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欢喜/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听着校场上气吞山河的操练声和踏步声,惊愕的回头看着赵勋,道:“你带我来看操练?”

“以后没事你就过来。”他含笑道:“听人说孩子在母亲的肚子里,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将来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他这是……在胎教。

“我的儿子,自然是文武双全。”赵勋一脸的自信,“所以,要自小给他多感受军营的氛围。”

顾若离无语,指着自己的肚子,“这才两个多月而已,你要胎教也早了点,而且,人的性格和生活环境和父母的教养有关,你就是天天给我看这些,对他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只要有就行。”赵勋话落,她就听到几千的兵忽然散开,有人从后面加速朝前跑,她看着发懵,不等反应过来那人忽然凌空翻了个劲斗,又接连的在操场上翻着,随即舞起了大刀。

那人开了个头,随即又上来一个人拿着长棍,啪的一声拍在地上,溅的灰尘一层层的飞起来,腾挪踢跃棍子舞的虎虎生风。

三个,四个,五个……

就这么的轮番上场,她看的目瞪口呆,下面有人喊道:“顾大夫,我们还有绝活,报官让小公子一生下来就是一条好汉。”

顾若离哦了一声,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顾大夫,我们还给小公子做了练功场。”他们说着就指着那边兵营的一排排房子,她跟着赵勋过去,就看到一间被刻意收拾过的房间里,摆了木人,石锤,高架还有墙边放了十八般兵器。

都是低低小小的,小孩子拿着正好乘手的大小。

“你们做的?”她抓了个小刀在手里,门外的人点头道:“嗯,还有好些东西要准备,等小公子能跑能跳的时候,就能来这里玩了。”

一个个的很期待的盯着她的肚子,好像她肚子里立刻就能蹦出一个孩子出来,能跑能跳能打能闹。

“哦……好,谢谢大家。”顾若离将刀放回去,“我去田里走走,你们去忙吧,不用陪我。”

众人这才散了。

“这就是你的胎教啊。”顾若离看着赵勋,指着一屋子的东西,“你想好了啊,要是个女儿,又不喜欢这些,看你怎么办。”

赵勋就挑眉盯着她,笑而不语。

“既然来了,带我去看看田里的情况吧。”她说着拉着他出去,两个人走在田埂上,这里的地许多都是新开的荒地,暂时多以种豆子为主,许多人都忙着在田里播种。

这么放眼望去,入眼的四周皆是一亩亩梨的整洁干净的地垄,每块田里都有人在劳作。

“既然让大家在这里落户,那这么多兵的婚事怎么办。”她有忧心的道:“我问过周铮,虎贲营的人约莫有半多是没有成家的,作为主帅你想稳定团结,这小家的婚事至关重要。”

“自己解决。”赵勋牵着她的手,走在田埂上不急不慌,像一个位视察的老农似的,看笑了顾若离。

他道:“各自写信回家,若要成亲可以年前回去成亲,我这里会补贴。若娶不着就各凭本事,看看当地的姑娘够不够了。”

“先让人登记了各人的婚姻状况。如果有家有口的,可以将家里人接过来,大家帮着起房子。若是不来他也可以回家去。你总不能一直留着他们到老死吧。”

“你说的有道理,可以实际让人去办这件事。”他微微颔首,回头看着她道:“起风了,回去吧。”

她点头应是,两人往停车的地方去。

马车边,周铮正在和欢颜大眼瞪小眼,瑞珠远远看着一脸的无奈。

这两个人从顾若离离开后就一直在车边瞪着眼睛,也不实话。

过了好一会儿,欢颜就道:“你给我让开,我和你说了我就是自梳或是做姑子去,也不会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

“你好好说话。”周铮蹙眉道:“你娶定你了,往后有你嫁不了别人。”

欢颜就瞪着他,怒道:“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当初我见天儿的黏着你,你傲气的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现如今却反过来求着我,你脑子有病还是坏了。”

“有病!”周铮点头道:“反正我想成家生娃娃了,你就说嫁不嫁吧。”

欢颜怒道:“不嫁!”话落,看到顾若离和赵勋从一边走了过来,就哼了一声去迎顾若离。

顾若离看着欢颜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由失笑,低声问道:“又吵架了?”

“没什么好吵的,他不好好说话。”欢颜堵着气,“说的好像我没人要似的。县主,您明天就讲我许个人吧,也让他看看我有多抢手。”

顾若离轻轻笑了起来,捏着欢颜的脸,道:“有拿自己一生幸福赌气的吗。你要不想想嫁就不嫁,谁逼不了你。”

“嗯。反正我现在是瞧不上他。”欢颜说着躲在顾若离身后朝他周铮做鬼脸。

周铮耷拉着脑袋抱了抱拳,“爷,县主!”

“去忙你的。”赵勋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说着扶顾若离上了车,夫妻两人挂了帘子马车慢悠悠的动了起来,她道:“周铮这样不行啊,喜欢欢颜可是一上来就说狠话,你闲了点拨他一句?”

“嗯。”赵勋觉得她说的对,这个时候确实应该点拨几句才行。

顾若离靠在他身上,他们夫妻两个现在俨然是田间的地主,不但如此,还要操心好几千人的婚事,恨不得拖个几千个姑娘家来点一回鸳鸯谱。

操心的事还真是多。

晚上顾若离吃过饭,窝在炕上看书,忽然就听到外面有欢颜的哭声传了进来,瑞珠轻声哄着,她听着一愣喊道:“欢颜,你怎么了。”

话落,起身开门出来,就看到欢颜捂着站在屋檐底下哭的稀里哗啦,连白世英都被惊动了。

“怎么了。”白世英看着顾若离,顾若离也是摇着头,上去拉着欢颜问道:“哭什么,把话说明白了。有人欺负你了?”

欢颜点着头,抬起头来梨花带雨的看着顾若离,委屈的喊着道:“……县主,周铮他亲我,就在刚刚把我摁在墙上,亲了我的嘴!”

“啊?”顾若离惊的说不出话来,和白世英对视面面相觑。

瑞珠捂着欢颜的嘴,道:“声音小点,这事儿传出去你还怎么做人。”

“我不要做人了。”欢颜气的跺脚,“他……他招呼也不打一声,县主,他怎么能这样。”

顾若离点着头回声过来,看着她道:“是太过分了。瑞珠你去请七爷回来,他的属下得请他来罚。先打他个八十军棍再说。”

“啊?”瑞珠惊了一跳,八十好像有点多,可是一想到对方做的事,就又不多了,“奴婢这就去请。”

白世英就拉了一下瑞珠,让她步子顿了顿,几个人就看到欢颜止了哭,惊愕的看着顾若离,“打……这么多啊。”

“他这是耍流氓,调戏良家妇女。放七爷手里就是杀了也不为过。”顾若离一本正经的道:“而且,你还是我身边的丫头,他这是太不将我和七爷放在眼里了,可恶!”

欢颜脸色变了变,砸了砸嘴,道:“那……少打点行不行。”

“那你说,打多少。”顾若离看着她,她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来,“打五个军棍就够了。”

白世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撇过脸在一边,瑞珠恨恨的看着欢颜,“你刚刚不是很生气的吗,哭的稀里哗啦的,都吓死我了,你要是不罚将来谁都能逮着你亲你的嘴巴。”

“这怎么可能。”欢颜捂着嘴跳脚道:“那我非要和他拼命不可。”

瑞珠忽然就明白过来,所以周铮亲了不拼命的原因,是因为她高兴让他亲。

顾若离忍着笑,指着瑞珠道:“去请七爷和周铮来,今晚就把话给说清楚了。”

“是。”瑞珠哭笑不得的跑出去,顾若离和白世英一起拉着欢颜进屋,白世英道:“我看你可以准备嫁妆了,这丫头恨嫁的心都挂在脸上了。”

欢颜捂着脸摇着头道:“没有,没有。我不恨嫁的。”

“嘴里说没有用。”白世英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脸上都写着呢。”

顾若离是觉得奇怪,周铮怎么突然回一反常态的来一处霸王硬上弓的戏码?

不会是……赵勋教的吧,一定是了。

让他去点拨一下周铮,没想到他就教了这么一个手法,还摁着了就亲,可真是近墨者黑。

“怎么了。”赵勋从外面进来,就看到三个女人站在房间里,一个个的神色各异,顾若离就朝他身后看了一眼,道:“周铮呢,没有来吗。”

赵勋指了指外面,问道:“有什么事?”

“商量一下婚事。”顾若离指了指欢颜,和赵勋打了眼色,又道:“问问他到底什么态度。”

周铮就站在门口咳嗽了一声,欢颜飞快的看了他一眼,顿时心口直跳小鹿乱撞的……方才他摁着她什么话都不说,扑上来就是一通乱啃,糊了她一脸的口水。

若说她是羞的哭,还不如说是吓的哭了。

这人实在是,亲也不会亲,还大晚上的黑布隆冬的扑上来,跟只狗似的照着她的脸就是一通舔。

谁不得吓哭。

“求县主将欢颜许配我,我和他有肌肤之亲了。”周铮抱拳拱手单膝落跪,“以后我一定好好对她!”

顾若离看着欢颜,似笑非笑,“你说呢。”

“那……那我问他几个问题。”欢颜看着顾若离,见她点头了就回头来盯着周铮,“你真想娶我?”

周铮起身来,点头道:“想!”

“那你喜欢我什么,为什么想娶我?”

周铮愣住,喜欢什么?他哪知道喜欢什么,成亲不就是看着顺眼然后过日子吗,哪里来的这套说辞,他憋的满脸通红,回道:“因为你……能干。”

实在是想不到别的词了。

“以后真能对我好?”欢颜问道。

周铮点了点头,“我是不会动手打女人的,所以你尽管放心。”

这一点欢颜是相信的,就回头看着顾若离,红着脸点了点头。

“行啊。正好这段时间我没什么事做,就操办你们婚事好了。”她笑着道:“就在这里办,年前就办了。”

周铮就咧嘴笑了起来,都说娶了媳妇好过年,他今年这个年格外的让他期待。

“笑什么。”欢颜瞪眼,又看着顾若离,“您有身孕,这些事您吩咐我自己去办就好了,也没什么东西,就让他赁一间房子置办一点东西就好了。反正将来我们也还要回京城的。”

“这事儿你们商量。”顾若离道:“我和瑞珠只负责嫁妆!”

欢颜红着脸笑着,又回头看着周铮,拽着他的袖子往外走,“你跟我来一下。”

又高又壮的周铮,就这么被欢颜拖孩子似的拽了出去。

两人避开人站在院子角边,她叉着腰道:“你今晚发什么疯,为什么突然跑来亲我一下。”

“就看到你了,然后就……”本来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是此刻看上去小媳妇儿似的站在墙角看着欢颜,一脸的忐忑不安,“吓着你了?”

欢颜摇摇头,回道:“就是亲的太脏了,一脸的口水。”

“脏?”周铮瞪眼,拉着她的胳膊就压在墙上,“那再亲个不脏的。”

欢颜推着他,“哎呀,你的胡子……成亲前你必须剃了。”

“嗯,嗯。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周铮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

顾若离笑着倒在炕上,一想到周铮的样子就忍不住的发笑,拉着赵勋道:“是你教他这个损招的?”

也不算损,好像对欢颜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不算。”赵勋也觉得好笑,便道:“我只说不必废话,像个女人似的不痛快。”

谁知道他会做这事儿。

顾若离哈哈笑了起来,赵勋就捏了捏她的脸,她这段时间胖了一些,脸上张了肉人看上去有些圆润,但却添了几分孩子气,很是可爱。

“我有事做了。”她盘算着,“虽说不会在这里长留,但是还要是准备一应的东西,我得好好想想,列个单子出来。”

接下来一个月,顾若离就整日里忙着这事儿,闲了就去齐戎的医馆做大夫,都是头疼脑热的小病,她看起来也轻松……过了八月十五,周铮的婚房备好了,他们就在卫所里开了几十桌,给两个人布置了喜堂,拜堂成亲。

欢颜穿着大红的裙子,梳着妇人的圆髻,圆圆的脸上满是娇羞,端着杯子站在周铮身后……周铮剃掉了胡子,脸上的疤看的格外的明显,却一点都不骇人……

顾若离想到她和霍繁篓当初在合水城外第一次看到周铮时的样子,当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成为朋友,不但如此,他还娶了她亲近的朋友。

有时候,人和人的缘分实在是太奇妙了。

晚上闹的很晚,周铮被闹的穿个裹裤在院子里跑了三圈才让他回房,天快亮时大家才散,周铮光着个膀子站在房里看着欢颜,欢颜红着脸垂着头道:“我去给你打水。”

“好!”周铮抓了衣服套在身上,他也不是头一回,可是和媳妇却是头一次,心头也紧张的砰砰跳,用衣服护着胸口缩手缩脚的去洗澡。

欢颜就坐在床上等着他,扣着床沿热的一头汗。

待他出来,两个人坐在床沿就大眼瞪小眼,周铮咳嗽了一声,道:“睡……睡觉吧。”

“哦。”欢颜就抓着被角滚到床里头去,周铮就躺在外面。

欢颜等了好久,也不见他有动静,天都泛白了,再下去她就要起床了,就急躁的拿脚踢了踢他,“睡着了?”

“没有。”他顿转头过来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周铮心头一横,翻身就上去了……

欢颜中午才起来,磨磨蹭蹭的站在门口不敢进来,顾若离盘腿坐在炕上捧着书看着她,道:“你站在门口,是准备和我讨两个铜板?”

“县主!”欢颜跺着脚进来,“明明您点头的,现在又来打趣我。”

顾若离拉着她的手打量着,点着头道:“果然不一样了。”话落看着瑞珠,“你也快点物色物色,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夫君的人选啊。”

“奴婢不想和您说了。”瑞珠满脸通红的跑了出去,欢颜嘻嘻笑着坐在顾若离身边,道:“县主,说好了我要在您身边做管事妈妈的。”

顾若离就摇头道:“周铮是游击将军,将来还要升的,你作为周夫人怎么能在我家里头做管事妈妈。”又道:“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周太太,别在我这里献殷勤。”

欢颜就嘟着嘴,垂头丧气的道:“早知道我不嫁了。”

“周太太中午就留在这里用午膳吧。”顾若离笑着道,“有你爱吃的兔肉,我不能吃,你可以多吃点。”

欢颜一改颓丧点头不迭。

天气渐渐冷了起来,顾若离的肚子一天一天像是吹起似的,十一月的时候她用尺子量了,居然已近两尺七八,这才五个多月而已,就已经这么大了。

她捧着肚子靠在床上,扶了左手扶右手……等看到陈顺昌端吃的来她就再不敢胡吃了,天天拉着赵勋在院子里打着转儿的散步走动。

“过年在哪里过?”赵勋侧目看着她,“要是想去庆阳,那我们要早点走,路上慢点到那边还有时间。”

顾若离想回庆阳过,她想了想道:“那我们回去吧。等司老大到了我们见一面再走。”

司璋上个月来选了一块足有近五百亩的地,想要年底前将村里的房子盖出一半来,然后翻地种点粮食。

十一月初八他们一行人收拾了一番,带着欢颜和周铮一起往庆阳去,六天的脚程他们走了十天,十一月十八到的庆阳,陈顺昌马不停蹄的开始收拾宅子,准备年货。

顾若离站在正院门口,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样子叹了口气,又指着一边的小院子和赵勋道:“我们就住那间吧,以前我就住那边。”

“好!”赵勋将她的东西提过去,夫妻两个进了房间,顾若离刚坐下来孙刃一阵风的跑了进来,“县主,郡主捎的东西来了。”

顾若离点头,道:“将人请进来安排住处,我等回去去看看。”

“不是。”孙刃笑着道:“还有人跟着一起来的,您去看看吧。”

顾若离一愣和赵勋对视一眼,她喃喃的道:“……我估摸着是李妈妈来了,我娘不放心我身边没有懂事的妈妈,一定会让她来的。”

她念叨着挺着肚子出了门,站在大门口果然就看到一行五辆马车停着,李妈妈还没下车就喊道:“县主!”

果然是李妈妈,她笑着迎过去,“这个天这么冷,路上也不好走,您该等开春再来的。”

“郡主不放心,所以就赶着年前来,正好陪着您和姑爷一起过年。”她说着和赵勋行了礼,赵勋微微颔首。

顾若离扶着李妈妈,道:“快进去吧,一会儿孙刃会将车领着从侧门进去。”

“还有人,您等下。”李妈妈说着,就回头去看马车,顾若离惊讶的道:“还有谁?”

她话落,就看到一身银红广袖梳着高髻的方朝阳出现在眼前,站在车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翻修一新的顾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