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一触/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怪也不给我来信。”欢颜恍然大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撅着嘴道:“原来是偷偷潜伏去岭南了。”

雪盏白了她一眼,道:“他肯定是奉命去办事了,难道还能一个人去游山玩水了。”

“他能做得出来的。”欢颜哼哼了两声,贴着顾若离道:“县主,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七爷派他们去岭南抄后路去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事先也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现在想想当时以为缺盐动乱的那半个月,赵勋的行踪确实很奇怪,后来他回来说是扮作山匪了,他们也就没有再深想,现在再去仔细一想,当时山匪出现了就几天的时间,而且,以赵勋的性子,不可能放了缺盐这么大的事情不管,去装山匪小打小闹。

现在明白了才知道,他闹事出来不过是引人注意,好让虎贲军顺利从开平卫分散撤离。

从北到东南横过了整个大周,所用的时间恰好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再准备一番,三个月刚刚好!

“一开始不知道。”顾若离将自己的药箱收拾妥当,“后来想了想大约猜到了一点,只是也不是很能肯定,毕竟这件事抬冒险且也很难办。”

她现在还在担心没有虎贲军,他们若是和大同那边的五万人碰上,谁胜谁负还真是不好说。

赵梁阙肯定也意识到了这点,现在必然调派大同的兵马,守住入京的各个关口。

她能想得到赵梁阙接下来的反应,可还真是猜不到赵勋做的安排。

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笑,保密起来连她也瞒着,要不是今天就启程,她定然不让他进房里睡觉去。

“都收拾好了?”顾若离拍了拍药箱,“这个我一会儿随身带着,你们将收拾好的东西都搬到车上去,不用带什么衣服,必须用品有就行了。”

欢颜应着是,道:“我们上次没去,瑞珠都说了好多遍了,赶路打仗的时候唯一想的就是吃一口热饭,睡一个好觉多救一个人,别的一概都没想头,所以带着都是没用的,还占地方。”

“就按瑞珠说的办。”她说着在一边的盆子里洗了手,道:“我去郡主那边。”

她说着出了院子去了方朝阳房里,两个儿子都在炕上打着滚儿,祥哥儿嘴巴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听不懂说什么,但是说的非常来劲儿,见到顾若离他立刻伸出小手咧着嘴巴要抱抱。

“乖了没有啊。”顾若离过去抱着她,儿子长的太好,膀大腰圆的她这会儿抱起来就有点吃力了,上回荣王带出去和人家一岁的孩子比比,他回来得意的说比人家一岁满地跑的孩子都要高。

要这么高做什么,山高不长柴,顾若离笑着捏了捏祥哥儿的脸,“娘和你说的话记住没有?尿尿和拉粑粑的时候要和祥哥儿一样哼哼,不准招呼都不打就拉裤子里。”

她就觉得这孩子是不是故意,可说他是故意就太神叨了,满打满算六个月,可是他偏每次拉裤子里后自己在哪里咯咯的笑,一脸坏样儿。

“你说了他能懂吗。”方朝阳抱着朗哥儿,“这性子就是天生的,朗哥儿性子细一点脏臭都忍不了,祥哥儿就粗枝大叶的闷着坏,你瞧好吧,等再过十年……用不着十年,再过个五六年,这小子你就吃不住他了。”

顾若离不敢想象,两个儿子叛逆时期她要怎么和他们相处……

想想就头疼。

大概到时候她就真的会由着赵勋把人送军营里管管。

“管不住也要管。”顾若离回头看着方朝阳,“娘,您不许宠着他,回头宠坏了我就把他搁您身边,天天给您淘气。”

方朝阳不以为然,挑眉道:“我养着他就翻不了天。再说,孩子不热闹点,那还叫孩子吗。”就好像在说,所有孩子都是热闹调皮又爱又嫌弃的,就你小时候只有嫌,整天里安静的跟死人似的,哪个孩子像你这样。

她曾经觉得自己生了个怪胎,一点小孩子样儿都没有。

顾若离咳嗽了一声,羞愧的把脸在祥哥儿脸上蹭了蹭,她不是孩子,哪能装的出孩子的天真无邪。

“郡主。”李妈妈看不下去,方朝阳动不动就提以前,拿两个哥儿和顾若离比,“县主乖巧那是您的福气,什么都懂都不用您操心的。您回头去看看别家的闺女,无论是小的时候还是嫁了人,哪个不让当娘的操碎了心。”

这生了孩子,除非是自己死了,要不然一辈子都要挂在心尖上的。

“难道我还说错了不成。”方朝阳哼了一声,但声音却低了点,主动换了话题,“什么时候启程?”

顾若离偷笑了,在祥哥儿脸上亲了亲,回道:“半个时辰后。等齐大夫他们一到就走。”她说着坐下来,抱着祥哥儿看着他问道:“娘要出门了,长则一年断则半年,你会不会想我?”

祥哥儿笑着,伸着小手去抓顾若离领子上的盘口,是大红色的做的样子也很好看,顾若离就在他脸上亲了亲,“没有良心的小家伙,是一点都不想我是吧。”

祥哥儿咯咯的笑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

“等我回来你们哥儿俩就能喊我一声娘了吧。”顾若离笑眯眯的道:“是蹬蹬跑出来抱着我的腿呢,还是一点都不认识我。”

她说着自己鼻子发酸舍不得,从生下来到现在她还没那一夜离过他们,这突然走了他们不知道,反正她此时此刻就已经像是割肉一样了。

哇的一声,朗哥儿哭了起来,在方朝阳怀里挣着要娘抱,小嘴憋着一脸的委屈,顾若离咦了一声,哈哈笑了起来,“还是我家二小子和娘亲,知道娘要走了,舍不得呢。”

她说着,就讲祥哥儿塞方朝阳怀里,自己抱了朗哥儿,朗哥儿一脸委屈的趴在她肩头抽噎着,她轻轻拍着哄着道:“不哭,不哭了啊,娘还没走呢,再多抱一会儿啊。”

朗哥儿哄一哄就歇了,乖巧的靠在顾若离怀里,眼睛咕噜噜转着看着娘,又笑了起来。

祥哥儿一看娘丢了他抱着弟弟,也嚎了起来,也没眼泪就干嚎,声嘶力竭的,一副你今天要不是抱我,我就能把屋顶给哭塌的架势。

“行了行了。”方朝阳道:“李妈妈带他出去遛弯儿去,出去有的玩就没事了。”

李妈妈应了一声抱着祥哥儿出去,果然一出门他就不哭了,不一会儿就听到院子外头咯咯的笑声。

“东西都收拾好了?”方朝阳在女儿身边坐下来,“天气要冷了,你多带几件棉袄,别一味逞能管好了别人,照顾不好自己。”

顾若离笑拉起来,抱着儿子凑过来来道:“我知道了。您在家也好好的,别没事和王爷吵架,他没事您反而还气着自己了。”

“你们不在家,谁认识他。”方朝阳哼哼了一声,想到女儿毕竟要走了,还是身赴战场时时都有危险,“跟着赵远山,别自作主张,听到没有。”

顾若离也是乖巧的点着头,哄着她:“知道了,知道了,都听您的。”

方朝阳笑了起来,很受用。

顾若离又陪着朗哥儿玩了好一会儿,瑞珠在外面喊道:“县主,闵大夫和齐大夫到了,是不是能走了。”

“好。”顾若离舍不得的又亲了一口儿子,给方朝阳道:“娘,家里就交给您了,您照顾好自己。”

方朝阳抱着孩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顾若离心酸,快步出了门不敢回去,朗哥儿在身后哭了起来,她也落了泪,祥哥儿在院子里抓树叶,看见她走咯咯的笑着……她过去亲了一口就出了门。

东西都收拾妥当,大家都去城门口等着,顾若离上了车,荣王站在侧门口挥着手眼睛鼻子红红的,“娇娇,早点回来啊。”

不停的挥着手。

顾若离掀开车帘子看着他,摆着手道:“王爷在家好好的,不要乱跑啊,外头乱您要是出了事,我们都不能安心的。”

“知道了知道了。”荣王擦着眼泪,“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没事往前面去送死吗。”

顾若离点了点头,放了车帘出了门。

赵勋从门口进来,顾若离咦了一声喊道:“七爷,你怎么回来了。”他今天要去延州的。

“你先出城,我回来看一眼儿子。”他说着人往里面走,“人都在城门口,你去吧。”

顾若离哦了一声,和瑞珠几个人出了门,赵勋大步进了门,方朝阳带着两个儿子正站在门口,他在门口停下来一个儿子扫了一眼,方朝阳问道:“不抱抱?”

“辛苦岳母了。”赵勋拱了拱手,也不上前深看了一眼儿子,转身就走,两个儿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走的极快。

“还有我呢。”荣王跳着脚,“这孩子,也不自己老子打个招呼。”

赵勋脚步顿了顿,在门外翻身上马看着周修彻道:“好好护着家。”

“是!”周修彻一脸的委屈,点着头。

赵勋快马出城。

顾若离走在街上,两边百姓都涌在街道两边送行,场面很是热闹,她在城门口见到了闵正兴,齐戎,岑琛,毛顺义以及二妮,一队十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出了城。

在路上走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到的延州城,杨文治在家里翘首等着,他们在杨府用了午膳,又出了延州城。

城外大军已经上路,两厢差了一天的脚程,他们并不用特别着急,这样的速度至少还有半个月才能到太原,因为在这之前赵勋都已经打点好,没有哪一座城敢紧闭城门将他们拦在外面。

但是过了太原城就会有所不同,因为在那边,大同的兵早已经在等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