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偷袭/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去求救赵勋,悄摸的进了他的军帐,他正站在桌前看着域图,在一座山的位置画了个圈,她走过去低声道:“要不……你陪我去吧,这么多人我怎么洗。”

“无妨。”赵勋摸了摸她的头道:“他们已经有人先去将周围架了篱笆,另外一边是山,很安全。”

他也很想去啊,可这么多人看着,对顾若离的名声不好。

而且,额森居然惦记他媳妇儿,他本来是不着急,找到了他们就慢慢玩,留着半年的时间在这里耗着,现在他是一刻都不想等。

弄死他再说别的。

“那我去了啊。”顾若离哭笑不得的看着一干队伍,由欢颜扶着上了马车,一行人两百人浩浩荡荡的护着两驾马车徐徐往温泉而去。

草原上温泉不多,所以周围原本居住了许多牧民,直到上半年额森在这里打了一仗将人都轰走了。

这里就空了下来,后来他被赵勋追,又起兵走了。

“县主。”瑞珠一直想不明白,“额森他们这么在草原上到处走,那他们没有家人吗,他们的家人住在哪里。”

此事顾若离听赵勋说过的,便道:“……他们若是正常迁徙当然是整个部落拖家带口的一起,但是像额森这样四处挑事圈领地的,家眷就一定是安排在妥当安全的地方。”

好像是在什么小青山脚下,离这里有些脚程。

“原来是这样。”瑞珠点着头道:“我还好奇难道他们打仗也不怕伤着家眷,原来是留在家里的。”

顾若离掀了车帘,六月草原上的风暖暖的,既不黏腻也不清冷,格外的舒适,她想索性掀开帘子,等一掀开立刻就看到了胡立领着一百人,不由顿时叹了放了下来。

这大眼瞪小眼的太尴尬了。

她只得靠在窗口,看着碧绿的草原澄蓝的天……白徵会去哪里呢,他对白世英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觉得白徵是喜欢白世英,可是他的喜欢又非常的不干脆,若说他因为仇恨顾忌,倒不如说他在犹豫。

就好像他长了一只带刺的手,想要去抚摸白世英的脸,却又怕满手的尖刺伤到她。

那么矛盾和拧巴的感情,实在是让人费解又好奇,他的心里和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是和赵梁阙有关吗?

似乎又不是,他对赵梁阙,对霍繁篓对隋景都没有格外的好一些,甚至于他和霍繁篓都没有来往过。

他就像是一个天外来客,来时惊艳众生,走时令人难忘。

她想起他连走前和白世英说的那句话,“总有一探我会叫你懂我。”那么的压抑,宣泄不得的情绪,失落的眼神……

是什么呢。

她胡思乱想着,又想到了额森,一代枭雄昨晚的样子实在让她哭笑不得……他是怎么知道她的,是因为她在后方治病小有名气传去了他耳朵里,所以他惦记上了,想要她去自己的军营做军医?

不够,他能在草原上称霸,灭了那么多部落,几步统一了大半个草原,可见他绝不会仅仅是那个狼狈而逃的色魔。

走了大半个时辰,胡立赶了上了贴着马车走,低声道:“顾大夫,前面就是温泉了。”

“到了啊。”顾若离说着车已经停下来了,果然就看到前面架着一个沙棘藤搭着的密密实实的墙,围的有一人近八九尺的样子,难怪赵勋说很安全。

除非……除非有人架着梯子爬上来。

乱七八糟的想着,她已经很雀跃的拿着包袱下车,对胡立道:“里面没有人啊?”

“没有,我们都清场了,您尽管用,我们就在外面守着。”胡立说完喊道:“三丈远,兜围。”

他的话落,大家一声应和跑着过去,将整个温泉三面都围了个密不透风。

“那边是靠山的。”胡立指了指东面,“县主不用怕,那个山上没有人,也不会有动物进来。”

顾若离颔首,带着两个人兴奋的进了篱笆院,等进去她才看到原来整个池子还真是不小,靠在山脚只露出半边来,另外一半在山底掏空了似的延伸进去,此刻正咕咚咕咚的冒着热水。

池子天然的没有打理,四周的没什么草,瑞珠去马车上拿了脚蹬来放好,顾若离蹲在约莫半个游泳池大小的池子前试了试水温。

“水温刚刚好。”她迫不及待的褪了衣服跳了下去,温暖的水浸泡着身体,她闭上眼睛立刻舒服的昏昏欲睡。

“我帮您洗头。”瑞珠拿着胰子给她擦着头发,一下一下梳着,顾若离靠在岸边,忽然就觉得脚底上有什么东西挠着,她啊的一声睁开眼,还不等她说话欢颜就从水底蹿了出来,哈哈的笑了起来,手里抓了颗石头,“是不是吓了一跳。下面的石子儿居然是圆的呢。”

“死丫头。”顾若离无奈的道:“惊了我一跳,你怎么闷在下面,小心憋气过去。”

欢颜点着头,又闷了下去快活的像条鱼一样。

“奴婢还是小时候偷偷在河里枭水过,已经很多年没有下水这么痛快了。”她洗着头笑嘻嘻的看着顾若离。

外面胡立隔着老远,喊道:“顾大夫,您没事吧?”

“啊,没事。”顾若离踢欢颜,怪她胡闹吓着她惊叫了一声引的胡立以为她们出了事,“你去吧,我们有事会求救的。”

胡立声音闷闷的,嗯了一声逃也似的走远了。

欢颜嘻嘻笑了起来,咚的一声将石子儿丢进水里,溅起个小水花儿。

隋景端着茶正立在营地外看着中原的方向发呆,他的常随小心接过茶道:“主子又想家了?”

“我想家,岂不是讽刺。”隋景笑了笑看着常随道:“若真要算,大概金陵城外的那个土地庙就是我们的家了吧。”

常随呵呵应是笑着道:“怎么会,姑奶奶和二爷的家也是您的家。”

“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隋景叹了口气,几年前他和霍繁篓见过,霍繁篓打理青禾帮时他们见过一次,那小子一年一个样子,见到他时他都不敢相信。

只是,这一晃又好几年,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娶媳妇了没有,应该是娶了的,他心里惦记着的那个姑娘,听他说的那么好,以他的性子一定是不会错过的。

还有玉儿,她在宫里好不好,两个孩子都还健康吧。

有时候他很想丢下这里不再管,回去找他们,但是他不能,他不能丢下一切,更不会从头再来。

他们三个人走到今天都不容易,而将来,他们会站的更高,将曾经欺辱过他们,看不起他们的人彻底踩踏在脚底。

这一天会很快,快到他已经闻到了胜利的气息。

“主子。”说着话,另一人走了过来递了个信封给他,隋景挑眉道:“是那个顾大夫的生平?”

那人点头应是。

隋景就迫不及待的拆开了,越看脸色就越难看,他抬头看着对方,问道:“在哪里查的?”

“就在河套城内。”那人回道:“因为仓促所以没有走远。更全的还要再等几日,我们的人从延州回来。”

还不够全面,隋景攥着信大步去了额森那边,额森正靠在椅子上嚼着羊肉看着地图,听到了声音抬头问道:“怎么样,你的计策有效果没有。”

“有。他们已经往那边去了,属下方才已经调集了人马,现在就能出发。”隋景说着一顿,正要开口外面又有斥候过来,回道:“可汗,那位大夫去沐浴,身边带了两百多人守卫。”

“看来是昨晚将她吓着了。”额森哈哈一笑,丢了手里的肉道:“走,抢人去!”

他想想将天姿国色的顾大夫从水里湿漉漉的捞上来,她梨花带雨又惊又骇看着他的样子,简直了……他这辈子什么都不要想,看着她就能活下去了。

“可汗。”隋景说着递了手里的信封,“这是他们在河套内城打听的顾大夫,您看看。”

额森一愣接了过来,眉头就紧紧蹙了起来,“一个女人,居然做过这么多事?”什么延州治国瘟疫,什么开创了缝合术,将大周杏林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一个女人,他不由想到了赵远山宝贝的样子,还亲自带着。

是了,以赵远山的为人要不是顶重要的,他才不会这样的态度。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就这么点?”额森蹙眉问道:“她成亲了吗,嫁给的谁都没查到?”

隋景摇头:“她从京城过来,我们消息闭塞,要是想查恐怕还是要去延州走一趟。”

“算了。”额森负手来回的走着,在桌子上抓了马鞭,边走边道:“点上一千人,跟老子走。”

隋景一愣,跟着他出去,道:“可汗,要是个圈套怎么办?!”

额森忽然打了趔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那就带上两千,不怕他赵远山再设圈套。”说着顿了顿,他身边另一副将支支吾吾的道:“可汗……为了一个女人……请可汗三思。”

“为了一个女人。”额森微怔,随即哈哈大笑,盯着众人道:“美人处处有,可能让我这般惦记着的美人还从来没有。你说的对,一个女人而已!”他说着来回的走着,停了下来大声道:“稍后不管谁看见她,一律就地格杀,不用给老子留着了。”

隋景听着倒吸了口冷气,“可汗,您……”您不是很喜欢的吗,可是又忽然明白过来,额森是知道了他太惦记一个人从而让自己乱了分寸,所以,快刀斩乱麻。

杀了顾大夫,既断了自己的念头,又能斩断赵勋的左膀右臂,给他一个教训。

一举两得。

“可汗英明!”隋景笑了起来。

额森不再废话,他现在想想他昨天就不该去,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鬼迷心窍的为了一个女人跑过去,被赵勋打的夹着尾巴逃回来,还损失了那么多人。

今天他不想着报仇,居然还想着去抢女人。

他一定是被妖魔附体了。

两千骑兵,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温泉那边。

顾若离正穿了衣服坐在水边拧头发,欢颜从水里冒上来笑着道:“要是不走,我们还来吧。”

“我可吃不消。”顾若离摇着头道:“你快点起来吧,我们赶紧回去。”

欢颜应是上岸来穿了衣服。

顾若离穿着白色潞绸中衣,右衽的领子上绣着花边,脚下是一双黑色的圆头布鞋,垂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张脸被热气熏蒸着红通通的,犹如出水芙蓉一般,倾城倾国。

她抓了外衣要穿,欢颜蹲在河边擦脚穿鞋,忽然,他们几个人就晃了晃,好似脚底有什么在震动似的。

“什么声音?”瑞珠惊了一跳,飞快的将自己的领子扣了,收拾她们换下来的小衣用袋子装好,顾若离已经飞快的跑去篱笆边喊道:“胡立!”

胡立已经朝这边跑了过来,道:“县主别怕,有我们在。”

“怎……怎么了?”顾若离心头咚咚跳了起来,“是不是额森来了,他们多少人?”

是骑兵,清一色的马蹄声踏在地上,她即便看不见也能感受得到他们在以极快的速度冲过来。

而胡立他们因为距离近,出了胡立骑马来的,其他跟着来的都是步兵。

两百人,三匹马!

顾若离紧紧张的心在嗓子眼跳动,“我们逃,往山上逃!”

胡立顿了一下,显然在衡量逃到山里的可行性,他道:“县主您去,我们拖住他们。”

“一起,一起啊。”顾若离也顾不了自己是不是穿着中衣就冲了出去,披着头发站在院子门口,就看到正前方黑压压的骑兵已经压了过来,距离不过四五十仗,她急的红了眼睛,道:“我们去上山。”

胡立看了她一眼撇过了目光,紧握住手里的刀,喝道:“列队,迎战!”

他们虎贲营,从来都不是怕死之辈。

“县主,怎么办,怎么办!”瑞珠吓的腿发软,那边众人看着她们三个女眷喊道:“顾大夫,你们去山上找地方,这里有我们,一会儿我们就来接你们下来。”

这里的山都是石头,一眼看去寸草不生,都是石头堆起来的。

“好!”顾若离当机立断,她留在这里只会给他们添乱,甚至于她连药箱都没有带……她一手拉着欢颜,一手拉着瑞珠头也不会的往山上爬。

瓦剌的骑兵冲了过去,吆喝着,就听到有人兴奋的像是逮着猎物似的喊着道:“为昨天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话落,近两千的人冲了过来。

胡立带着两百人,列了阵队,手里的武器紧紧握着,脸上也是兴奋的,可眼底却露出拼死一搏决意。

有人摸了摸胸口,那里是他们随身携带的家书,里面有他们的名字,地址,给父母家人的最后的话……

那些人冲了过来,两阵交错,马蹄扬起灰尘阵阵,踏上士兵的肩膀,刀削过马腿鲜血喷溅了一脸,他用袖子摸开糊住眼睛的血迹,下一刻那只胳膊像是被调皮孩子丢出的木枝一样飞了出去,落在地上被马蹄踏扁,嵌进土里。

胡立站在着,一匹匹的马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他盯着后面的额森,眼睛血红,抬刀冲了过去。

顾若离爬着,鞋子掉了一只,她忽然停下来转头看着不远处的战场,风吹过来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她能看得见飞起来的胳膊,滚在一边的头颅,还有被剖开了身体肠子流淌在地被踩踏成的浆水。

两千人对两百人,虎贲营再战无不胜,也抵挡不过,更何况,瓦剌的骑兵从来都是以骁勇善战而闻名。

一瞬间,她被自责击倒,噗通一声跪在满是坚硬石子的地上,心口像是被石头狠狠撞过……她为什么要来沐浴,为什么要带着这么多人,她自己来就好了啊,死也死她一个人。

顾若离剧烈的颤抖起来,心里翻江倒海趴在地上就吐了起来。

欢颜和瑞珠此时已经走不动路,瘫坐在地,眼神僵直的看着那近在咫尺血肉模糊的战场。

刚才来的时候他们还有说有笑,他们还唱了一支歌呢,气氛欢快不已。

可是转眼间,这两百多条鲜活的人,就这么一具一具的在他们面前倒了下去!

顾若离站了起来,白色的中衣脏污不堪,披散的头发挂在眼泪上,她开始往下走,欢颜扑上抱着她的腿,“县主……县主别去。将军这个时候一定赶过来了。”

“我活不了了。”这么多人啊,额森不是要抓她吗,抓吧,她愿意跟他去,是杀是剐她都可以的,她推开欢颜指着下面,“没……没有了。”

倒了一地的人,而此刻还立着的只有胡立周边的几个人。

两百人,剩六个。

她跑了下去……

就在这是,额森猛然转头朝她看来,眼睛一亮随即又沉了下去,反手抓了弓,搭箭对准了从山腰滚着冲下来的顾若离。

胡立看着目光一缩,声嘶力竭的喊道:“趴下!”他话落,后背一刀落下来,血衣划开,原本坚实的后背,肌肉被划开了两道,从肩胛骨一直到后腰,他抖了抖将手里的刀冲额森甩了过去。

箭飞了出去,额森的箭法向来没有虚发。

顾若离站着,忽然闭上了眼睛,风吹着衣裳发丝乱舞着……死了好,死了好,她也陪着大家一起死。

噗通一声,那支箭却在她眼前落在了地上,她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赵勋带着人冲了过来,怒气汹汹杀气腾腾。

她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撤!”额森不恋战,回头扫了一眼顾若离,带着人反身就逃,陈达带着人去追,赵勋停下来看了一眼顾若离翻身下马,抱着撑着站着的胡立,道:“先去一边休息。”

“爷!”胡立看了一眼赵勋,直挺挺的栽了下去,赵勋将他接住递给了齐戎,他转过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

这一次不用点人数,除了胡立,一个不剩。

他的两百精兵。

额森!

赵勋站在尸山血海里,面色平静的可怕,一点一点转过去落在渐渐逃远的额森身上。

顾若离沉默着几乎是滚着下来,趴在尸体里不断翻找,探脉,没有心跳,她又换一具,依旧没有,她又换一具……

跪着走着,翻开了一个,才看到肚子上受了一刀又被马蹄踩过……可身体还是热的,流出来的血也是热的。

“一定还有活的,能救活的。”她去翻着,一具具的翻,齐戎跟着她也在地上翻着,周围许多人围了过来,从马上下来开始沉默不语的收捡残骸。

十二天前的那一仗他们不过死了两百人,可今天被偷袭一次,他们就……

“顾大夫。”血淋淋的地上,就看到浑身脏污脸头脸都看不清的顾若离,沉默的穿梭着,他们喊道:“死透了,您别找了。”

顾若离顿了一下,回头去看赵勋,他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抬手顿了顿,落在她头顶上,道:“身上脏了,再去洗洗。”

“七爷!”顾若离噗通一声坐了下来,嚎啕大哭。

四周也响起低低的哭声,回荡在山头。

顾若离受不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会看到这样画面,会经历这样的生死,就算她跟着来时做了许多的心理建设,可此时此刻再看,依旧如同坠了地狱,冰火淬炼痛不欲生。

“不想洗,就回去吧。”赵勋附身拉她起来,顾若离不想走,“他们……怎么办。”

赵勋目光扫过四周,声音淡淡的,但是却明显能感受到他的平静之下的惊涛骇浪,“收了各自的家信。尸体就地烧了,骨灰送回家。”

这是他们虎贲营的规矩。

顾若离捂着脸,抽泣着,脑子里嗡嗡响着,混沌着快要撕裂了,她抓着赵勋的手,道:“……报仇,要为他们报仇。”

“嗯。”赵勋颔首,一字一句道:“没有人会白死。”

收敛,焚烧,再回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顾若离失魂落魄的坐在帐子里,白世英给她倒水,道:“你比难过,没有人猜到额森回来。和你没有关系的。”

“嗯。”顾若离接了茶喝了一口,抬头看着白世英,道:“周修彻是不是带了药过来?都带了哪些?”

白世英点了点头,报了药名。

“我们去看看。”她说着起身,白世英拉着她,道:“先将头发梳了换件衣服。”

她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头发也是脏污不堪,顾若离点头木头似的任由白世英梳头穿衣服,白世英看到她一身的淤青,膝盖上更是破的惨不忍睹,她皱着眉沉默的给她系上扣子。

两个人去了后面的帐子里。

整个军营沉浸在一片死寂之中。

闵正兴迎了过来,随着她道:“胡参将的伤有点重,老夫昨晚给他缝合了,还喂了白小姐的药,今天的气色要好一些,应该没有危险。”

“辛苦前辈了。”顾若离点了点头,道:“我去药帐看看,一会儿我也有事要和您商量。”

闵正兴点了点头。

“顾大夫。”宝儿站在外面喊着道:“我们要去打额森了,大家要和他们决一死战,这一次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您别跟着了,等我们凯旋回来。”

顾若离掀开帘子,看着宝儿焦急的道:“你告诉赵将军,让他再等我一刻钟。”

“哦……哦。”宝儿应了一声。

顾若离转身回去,又想到什么交代闵正兴,“前辈将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出来装车,还有军帐也起了,跟着他们走。”

要决一死战,就决一死战。

如果大家都死了,他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军医,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她抓了一包袱的东西翻身上马,左右人群里并没有找到赵远山,她喊道:“颜释文,赵将军呢。”

“将军有事要办。顾大夫随我们走!”颜显深看她一眼,打马大喝,“走!”

倾巢而出,只留几位伤势未愈的人留在这里。

他们这一走,甚至连一个馒头一口水都没有带,不是回来喝水吃饭,就是永远都不用喝水吃饭!

用不上。

顾若离跟在后面,跟在四五千人的身后,灰尘扬起漫天黑云,踏踏的马蹄声震动的地动山摇。

远处,额森来回的走着,就看到斥候从马背翻身下来,道:“可汗,他们倾巢而出,一副要和我们拼死一战的架势。”

“好,好的很。”额森搓着手,道:“让大家准备,打完这一仗老子请你们去河套城内喝酒去。”赵远山恼羞成怒了,不管不顾的带着人来了。

来的好啊,这样打他就必输无疑。

众人吆喝着,兴奋的挥舞着手里的兵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