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激发/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是民女。”赵梁阙拦着劝着赵凌,“太子年纪也不小了,身边的事没个女人管也不成事,我看不如在他房里放个人。”

赵凌惊了一下,赵安申今年翻了年才十三岁。

这话提醒了赵凌,十三的孩子就知道淫乱,定然就是他身边的人教坏的,他指着院子里的一干人,喝骂道:“一个个的,都给朕打杀了,守在太子身边却不教他好,朕留你们何用。”

院子里顿时哭成了一片,许多羽林卫冲了进来。

“圣上息怒。”赵梁阙露出无奈的样子,“皇家的孩子,谁敢说什么,只要他脑子清楚的不做别的糊涂事,都能揭过去。你现在打杀骂了太子,明儿朝中就要闹翻了天。”

“朕生的儿子何以连打骂都不行了。他若再这样,朕明日就废了他!”赵凌怒瞪着赵安申,看着他年少青涩的脸染着酒后的红,浑身湿漉漉的,分外狼狈的样子,越加的厌恶,“关了。谁都不要劝朕。”

赵梁阙就叹了口气,只得上前去和赵安申道:“太子勿怕,你父王那边我再劝劝,你先去住两日,进去了别人也是恭恭敬敬的伺候着。”

赵安申抬起头来看着赵梁阙,感激的道:“谢谢郡王,安申记住了。”

“这就好。”他说着又摸着二皇子和大公主的头,道:“都乖点在家待着,别再惹你们父皇不高兴。有什么难事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们的。”

二皇子和大公主抹着眼泪点着头。

赵梁阙这才起身,羽林卫和內侍上前去拉了赵安申起来往外走,赵安申回头看了一眼扑过来的弟弟妹妹,他推开羽林卫握着两人的手,蹙着眉头什么话都没说,又松开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父皇!”二皇子噗通一声跪下,“父皇,太子他……”

赵凌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边走边和成一道:“朕看他们是少了管教,明日就送去……”他说了一半,忽然想起来,他和方樱已经大半年没有同房了,也就过年的时候见了一面,儿子他都没去看几眼,现在再把二皇子和大公主送去,不合适。

太皇太后年纪太大了,而且,要是知道了他将太子关起来,怕是又要训斥他一顿,他现在就听不得这些话。

居然没有人合适。

“要不……”成一道:“送到钟翠宫去?”

赵凌摆了摆手,道:“没一个顶用的。”他说着脚步一顿想到了崔婧容,早先崔爷还上了奏疏来求让崔婧容回家休养去,他没同意……太医说崔婧容怕是再难有孕,“送贤妃身边去。”

她性子温和人也没有心思,不至于将两个孩子养歪了。

“可是……贤妃身边已经有三皇子了。成一道:“奴婢怕她忙不过来。”

赵凌不以为然,大步走着,道:“送吧,回头再让内务府给她送些她喜欢的料子过去。”话落,人就走了。

晚上,崔婧容看着屋子里凭空多出来二皇子和大公主,笑了起来,道:“这下子我这里可真是热闹了。还没有用膳吧,喜欢吃什么,让厨房给你们做。”

贤妃的温柔是出了名的,大公主和二皇子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道:“肉!”

“哈哈。”崔婧容笑着道:“那就让人去好肉,各种各样的肉都少一点来。不过不能都吃,一会儿积食了可不好。”

两个孩子点着头。

“那就先去看看你们的房间。”崔婧容道:“临时让人布置的,你们看看,要是不满意我们再改一改。或者,让人去十王府,将你们用惯了的东西取来,行不行。”

两个孩子点着头,去了后殿就看到了正趴在垫子上玩的年哥儿,旁边两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正轻轻揉揉的给他捏着腿,他看着哥哥姐姐进来也不大认识,咧着嘴笑着。

“是二哥和大姐姐。”崔婧容过去轻声教着,年哥儿就各喊了一声,二皇子点了点头,大公主没做声就走了。

崔婧容摸了摸年哥儿的头去了后面,安顿两个孩子,她和花嬷嬷边走边道:“嬷嬷,圣上将二皇子和大公主又送我这里来,是不是有别的意思。”

“奴婢倒不觉得,这对您来说是好事。”花嬷嬷低声道:“不过,圣上将太子关起来,却让人不得不深思一分。”

崔婧容想不明白里面的事,她至少单纯的觉得孩子可怜,又怕赵凌又别的暗示她没有懂,耽误了事情,“那就不管了,让我养我就好好养着就是。”

“还有件事。”花嬷嬷看着前面的两个孩子,低声道:“听说这一回太子去喝酒,您的胞弟也在其中。”

崔婧容脚步一颤,惊骇的道:“你说他和太子爷一起去喝酒了?”

花嬷嬷抿唇点了点头,“不单他,还有平凉伯的表公子。”

马继吗?崔婧容抚额,害怕的拉着花嬷嬷的手,“圣上……会追究此事吗。”

“似乎没有追究的意思,要不然也不会讲二皇子和公主送您这里来。不过……心里总是有些过不去的,您还是想办法提醒一下家里人,不要和太子爷走的近,免得……惹祸上身。”

崔婧容点着头应是。

宗人府赵安申坐在房间里,桌案上放着他常常看的书,是刚才有人给她送来的。

他安静的翻看着,静静的做着笔记,就如同平日在太子府一样。

门被敲了两声,随即被人推开杨清辉出现在门口,他抿唇一笑道:“小杨大人。”

“太子。”杨清辉穿着豆绿的朝服,帽子托着手中,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包袱,里面都是书,“我在我的书房取来的,有两本游记,闲了也可以看看打发时间。”

“让小杨大人费心了。”赵安申收了包袱拆开翻了翻,笑着道:“这两本现在很难买的到,我还想哪天誊一本呢。您这是雪中送炭啊。”

杨清辉轻笑,在他对面坐下来,道:“……为何去吃酒?”

“其中事情一言难尽。”赵安申摇了摇头,道:“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时啊。”

杨清辉听明白了他的话,他这是被人陷害了,叹了口气,道:“圣上并未责怪平凉伯府和建安伯府,这倒是出人意料。”又道:“看来,圣上只是一时气难平,太子您也别太难过。”

“我早不知难过了。”赵安申笑着,提笔在面前的纸上泼墨般的写了个字,“忍!”又放了笔慢慢折起来,拿火折子出来烧了。

杨清辉抬起头似乎想在做什么,最后还是落在赵安申的肩膀上,拍了拍他,道:“太子……是聪明人!”

“聪明也是蠢。”赵安申道:“真正聪明的人,是不会让人觉得聪明,有威胁的。这一点我差的太多了。”

杨清辉轻轻一笑,道:“此话共勉。”

“小杨大人回去吧。”赵安申道:“我若有事会想办法告诉你。寻常这里你少来吧,免得连累了你。”

杨清辉颔首起身,道:“太子……保重。”话落,随手塞给他一个荷包,便出了门,赵安申在净室里打开一看,里面是叠的整整齐齐的,十两一张的银票,估摸着有四五十。

他将东西收好,靠在墙上,苦笑!

顾若离忙了三天同安堂的义诊落下帷幕,事情从头到尾都很圆满,这让她很欣喜,而更加高兴的是那个妇人的痢疾第二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又养了一天就痊愈回去了。

传染的事,只有她次子有些症状,但也是吃药后立刻止住。

此事,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黄章提笔写了奏疏,要去户部拨三百万两到庆阳来,奏疏送走前他拿去给赵勋看,他看了一遍笑了笑,道:“送去吧,探探路也是好的。”

奏疏就直达了御书房。

果然如他们所料,没有丝毫的音讯传来……

顾若离抱着朗哥儿在树荫下乘凉,他穿着一件大红的肚兜,圆滚滚白生生的小屁股露在外面,趴在母亲的肩头上,一双安静滴溜溜的四处看着,也不大吵闹……祥哥儿则要活泼很多,一边走就一边咿咿呀呀的说着话,不知道说什么,总之和抱着他的方朝阳嘀嘀咕咕的聊着。

顾若离忍不住失笑,喊道:“娘,您寻常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何以抱着祥哥儿,你们祖孙两个就能聊的这么火热。”

“是他闹着我聊。”方朝阳亲了亲祥哥儿,笑着道:“这孩子和我贴心,我喜欢。”

她确实抱朗哥儿要少一点。

“那也不至于聊的这么欢畅。”顾若离笑着道:“说什么呢,您给我解释解释。”

方朝阳白了她一眼,颠了颠祥哥儿,道:“什么话都告诉你,我们还说个什么劲儿。”话落,她问道:“你们不去河套了?”

“看七爷的意思,他会去我们就不要去了。”顾若离很想去看看,不够也确实走不开,不是两个孩子少不了她,是她离不开两个孩子,一会儿不见心里就没底了。

“不去就不去吧,那边太荒凉了。”方朝阳将祥哥儿换了个方向抱着,摘了一片桑叶给他,祥哥儿一把抓住就往嘴里塞,她啊呀一声,道:“小馋猫,这个可不能吃。”

祥哥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很不满意的样子。

“不哭,不哭!”方朝阳哄着,顾若离就看着她,“娘,我小时候您抱过我几回?”

方朝阳一愣回头瞪了她一眼,道:“你有脸说我吗。要不是我狠狠训过你一回,你用膳的时候都抱着个书看。我想抱你,你倒是愿意让我抱啊。”

“我后来没看过了。”顾若离抱着老二,笑着道:“我怀疑我是您捡来的。”

方朝阳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我也想是捡来的,如今也不用陪着在这个破地方养孩子了。”

“是!”顾若离笑着道:“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啊。”

方朝阳轻笑,看着祥哥儿的脸一时看的有些愣怔……顾若离看向远处,赵勋大步朝这边走来,她问道:“事情都办好了?”

“嗯。”他和方朝阳打了招呼,抱了朗哥儿在手里,“我明天去一趟卫所。”

她点了点头,道:“我去帮你收拾衣物,你要去几天?”说着一顿起来和方朝阳道:“娘,您坐会儿我去给七爷收拾东西。”

方朝阳点了点头没有过问。

夫妻两人就将孩子给乳娘,并肩往房里去,赵勋回道:“快则三五天,慢则半个月就回。”

“那我多收拾点东西,天气热,你晚上走路中午找个地儿歇会儿。”

他颔首,牵了她的手,低声道:“你也歇几天,不用天天往医馆去,嘱咐了他们有疑难的病症过来告诉你就可以了,寻常的他们也能应付。”

杨文治回去了,岑琛现在每天在那边,不是极其少见的病,他们都能应付。

顾若离应了,帮他收拾了东西装好,第二日一早他带着周修彻去了卫所,他人一走孙刃就来回道:“县主,黄大人来了。”

“七爷去卫所了。”顾若离蹙眉道:“他有急事吗,我去见见他。”

她和孙刃一起去了书房。

黄章来回走着,听见脚步声迫不及待的道:“县主,将军什么时候走的,大约几时能回来?”

“估摸着要半个月。”顾若离请他坐,问道:“出了什么事,大人这么着急。”

“几家米粮铺子的东家刚刚来找我,说是这边的盐都进不到货了。”他急的一头的汗,顾若离却听的如云里雾里,“什么叫进不到货?”

黄章喝了一口茶,回道:“是这样的,庆阳和合水七八家米粮铺子的盐,拿的都是盐巡司衙门固定每年发放的盐引,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每年固定给他们的盐引都被扣着没有给,说是紧手的很,要到年中才给,他们等五月的时候还是没有消息……这个月库存都卖光了,他们又去要,却是被告知没有了,要等下今年年底。”

顾若离蹙眉,这事儿是朝廷统一调度的,每年每个地方都是有盐引分配的,就算是这一年开盐少,可盐引还是会提前预支的。

只有拿不到盐,没有拿不到盐引的事。

单听着,就知道有人在里面做了手脚。

“他们就想着从扬州那边匀一些过来,私底下还和私盐贩子接触过,可是无一例外,那些人一听是庆阳这边的,就说没货。如今庆阳市场上的盐统共加起来,也不够吃上一个月的。”

再不想办法,七月整个庆阳的百姓都没有盐吃了!

“看来,是有人有意要断西北的盐。”顾若离也忧心起来,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延州几处也会来消息说盐断了,黄章点头道:“下官也是这么认为,这才想要找将军商量此事怎么办。”

“那你派人去追,现在应该还来得及。”顾若离说着,道:“你先稳住几个东家,别让大家慌了神,闹的人心惶惶的,容易出乱子。这边等七爷的消息。”

黄章的叹气,只得点头道:“也只能暂时如此了。”

柴米油盐,这没有盐日子过不下去啊。

黄章派人去并没有追到赵勋,他也没有去卫所,但延州几处的盐却是坐地起价开始生了乱象,又过了五日,平凉发生了动乱,百姓将米粮铺子打砸一空,才发现几乎全城原本能买得到盐的铺子几乎都空了。

暴乱说起就起,好像早就准备好的一样,百姓上街游走,闹到了县衙门口……庆阳也开始蠢蠢欲动,开始抢盐囤着……黄章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六月底,庆阳,延州,巩昌等几处都发生了暴乱,百姓狂躁不安,打砸的事层出不穷。

顾若离让大家守住家里的门户,也不让荣王出去走动,他急着道:“我和大和尚约好了,今儿给我单独说经文开光的,这是大事我必须要出去。”

“大和尚也没有空。”方朝阳道:“外头乱了起来,你出去就是找死。”

荣王唉声叹气的,顾若离就将老二塞给他,道:“王爷,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两日说不定朝廷就会派兵进延州和庆阳镇压暴乱。”

派兵来,一方面是试探赵勋,一方面,恐怕就是想要赖着不走了。

“县主。”孙刃从外面回来,回道:“百姓私下里议论,说是朝廷想要逼咱们爷回去,所以才断了这边盐。只要咱们爷一日不回去,西北这一片都不会有一粒盐进来。”

“放屁!”荣王大怒,喝道:“用这种伎俩逼老七,我真是高看了他们了。”

这伎俩很管用啊,进可攻,退可守,多好!

如顾若离所料,两日后就有朝廷以镇压暴乱的名义,从大同调兵五千进了延州……一时间延州城紧张的如同弓弦,触一下就能崩断似的。

黄章坐在书房里喝茶,房间里放着冰块,他额头上的汗还是一滴滴的落着……他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他的师爷急匆匆从外面进来,道:“大人不好了,延州那边好些打起来了。”

“什么?”黄章蹭的一下站起来,惊恐的道:“是……什么人和什么人打起来了。”

师爷回道:“是大同的兵,但是和谁打还不知道。”虽不知道,可是八九不离十是和赵将军啊,“就在延州城外十里,哪里的百姓都举家逃难了。”

黄章看向顾若离,一脸的苦笑,他知道赵勋早晚要动手,可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动手。

不是要等八月的秋粮做粮草吗,怎么这么着急。

顾若离也摇了摇头,回道:“……大人不必看我,我也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赵勋没有和她说,他现在就要动手。

京中,赵梁阙激动的道:“你确定是虎贲军?多少人?”

“这两日一直没有正面交锋,但是确实动手了。多少人还不能确定,不过人数应该不多。”那人说完,赵梁阙就笑了起来,道:“那就不要和他们客气,若能趁此机会将虎贲军灭了,也就省了我们接下来的事情了。”

他的兵已经有三万调到了大同,这五千就是他的人!

还有剩下的三万,包括这一年暗中招手的三万多,他已经有近十万的兵了……至于赵凌的海防线,也只有他这个蠢货才会觉得真能建什么海防线,把海挡在外面,沿海得有多少的百姓饿死!

所以,这些拨去的银子,都是他用来养兵的。

“是!”来人应是而去,赵梁阙负手来回的走着,又停下来看着桌子上的疆域图,手在西北划了一道又重新落在了京城……

离他期盼等待的那一天不远了。

“王爷,圣上请您入宫。”外面,小厮隔着门回了一声,赵梁阙颔首收了桌子上的东西出了门,径直去了宫中,赵凌就质问道:“你派去延州了?”

赵梁阙颔首,道:“是!赵远山果然有谋反之心,他的虎贲军已经动手了。”

“虎贲军?朕怎么听说是一股山匪?因为大同的兵无辜剿了他们的山头,他们发狠下山来报复呢。”赵凌将折子摔在桌子上,赵梁阙听着一愣捡起来看了看,蹙眉道:“不可能,延州附近哪有山匪,早绝迹数年了。这些人分明就是虎贲军假扮的。”

“是不是根本不重要,因为在所有人眼中,那就是山匪。”赵凌气怒不已,赵梁阙就扫了他一眼,道:“圣上,这是大好的机会,我们接着盐的事进了西北,往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赵凌要说什么,赵梁阙已经道:“此时决不能妇人之仁!”

他说他妇人之仁,赵凌气的脸都红了,怒道:“王叔,你果真要这么做?”

“自然!”赵梁阙话落,赵凌就对外面喊道:“来人,阙郡王累了,请他去后殿休养几日。”

赵梁阙一愣看着赵凌,眯着眼睛道:“圣上这是何意?”

“王叔,我让你屯兵是为了造势,若能不动干戈收复远山,何乐而不为呢。现在我们都没有细谈过,你突然就动用了兵马,你置百姓于何地!”

赵梁阙挑眉,冷笑了一声,道:“这不是圣上你的本意吧?你这是嫌王叔碍事了?”

“我没有。”赵凌撇过头去,他确实是嫌弃赵梁阙了,他擅作主张比当时的赵勋还要独断,他和赵勋决裂不就是因为这些事吗……

赵梁阙挑眉,笑了笑,道:“你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说着,在椅子上坐下来。

赵凌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的命令发出去后,好半天都没有人进来。

他蹙眉,大喝一声,“来人!”

只有成一在门口露了个半个脸,又迅速缩了回去。

赵凌顿时变了脸色。

------题外话------

留言我晚上回,这两天字码好了就不得空了。o(╯□╰)o…不过我都看了,哈哈。连错别字第二天我自己看到了都没有修改…。

辛苦你们猜字了。啵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