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动静/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人又在顾若离这边的暖阁坐下来,外面开始下雪,她靠在暖烘烘的炕上,看着对面两个冰凉凉的脸和一个一张嬉笑着讨好的脸。

“娇娇没事就好了。这还是做大夫好,自己有事没事自己就知道了。”荣王很满意,“娇娇,你现在最关键的就是照顾好自己,别的事都不重要。”

顾若离点了点头,道:“王爷放心,身体是我自己的,我肯定要多上点心思的。”

荣王点头不迭。

“她要是有事也是被气的。”方朝阳气的道:“才来这一天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出来,你就不能消停消停。”

荣王砸了砸嘴。

“我看你还是早点走吧,别在这里晃来晃去的碍眼。”方朝阳话一落,荣王就蹭的一下站起来,回道:“你不要太过分啊。咱们两个五十步笑百步。当年你从庆阳走可是连女儿都没有要的。后来千哄万哄的把她哄好了,靠着她救命翻本。难道只允许你们靠着她,就不能我靠靠。再说,我儿子还在这里呢。哼!”

方朝阳多骄傲的人,被他这么一说蹭的一下站起来,就将茶盅朝他丢了过去,道:“滚!”

“不滚!”荣王坐的稳稳的,看着赵勋道:“老七,父王错了,当年不该只图自己轻松高兴不管你,把你一个人丢道到军营去吃苦,现在父王和你认错,你原谅父王。”

赵勋坐在对面,眼帘微垂看不出他的喜怒。

“你那时候在几个兄弟里最出色,锋芒毕露的。我觉得你走了对你来说就是好事,免得惹了谁的眼。再说,你娘向来对你有防备,你不在家岂不是更加自在,事实证明你去军营结果还是好的。现在事情都过去了,你我父子就不能好好相处嘛,我要求不高,就能待在这里看着我孙子出世,看看我儿媳就行了。”

他说着有些动容,眼眶微红,顾若离才发现他的头发也白了许多,眼角其实有许多的皱纹,只是因为他平日太跳脱了,让人忽视了他的苍老老。

他这辈子都在趋吉避害,都在研究自保,或许是他做的是对的,因为生在皇家,又或许是太过草木皆兵了小看了自己小看了赵勋,导致以后的种种的局面,他没有能力去收拾。

这是恶果,他或许受了,或许没受,但是这一刻顾若离觉得他是心酸和后悔的。

后悔年轻时的没有责任心,后悔对儿子没有更多的关注和陪伴,等儿子大了他想要天伦之乐时,才发现当年黏着他求着他关注的儿子,早已经离的他很远,不再需要那可有可无的父爱了。

方朝阳也没有说话,沉默的坐了下来,实际上荣王的心思她是懂的,并且感同身受,可就是无法同情他!

她从来都不喜欢唯唯诺诺没有担当的人。

对先帝是,对荣王也是。

“随你。”赵勋终于开口了,也不看荣王,沉声道:“但若你再胡闹没有分寸,就休要怪我不客气。”

他想到了儿时和赵正卿抢一把荣王新得的弓,荣王妃要给赵正卿,荣王却要给他,说他更适合,最后他没有得到那把弓,但是却记住了荣王和荣王妃吵架的样子。

“好,好,好好好!”荣王点着头跟拨浪鼓似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父王听你的。”

赵勋静静坐着,始终没有看他。

“吃饭,娇娇还没吃饭呢吧,咱们接着吃饭去。”他嘿嘿笑了起来,洋洋得意的看着方朝阳,“喝一杯去?”

方朝阳懒得理他,起身拂袖而去。

“王爷去吃吧,我和七爷都不饿,晚上饿了我再吃点别的。”顾若离笑看着荣王,他点着头道:“那我去了啊。”话落又过来拍了拍赵勋的肩膀,“儿子,好好照顾娇娇和我孙子啊。”

就摇头摆尾的出去了,一边走嘴里还哼着不知哪里的小调,整个人越发的肆意鲜活了起来。

房间里安静下来,顾若离起身过来坐在赵勋身边,凑在他面前看着他,道:“你心里是不是很生气,却又做不到真的绝情绝情?”

“只是无奈。”他握着她的手,无奈的道:“若是以前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丢出去,可现在有你还有孩子,我就变的优柔寡断了。”

哪里是优柔寡断,分明是变得柔软了一些,对亲情更多的眷恋和同为父亲的理解。

“不管你怎么做,你都没有错的。”她柔声道:“他缺席了你整个少年时期,你对他有怨是正常的。可是他说到底还是你的父亲,又非大奸大恶之人,你愿意退让一步,是你的孝顺,无可厚非。”

赵勋点了点头,欣慰的抱着她,因为有了她和孩子,他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了,有了牵挂和惦记,心里头是满的。出门后就有回家去的期盼,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守着才好。

“饿不饿?”他松开她问道:“肚子还疼吗?”

她笑着摇头,道:“饿是真的饿了,但是也有点累,我等会儿再吃。想再躺一会儿。”她说着又艰难的上炕躺着,左右换着姿势,他看着心疼半跪在炕边拖着她肚子,“这样是不是舒服点。”

“还真是。”她笑着道:“至少轻了五斤。”

赵勋含笑正要实话,忽然他的手心隔着肚皮,被一个小拳头还是小脚,咚的打了一下,因为很猝然他惊了一跳,愕然的看着她,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在和你打招呼呢。”

赵勋知道胎动,才开始动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看着肚子等了一个晚上,可是刚刚那一下就好像是孩子知道是他,和他在互动似的。

一下子,他的心柔软的能揉出水来似的,木讷的道:“他知道我是父亲?”

“肯定知道,他会分辨你的声音。而且父亲的声音也更加容易引起他们的注意。”她说着摸了摸肚子,刚才那一下踹在赵勋的手上也踢在她肋骨上,疼的心头一抽。

如果是男孩子也就罢了,要是姑娘家恐怕以后也不是个文静的。

又是一下,赵勋这一次有准备,立刻用手轻轻摸着肚皮上凸起的地方,分不清是脚还是手,顺着左侧一路划到肚子的中间,顶的高高的又沉了下去。

那么的神奇,让人震惊。

“是手。”他很肯定的道:“拳头还挺有力气的。”

顾若离笑了起来,看着他道:“行了,知道你想要个儿子,所以就夸着。我现在就想生个闺女下来,等着那天看你哭笑不得的表情。”

“那你要失望了。”他哈哈笑了起来,道:“闺女我也是喜欢的。”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顾若离忽然指着自己的脚,“啊,不行,腿抽筋了,快帮我揉揉!”

“哪里。”赵勋惊的跳起来,左脚还是右脚,“这里吗?”

顾若离抽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指着左脚,“大拇指,哎呀你看到了吗,快点快点……”又道,“不要掰啊,你顺着劲抹。”

他手忙脚乱的,左腿没揉开又她又指着右腿,“又换右腿了。快点,快点。”

赵勋又去揉右腿,顾若离抱着垫着难受的哭了起来,“左……左边小腿再揉揉。”

他两手都没停着,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等她松了口气他也发现自己紧张的不得了,道:“为什么会抽筋,别人怀孕也这样?”

“正常情况。”她坐起来靠着,够着自己的脚尖揉着,道:“最近也没怎么晒到太阳,可能有些缺钙或是受凉了。明儿你让孙刃去合水看看,那边牛场里有没有产奶的牛,牵头牛回来。如果没有,羊也是可以的。”

“等什么明天,现在就去。”赵勋说着就出了门,过了一会儿回来,道:“骑马去很快,最迟后天就有牛乳喝。”

她点了点头,拉着他的手,道:“你别太紧张了,我没事的,就是有点累。不过天底下女人怀孕都是辛苦的,熬过去就好了。”

他叹了口气,抱着她道:“算了,就这一胎罢了,以后都别生了。”

“那怎么行。”她笑着道:“有人要三个儿子还是四个来着,我怎么着也得满足一下心愿吧。”

他这时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以后……以后还是忍忍的好,不能肆意妄为,让她受罪。

荣王自己一个人自斟自饮着,花厅里服侍的人都被他催着走了,四周烧着炉子热烘烘的,可是他这酒越喝心头却是越凉。

其实,方朝阳说的没有错,他是太自作聪明了,以前他不觉得,人活着已经是大大的不易,更就别谈别的事了。

小时候太皇太后没有对他怎么样,但是周围服侍的人却是捧高踩低的,给他吃的东西永远都是两个哥哥吃剩下或者是不吃的,他的衣服也是他们挑着剩下来的花色……他出去,别人会和他开玩笑打趣不将他当皇子恭敬,可是两个哥哥出去却是不同,就算是先帝性子绵软成那样,别人也不敢和他说半个不敬的词。

人都是看出身,他一出生就注定了这辈子,所以,他知道他能活着,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努力。

现在再回头去看自己的一生,碌碌无为,浑浑噩噩……唯一值得骄傲的,还是他的身份,和他当初最不待见的儿子。

荣王抹了一把眼泪,灌了一口酒重重的叹了口气。

不过,他都这个年纪了,就这样吧,总不能再去努力一把,再说,他往哪个方向努力呢,他都是王爷了,再努力一把难不成还……行了行了,下辈子再说吧,这辈子就等着孙子出世,他好好抱上几回,亲上几口,亲耳听到一声爷爷就心满意足了。

荣王又笑了起来,哼着曲子喝着酒。

雪纷纷扬扬的,庆阳的雪下起来比京城还要大,白世英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足足有小半个手掌的大小,这样下一夜明天早上就会积的厚厚的一层。

因为快要过年,路上的行人也少了一些,她慢慢的走着,在同安堂门口停下来,里面在收拾打烊了,崔树和二妮正在柜台后面算着帐,一人拨着算盘,一个人拿笔记着。

没来由的,她有点想念京城,想念苗苗,想念梁欢和张丙中他们了。

一样的同安堂,可是人却完全不同。她一个人站了一会儿,又慢慢往回走,路过一间点着牛油灯炒栗子的,她上了买了一些捧在手里,顾若离爱吃甜食,零嘴吃的不算多,但是有的话她也不忌嘴。

想到顾若离她不由会心的笑了起来,她有孕家里就热闹起来,喜气洋洋的,让她也有了家的温暖,无比期待她肚子里孩子的降临,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伟大。

“小姐,行行好给点吃的吧。”忽然,有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走过来,穿着破旧的衣服,一只脚上绑着的是草鞋,另外一只虽是棉布的但却是破的露着脚趾,她看着一愣问道:“你一个人要饭?”

“是。”小男孩点着头,声音冻的发着抖,“求求您行行好。”

白世英拿了钱袋子,将里面的银子都倒在他的破碗里,道:“我的栗子是给朋友买的,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去买吧。”

小男孩震惊的看着她,结结巴巴的道:“……都给我的?”

“嗯。去买双鞋子找个地方避一避,这钱省点用应该够你过这个冬天了。”白世英道:“藏好了,别让人看到。”

小男孩点着头,又点着头,道:“谢谢小姐。小姐您贵姓,将来,将来只要我不死,我一定想办法还你的钱。”

“我姓白,白世英。”白世英看着小男孩,道:“行啊,那我等你来还我的钱!”

小男孩点着头。

白世英转身而去,小男孩又抱着碗追着几步,雪花落在脸上他胡乱的抹开,道:“小姐,您能给我取个名字吗,将来我去找您,您也能记得我是谁。”

“名字啊?”白世英觉得这孩子很倔,便含笑道:“我是制药的,没什么好听的名字……你若愿意,就叫长卿吧。”

这是一味药,如同繁篓和远山一样。

“谢谢!”小男孩点着头,喃喃的念着,“长卿……”等他回神,白世英已经慢慢走远了,他笑嘻嘻的将银子收了,道:“白世英……白……”

他有钱了,小男孩将钱一下子搂着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紧紧捂着往巷子后头跑,满脸的笑容,忽然的,他步子骤然一停撞在一个人身上,那人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斗笠看不清容貌,淡淡的问道:“长卿?”

“你,你是谁。”小男孩捂着口袋里的银子后退,那人重复了一句:“长卿?”

小男孩拔腿就跑,还不等他迈开步子人就被提溜了起来,悬着空那人就低声道:“跟我走,我再送你一个姓!”话落,捂着小男孩的嘴,两个消失在大雪里。

白世英自然不知道她走后发生的事,脚步轻快的回顾府,在门口碰到了从外面回来的陈顺昌,笑着道:“陈伯也出去了。”

“嗯。我有点事要办,白小姐冷吧,这会儿雪太大了。”两个人说着进了门,白世英回道:“是有点冷。陈伯,庆阳城里许多叫花子吗,以前冬天官府会照拂吗,施粥送袄子什么的,会有人做吗。”

“以前没有,但是听说今年是有的。过小年的时候黄大人会开仓施粥散米呢。还有人家捐了衣物。”陈顺昌说着,道:“白小姐要是想去看看,到时候我陪您去,做好事能让人心安。”

白世英笑着点头,道:“那就是后天了,那我这两日去买些东西准备着,到时候和您一起去。”

陈顺昌应是,道:“估摸着我们姑奶奶也是要去的,我也买点东西备着。”他说着去了顾若离的院子,白世英则自己回去了。

瑞珠在门口等着陈顺昌,见着他来问道:“怎么样,稳婆找到了吗。”

“找到了,明儿她会在门边等着,到时候你陪着姑奶奶在门边转一圈叫她看看。”陈顺昌道:“她眼力很准,说的没一个错的。”

瑞珠点着头,道:“这事儿我和县主说,您快回去,别让七爷知道了。”

陈顺昌点着头,悄摸的出了门。

顾若离正坐在炕上吃炒饭,就着咸菜和豆腐乳,李妈妈在一边干着急,“这哪能吃,也太咸了。”

“我就忽然想这口了。”顾若离笑着道:“少吃点没事的,您别怕。”

赵勋也是觉得奇怪,今天吵着要吃豆腐乳和咸菜,昨天抱着蜜饯吃了好几个,后来喊着难受又全都吐了,夜里又饿,哄着她吃了一块梅花糕,非说味儿是馊的,他就起床去厨房下了一碗牛肉面,放了许多辣椒,她吃了半碗剩下的半碗他吃了,辣的他一头的汗。

寻常她口味都清淡,现在反而越来越重了。

“舒服。”顾若离满意的很,吃了一大碗的炒饭,里面还放了火腿,她连火腿都吃的干干净净的,豆腐乳和咸菜也清空了,“明天我们吃鱼吧,酸菜鱼!”

“酸菜鱼?用酸菜炖的鱼?”李妈妈不会,瑞珠笑着道:“是,一片一片的鱼片和酸白菜一锅炖,辣的,下饭的很。”

李妈妈点着头记着,道:“明儿奴婢去烧。”话落又道:“那奴婢走了啊,县主您早点歇着。”

顾若离躺着歇着,笑看着赵勋。

“我陪你在房里走走,别一会儿积食了。”赵勋拉着她起来,她笑着起来抱着他撒娇,“我家赵将军也知道饭后走动不然容易积食了,真是厉害啊。”

他失笑,捏着她的鼻子道:“夫人调教的好。”

“还是孺子可教啊。”她哈哈笑了起来,看着在门口露了个脸又缩回去的瑞珠眼底划过笑意,和赵勋说说笑笑走了一刻钟,实在是走不动了才去洗漱上床。

赵勋去洗漱时瑞珠进来了,低声在她耳边道:“陈伯找到了,说明儿您在门口走一圈,让稳婆看看。”

“好!”她其实也是不信的,就这么看看肚子就知道怀了几个,是男是女。可是当下她除了这个还真是没有别的办法,有备无患总比措手不及好,即便准备的多了到时候用不上也无所谓。

第二日一早,赵勋出了门,她就和瑞珠慢慢在院子里晃悠,地上积着雪她小心翼翼的走着去了侧门,守门的婆子正在门口和一个约莫六七十岁的老婆子说着话,她直接过去了聊了起来。

稳婆姓刘,是庆阳本地人。

“老婆子做了四十年的接生婆。”刘婆子笑着道:“顾大夫要是不嫌弃,可以请老婆子来接生,报官您稳稳当当的。”

顾若离点着头,道:“那真是求之不得。这两日我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到时候再去和您说一声,若是定了您二月就要住家里来。”

刘婆子点着头,道:“顾大夫随时去,我把时间给您空出来留着。”

顾若离颔首就和瑞珠一起回去了,过了一会儿陈顺昌来了,关了暖阁的门陈顺昌道:“刘婆子说您这七个月的肚子都过了别人临月当生的肚子了,而且您又瘦吃的也不多,怕是肚子不止一个,让您多加小心一点,恐怕不到三月您就要生了。”

一般双胞胎挺不到足月,这个倒是真的。

顾若离听着心也砰砰跳了起来,她起身道:“瑞珠给我拿纸笔来,我要给杨大夫和岑大夫写信去。”

瑞珠应是而去。

陈顺昌紧张的道:“这生两个太危险了。姑奶奶怎么一下子就怀了两个呢,这要是……”他的手都在抖,顾家再也禁不起任何风浪了,顾若离是最后的希望啊,“姑奶奶,您快想想法子,这生孩子前要准备什么,注意什么,都和我们说说,我们要做好准备。”

顾若离点着头,道:“也不一定是。不过现在我们就当做是了。这孩子用的东西当然是要双份的,这一次用不上下一次再用也不浪费。至于生的时候要什么,这个要和稳婆再问问,和李妈妈也商量个章程出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再看看。”

陈顺昌应是,一一记着。

瑞珠将笔墨拿来,顾若离细细的写了一份信,晚上赵勋回来她将这事儿和他说了,“……稳婆说肚子太大了,指不定里头有两个,我自己也是这么怀疑的。”

赵勋愣住了,惊讶的指着她的肚子:“两个?”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怎么就突然来了两个了!

“不一定的。”顾若离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被吓着了,赵将军叱咤沙场以一当百都不惊,现在被她肚子给惊着了,“你别紧张。”

他能不紧张吗,问道:“那生的时候岂不会很危险?”

生一个都危险,何况一次两个。

赵勋后悔不已。

“我写信给杨大夫了,你明儿帮我送出去,过了年只能辛苦他们一起来一趟护着我。”顾若离道:“就怕杨大夫身体不能颠簸,我提了一句,要是不行刘大夫和岑大夫来也是可以的。”

先是她自己生,只要她意识清醒的,一般的意外状况她还是可以应付的,若是意识不清醒了,那就只能靠大夫了。

“若我到时候有什么事,你也不要害怕,保孩子就好了。仔细养大他们。”顾若离把前后都想了一遍,她不是消极,而是职业习惯,“不要慌啊,还有两个月呢。”

赵勋紧紧握着她的手,无力感遍布全身,这种事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帮不了她。

“什么叫两个。”方朝阳唰的一下掀了帘子,随即荣王也跟着一起进来,“两个,两个怎么生,娇娇啊你快快想想法子,把后面的事都想好了。”

顾若离将事情和大家解释了一遍,“都不确定。我们只是猜测而已。”

“有备无患,只要有可能我们就要做好准备。”方朝阳来回的走着,搓着手道:“那就多请几个稳婆。”看着赵勋,“去将十里八乡的稳婆都请来。”

赵勋颔首,道:“明天就去办这件事。”

一家人如临大敌。

顾若离这个时候反而松弛了下来,能做的能想的她都想了做了,如果到时候她还是遇险了,那她就放手一搏,剖腹取子……她要死了,就表示她的命该如此。

小年的时候白世英和陈顺昌特意去施粥,方朝阳和李妈妈赶着年前去了庙里捐了许多香油钱,赵勋闭门谢客一整日都陪在顾若离身边。

过年的时候,顾解福和福解兴来了,方朝阳避而未见,顾若离在花厅里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两个人就走了。

过完年,来拜年的人不算多,一来是因为赵勋现在身份很尴尬,二来,他不好相处上门来也是碰一鼻子灰。

大家都是在门口放了名帖就走了。

转眼过了正月十五,刘婆子就住了进来,京城的回信也来了,杨大夫和岑大夫过了十五就启程,满打满算下个月二十前能到庆阳。

一家人忙的脚不沾地,什么都要重新准备。

刘婆子每天教顾若离做一些手脚操,她发现刘婆子难怪会是这里最有名的稳婆,还真的是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她做操,赵勋就坐在旁边看着,盯着她的脚,生怕她脚底打滑回头再摔一跤。

“爷!”孙刃和周修彻抬了一堆东西过来,“都是兄弟们送来的,听说顾大夫怀了两个,大家就多准备了一些。”

一打开,都是男孩子玩的玩意儿,木头雕的刀剑棍棒九连环,另一个箱子则是衣服鞋袜还有报备枕头之类的东西……瑞珠看着就笑着道:“那我们不用做了,现在真的是够了。”

“县主。”陈顺昌笑着进来,道:“外面有个姓司的人求见,说是您的朋友。”

是司璋来了,顾若离笑着道:“请他们进来。”她生个孩子闹的动静是不是太大了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