑞珠忙红着眼睛迎了上来,她也没空和他们说话,道:“宝儿说三十里外有温泉,我们去洗温泉。”

“好!”欢颜顿时被打断了思绪,跳着道:“奴婢去收拾东西。”两个丫头去忙活起来。

顾若离回头看着白世英,白世英正低头在看周修彻带来的药,感受到视线她强颜欢笑的勉强道:“……这一次做了两百粒,我三天没睡觉了,所以……温泉你自己去吧,我就在你这里歇一歇。”

“白姐姐。”顾若离过来握着她的手,白世英打断似的摇头道:“真的不用……我和他彼此之间早就很清楚,今天只是将话说的更清楚点罢了。”

所有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顾若离叹了口气,道:“好!”

“去吧。”白世英见欢颜将东西收拾好,推着她道:“我没事。”

顾若离点了点头,提着包带着两个丫头出了门,等她站在帐子外面时,顿时露出惊愕的样子来,结结巴巴的看着胡立,问道:“……这是打算出征?”

总不会是在等她吧,她去想带几个人,可没有说要带几百人。

“顾大夫。”胡立牵着马上前,将缰绳递给她,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您无论去哪里,我们都会跟着您的。”

所以,她去沐浴,身后有几百个人男人守着?

她深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