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行军/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显将药碗放下来,看着周修彻道:“算时间,他们应该过了延州了。”

“是!”周修彻端碗出去,“世子今晚还有一剂,吃完后县主说让您再去换一次药就可以了。”

颜显动了动胳膊,伤还是有些痛,但已经影响不大,白家的药效果之好,他以前只是看到,这一次切身体会过后,才觉得神奇。

“晚上的药现在煎出来吧。”他抓了搭在屏风的外衣穿上,“装在壶里我带着路上喝。”

周修彻出门的脚步一顿回头有些幽怨的看着他,“世子这是打算带伤赶路?您这样去了也动不了手。”

“又不是立刻就打,不还有半个月的脚程吗,等到了太原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他说着已经扣好了领子搭了周修彻的肩膀,道:“我去和王爷还有郡主打个招呼,你让厨房帮我煎药。放心,我会帮你多杀几个人,军功算你的。”

谁要你帮着都杀几个人,周修彻腹诽,回道:“那就有劳世子了。”上次他跟着顾若离后面帮忙,好歹还上了几次战场,这一回他是连看的机会都没有了。

爷太偏心了,让周铮胡立去岭南,让孙刃跟着去太原,偏偏将他留在家里。

颜显同情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去了内院,和方朝阳辞了行后就去找荣王,他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午睡,又睡不着就翻来覆去的叹气,听到敲门声他一咕噜爬起来开门,看到是颜显就不服气的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也要跟着去了?”

“正是。”颜显含笑,看着他道:“王爷可有什么话让我带给远山的。”

荣王摆着手道:“没有,没有!”想了想又拉着他,“你等下,我写封信给你带着,等你们进京后替我交给荣王妃。”

颜显还真是没有想到荣王回让他带信,不由道:“这进京恐怕一时半刻……”他的话没说完,荣王已经摆着手道:“没事,去了就送,不去你就随手扔了。”

他说着,在桌子上铺纸提笔唰唰写了三个字,牵起来吃了吹折了塞信封里给颜显,“有劳了啊。”

颜显看到了那三个字,似乎不是好话,像是骂人的,他也不奇怪荣王这人向来跳脱,他笑着接过来,道:“行,若有机会一定带到。”

荣王摆手,“你去吧,我接着睡觉。”

颜显就笑着出了院子,穿过内院时远远的就看到崔婧容正从院子里出来,手里抱着针线筐子,像是要去方朝阳那边做针线。

看到她,他脚步微微一怔,崔婧容也是一愣停在了原地。

三日不见,她瘦了一些人也没有多少的精神,他顿了顿还是朝她走了过去,低声问道:“你身体好了?”

他知道她出门后的几天生了病。

“好了。”她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你呢?”

他动了动胳膊,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自然,“没事。一点小伤而已。”

话落,就冷了场。

“你打算出门了吗?”崔婧容垂着眼帘看着自己的筐子里的东西,颜显嗯了一声回道:“一直歇着人就废了,我打算去追远山他们,虽能力不足可总能帮县主做点抬人用人的事。”

“怎么会。”崔婧容着急的摇着头,“你很厉害,怎么会没有用。”

颜显就笑了笑,回道:“你也是。”

崔婧容一怔呆呆的看着他,他在说她有用吗?她蓦地的红了脸垂着头往前走,“我……我走了,你路上小心。”

颜显嗯了一声。

崔婧容走了几步忽然想到她这两天给他赶制了一件夹袄,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她不能没脸没皮的害了他,他这么好的人,决不能和她这样的人纠缠不清。

颜显微微颔首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脚步匆匆的去了,不由自主的笑了慢慢出了院子。

他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和眼神中的矛盾,他们现在彼此的感受应该是一样的。

挣扎,和迷茫。

他叹了口气。

现在的局势,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而且,他的心也需要让时间来看清……

他和她,谁也不能再承受一次伤害了。

颜显出门,骑马而去,径直出了庆阳城,走了五天追上赵远山,他们正在官道上休整,浩浩荡荡的几万人不是说笑的,前面的人到太原了后面的人不定才出延州。

他看到了顾若离正坐在马上随着马车慢慢走着,和里面的人说着话,他上前去道:“县主。”

“颜世子。”顾若离知道颜显一定会来,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么早就来了,“你的伤好了吗?”

颜显点了点头,回道:“都好了,这两天似乎在结痂有些痒,旁的都没有了。”

“等晚上歇脚时你给我看一下。”顾若离不放心,“七爷在前面呢,你往前走走应该能看得到。”

颜显点了点头,车里白世英掀了帘子和他点了点头,他含笑道:“这一次有劳县主,也得亏了白姑娘的药,若不然颜某的性命真要丢的不明不白了。”

白世英含笑,淡淡的道:“世子吉人天相,必会大吉大利。”

颜显微微一笑,和两人点头去了前面,走了小半个时辰才赶上赵勋,赵勋侧目扫了他一眼,道:“伤好了?”

“好的差不多了。”颜显看了看前面的队伍,问道:“不是说秦大同来了吗?没看到人啊。”

赵勋回道:“他还要两天,过来不容易。”又指了指前面,“曹骏在前面,”

曹骏是陕西行都的总兵,这一次就是他带的四万人来的……起初他和赵勋一起到的开平卫,后来赵勋封了将军,就将他送陕西去了,一路爬到总兵的位置。

“稍后再去。”颜显说着,问道:“岭南那边消息回来了吗?周铮他们可还好?”

赵勋回道:“很好,这几日就折回来。”

汝南侯就是个草包,他守着岭南犹如纸糊的一般,周铮去了他几乎是拱手就将岭南让出来了,至于新招的几万人,自然也就不了了之,几乎是不费一兵一卒……

“我有事想要问你。”颜显近了一些,问道:“八千人,真的都去岭南了?”

赵勋扬眉似笑非笑的道:“你自己想,这种小事还要来和我确认。”

颜显顿时就了然了,心中有数的道:“成,难怪阙郡王占尽了天时地利也不敢贸贸然登基,他这顾虑还是对的,要不然等你去将他拉下来,他就死的更狼狈了。”

赵勋笑而不语。

天黑时,大家原地扎营,因为只有一夜大军只搭了十几顶军帐,行军都是露天点了篝火歇脚,顾若离晚饭吃了半碗稀饭,随便洗漱了一下就进了帐篷。

她和白世英以及几个丫头并用一个,所以这几天她和赵勋虽然一前一后,可却是一面都没有见到。

“你不要去前面看看七爷?”白世英躺着,翻了个身笑看着她,顾若离假意瞪了她一眼,道:“有什么可看的,老夫老妻的了,你以为真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

“原来你们不是啊。”白世英轻笑,“我道你们这般黏糊,还以为一日不见如隔六秋呢。”

顾若离就挠了一下白世英,笑着道:“你也越来越不正经了,都学会拿我开涮了。行了,将来你可不要成亲,要不然今天这仇我必要报的。”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欢颜窝在被子里闷闷的问道:“县主,周铮几时才能回来啊?”

“瞧,这里来了个现世的。”雪盏顿时补了一句,众人顿时大笑了起来,笑声传出来周围坐着的兵也跟着笑,有人在外头道:“这不如草原上,我们还能打野味,现在只能吃青菜猪肉。早点打了京城那班龟孙子,我们回去吃野味去。”

“那还不是几天的功夫,恐怕都比不上我们这长途跋涉的时间。”

话落,众人哄笑,都瞧不起赵梁阙那个膏粱,就只会玩心计罢了,打实战,恐怕连他们一个游击将军都不如。

“娇娇。”赵勋隔着军帐喊了一声,顾若离听着一愣坐了起来,“七爷。”

白世英掩面而笑,在她耳边道:“你不想,他却是想了。”

“我看,是你思春了吧。”顾若离压着白世英的脸,“别急,等回京了给你找个冰人,仔细挑挑。”

白世英笑了起来,“快去,快去。好好说说话别急着回来。”

顾若离起身穿好衣服出来,就看到赵勋就负手站在军帐外,她一出现四周顿时轰然笑了起来,有人打个呼哨,赵勋目光一扫,顿时四周一片寂静,众人眼观鼻鼻观心再不敢把眼睛往这边瞄。

“去走走。”赵勋牵了顾若离的手,“累不累?”

顾若离摇头由着他牵着两个人穿过众人,她能感觉到后背一道道的视线,不由失笑低声和赵勋道:“你这是故意惹事,小心大家造你的反。”

“谁敢。”赵勋拉着她沿着田梗慢慢走着,又回头看着她,“小心脚下。”

两人去了对面的小土坡,站在土坡上往回看,就看到一道弯弯曲曲如同火龙一般的官道,他们在中间的位置,看不见头尾。

“我一直想问你来着。”顾若离抬头看着赵勋,“周铮回信里,可曾提到霍繁篓?他不是去岭南了吗。”

赵勋拉着她坐下来,揽着她的肩,回道:“擦肩而过,那小子精明,人根本没进岭南。”

“他不是替阙郡王办事的吗?”顾若离奇怪道:“是收到消息,所以就半道折回去了?”

赵勋摇了摇头,“他没有回京,如今人在哪里,还不知道。”顿了顿又道:“以他的反应来看,他自己很有可能还有别的打算。”

至于什么打算,恐怕只有霍繁篓自己知道了。

------题外话------

关于更新我其实无可奈何,底线就是尽量不断更,不被封结局……至于字数对方要求少,我自己现在也不敢更的太多,主要是情节上不允许我一天一万走太多情节。

这一本长教训了,下一本再有这种情况,我就知道怎么处理了…

唉。从昨天开始左边肩胛骨到左肩以及手臂不能动,疼的我想死…。这种疼简直了……老年病啊,同志们要多动动,别损耗身体,悔不当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