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相见/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世子。”赵安申笑着拱了拱手,人瘦了不少但精神头还不错,“我和刚到这里,正准备从刘家村过去,却没有想到……看到了你们,真是太巧合了。”

“微臣也没有想到。”颜显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小姑娘,个子高高瘦瘦的,十二三岁的样子,看她的站姿和手脚身上是有功夫的,难道就是她陪着赵安申逃离了京城,一路到延州来的?

颜显暗暗惊叹,看着赵安申,“太子准备去庆阳?”

“是。”赵安申点头,回道:“我在京中已不安全,所以……”他说着回头看向崔婧容,“不知娘娘为何出宫了,我弟妹他们现在如何。”

崔婧容说起京城就红了眼睛,回道:“二皇子和大公主还在我宫里,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我……我是被阙郡王送出宫的,他打算让我来庆阳刺探军情的,幸好路上遇到了颜世子,否则……”

想想这二十多天的经历,她还犹如做梦一样。

“原来如此。”赵安申点了点头,道:“娘娘没事就好了,等过了延州就安全了。”

他虽这么说着,可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本来崔婧容在好歹还有人照顾他们,现如今……

他恨不得立刻去庆阳,劝赵远山立刻出兵才好。

“是。是!”崔婧容点着头,又看着颜显,“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颜显回头看了眼站在田埂上正看着这边的刘家村村民,和三个人道:“先进村里住一晚上,明天一早我们从后面绕过去。”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韩苗苗第一次开口,看着颜显就道:“后面有个山路的,我听方大夫说过的。”

那就更好了,颜显看着她笑了笑,道:“那就先去刘家村,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

大家就牵着马往人群里走,刘占山打量着新来的三个人,两个孩子一位妇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他视线转了一圈看着崔婧容,“夫人是县主的姐姐?”

“算不得姐姐。”崔婧容有些羞愧的垂了头,大概解释了一遍她和顾若离的关系,刘占山也听明白了,就颔首道:“既是自己人,那就请大家进村吧,我们回去再说,这里人来人往不太平。”

众人应是和刘占山一起往村里去,一进村刘占山就指着这里那里的和他们说当时顾若离在这里时的情形,又道:“杨大夫在延州,你们不进城,直接去庆阳了?”

“先去庆阳,等稳定了再来看杨先生。”韩苗苗你笑着道:“他们年前走的,我也七八个月没见着他老人家了。”

刘占山看着韩苗苗问道:“姑娘也是大夫?在同安堂做事?”

“我不是大夫。”韩苗苗摆着手笑道:“我站药柜的,抓药煎药没问题,看病我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大家边走边进了村子,刘占山将自家的院子匀给他们住,他自己住大儿子刘贺家里去了。

晚上吃过饭,四个人在院子里坐下来,颜显问道:“你们走水路了吗,路上可被人追了?”

“九死一生。”韩苗苗抢着道:“安申差点没命了呢。他腿上受伤又在水里泡了好久,上岸后连着迷糊了三天,我都快要吓死了。”

颜显微微一笑,赵安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是我的福音啊,有你在我死不了的。”

韩苗苗就挑着眉头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随即自己被自己逗乐了,哈哈笑了起来。

颜显和崔婧容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一愣,她问道:“苗苗经年几岁了?”

“我十三啊,和安申一样大。”韩苗苗笑着说着,又道:“不对,我比他大几个月。”

赵安申就摇着头,回道:“大几个月算得什么。我们是同年。”

“行,同年,行了吧。”韩苗苗说着又拉着他的胳膊,问道:“要不要给梁欢去封信,他铁定担心死了。”

赵安申抿唇想了想,回道:“等到了庆阳就给他写信,到时候你来写,我要写了会连累他的。”

“要你说。”韩苗苗笑着道:“当然是我来写啊。”

颜显慢慢喝着茶,茶叶并不好但此刻喝起来却是格外的醇香,他品着转过视线去看崔婧容,就见她双手正托着下巴弓着腰,眨巴着眼睛一脸认真的听着两个孩子说话……

满面的童真和艳羡。

在宫里好几年了,她也受了不少的苦,身体和心里都受过迫害,就拿最近的事情来说……但是她还能这么天真单纯的,对美好的事物抱着欣赏和欢喜的心态。

太难得了。

他轻轻一笑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身体,靠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

“颜世子。”忽然,他的胳膊被人推了推,他嗯了一声去看,就看到崔婧容正抱着两件衣服,而赵安申和韩苗苗的外衣都脱了,就听她道:“你的外套也破了,脱下来我给你补一补。”

他一愣笑着道:“那就有劳了。”他话落手里的茶盅就被崔婧容接过去了,他怔了怔自己先回了房里,脱了外衣从窗户递了出来,韩苗苗端了一盏灯出来给崔婧容穿了线……

她就坐在院子里,漫天的繁星下她飞针走线,不一会儿就将韩苗苗的衣服缝好了,“快穿上,起夜风了。”

“哎呀,您的针线可真好,比我娘的还好。”韩苗苗高兴的道:“等去庆阳了您教我行不行?”

崔婧容笑着摇头,又抓了赵安申的衣服,“针线有什么好学的,只有没用的女人才欢喜做这种事打发时间。你和娇娇一样都是走南闯北的,不必学这些丧志的东西。”

“怎么会。”韩苗苗拉着赵安申,“针线好学,可是做的顶好的却是本事。连县主都羡慕你的手艺呢。安申你说是吧。”

赵安申点头不迭,“女子的美不尽相同,各有各的好。”

崔婧容红了脸,看了两个人一眼,道:“你们别夸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样子……我这辈子也没有多少的想法,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像你们这样轰轰烈烈的,我是别想了。”

“挺好的啊。”韩苗苗坐在一边看着她,笑嘻嘻的道:“我娘的愿望和你一样,就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过我不想,我觉得成亲没什么意思啊,一辈子待在家里多无趣,我打算跟着县主好好学医术,以后啊就背着药箱到处走,喜欢哪里就住一段时间,然后再去下一个地方。”

她话落,赵安申一愣,崔婧容也是一怔抬头看了一眼赵安申,又看着韩苗苗笑着道:“总要成亲的,不过你要是喜欢玩儿,可略晚点。”

“还是算了吧。”韩苗苗摇着头,“我还是喜欢一个人。”

赵安申忽然就拍了一下她的头,笑着道:“羞不羞,才十三岁就老气横秋的说嫁人的事。”

“这又什么不能说的。”韩苗苗不以为然,“娘娘都说早晚的事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崔婧容缝好了赵安申的衣服递给他,“先凑合穿着,等去了庆阳再换吧。”

“谢谢。”赵安申穿在身上,原本破掉的地方一点都看不出来缝补过的。

崔婧容又换了线拿了颜显的衣服,他出门的时候应该很急,除了身上穿的什么都没有带,路上她给他洗过一次,在火边烘干了,现在这件浅色的衣服,已经成了深色的了。

这会儿抖开来,上面大大小小有四处裂口,她看着心里内疚不已,要不是因为她,颜显也不会弄的这么狼狈。

“你们去歇着吧,难得今晚安静能睡个好觉。”崔婧容看着他们道:“我把世子的衣服缝好也去休息。”

韩苗苗打了个哈欠,道:“没事,我们陪着您说说话。”

三个人就坐在院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颜显站在房间里,窗子开了一半,他能看得到院子里的情形,崔婧容正垂着头缝着衣服,两个孩子围着她说笑,她声音低低的非常的柔和,让他想到小时候他们一起玩时的样子。

崔婧语脾气坏,崔婧文端庄大方,待人处事极有分寸,唯独崔婧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刻……

现在想起来,她是崔家几个孩子里最安静乖巧的一个。

院子里很暗,只有她面前的一道光亮着,照着她的脸温暖而宁静,他想到了崔婧文,有一次她也是这样坐在炕上给他做袜子,他舍不得进门就站在门口看了她许久。

她抬起头来冲着他笑,那笑容……

算了,怎么又想到以前,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忽然发现崔婧容正抬头朝他看着,摇了摇手里的衣服,喊道:“衣服好了。”

她说着走过来,站在窗外将衣服递给他,“早点休息。”

他接过来微微颔首。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他们四个人从刘家村的后面过去,从练成一片的田里路过,整整走到下午他们看到了一座山,山路是封起来的,那边就是官道,他们爬到山上时天已经黑了,四个人点了火窝在山洞里啃着干粮。

崔婧容有些累靠在韩苗苗的肩膀上打着盹儿,赵安申和颜显并肩坐着,他看着火光问道:“他有十万兵马,这几年七叔招兵了吗。”

“没有。”颜显回道:“不过,集合起来能听他调动的西北兵力约莫也有六万多。太子不用担心,只要他愿意,谁也翻不起风浪。”

赵安申知道,所以他就怕赵远山不愿意。

“父皇寒了七叔的心。”赵安申看着颜显,低声道:“而且,我也知道七叔的顾忌,若是换做我,也会和他一样。”

赵勋对他的态度看上去忽冷忽热摸不透,但是却细想之下却很有深意……

他的生死,作为叔叔赵勋是关心的,可是作为臣子,他这个时候就没有表要贴上来保护。

他现在来庆阳,是他求赵勋,天下人都需要赵勋此时此刻出来力挽狂澜。

颜显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想多了,他做事向来不会顾忌,也从不后悔自己的判断。你去了尽管将自己的打算和想法告诉他,到底怎么做你我都劝不了,只能看他的意思。”

赵安申点了点头。

转头过来,就看到韩苗苗和崔婧容脑袋挤着脑袋都睡着了,他看着心头一软,心里头本还不算坚定的想法,没来由的落定下来。

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忽然,韩苗苗打着瞌睡,身体往左边一歪,就看到崔婧容脑袋落了空,猝不及防朝去前栽了过来,前面就是火堆,他看着吓了一跳忙喊道:“小心。”

话起时,身旁一道黑影直接跳过火堆接住了崔婧容。

“啊!”崔婧容被惊醒,人撞在了颜显的腿上,她捂着头看着颜显,才发现自己跪在了地上,她脸一红忙坐好了,“谢……谢谢啊。”她本来在说话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没事。”颜显扶她起来,看着她的样子顿了顿,随即将自己的外衣脱了扑在火边,“躺着睡吧。”

她摆着手,摇头道:“不用,我靠在树上就好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夜里太冷了。”她说着跑去树边靠着。

颜显没有强求捡了衣服又坐了回去。

韩苗苗没有醒,脑袋靠在赵安申的肩膀,睡的又香又沉,赵安申低眉看着轻轻将她头顶上的草给拨开。

夜里四周极其的安静,崔婧容闭上的眼睛又睁开,想到了什么坐直了身体,“世子……你没有受伤吧。”他刚才是跳过火堆过来的。

“没有。”他看着他回道:“衣服烧着了,不过没事,后天我们就能到庆阳了。”

她尴尬不已匆忙点头闭上了眼睛假装睡觉。

第二日一早他们下了山穿过一个峡谷,晚上就到了合水。

因为有韩苗苗在,崔婧容和她合坐一匹就好了,四个人开始不急不慢的走着,到了合水去了同福楼要了两间上房,各买了一身衣服换洗,下来吃饭时韩苗苗几乎是从二楼蹦下来的。

“这洗一回我感觉身上轻了两斤啊。”她舒服的伸了个腰,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你们谁都不要拦着我,我今天就要把自己撑死。”

大家都笑了起来,崔婧容给她倒茶,柔声道:“别胡说。撑死了以后再有好吃的可就没有你的份了。”

“别的事以后再说。”她笑着塞了一块肉在嘴里,嘴巴鼓着说话都不清楚,“当时我和安申在船舱饿的那天,我看着那老鼠窜来窜去的,都恨不得抓来塞嘴里嚼吧嚼吧。”

“吃老鼠?”崔婧容心头反胃,干呕了一声,被她恶心了到了,赵安申无奈的道:“快吃饭,说的都是什么事。”

“对不起啊。”韩苗苗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看着崔婧容,“我就随便说说,不会真的吃的。”

崔婧容摆手,笑着道:“没事,是我想多了。”

颜显给她倒了杯茶,她笑着接过来喝了,才觉得舒服了一点。

第二日下午的时候,他们就进了庆阳城,才京城就看到许多人拥着往城外去,韩苗苗好奇的拉着一个老人问道:“你们干什么去?有什么热闹凑吗。”

“县主在练兵。”老人笑着道:“我们去瞧热闹呢。”

韩苗苗听着眼睛一亮,回头看着几个人,“是县主……”又拉着老人,“在哪里,我们也去,我们跟你一起去。”

大家又挤挤攘攘的出了城,往城东去,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在另一个城门外就看到了人山人海的景象,里一层外一层的,根本看不到里面,但是能听到山呼海啸的列队声。

“看不到啊。”韩苗苗跳着脚,回头对赵安申道:“你等着我,我想办法爬城墙上去。”她说着徒手扣着城转往上爬。

赵安申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看到了吗?”崔婧容站在下面看着韩妈妈,“看到娇娇了没有?”

韩苗苗趴着摇着头,“没有啊。里面有一百多个兵,头包着白布抬着担架在跑步,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医疗队。”颜显淡淡的道:“县主的在训练医疗队。”

韩苗苗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像只猫一样又朝上爬了许多,她兴奋的道:“我看到县主了,还有岑大夫!”话落,她就翻身一跳下来,朝人群里挤,“我去找县主,你们等着我。”

一转眼的功夫人就没影了。

崔婧容也想看,就回头看着颜显,颜显含笑道:“去看看吧。”

她点着头跟着他往人群挤,费了好大的功夫挤到前面,就看到许多士兵用白条裹着额头,身上披着画着十字图案的披风,两人一组抬着担架,约莫有二十几组的样子,每个担架上都抬着一个人,从一边跑到另外一边,一边跑一边喊着口号。

像是在比赛一样。

“是救助伤员吗。”崔婧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激动的热血沸腾。

声音太吵颜显听不清,就将耳朵凑过来,她又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一遍,他颔首,道:“是,在战场上需要。”

她点着头,在人群里找顾若离。

在对面的位置,顾若离穿着一件芙蓉色的褙子,站在人群里,她比以前略胖了一些,褪了少女的青涩多了一分妩媚,当此时此刻她蹙眉凝目的看着,非常的有威严。

“这边一队,要稳!”她指着落后的一队,“担架抬稳了,要是只顾着速度却将伤员弄丢了。就是本末倒置了。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救助伤员,在确保他们不会二次受伤的前提下,再提高自己的速度。”

“是!”众人齐声一喝,声音震天响。

崔婧容看着热泪盈眶,喃喃的喊道:“娇娇!”她泪眼迷蒙中,韩苗苗跑了过去,顾若离惊喜不已拉着韩苗苗的手顺着她的手就朝这边看来。

“娇娇。”崔婧容挥着手,“我在这里。”

顾若离透过重重人影朝她一笑,拉着韩苗苗朝这边走了过来。

“她来了。”崔婧容拉着颜显的衣袖,她此时此刻心才彻底松了下来,“她来了。”

颜显负手立刻,垂眸看着她,微微一笑,淡淡的道:“嗯。去吧,小心点。”

“好!”崔婧容往那边走,顾若离走近了满面的惊喜又忍不住担忧,“我以为你要再过些日子,路上还顺利吗?”

崔婧容抱着顾若离哭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的擦着眼泪,“我没事,颜世子送我来的,路上非常的顺利。”

“那就好。”顾若离牵着她的手,回道:“你等我一下,我这边快结束了,等一下我们回家去说话。”

崔婧容点着头看着面前人生鼎沸的场景,笑着道:“我看到你就安心了,你忙你的,我在这边看着就好了。”

顾若离颔首又看到了赵安申,她笑笑,道:“一会儿我们再说话,我安排一下这里。”

“七婶忙好了再说。”赵安申道:“对我们来说很新鲜,我们看着也高兴。”

顾若离看着他小小,赵安申和崔婧容的事十来天前他们就知道了,也派人去接了,大概是路上走岔了……不过他们能安全到庆阳就行。

赵安申瘦了,经过大难后看上去更加的沉稳,她会心的笑笑又回那边将事情交给了孙刃,就回了这边和大家一起进城。

“是我们失算了,若知道他会对你动手,我们应该早点将你接出来的。”顾若离叹气,牵着崔婧容的手,其实,接她出去确实不容易,她是妃嫔离了皇宫对她来说无论是身份还是名誉上都是尴尬的,将来何去何从,他们谁都不能去拿主意定夺。

“不怪你,是我自己没用。”崔婧容道:“你一会儿帮我写封信回去,我逃走了不知道花嬷嬷他们怎么样了。希望不要连累他们了。”

顾若离道:“好。”

“县主,县主。”韩苗苗道:“我也要参加医疗小队,我力气很大的。”

顾若离回头卡着她,笑着道:“不用你花力气,到时候你跟着我打下手就好了。”

“好!”韩苗苗点着头,又想到什么看了赵安申一眼,问顾若离道:“那……是要打仗了吗。”

顾若离扬眉,也朝赵安申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