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父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赵勋身上。

他站在城墙边,一脚搭在最后一阶台阶上,一脚还留在空中,看起来大约像是下一刻他就能脚尖一点人会飞了似的。

但比起他的姿势,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丰富。

像是惊,那种从眼底到嘴角,甚至扣着墙砖的手指,都能看得出来他是惊讶,惊愕的。

像是喜,因为惊讶过后,他唇角开始裂开,一点一点的大白牙露了出来,晶晶亮的,这副样子没有半分赵远山的英武气。

城楼上,他的兵看着他,打量着,感觉很陌生。

但是无论此刻多陌生,都抵不过心里的疑惑,顾大夫有喜,他们爷这是什么表情?

难不成,他们爷和顾大夫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这……这是顾大夫啊,这……这是他们爷啊。

“有喜啊。”欢颜拍着手,兴奋的道:“将军,恭喜!”

噗通一声,有人手里的兵器掉地上了,顾若离没脸回头去看,万幸的是掉的是兵器,不是谁的下巴,她脸揪着又觉得好笑,憋着,满脸通红。

赵勋终于回神了,顾若离还没看清他怎么走的,人已经到了跟前,直勾勾的看着她,问道:“有了?”

“回去说。”顾若离尴尬的不行,“大家都看着呢。”

赵勋懒得管,重复道:“真有喜了?”

顾若离点了点头。

赵勋静默了一下,扶着城墙看着远处被人追着惊的四处乱窜的野马,似乎是想笑……

“顾……顾大夫。”有人冲着顾若离拱手,“恭喜啊。不过您男人在哪里,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帮您去通知他一声。”

顾若离满脸通红,余光看了一眼赵勋,和那人回话道:“不……不用,不用通知他。”

还不用通知自己男人,难不成顾大夫和他们爷之间真有点什么,可是……他们爷是成了亲的人,都是有家有口的,不太好吧。

不过想一想好像也没什么啊,他们爷这么优秀,顾大夫也出色,两个人在一起还真是天作地合。

“这样不对啊。”城墙上几个人对视一眼,顿时心领神会,立刻有人喊道:“爷……您尽管放心,有我们呢。”

赵勋皱眉挥着手不耐烦的低头看着顾若离,一脸的柔光正要说话。

“爷。”有人忽然凑过来,自顾自的拉着赵勋退了两步,一边压着声音一边提防着顾若离,低声道:“爷,要是您真喜欢顾大夫。那您告诉我们他男人在哪里,我们去帮您将他解决了。”那你们就真的能双宿双栖了。

赵勋眯着眼睛看着说话的人,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怎么解决?”

“给他银子啊。不行就用拳头,不怕他不让。”那人说着嘿嘿一笑,看了一眼顾若离,“顾大夫这是有喜了,还是您的,这往后就真的是我们虎贲营的人了,多好啊。”

赵勋揉了揉额头,挥着手道:“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别在我跟前晃悠。”

“爷!”那人一副好心的提醒,赵勋眼睛一瞪,顾若离已经笑着道:“城墙上有风,我先下去了。”

大家都点着头,瑞珠戳着欢颜的额头,两个人扶着顾若离下了城楼。

赵勋看着顾若离下去的身影,三两步就追了过去,也不上前就负着手一步一步的跟着她,一路上行人先跟顾若离打招呼,就又看到了赵勋,纷纷行礼。

赵勋点着头,回道:“……有点事,你们忙。”

“是!”大家都应着,目送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了卫所方向,等进了院子欢颜将院门一关,顾若离就再忍不住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赵勋脸色极其难看的扫过两个丫头,两个丫头忙垂着头回自己房间,啪的一声关了门,躲着不敢出来。

“进去说。”赵勋说着,顿时小心翼翼的上前去托着她的手,道:“你走慢点,方才走的那么快。”

顾若离笑擦着眼泪,拉着他道:“你快想想办法,要不然大家误会越来越深怎么办。”

“找个机会和大家解释一下就好了。”赵勋扶着她坐下来,半蹲在她面前,“真有了啊,多少时间了。”

顾若离估摸着算了算,道:“四十几天吧,预产期大约要明年三月前后。”

“三月。”赵勋一把将她抱起来,在她脸上亲又亲,道:“那明年我们就有儿子了。”

顾若离无语,推着他道:“要是女儿呢?”

“不会。”他很坚信的摇了摇头,道:“这个肯定是儿子,以后再生女儿。”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捏着他的耳朵,就道:“赵远山,很有可能是女儿,所以你最好做心理准备。要是这胎是女儿,我生下来你但凡露出一点嫌弃,我就再不会生了。”

“我自己姑娘嫌弃什么。”赵勋哈哈笑着,将她抱着坐在腿上,手不由自主的去摸她的肚子,道:“我觉得闺女家有几个哥哥护着,会好一点。”

那倒是,顾若离顿时也对肚子里的性别生出了一些期待来。

“去买鸡,还有,多买点肉回来,要肥一点的。”门外,陈顺昌的说话声传了一进来,一本正经的和婆子道:“蔬菜瓜果也多买点,不行……我亲自去吧。”

说着就带着婆子出去买东西了。

顾若离听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看来,我想去医馆做事,是不可能了。”

“好好歇着。”他蹙眉道:“哪里都不准去。”

她哦哦的敷衍着,抱着他道:“那我们先在这里住到年底,等月份深点再去庆阳,好不好。”她打算在顾家的宅子里生孩子,她相信,顾解庆和顾清源一定会知道,她的孩子出世了。

也会为她高兴的。

她深吸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心里的感觉非常奇妙。

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她的肚子里就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以后就会依附着她一点一点长大,然后会跟着她喊她娘,找她要吃的,黏着她陪着玩儿。

太奇妙了,是她和赵远山的孩子。

“我去看看他们的马套到了没有。”赵勋忽然站起来要走,她一愣问道:“你也想去?”

他嗯了一声,道:“给咱们儿子驯匹小马驹,等他长大了马正健壮。”话落,一阵风似的就出了门。

他大步走在街上,就发现一路上大家都用各式各样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被看的一肚子的火,偏还不能发泄……

“没听说过顾大夫男人。不过她从京城来的,她男人肯定也是京城的。而且顾大夫这么出色,想必地位也不会低,这事儿要办还要从长计议。”

“再不低也不如咱们爷。咱们不用担心。”

“你说的对,咱们爷看中顾大夫了,而且,两个人还有孩子了。他男人要说一个不,我们就弄死他。”

“弄死谁?”赵勋阴森森的盯着一群蹲在墙角商量大事的人,“弄死谁男人?”

那些士兵一看是赵勋,立刻就道:“弄死顾大夫男人啊。顾大夫是好人,现在又有身孕了……爷,您不能亏了她,要不然将来她怎么立足。”

“放屁!”赵勋咬牙切齿的道:“我媳妇儿要你们操什么心,都给我滚!”

大家听着一愣,直直的看着赵勋,有人结结巴巴的道:“爷……我们知道您和顾大夫……可是这不事还没成吗。”

赵勋一脚踹在说话人的腿上,一字一句道:“她男人就是我,你们再多说一句,就给我去瓦剌守寨子去。”

“爷,爷,您说的是真的?”那些人终于听懂了,“顾大夫就是您前两年娶的媳妇?”

赵勋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点了点头,道:“嗯。所以你想弄死谁?”

“没……”大家摇着头,“没想弄死谁。”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逃!”哗啦一下,十几个人转瞬间作鸟兽散。

“没事了,没事了。顾大夫就是爷的媳妇儿。”有人一边走一边喊着,“大家放心吧,顾大夫就是咱们夫人!”

也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这么多人,一下子嗡嗡的议论着。

“我就说,我们爷和顾大夫之间不简单,你们还不行相信。”

“这么说,有天夜里我看到爷从顾大夫的帐子里出来,难道……”

“你小子早就看到了,也不和我们说,让我们以为爷和顾大夫那什么……”

赵勋被气的笑了,摇了摇头。

他这真算是自作自受。

顾若离正被白世英盯着肚子,她已经盯了好一会儿了,“娇娇,你说预产期是明年三月?”

“嗯。”顾若离点头道:“现在还小,你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来的。”

白世英便笑了起来,道:“那我算是姨母吧?我得想想,给侄儿准备个什么东西做见面礼。”

“好啊。”顾若离点头道:“给他备上百十颗的秘药,将来走遍天下都不怕。”

白世英哈哈笑了起来,摆着手道:“也不说点吉利话。”

晚上,陈顺昌烧了一桌子菜的,鸡鸭鱼肉的堆着,一个劲儿的往顾若离碗里加菜,“你得多吃点,现在一个人吃两个人长。而且还得吃好的,这样小少爷才能长的白白胖胖的。”

“陈伯,这吃的太好孩子长的太大了,我都不好生的。”顾若离道:“而且现在还小,需要的营养不用那么多,您这么让我吃,我要胖的。”

陈顺昌直摇头,道:“您太瘦了胖点好结实,胖了小少爷才能长的好。至于好生不好生,您是大夫,您自己看着办。我只负责您吃的好不好。”

顾若离抚额,看着眼前小山似的菜,实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给郡主写信报喜了吗。”陈顺昌道:“郡主一定会很高兴的。”

她一下午浑浑噩噩的还真是没有想到,便回道:“我一会儿就去写信。”话落,赵勋从外面进来,大家都起身行礼,她问道:“套到马了吗。”

“嗯。”赵勋点了点头,“套了六匹都栓在马厩里,明天去驯。”

“这么多?”顾若离说着就索性放了碗,“你带我去看看。”顺便就不用再吃饭了,她方才吃了好多了。

赵勋看了一眼她面前的菜,蹙眉道:“吃了饭再去。”话落,也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碗里。

“我!”顾若离欲哭无泪。

磨磨蹭蹭的最后还是她赢了,捧着肚子说吃的太撑肚子疼,陈伯和赵勋都不敢再让她吃,由着她跟着赵勋去了马厩。

“你一会儿就套了这么多啊。”里面六匹马,清一色的小马驹,赵勋回道:“不是,他们套的也在这里。”

原本是打算套几头健壮的成年的,可大家一听到顾若离有身孕后,就不约而同的开始抢小马驹,所以……成年的马一头没套着,全部都是这样小马。

长个两年就刚刚好。

“原来是这样。”顾若离很高兴的道:“那要谢谢大家了。”

赵勋很不高兴,他儿子的事他自己做就好了,现在就好像成了大家的事了一样……

他的儿子,你们高兴个什么劲儿。

“顾大夫。”说着话,冬青和另外几个人提着两只兔子并着一只小鹿回来,“这是我们刚猎回来的,正好给您补身子。”

欢颜忙上去接了,冬青又道:“往后您想吃什么,尽管和我们说,我们去给你弄。”又道:“今天我们还翻地了,准备种一点青菜,等下霜的时候青菜是最甜的,到时候给您送来。”

“还特意种青菜,真的是谢谢大家了。”顾若离很不好意思,“吃饭了吗,留下来吃饭吧。”

他们摇着头,道:“不了,您和爷早点休息。后街的李大娘说这两日多纺点布,给小公子出生时做小衣穿。”又道:“鞋子也是,做出来明年年底正好穿。”

这些事顾若离都没有想到,但是他们都帮她想到了,衣服,鞋子,还要准备什么来着?

包被?

“替我谢谢大家。这些事我们慢慢做就可以了,大家都忙的很,不必为我特意多添累。”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冬青摆着手道:“没事,您和爷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他们说着,就呼啦啦的一群人走了。

只顾着和顾若离说孩子,就好似赵勋不在似的。

“七爷,你去和大家说说。”顾若离无奈道:“我们自己的事自己做就好了,不能总给别人添麻烦。”

赵勋哼哼了两声,道:“看来他们都是太闲了。”

第二日,他便召了所有人,将他要打造塞外米粮川的事细细的分派了下去,按各营各队将地划分出去,就地整顿种什么谷子,起什么房子,在三天内列出计划来。

大家都忙了起来,闲是民,战时兵是大周历来的传统,这些操作起来都不难,但是事情却格外的多。

顾若离这里终于清静了一些,可每天还是会有人偷偷送野味来,她不大敢吃,便让陈顺昌腌了留着,等天气冷了过节的时候捎到京城去。

七月的时候,颜显来和她告别,这里的战事停了,他打算回京城,颜夫人信中说自己病了,让他回去看一眼。

顾若离就收拾了许多干货和这里的特产让他带着。

中旬时,颜显独自一人和来时一样回了京城。

此时,方朝阳正在家里忙着,指挥着李妈妈:“年后太后娘娘送来的那几匹布都找出来,我还记得有几块松江棉布的,一起装箱了,到时候做里衣刚刚好,软软的又吸水。”

“奴婢已经找出来装箱子了。”李妈妈笑着道:“几个丫头说再等几日送,她们正赶着做衣服鞋子呢,想要一起送去。”

方朝阳点点头,“算他们有心了。”又道:“再去淘腾点小玩意,她这两年恐怕不回来,都给她送去,那边估计都买不着。”

“好。这事儿让崔管事去办。”李妈妈一一记着,方朝阳却是激动的来回走着,正要说话,秋香笑着进来,道:“郡主,三夫人来了。”

话落,三夫人进了门,也是两个箱子,笑着道:“我找了些细软的布,还做了几件小衣裳,郡主要送东西过去,把我这个以前捎了吧。娇娇什么都不懂,您要不要再送个婆子去,免得到时候孩子生下来手忙脚乱的。”

“我将这个事儿忘记了。”方朝阳说着就看着李妈妈,“让李妈妈去吧,别的人我也不放心。”

李妈妈顿时笑了起来,“奴婢高兴去的,可是奴婢去了您怎么办。”

“不用管我,我又不用生孩子。”方朝阳说着,和三夫人一起坐下来,问道:“还有什么事,你一并帮我想了。”

三夫人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经验,能想到的也就这些事了。”

“乳娘!”方朝阳忽然想起来,“不过现在找好像早了点。等年后吧,赶过去时间刚刚好。”

李妈妈听着忍不住插嘴道:“这赶过去一路奔波人也累的很,乳娘去了哪里还有奶水。不如当地找。既然奴婢过去,那奴婢到了那边以后就开始去找。”

“也行。”方朝阳一想到顾若离要生孩子了,她要做祖母了,心里就砰砰的跳,也不知道紧张什么,就是心里慌慌的,毛毛躁躁的。

三夫人看着失笑,道:“行了,您也沉沉心,要到明年才生呢,您再慢慢想,来得及。”

方朝阳心不在焉的点着头。

贞王府中,赵梁阙脸色阴沉的坐在桌案之后,看着霍繁篓道:“确定找不到隋景了?”

“是。”霍繁篓点了点头,道:“听说受了重伤,但之后就没有人再看到他。我们的人想要练习额森,可是还没近寨子就被杀了两个,剩下一个逃了回来。”

“这么看来,额森是铁了心的投靠赵远山了。”赵梁阙沉着脸,“静安有孕的事,你听说了吧。”

皇后写信去,没有想到得到的消息却是静安县主有孕了,既是有孕了自然就不能回来了……赵勋还在那边安家落户,要打造什么塞外米粮川。

他这是想做西北的土皇帝?

霍繁篓没有说话,赵梁阙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道:“江南那边的事都你都办好了?”

“嗯。”霍繁篓颔首。

赵梁阙顿了顿,道:“岭南的兵已经准备好了,加之以往和今年这半年筹备的,一共有六万人马。我们想办法盯住赵远山,若能拖到明年中旬,我们就能凑集十万,到时候无论他有什么动作,我们都能稳如泰山。”

“我有点事。”霍繁篓道:“这个月会出去一趟,郡王有事就让雷武去办吧。毛叶也可以,她索性闲着。”

他话落,起身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他去了醉春楼,交代了一番便骑马直接出了城,到通州弃马坐船,上了岸换马一直往西而去。

------题外话------

关于生孩子,要不要直接轰动点?。哈哈哈哈~比如一次生四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