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一家/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陪坐在暖阁里,就看着方朝阳瞪着眼睛满脸的怒气,荣王仿佛没看到,自顾自的说着一路上的事。

“我还没到西北这边,就听到你们打了胜仗的事,额森那厮那么厉害,当年不知道杀了我们多少汉人,如今他投降了,真是大块人心。”荣王是真的高兴,这么多年他看上去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可是却一直耿耿于怀的记着先帝被俘的事,是他嘴快将军情透露了出去。

如今额森被他儿子降服了,他就是那天死了,也能瞑目了。

“和你有关系吗?”方朝阳没好气的道:“你话要是说完了就赶紧走,别在这里唧唧咋咋的,跟只鸭子一样。”

荣王瞪眼,回道:“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来找我儿子和儿媳,你管的着吗。”话落,又笑眯眯的看着顾若离,“娇娇,你和我说说你在战场上是怎么行医的,那些军医都很狠的,明明没有死透他们也不会管,等有空了再回来看看,人的血都流光了。啧啧……太可怜了。”

顾若离端茶喝着,呵呵笑着。

荣王一来,家里可就真的热闹了,这还只是方朝阳一个人,一会儿赵勋回来了,估计连屋顶都能掀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来这里。

“王爷,军医那么做也是有道理的,环境不同他们能做的能选择的实在太少了,所以,也不能说他们心狠,只能说权衡之下去挽回那些能够确定挽回的生命。也是为了病者。”她话落,问道“您穿着这衣服,难道是……”出家了?

荣王没有说话,方朝阳却是道:“你太看得起他了,他要是出家早二十年前就出家了,还留着到现在。人间的乐事他还没有享受够呢。”

“朝阳懂我。”荣王竖起个大拇指,一副你是我知音的样子,“我就穿着玩玩,等想脱了就脱了,谁也管不着我。”

顾若离哦了一声,无话可说。

“我饿了。”荣王回头看到了瑞珠,左右看看,“怎么没看见欢颜那丫头,让她给我弄点吃的来。”

顾若离和瑞珠点了点头,让她去办,又回荣王的话:“欢颜和周铮成亲了,原是跟着我们一起回庆阳的,半道上两个人又拐去别的地儿去了,说是年前到处走走。带欢颜见识见识。”

新婚夫妻蜜里调油,看不出来周铮对欢颜非常的细心。两个丫头嫁的好,她的一桩心事也放下了。

“嫁给周铮啊,那小子可不是怜香惜玉的。”荣王闲扯着,视线不住的往门口飘,仿佛很害怕什么似的。

顾若离心头失笑。

“七爷和黄大人去视察粮仓了,要晚上才能回来。”顾若离道:“趁着有空,让陈伯陪着您在家里转转,挑个院子住吧。这里不比王府,委屈您了。”

方朝阳啪的一下拍桌子,对顾若离道:“什么委屈他了,他当年还住山洞呢。”又等着荣王,“不是很有银子的吗,出去住去。”

荣王蹭的一下站起来,迫不及待的道:“人呢,带我看院子去。”话落就撩了帘子跑了出去。

“你就是乱好心。”方朝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顾若离,“他一来,后面你就没有省心的时候,到处给你惹事。”

他能做得出来,穿着道士的袍子,打着顾大夫的名号去逛窑子。

“娘,你们都能说他不理他,可我怎么能不理他。再说,他也没有对我很坏,当初还拿了那么多银子出来,我怎么能将他赶出去不管不问。”顾若离叹气,方朝阳和荣王是兄妹,吵起来说什么都无所谓,赵勋和荣王是父子两人早就不对付了,所以怎么做她也只是劝劝而已,可是她一个儿媳,公爹对她还是可以的,她难不成还将人赶出去。

最重要的,她心里头其实并不讨厌荣王。

“随你,我是管不住你了。”方朝阳起身出去,“我出去走走,你让他没事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顾若离心不在焉的点着头,很怕赵勋晚上回来的反应。

方朝阳依旧和李妈妈坐车出了门,李妈妈问道:“郡主想去哪里?奴婢下午约了奶娘上门相看。”这个时候约的,都是和顾若离差不多月份的孕妇,等都生了就可以上门来奶孩子。

这是李妈妈的经验,听说是这样的奶水比较好。

“去看看他。”方朝阳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她是伤心还是真的想念,李妈妈听着一愣,点着头道:“那路上要找个铺子卖点值钱带着。”

方朝阳没有说话,半道上李妈妈买了纸钱元宝一类,备的很齐全装了两大包。

一行人走了半个时辰的路就到了,方朝阳从车上下来,就看到顾家一排的墓碑立在眼前,她扶着李妈妈慢慢往前走,视线就落在顾清源的碑上。

“您歇会儿,奴婢准备一下。”李妈妈拿了脚蹬给方朝阳坐着,她在一边将钱分好,一堆一堆的摆在各个的坟头。

方朝阳坐下来,看着墓碑上的字发呆。

碑前摆着新鲜的瓜果,香灰落了水黏糊糊的待在炉子里,到处清理的都很干净,可是依旧透着一股苍凉。

“朝阳,等我们老了,你先死等我处理好你的后世,我就来找你。”在他们成亲后从京城来庆阳的路上,她觉得车里闷两个人就索性下了车,牵手慢慢在管道边走着,那是春天,葱茏的树木,灿烂的野花,四野里都飘着香气,她回头看着他,道:“我死了,也不能叫你看见,所以你不用操这个心了。”

人死了那么丑,脸色煞白的,她不想让顾清源看见。

“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顾清源笑着道:“我定是要陪着你的,怎么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走……要是,要是我死在我你前面,你千万不要哭,安安静静的将我葬了,也不用来我坟前看我,就随我坟头长棵草或是生一株树,那样我也在下面也能热闹一些。”

“我才不会哭。”她挑着眉头道:“谁都有生死。你先去,等我就好了。”

顾清源停下来看着她,剑眉星目气质似山间的美玉,沁凉的令人浑身舒坦,这是方朝阳喜欢他的地方。

“好。”他点点头,“我在下面等你,等你来找我的那一天。”

她笑了起来,彼时只觉得心里是甜的。

你还好吗,坟头上的草啊树啊都被你的宝贝女儿清理的干干净净,你寂寞吗?大概是不寂寞的吧,你一家人都和你一起呢。

他们都没有想到,顾清源死时,有那么多人陪着一起的。

“郡主。”李妈妈拿着火折子看着她,她摆摆手,道:“你烧你的,我坐会儿就走。”

李妈妈应是了一声,转身在顾解庆的坟前点了纸,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亲家老太爷,我们县主就要生了,您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她顺顺利利,母子平安。”

方朝阳看着,摇了摇头,要是死人真能保佑,那么这世上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了。

荣王很乖觉的挑了一个离方朝阳和他们都很远的院子,有些偏,旁边还有一个角门,他在院子门口转了好几圈,就指着道:“就这里了。”

“这是药房。”顾若离无奈的道:“您真的要住在这里?”里面还有一间书房,是她和顾解庆在家里时,待的时间最久的地方。

荣王进去看了一圈,笑着道:“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就住这里了。”

“行。”顾若离点了头,陈顺昌就道:“那将家具搬进来,库房里早就备着了。”

陈顺昌怎么也没有想到,荣王也会来,当年他随着顾解庆在京城时曾见过荣王的,只是那时候大家都不认识,没有想到,有一天荣王还会住到顾家来。

顾若离和荣王坐到暖阁里去,地龙点了火慢慢烧着,房间里一点点的暖和起来。

“我孙子的名字取了没有?”荣王盯着顾若离的肚子,她笑着道:“等生了再取,到时候……”她想说请荣王取名字,可话说了一半还是收了回去。

免得到时候赵勋和方朝阳都不高兴。

想想她就头疼。

“那我想想。”荣王嘿嘿笑了起来,“我取名最好了,你要相信我。”

顾若离敷衍的笑笑立刻换了话题,“您一路过来,路上可还太平,一个人走动,怎么也不带个人陪着您。”

“你说汪道全啊。他腿脚不利索,我懒得带着他。”荣王回道:“我一个人好的,带着人太麻烦了。”

陈顺昌手脚很麻利,两个时辰不到就将东西都收拾出来了,瑞珠铺好了床荣王满意的点着头,道:“好,就这里了。”

“人牙子来了。”陈顺昌指了指外头,道:“我去看看,挑几个婆子丫头,正好过年就有人用了。”

顾若离忙接了话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又和荣王道:“您歇会儿,我去前面看看。”

荣王摆着手,边走边将自己的道袍脱了丢在地上,一溜烟跑自己房里睡觉去了。

顾若离叹了口气和陈顺昌一起出了门,陈顺昌问道:“姑奶奶,荣王爷是不是和姑爷不大亲?”

“嗯。七爷对他一直有心结,所以这几年都不和他说话。”顾若离道:“等他回来你别劝。他们父子间的事我们劝了也没有用,反而越来越尴尬。”

陈顺昌点着头。

顾若离不是真要去看人的,所以走了半道就带着瑞珠走了,她笑着道:“欢颜不在你一个人太辛苦了,等陈伯买了人让李妈妈调教两天,我房里的事还是你做,别的事就让婆子丫头去了。”

瑞珠点着头,笑着道:“奴婢也不累,就一些轻巧的事,比种田下地好多了。”

“欢颜嫁了,这两年你也留心着,若是有喜欢的也不用害羞藏着,人的一生太短暂了,我们要努力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顾若离说着上了台阶,瑞珠红着脸点头道:“奴婢没什么喜欢的人,等回了京城您就在家里的小厮里头给奴婢指个人就好了,这样奴婢成亲后就能跟着您做管事妈妈了。”

欢颜嫁了周铮,往后再来就是周太太,好是好可是到底不能留在顾若离身边。

所以,她不想嫁的那么高,就本本分分的找个小厮嫁了,还依旧能留做管事妈妈,安稳,自在!

“别啊。”顾若离道:“我还能缺服侍的人,一个管事婆子值得你把一辈子搭进去吗。能嫁好的当然要嫁好的,不为别的,就想想将来你生的孩子,难道还让她跟你一样做服侍人的活不成。”

瑞珠垂着头,道:“一个人一个命,他要投胎到奴婢的肚子里来,就是注定要做下人的。”

顾若离无奈的看着她失笑,在炕沿下坐着,捶着腰,瑞珠上去给她轻轻揉着,道:“奴婢觉得您的肚子也有点大,可要找个有经验的稳婆看看,说不定里面有两个呢。”

“我也怀疑。”顾若离心里确实是这么想过,她扶脉是扶不出来的,但是看这肚子长的速度,真的像是双胞胎,“我们在庆阳不熟悉,一会儿等陈伯忙完了你偷偷去和他说一声,不要惊动家里人。”

“好。”瑞珠笑着道:“要是一次生两个,那就省了大事了。”

顾若离倒真的没有欣喜感,如果真的有两个,那就要将岑琛和杨大夫请来才行,不让她不放心,要是到时候难产大家还能一起想办法。

“这里。”她指着骶骨的位置,“酸胀的难受,真是走路酸疼,躺着肋骨疼。”

怀孕太受罪了,她用手撑着炕沿眉头紧紧蹙着。

“奴婢看你这样,以后都不敢成亲生孩子了。”瑞珠轻轻揉着,低声道:“还好七爷对您好,要是那些不知道疼人的男人,女人一旦有孕真的是心寒。”

她以前在山区的时候见过的,女人家挺着肚子在地里割稻子,男人就蹲在田埂上三五成群的打牌,你问他怎么不做事,老婆都临月当生了。

他还会说,这生孩子有什么可娇气的,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就她最娇气。

碰上这样的,你无话可说。

“怎么了。”说着话,赵勋从门口进来,瑞珠起身行了礼退了出去,顾若离道:“怎么现在回来了,不是要巡查四个粮仓的吗。”

赵勋过来扶着她,道:“看了两个,一半的粮食还算好,另一半都要发霉了,他问我的意思,是要开仓平价卖了,还是屯着到开春在卖。”

“都发霉了怎么卖。”她凝眉道:“你怎么说的。”

赵勋也给她揉着腰,道:“发霉也能吃,老百姓有老百姓的办法。这么多粮食弃了太可惜了。”他淡淡的道:“我让他开仓放了,也不要卖,若有一日捅出去,对他声名不好。他在庆阳待了这么多年,想要挪地方就要规矩一点。”

对于黄章来说,他还能待在这个位置没有被刷下去,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当年他可是背叛了先帝的。

“你说的也是。”顾若离叹了口气,叹完了又接着叹了一口气,道:“……那个……荣王来了。”

给他揉着腰的手微顿,她翻身拉着他,柔声道:“他从龙虎山来的,千里迢迢就为了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大约是年纪大了,就想儿孙饶膝天伦之乐,你别让他太难堪。”

“是他让我难堪。”赵勋揉了揉额头,一个方朝阳其实已经让他头疼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荣王,他觉得她和顾若离接下来一定是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顾若离笑了起来,外面就听到瑞珠喊道:“晚膳好了,郡主也回来了。饭是摆在这里还是摆在花厅?”

“去花厅吧。”顾若离牵着赵勋的手,道:“我们这就去。”

瑞珠应声而去。

顾若离和赵勋一起出了门,喊了白世英往正院边的花厅去,白世英问道:“荣王爷来了?”

“嗯。”顾若离无奈的道:“要了我以前的药房,就靠着角门那边,下午都布置好了,说过了年等孩子出世后再走。”

白世英看了一眼沉着脸的赵勋,浅浅一笑。

进了花厅,方朝阳正在和荣王说话,“……你不要和我说以前,就你这样,再活五十年也不会有长进。”

“行,行,随你怎么说。”荣王笑着,嘴里咕哝着道:“反正你自小就不待见我。你眼里就只有老二,当时你怎么就没嫁给他呢。”

方朝阳大怒,啪的一声拍了桌子,道:“赵梁沁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

荣王缩着脖子,看到了顾若离一下子站起来,又看到了赵勋又坐了回去,还是觉得和方朝阳吵架比较好,“我什么都没说,你这么大火气做什么。再说,小的时候你本来就对老二一个人好,难道我说错不成。”

“就你这滚刀肉的样子,你知道什么是好吗。”方朝阳咯噔一声放了茶盅,“太皇太后养你这么大,给你娶媳妇儿,你后来孝顺过她没有,就知道自己吃喝玩乐,一辈子就知道自保,还自作聪明的说自己要不这样早就死了。谁害你,他们有必要害你吗。”

荣王低头玩着茶盅盖,余光撇着赵勋的鞋子,看着他走进拐了弯坐到了下首的位置上,他暗暗松了口气。

至少没有当面发火。

方朝阳睨了荣王一眼,瞧不起的翻了个白眼,一辈子都这样,小时候没好好用心,现在想要讨好了,又自己理亏。

“你爹来了。”方朝阳看着赵勋,起身坐在了主位上,也不管荣王怎么样,顾若离过去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娘,已经够尴尬的了,您烧说两句。”

“你指望我缓和气氛?”方朝阳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行,郡主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高兴就好了。”

方朝阳也笑了起来。

“你去我爹爹坟上了?”顾若离挽着她的手臂,看着她,方朝阳点了点头,道:“闲着,去看看他能不能从里头爬出来再和我吵一架。”

顾若离也想,顾清源能站在她面前,摸摸她的头,笑着道:“娇娇想吃什么爹爹给你买,要是不喜欢爹爹就亲自下厨去……我的姑娘,我不心疼谁心疼呢。”

她叹了口气没说话。

身后,荣王端着茶盅遮住了半个脸,眼角余光四处乱看,过了一会儿他干干的道:“听说打了胜仗,恭喜,恭喜!”

赵勋扫了他一眼没说话,起身坐在了顾若离身边。

荣王暗暗松了口气,就知道了赵勋不会赶他走了,他笑嘻嘻的坐过来拿了筷子,看着白世英道:“这位就是白姑娘,常听说你的事,久仰久仰。”

“王爷。”白世英起身行了礼,荣王摆着手道:“性子也好,我要是还有个儿子,一定娶你回来做儿媳,和娇娇做妯娌,那我一家子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医药世家了。”

又是名医,又是制药的大师傅,那简直了。

白世英被惊的咳嗽了一声,低头喝茶。

“吃饭。”方朝阳拿了筷子,荣王也招着手,“都被客气啊,吃饭,吃饭!”话落,看着桌子上没酒,就和顾若离道:“娇娇,有酒没有?就你最喜欢的那个秋露白,来一坛子。”

“好。”顾若离回头看着瑞珠,她应是去取酒,赵勋慢悠悠的喝着汤也不说话。

五个人一人坐了一方,除了荣王没有一个说话的,顾若离就不得不陪着他,“王爷吃多吃点菜,也不知道您爱吃什么,一会儿您和陈伯说一声,往后每餐捡着您爱吃的做。”

“我随便啊,当年饿的时候连生肉都吃过。”荣王高兴的道:“我和你说,当年我和我一个道士,现在人已经死了。我们在山里迷路了,他就抓一只兔子,也没有火,我们就把兔子给剥了皮,生吃了肉,熬了两天……后来我再没有吃过兔子肉。”

方朝阳啪的放了筷子,“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你吃你的,我和娇娇说话。”荣王很得意,“那兔子肉生吃的感觉,真的是吃了一个时辰后,腥味还在喉咙里翻腾。”

顾若离点着头,道:“生吃肯定是要恶心的。”话落看了一眼赵勋,道:“七爷也吃过,他才去开平卫,一次和几个人在草原上行迷了路,挖田鼠摸鱼,都是生吃的。”

“啊?”荣王一愣,他觉得军营虽苦,但是那个苦是练兵时的苦,吃还是有吃的,尤其是戍边的兵,野蛮起来也不比土匪好多少,所以他一直认为赵勋虽吃了苦,但是并没有饿着冻着,“不会,军营里的日子还是不错的。而且,虎贲营是最富的。”

“您问问七爷。”顾若离看着赵勋,道:“我听周大人说的,是吧?”

赵勋放了筷子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沼泽里的水是臭的,草根是涩的,马肉太粗生吃不好咽,田鼠肉和鱼肉生吃口感最好。”

荣王瞪着眼睛,指着赵勋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什么时候吃的这些东西?”他吃过,所以这么多年后想起来还是觉得恶心。

“吃过很多次,您说的哪一次?”赵勋挑眉看着他,语气里有着挑衅的意思。

荣王顿时瘪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那……你受过伤没有?”荣王看着他,头一回他想到了这个话题。

赵勋不看他。

“后背都是伤啊。”顾若离抢着答道:“不过都是旧的,估摸着是才去军营时的伤,一条条的,我第一次见着时也吓了一跳。”

荣王哦了一声没有实话。

“我吃饱了,你们吃吧。”赵勋起了身转身就出了门。

顾若离知道,不论多大的人,外面多么的健康,在面对儿时的父母的不公和偏袒时,总有些倔强和叛逆。

这是作为子女天生的心理,想要得到父母的关注和疼爱,对人类最单纯和最初的爱的渴望。

赵勋这样,反而让她觉得,他对荣王并非只有怨恨,至少不是像对荣王妃那样,完全的漠然。

“我……我也吃饱了。”荣王也跟着起身,“你们慢慢吃。”

他说着出了门。

顾若离看向方朝阳,方朝阳就点了点头她的额头,“就你心思多,好好顾着你的肚子。”她知道顾若离是故意这样说的。

“知道了。”顾若离笑笑,“我又不好明着劝,要是有用让他们父子关系缓和一些,岂不是更好。”

方朝阳没说话。

赵勋去了书房,里面没什么摆设,只有桌案放着他收到的信件和折子,荣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敲了门,赵勋道:“进来!”

荣王进了门,就看到儿子坐在桌案后拿着信在看,见他进来就折了信看着他,“什么事?”

“我们谈谈。”荣王咳嗽了一声,道:“说说,你小时候的事。”

赵勋抱臂靠在椅子上,看着荣王坐下来,不出声。

“我……我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罪。其实,那时候在我看来你离开京城是好事。当然……我也有着少操心的感觉,你那时候太危险了。”荣王道:“加上你娘怕你和正卿闹起来,你两个舅舅不就是这样的结果……”

赵勋依旧没有说话。

“你看,我和你娘是有些偏心,对正卿关注的要多一点。俗话说,爱哭的孩子有糖吃,你就是那不爱哭的。我当你一切都好呢。”荣王有些讨好的笑着,“事情都过去了,我……我和你道歉。”

“说完了?”赵勋看着他,荣王点点头,赵勋又接着说:“说完,就请你出去。”

“啊?”荣王摆着手,“没……没说完,还有呢。我……”

赵勋起身拂袖就走。

“老七!”荣王也跟着站起来,“哎呀老七你听父王说完啊。”话落,就一下跑过去侧面抱住赵勋,“你听我说完啊,要不然每次吃饭你都这样,我都不好消化的。”

赵勋的脸彻底冷下来,“放手!”

“不放!”荣王嬉皮笑脸的,一副无赖的样子,“我自己儿子,我想抱就抱了。”

赵勋用力,荣王拉在一起的两指手就咯咯响着,他用着力喊道:“你都快有儿子了,就理解一下我这慈父的心啊……做父母可真是不容易,小时候哄着,长大了还要哄着,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这辈子都不要生孩子啊。”

赵勋被气的,冷冷的道:“没有让你生,放手!”

“不放啊。”他的老脸早没有了,现在跟自己儿子他就更不用要脸了,“你……你喊我一声父亲,或者……对我笑一下,跟小时候那样,我就放手。”

荣王知道,凭着赵勋的力气,他要有心早不知把他甩到哪里去了,他只说就表示他心里有他这个父亲。

赵勋气的脸都红了。

“你们……”顾若离站在门口,愕然的看着父子两个,方朝阳走过来问道:“怎么……”话没说完,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随即指着荣王道:“你要脸不要。远山不要关他,将他丢出去。”

荣王瞪眼,道:“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还不是舔着脸跟着娇娇,我现在哄我儿子,你管的着吗。”

“赵梁沁。”方朝阳指着赵勋,“你想想你小时候他怎么对你的,还不丢了他,还真留着过年啊。”

顾若离拉着方朝阳,“行了,行了,大家坐下来好好说不行吗。”

没人说话。

顾若离一头的汗,忽然就捂住了肚子,“哎呀,我肚子疼,你们别气我了。”

“怎么了。”三个人一起问,荣王也自动松了手,“可别伤着我孙子!”

都奔着顾若离,她靠在赵勋怀里松了口气,抓着他的手,道:“好好说话,都是一家人!”

赵勋憋了好一会儿,轻嗯了一声。

白世英远远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荣王一来就更加热闹起来……她回过身和陈顺昌道:“陈伯,我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白小姐不要走远,天黑前要回来啊。”陈顺昌叮嘱着,白世英含笑道:“知道了,我就去同安堂看看就好。”

陈顺昌应着是,想到了瑞珠方才的悄悄话,也收拾了一番出门去找稳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