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前夕/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延州城外的五千兵和刘家村正好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军营所在背临着一座山做天然的屏障,前面几天颜显小打小闹折损了约莫五六百人,如今他们已经如同惊弓之鸟,时时刻刻都提防着。

因为颜显只有三百人,移动迅速隐藏方便,所以他们派了斥候去打探也是毫无收获。

颜显此刻正猫在一处山坳里,三百人休整好精力充沛,商量着下面应该怎么做。

人数太多,想要一次解决问题是不可能的,只有智取,但两方实力悬殊,没有一个绝妙的计策,他们只能继续小打小闹。

他坐在一块巨石前,手里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着地形,正要说话就听到有人喊道:“世子,将军来了。”

颜显眼睛一亮,笑着道:“他终于舍得来了。”他就知道,不出十天赵勋必然会来帮他。

“怎么样。”过了一刻,赵勋骑马过来,大家都站了起来行礼,他摆了摆手看着颜显,“折损了对方五六百人,成果不错。”

颜显回道:“惭愧,离目标还远着呢。”又道:“不过你来了正好,正好我们商量一下,快中秋了不能再叫我耽误下去,拖了你的脚程。”

赵勋回头看了一眼他们落脚的地方,又看了一眼颜显地上画的图形,蹲下来点了个地方,“他们现在在这里?”

“没错。”颜显道:“他们选的位置很有讲究,这里离延州城非常的近,若行军快点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到,而且他们还在城中留了兵,所以将来一旦打起来,延州城就等于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可若是你这边有移动,他们想要退兵又很方便,翻了山就是官道,跑马行军毫无阻碍。”

赵勋点了点头,在另外一边画了一个圈,看着颜显道:“想办法,将他们引到这里来。”

“这是哪里。”颜显也蹲了下来,两人头碰头的看着地上的图形,赵勋回道:“我藏兵的峡谷!”

颜显眉头微蹙,问道:“他们不傻,怕是不好引。”

“正好相反。”赵勋胸有成竹的道:“他们憋的太久,实在需要一个缺口发泄。而且,也临近中秋他们也等不了了,只要确定虎贲军的踪迹,他们就一定会来。”

“那行。”颜显点头,道:“你给我十五人,我去散出消息,将人引过来。”

“明晚就动手,我带剩下的人去准备,子时一刻在峡谷碰头。”

颜显点了点头,招呼了和他比较熟的十五个人,道:“兄弟们跟我走!”

众人应是上马,快马而去。

赵勋又看了一眼图形,带着身下的两百多人骑着马往山谷而去。

颜显的法子很简单,就是让对方的斥候的发现赵勋的踪迹,而且,还让对方知道了,赵勋只带了两百人,打算哪里哪里过延州往京城而去……

计策并没有立刻生效,第二日对方派了斥候去峡谷打探,果然看到峡谷内有军帐篝火的迹象。

斥候回去后,第二日天一黑延州城门打开,三千人浩浩荡荡的过了延州城,兵分两路打算从峡谷的两头堵住,来一个瓮中捉鳖。

不管赵勋在不在,先打了再说,动起来,才是阙郡王现在最迫不及待的。

既然确定是赵远山的人,而不是对方假扮的山匪,那当然不会不能错过。

几个人过去,惊的延州城中的百姓纷纷锁了门,生怕那些人闯进家中来,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在亥时不到时发现了一小股骑兵往峡谷跑,这边的人顿时兴奋了起来,放了信号弹快马加鞭的冲去了峡谷。

一到那边就傻了眼,峡谷之深之大,他们根本不敢轻易闯进去。

只能派人打先锋探路,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随地搭着的军帐,隐隐绰绰不下五六十个,还有火光和人影……

寅时过,一前一后三千人冲进了峡谷,喊杀声在山谷间不断回荡,不出意外,军帐中自然是没有人,他们一看情况不对,立刻掉转码头要走,就在此时,就看到头顶之上漫天火光,随即一声声更大的杀声在谷顶响起来,他们顿时惊慌失措,知道中了计。

“你们也不算中计。”赵勋站在山顶,就如同当年司璋一样,声音不大可回声足以让所有人听得清楚,“因为我确实在这里。”

他的话落,就看到山顶上一块块大石滚落而下,底下一时间惨叫声不断,赵勋手一挥,只见峡谷两头凭空出现几十人,手持大刀一字排列堵住了出口,而头顶之上随着一声声哨响,只见无数黑影吆喝着凌空而下,在黑夜中如鹰隼一般俯冲而下,砰砰落在地上,随即刀锋挥舞,兵器交戈声不断。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峡谷中已经无处落脚,一具具尸体叠压着,赵勋立着看着余下的几百人,面无表情的道:“两条路,投降或者继续打!”

虎贲军和额森的骑兵对战时双方伤亡可能都持平,可是打这些人,以一敌三四不再话下。

哐当哐当的兵器落地声,对方投了降。

赵勋侧目看着颜显,扫了一眼他的胳膊,扬眉道:“受伤了?”

颜显的胳膊和后背上明显有刀伤,浑身是血。

“小伤,死不了!”颜显并不在意,看着他问道:“比预计少了两千,下一步怎么办。”

再打,他们胜不了。

“回去过节。”他拍了拍颜显的肩膀,“我们尽力了,剩下的两千人过完节再说。”

颜显顿时哭笑不得,看着他道:“你确定?”甚至都不相信这话是出自赵勋之口。

“不然呢,以少胜多可不是次次都可以。”赵勋翻身上马,吩咐了周修彻,“你带人处理了,别惊着附近百姓,我和颜世子先回庆阳,记住了,无论谁来挑衅你们都不准应战。”

周修彻抱拳应是。

顾若离听黄章说完后惊讶的道:“歼灭了三千?”

“实打实的三千。”黄章笑着竖起个大拇指,“赵将军不愧是赵将军,前些日子懒得理,现在只要想出手,就没有他打不赢的仗。”

顾若离高兴不已,一边方朝阳挑眉道:“是那些人蠢,一骗就去了。”

“娘。”顾若离辩解道:“不是那些人好骗,而是七爷摸清了他们的心理状态,他们在延州城外足足待了数月,人早就焦躁不安了,又被颜世子连着骚扰了十来天。当下只要给他们一点七爷的风声,他们就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开打,速战速决。”

方朝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那还是蠢。”

“你够了啊。”荣王拍了桌子,“你不蠢你打去,一口一个蠢,你不要忘记了他可是你女婿。”

方朝阳扬眉冷冷的看着他,“你再说一次。”

“我就说。”荣王蹭的一下站起来,“我要不是看在娇娇的情分上,我早和你翻脸了。”

方朝阳冷冷一笑,“你谁的面子都不要给。来,你再说一次我听听。”

“我偏不说。”荣王撇过头,看着正目瞪口呆的黄章,道:“那剩下的两千人怎么办?当下延州城肯定不保了。”

他也觉得赵勋这么做有些武断了,事情办的不干净,还留了那么一个尾巴。

“这个……我也不知道。”黄章尴尬一笑,“下官只负责办好赵将军吩咐的事情,不敢多过问他的打算。”

荣王哦了一声,想来想去想不明白。

第二日,赵勋到了庆阳,顾若离迎在门口,他和颜显进来,看到了顾若离就道:“释文受伤了,你帮他看看。”

“受伤了?”顾若离听着一惊,这才发现颜显的脸色不大好,“伤在哪里,上药包扎了没有。”

颜显点头,回道:“在延州就上药包扎了,没什么大碍。”

“先去暖阁,我帮你看看。”顾若离让陈顺昌扶着他进去,和赵勋并肩随在后面,她问道:“王爷昨儿还在说剩下的两千人怎么办……你是不是通知过了陕西行都那边出兵了?”

赵勋就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颔首道:“他们最迟今天晚上就会到。”

明天是中秋,大家安心过个中秋节。

“那……”顾若离一颗心也提了起来,“我要通知大家吗?”

陕西行都加上那边的卫所,约莫有六万兵马,就算不可能全部都来,可至少也要来多半的人……兵一动就是粮草,不打就都是损失,所以她肯定过了明天他们就要出发了。

“我已经通知过了。”赵勋摸了摸她的头,“只有你这里不知道。”他打算明天和她说的,大家安心过了节。

她白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和不和我说都一样,这个节我过的都不会踏实的。”

他轻笑,两个人进了暖阁。

颜显在暖炕上坐下来,脸色有些红也出了汗,顾若离凝眉摸了摸他的额头,道:“好像发烧了,你应该多休息一天再回来的。把外衣脱了我看看。”又对欢颜道:“将我药箱提来。”

欢颜应是而去。

颜显脱了衣服,后背上一共两处伤,左臂上也有一道,不算深但是伤口周边发红,显然是没有处理好,“伤口发炎了。”她说着,在药箱取了白药出来递给颜显,“还算好现在不严重,你先吃了药,我将伤口重新处理一下,好好休息几日。”

“有劳了。”颜显道了谢服了药,顾若离将伤口重新清洗上了药,赵勋在一边道:“看来,你得接着无聊一些日子。”

颜显摆手,道:“过几日就无事了。不会无聊。”

赵勋笑而不语。

“让陈伯送你回去吧。”顾若离将衣服递给颜显,“晚上也别出来了,到时候给你送点清淡的过去,你吃了接着睡觉。”

颜显笑着应是,正披着衣服要穿,忽然院子里响起韩苗苗的声音,“县主,我们回来啦。”话落,呼啦一下掀了门帘子,笑嘻嘻的和众人打招呼,又看着颜显,“咦,颜世子你受伤了啊?”

颜显手忙脚乱的套衣服,目光看向门口,就看到崔婧容正扶着门进来,视线刚好落在他的身上,脸色一变怔在了门口。

“没事。”颜显笑着忍着痛飞快的扣了扣子,“一点小伤而已,县主已经处理好了。”

韩苗苗哦了一声,不再管他盯着顾若离道:“有没有做月饼,我好想吃月饼,在路上就一直想着。”

“明早才有。”顾若离点了点他的头,“一身的灰快回去洗洗,一会儿过来吃饭。”

韩苗苗哦了一声又跳着出了门。

赵安申和崔婧容擦身进来,和赵勋拱手行了礼,也问了颜显的伤势,颜显很不自在的应了,余光看了一眼崔婧容的表情,心里头莫名的就觉得很舒坦……那种,有人关心自己的舒坦……

“我回去休息了。”他站起来,和众人笑了笑往门口走,崔婧容的脚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了位置,垂着视线不再看他。

颜显出了门。

“大姐累了吧,快过来坐着歇会儿。”顾若离看着她,过来拉她的手,崔婧容回神摇着头道:“我……我回去洗洗,身上太脏了。”

赵安申随即补充道:“要不然我们不会这么早回来,路上贤妃娘娘是由苗苗带着骑马的。”

难怪呢,顾若离笑着的道:“那你快回去,今天白姐姐也要出来了。”话落又看着赵安申,“阿丙呢,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

“他先去了同安堂,说一会儿就回来。”赵安申回道。

顾若离点头,余光看着崔婧容高一脚低一脚的出了门,她不禁和赵勋对视一眼,心头叹了口气。

崔婧容回了房里,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坐在椅子上捂住了脸。

她不是担心颜显的安危,因为顾若离在……她是因为清楚的感受到刚才她看到知道颜显受伤后,她难以控制的心情。

这令她害怕,不安。

这种思念和担心,越克制越滋长,像是一株小树以难以估计的速度,在她心头生根发芽,瞬间将她整个心都箍紧了。

怎么办,怎么办!

“大姐。”顾若离推门而入,崔婧容猛然抬头起来看着她,犹如看到了救命稻草,“娇娇!”

顾若离走过来坐在她对面,柔声道:“安申说你在那边生病了。现在好了吗,要不要我给你看看。”

“娇娇……”崔婧容忽然抓住了顾若离的手,迫不及待的,“娇娇,我怎么办。”

顾若离猜到了她要说什么,静静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我……”崔婧容难以启齿,她咬着唇攥着拳头声音低的只有自己能听得到,“我好像喜欢上颜世子了。”

顾若离回握着她的手,问道:“大姐。”她没说完,崔婧容已经摇着头打断她的话,“我是不是伤风败俗,我的女戒妇德都白读了,我……”

“你已经死了。”顾若离提醒她,“以前的崔婧容死了。你不要这么想自己,当下的情况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只要我们都不说,你就可以生活在庆阳,你就有资格去喜欢任何人,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想喜欢谁就喜欢谁。”

崔婧容摇着头扑在顾若离的肩头嚎啕大哭,“不行,我不能害了他。他那么好的人,应该找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娇娇,我就算是不回宫,我也不能去害他。”

他对她有救命之恩,她怎么能自私的连累他,难以回报恩情,就更加不能恩将仇报。

她好痛苦,太痛苦了,每一天都心就像是被刀剜了千百次,厌恶自己,瞧不起自己,却又无法阻止自己的思念。

早知道,她当初应该更加果断一点,死在那些人的手中,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我回去了。”崔婧容忽然擦了眼泪,正色道:“我回宫里去,安安分分的,不会少了我一个住处一口饭吃!”

顾若离叹气道:“现在回不去,等大局定了我们一起回去。还有,过几天颜世子伤好了他可定要先走的,见不到他的人,你也能冷静的想一想以后的事。”

崔婧容抿着唇忽然就安静下来,点了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颜显的态度似乎也在挣扎和逃避,顾若离看出来了,所以就更加不能再劝,还有时间,说不定还有变数……

顾若离安顿好她才回了自己的院子,张丙中正抱着祥哥儿在院子里遛弯,顾若离看见他,道:“见到司老大了?”

“见到了,大家都见到了。”张丙中笑呵呵道:“稻子也收上了,明天就能到庆阳。”

顾若离点了点头,看着他道:“你一时还不能回去,七爷这两天就会有动静,到时候你随我一起走。”

“好。”张丙中点头,看着祥哥儿,“那两个哥儿怎么办。”

顾若离摸了摸祥哥儿的头,道:“让他们跟着王爷还有郡主留在这里,随着一起去太危险了。”

“只能这样了。”张丙中特别期待跟着顾若离一起上战场,当初在草原上的事他已经听过不下数十次,每一回都是热血沸腾的,“那我今晚也收拾收拾。”

顾若离点头,去了房里,赵勋洗漱正好出来,看见她问道:“怎么样。”

“很伤心。”她接了帕子给他绞着头发,将崔婧容的意思说了一遍,“……你觉得颜世子是什么态度。”

赵勋喝了口茶,回道:“两人相仿。此事强求不得!”

顾若离点了点头,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先过节吧。”她手中还有好多事情,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这件事。

中秋节这日,赵梁阙是在宫中过的,弘德殿中舞娘姿态妖娆,水袖飘逸腰肢款摆,他坐在上位下面一干人说说笑笑的喝着酒,而一墙之隔的后殿中,赵凌披头散发的躺在床上,人瘦的脱了形。

赵梁阙将周边的一碟子月饼递给成一,含笑道:“给他送去,今儿过节让他也沾沾喜气。”

“是!”成一接了月饼端了进去,赵梁阙和袁伟昌几人遥举了酒杯,一派君王之姿。

舞娘退下,又换了一拨人进来,赵梁阙微眯了眼睛靠在椅背上,手中托着酒杯浅酌着,他的常随从侧殿进来,脚步极快三两步就到了跟前,低声喊道:“郡王,出事了。”

赵梁阙脸上的笑容一收,立刻就问道:“什么事?”

“赵勋调动了陕西行都的四万人,已经压过延州了。”常随说着声音发颤,赵梁阙冷笑一声,道:“正等着他们呢。”

常随的话没说完,又凑近了一些,补充道:“还有……岭南那边消息断了。”

“什么?!”赵梁阙面色大变蹭的一下站起来,“什么叫消息断了?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常随也不敢确定,回道:“属下……属下怀疑,赵远山的虎贲军这三个月暗中潜去了岭南。”

去了岭南?

赵梁阙脑中忽然就将最近发生的事联系在了一起,赵远山假扮山匪,赵远山三个月的盐,赵远山在西北几处暴乱时的半个月的不作为……

一切都联系在了一起。

难怪他觉得漏了什么,可是一直没有往这上面去想,怎么也不可能想得到,赵远山会让虎贲军横插去了岭南,抄他的后路。

“可是……”常随又道:“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那么多人,不是一两个,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赵梁阙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的殿中瞬间安静下来,他面色扭曲的道:“蠢货,他不会化整为零!”

谁说行军就一定要一起走。

区区八千,又不是八万!

完全能做的到。

是他疏忽了,他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怒道:“还不快派人去大同。”他说着起身往外走,也不看殿中其他人,边走边道:“再快马加鞭去岭南一探虚实。”

他要化不利为有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