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双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顾若离站在院中的亭子里,亭子里顾清源正在下棋,阳光洒下来他犹如镀了一层金光似的,她高兴的喊道:“爹,我有件大喜的事要和您说。”

“娇娇。”他放了棋子侧目看着她,笑的极其的温柔,“什么大喜的事要和爹爹说。”

她掩面笑着,脸红红的过来,看着他低声道:“您有外孙了,您做祖父了。”

“啊,我的娇娇有孩子了。”顾清源很高兴的站起来,“一转眼的功夫,娇娇都长大了做了母亲了,爹爹真为你高兴。”

她笑着点头,道:“您不想去看看两个孩子吗,您帮着取个名字吧。”

“名字啊,爹爹一时还真是想不起来。”他想了想了,道:“要不,你让爹爹再想想。”

她点着头笑着,拉着顾清源,“那我们先去看您的外孙。我这次真的是万幸啊,一次生了两个居然顺顺利利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走着,“娘也在那边,你们正好聊聊,你好就没有看到她了吧。”

她说着回头,忽然发现手里空空的,顾清源不见了,她四处找着,喊道:“爹。”

四周空寂着,并没有顾清源,她心里着急着在家里到处的找,看到了顾解庆,看到了顾清沾,看到了大伯母,大姐,二姐……她们都朝着她的院子去,一边走一边笑着,“娇娇生了两个儿子,往后我们家就要热闹了。”

“和娇娇说说,有一个姓顾吧。那我们家就有后了唉。”二姐笑着的俏皮,大伯母就呵斥道:“不要胡说,这孩子姓赵又不是平头百姓家的,哪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二姐瘪着嘴,道:“那就算了,以后让娇娇多生几个吧。多生几个总能有一个姓顾吧。要不然,生几个女儿姓顾也行啊。”

“行了。”大姐掩面笑着,道:“生孩子九死一生的,一回就够了,你当娇娇是铁打的人呢。”

二姐嘻嘻笑着,拿了一堆的小衣服出来,“看我,这段时间做了好多衣服呢,足够两个侄儿穿到三四岁了。”

“大伯母,大姐,二姐!”顾若离在后面喊着,她们回头过来,朝她招着手,“娇娇快来,我们去看大双和小双去。看看生的像你还是像赵将军!”

她笑着点头,跟着他们后面跑着,她们却走的很快,她使劲跑着也追不上,不一会儿几个人就消失在小道上。

“大伯母!”顾若离惊醒了过来,看到了赵勋担忧的视线,看着她问道:“做梦了,还难受吗,哪里疼?”

她笑了起来,原来是做梦,一定是家里的人知道她生孩子了都回来看她了吧。

“我没事。”她笑着道:“就是累的很。我睡多久?”

赵勋拿帕子给她擦着脸上的汗,道:“一小会儿。”这一小会儿,就像度过了漫长的一生,他就坐在这里想了很多很多……如果顾若离真的就这么走了,他恐怕做不到善待孩子养大成人,他甚至都想不到,再接下来的半生里,没有她的日子,他要怎么去熬过去。

孩子只是他们人生的过客,对于他来说,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锦上添花,她才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我没事。”她看的出来他很紧张,“你别担心,正常做月子养好身体就好了。”

他没有说话,弯腰将她抱在怀里,紧紧抱着,好一会儿在她唇角轻轻一吻,柔声道:“辛苦了。”

她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脸,道:“再辛苦,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她忽然明白李妈妈常和她说的那句话,女人这辈子或许有人求财,有人求权,有人求貌……可一旦成亲过日子,落入俗套归为柴米油盐的俗事时,所有女人到最后求的都是一样。

那就是一个能真心疼爱,事事将你放在心里,知冷知热的男人。

其他的,都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是男孩还是女孩。”顾若离拉着赵勋的手,他笑着回道:“两个儿子。”

他一心想着这一胎生个儿子,没有想到一下子给他来了两个……他到现在都没有从这一重重的惊吓和惊喜中缓过来。

“快抱来给我看看。”她激动的要坐起来,赵勋摁着她,“我去抱来给你看看,你别起来。”

她也就躺着了,身上实在是没什么力气,而且生的时候她忘记说侧切的事,下身崩裂了也没有人能给她缝合,这会儿生生的疼着。

“终于想起孩子了?”方朝阳抱着大双递过来,笑看着顾若离和赵勋,“说了这么久,只当你们不要两个孩子,我也好带回京城去养着了。”

顾若离笑了起来,道:“娘,快给我看看……”

方朝阳将孩子放在床边,又抱了小的过来,顾若离打量着两张小脸,皱巴巴的粉扑扑的,眼睛鼻子都挤在了一起,两个孩子都不胖,瘦瘦的缩在被子里,更两只猴子似的。

“这个是老大?”她指着被子栓红绳的那个,方朝阳点了点头,道:“嗯,这个是老大,比小的要早小半盏茶的功夫。”

顾若离疼惜的摸了摸了两个小脸,想到了什么,又解开了包被检查了脐带的处理,确定没事了才松了口气将被子包上。

“我让奶娘进来了啊。”方朝阳道:“一会儿喂点水就能吃奶了。”

顾若离一愣,她想好了要请奶娘的,就怕自己的奶水不够,回头两个孩子不够吃,可是现在看着孩子让他吃别人的奶,她心里就万般不是滋味,看着方朝阳又看看在赵勋,道:“要不……我自己喂吧,先喂一段时间,不行再找乳娘!”

“不行!”几乎同时,方朝阳和赵勋答的话,方朝阳道:“你一个喂不了两个,最后两个孩子都吃不饱。”

赵勋蹙眉道:“两个孩子,夜夜都要起来,你休息不好的。”

“那我白天喂好了。”顾若离和他们解释,“我是头胎又是初乳,这个太珍贵了,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们吃了。”

方朝阳将小双抱起来,睨着顾若离,“随便你,你要喂也可以,但是奶娘还是要在的,以她们为主。”

“好!”她也担心自己的奶水不够吃,便又拉着赵勋求着,“就喂一个月,我不累的,晚上让乳母也睡在房里好了。”

赵勋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道:“那说好了,只能一个月。”

她点着头,想着要是母乳好以后她要喂,她们谁也拦不住她。

“那就先试试老大。”顾若离解了衣裳,刘婆忙过来帮忙,赵勋看着就有些尴尬起身让在了一边,乳头一进嘴里那么小的婴儿就不用人教的,自己会吸允。

啪嗒啪嗒的。

“好痛!”顾若离啊的一声,抓着刘婆的手,“怎么……这么痛!”

刘婆笑了起来,道:“还没通,多吸吸就好了。”

她都懂,但是这份疼却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疼的泪眼汪汪的可又舍不得放弃,低头看着大双还不敢哭出来,生怕赵勋要反悔了。

“知道疼了吧。”方朝阳撇了她一眼,“让乳娘喂去。回头你要受的罪可不止这些。”

顾若离摇着头,她怎么着也得把初乳给喂了才成。

“方朝阳!”荣王在门外急着嚷嚷着,“你快点把我孙子抱出来给我看看。你不能一个人霸两个吧,你太过分了啊。”

“强强,壮壮,来祖父这里。”荣王又不能进去,只能在院子里急着来回的打转,“方朝阳,你把我孙子还给我。”

荣王闹着,大家却都是松了一口气。

杨文治和岑琛对视一眼,两人也都是一身轻了,他们来是备着的,不需要他们那是最好的了。

“阿弥陀佛。”李妈妈双手合十念着,“奴婢明儿就要去庙里还愿,多谢菩萨保佑我们县主顺顺利利。”

陈顺昌也是抹着眼泪,颤颤巍巍的道:“老仆这就去给老太爷还有二老爷说一声,我们姑奶奶母子平安,得了两个大胖小子!”

他想着只要生一个儿子顾若离下半辈子就不用操心了,没有想到,这一来就是两个。

真的是天大的机缘和福分。

陈顺昌带着婆子去祠堂少上香。

“你说什么。”方朝阳抱着小双站在门口,“你刚才喊什么?”

荣王也不管立刻凑上去,要抢着孩子来抱,方朝阳不给他,“不能吹风,你看看就好了。”话落,把襁褓往荣王前面一送,荣王连眼睛鼻子都没看清楚,方朝阳就又收回去递给了稳婆,盯着荣王问道:“你喊什么?”

“强强和壮壮啊。”荣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这两个孩子太瘦小了,才五斤多。我取个吉利的小名。”他刚刚灵光一闪想到的名字。

方朝阳被气的,恨不得立刻将他轰出去,一字一句道:“不准叫这个名字,以后都不许喊!”多难听的名字,也亏得他能喊出口。

“怎么难听了,多讨喜吉利。”荣王嚷着,“还有一个呢,一起给我看看。”

门啪地一声关上,荣王被撞着脑门,只能摸着鼻子在外面干着急。

“王爷,才生下来还不能吹风,您再会儿,等里面收拾好了您隔着屏风看一眼。”李妈妈笑着道:“是您的孙子,您想什么时候看都行。”

荣王这才高兴起来,搓着手笑着道:“一下子两个,两个啊!”

他想孙子啊,以前无所谓,后来娇娇进门他就开始想了,看别人的孩子都眼馋!

“是。是。恭喜您啊,王爷!”李妈妈笑着。

欢颜和雪盏在一边哭着,白世英在外面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洗了手进了产房里,顾若离已经换了一边在喂小双,她笑着抱着大双在怀里,低头看着惊奇的道:“真的是好小,像只小猫一样。”

“可不是。”方朝阳喜欢的不得了,忽然就觉得往后她有事情做了,“当初娇娇生下来的时候六斤多,我都觉得很小,现在这两个比娇娇还小。”

白世英点着头,撇了一眼远远看着的赵勋,问道:“赵将军要抱?”

“算……算了。”赵勋今天很不在状态,像个懵懂的少年进了戏园子一样,“你们抱就好了。”

白世英和方朝阳对视一眼,方朝阳低声道:“让他缓缓,他现在魂还没有收回来。”刚刚顾若离生孩子把他吓到了。

“男人是想不到。”白世英轻声道:“等会儿就好了。”

方朝阳很满意赵勋的样子,孩子生下来他不管孩子只顾着顾若离,她都怀疑要是顾若离有个三长两短的,赵勋立时就能将两个孩子都丢出去。

她这才明白,当初顾若离为什么执拗的要嫁给赵勋。

这个人看着霸道没没什么温情,可内心里却恰恰相反,对谁好就会一门心思的扑上去,什么花样都没有。

“没有奶水。”顾若离胳膊都要压断了,人也彻底没了力气,躺在枕头上喊着刘婆,“先不着急让乳娘喂,免得他们吃饱了就不啃吃我的。我先睡会儿等半个时辰后你再抱来试试。”

刘婆不疑有他,点着头应道:“行,那我先给喂点水。”

“嗯。”顾若离躺下来闭着眼睛,拉着赵勋的手道:“七爷,我先睡会儿,太累了!”

赵勋捋着她的碎发,柔声道:“嗯,好好休息。”

她迷迷糊糊的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有醒了试试,李妈妈端了一大碗猪脚汤来,她忍着腻喝了两大碗,躺着等奶水……

“不要急,有的人生完了两三天都没有奶水。”刘婆话还没说完,小双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顾若离惊了一跳,道:“怎么了,是不是饿着了。”

方朝阳正抱着的,回道:“一惊一乍的,是尿湿了。”话落,将孩子放在床上,拆开了被子一看不但尿了还拉了一屁股的大便,刘婆要来弄,她摆着手道:“我来就行了,你看看大双去。”

方朝阳娴熟的拿热毛巾擦干净小屁股,换了被子和尿布,小双立刻就停了哭,哼哼唧唧的歪着小嘴,似乎是饿了。

“这个也拉了。”刘婆笑着道:“哎呀,这样就能看得出来,小公子爱干净,大公子则要是马虎一点呢。”

她话落,大双就好像能听得懂一样干嚎了起来,刘婆手脚极快的给换好了衣服,他也不愿意,嘶着嗓子嚎的地动山摇的,外头荣王紧张的喊着,“这是怎么了啊,是不是饿了啊,乳娘呢,快点喂啊,别饿着我孙子了。”

“闭嘴!”方朝阳怒吼一声,也过去看着大双,刘婆尴尬的看着顾若离道:“恐怕……是饿了。”

顾若离叹了口气,道:“那先让乳娘喂着吧,总不能饿着孩子了。”

“好。”刘婆喊了两个乳娘来,一人一个的抱在怀里,大双呼哧呼哧的就吃了起来,立刻停了哭,闭着眼睛还能听得到迫不及待的吞咽声。

小双则是怎么逗都不吃,沉沉的睡着。

“这个不肯吃。”乳娘红着脸道:“……要不然再等等,兴许不饿。”

顾若离拍了拍自己这边,道:“方才我喂她还吮了两口,这会儿怎么会不吃了呢。”她看着大双吃的好,就怕小双是不是生理有缺陷,紧张的抱在怀里忍着痛坐了起来。

赵勋在她后面托着她腰。

说来也奇怪,小双到她这里居然就吧嗒吧嗒的吸了起来,似乎不满意什么都没有,哼哼唧唧的可却是不松口。

“哎呀。”刘婆笑着道:“这孩子贴心啊,知道是娘,不吃别人的非要吃自己娘的奶。”

顾若离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孩子有缺陷就好了,她看着方朝阳道:“娘,再让李妈妈煮点催奶的汤来,我多喝点。”又道:“说是鲫鱼汤好,您让她多炖会儿,炖成奶白色的。”

方朝阳叹了口气,道:“行了,你别一直坐着,躺着喂一样的。”

过了一会儿李妈妈又端了各式各样的汤来,顾若离喝的撑了,到半夜她就觉得胸口有些隐隐的疼涨,下半夜喂的时候就有点奶水出来了。

赵勋坐在摇篮点看着睡的呼哧呼哧的大双发呆,顾若离喂着小双,看着他道:“好像有奶水了,你把老大抱来试试这边。”

“好。”赵勋第一次抱,伸出托着襁褓,小心翼翼的走着,她看着失笑,道:“你抱在手里抓紧了就好了,不会掉的。”

赵勋嗯了一声,道:“这么小,我怕我会伤着他。”

“你这可是今天第一次评价呢。”她换了一遍喂大双,大双闭着眼睛吧嗒吧嗒吃了几口就不啃了,嘴巴一瘪就哭了起来。

顾若离叹气,指着他和赵勋道:“我算是知道了,这孩子以后指不定就能被人用一块糖给骗走了。”

“他敢!”赵勋沉声,瞪了一眼大双将他抱回去,乳娘接在手里去屏风隔壁喂他,他就不哭了,哼哼唧唧的吃的欢实的。

两个孩子,现在就能看出不同的地方来。

“你也去睡会儿。”顾若离看着赵勋道:“日子还有的熬呢,后面的事情更多,你别把自己熬的垮了。”

他哪里能睡的着,也不放心一个人回去卧室里去,就指了指顾若离的床脚,“我在那头靠会儿。”

“别。”她摆着手,“床单虽换了可还是脏的很,你别睡在这里。都说晦气。”

他也不管,合衣靠在她脚边,摸了摸她的脚虽穿着袜子可还是凉凉的,就抓着塞自己怀里捂着,闭着眼睛道:“自己媳妇儿,晦气个什么劲儿!”

她失笑,一会儿也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她一睁开眼就听到了屏风隔壁荣王和赵勋的对话声。

“这是强强啊,这是壮壮!”荣王声音忙是雀跃,“强强的脸要圆点啊,我来看看……”他说着,哎呀一声,道:“老七,我看到两个人的不同点了。”

赵勋嗯了一声,荣王又道:“你看看,强强耳朵上有个小红点啊,像是朱砂点的一样,壮壮耳朵上没有。”

“你看看啊。”荣王将大双抱过来塞给赵勋看,赵勋勉强看了一眼,还真是看到了耳朵尖的后面有个胎记,因为耳朵贴着头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顾若离喊着道:“真的有啊,快抱来我看看。”

“快抱给娇娇看看去,我大孙子有胎记的。”荣王将大双给赵勋,自己抱着小的,来回的抖着,“祖父给你唱段戏啊,绑子戏很好听啊。”

他就真的唱了起来。

顾若离拨开耳朵,惊喜的道:“要是长大了分不清脸,就能从耳边分辨了。”

“嗯。”他抱着孩子问道:“我让李妈妈给你送吃的,你先吃早饭。”

她点头,还想试试大双吃奶不吃奶。

“祥哥儿和朗哥儿醒了没有?”方朝阳进了门,荣王一听就皱眉,“你喊什么?”

方朝阳就睨着他,道:“祥哥儿和朗哥儿。我昨天晚上取的,以后就是这个小名了,你取的那个太难听了,往后别在我耳朵跟前喊。”

“你这名字太俗气了。”荣王摇着头,“还是强壮好听,男子汉就是要强壮一点,能文能武!”

顾若离一看情形不对,立刻喊着到:“娘,您快来看看,方才王爷发现了大双耳朵尖上有个胎记。”

“我早看到了。”方朝阳不以为然,抢了荣王手里的小双,“你抖什么,羊癫疯啊。”

荣王手里一空,不满的道:“你怎么能这样。我还没有抱够呢,再说了,这抱孩子不就是这样抱的吗?”

“你抖习惯了,以后他抱着就要抖。”方朝阳白了他一眼,道:“去,儿媳妇房里你也能随便进,有规矩没有。”

荣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只是想看看而已。

洗三礼的时候,方朝阳赢了,老大叫祥哥儿,老二叫朗哥儿,观礼的人很多,崔家那边的人都来了,在家里开了四桌的酒。

顾解兴和顾解福让人送了礼来,顾若离收了,也派人去请他们了。

杨文治仔仔细细的给两个孩子检查了一遍,笑着道:“好的很,现在看着瘦,可是一天一个样儿,长肉快的很。”

顾若离也觉得是,祥哥儿能吃的一些,乳娘的奶水也多,才五六天的功夫,就能看得到他的小脸圆润了起来,粉扑扑的透着白,郎哥儿则明显斯文多了,吃的少,除了尿了脏了会哭外,其他时候不是睡觉,就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周遭。

顾若离看着他,他也看着她,眼睛像极了她,圆溜溜的又黑又亮,眼睫毛也很长,忽闪忽闪的……她欢喜的亲了亲他的小手,和赵勋道:“七爷你看看,他的鼻子和下巴是不是像你?”

“像你多点。”他凑过来看着,“皮肤也是,就是太白了。”

哪有男子皮肤这么白的,还是黑点的好。

她失笑,道:“白点好看啊,再说,将来还会晒黑的,这个你就别操心了。”

赵勋嗯了一声,拎着祥哥儿过来并排放着,单从眉眼来看,真的很难分辨。

“从这么小……”顾若离比划着,“要长的像你这么高,我忽然觉得好久远,又觉得好忙碌,那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赵勋微微颔首,摸了摸儿子的脸,“等到十岁就能丢虎贲营去了,到时候他就自然而然的长大了。”

“我觉得我会舍不得。”她抓着他的手,道:“再大点,你当初不还十四岁进军营的嘛。”

他没说话,显然也有些动摇舍不得了。

“县主。”雪盏在门口喊着到:“司老大和夫人一起来了,还带着个小姑娘。”

话落,刘梅抱着个襁褓进来,大约是才出月的关系,她白白胖胖的带着满脸的笑,和当年的样子大不相同,顾若离喊道:“司夫人,您这才出月,怎么就来了,快请坐。”

“洗三礼赶不上,我们那时候才出门。”刘梅抱着孩子和赵勋行礼,“赵将军。”

赵勋颔首,刘梅抱着孩子在床边坐下来,道:“你一次生了两个实在是太厉害了。”她低头看着两个男孩子,“哎呀,这两张脸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是!”顾若离笑着道,“我看看您闺女。”她坐起来接了襁褓抱在手里,就看到司家的闺女,圆圆粉嘟嘟的脸,头发乌黑乌黑的堆在头上,她看着顿时喜欢的不得了,“像夫人,长的真是漂亮。”

“得亏像我。”刘梅笑着道:“要是像她老子,将来可就真的愁嫁了。”

刘梅抱着祥哥儿,疼惜的道:“这个是老大还是老二,脸上肉好像多一点啊……是不是老大,一般老大都要长的好点。”

“还真是,生下来就重点,现在他一天吃的都要比老二多两回。”顾若离看着司家的闺女,一抬头就看到赵勋也正盯着,遂笑了起来,刘梅道:“这一次生了两个,回头再生一胎女儿,你们这就真的叫一个好了。”

顾若离刚疼过,现在是一点都不想,不过……等过两年她应该还是会再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