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即发/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凌抓着一个冷硬的馒头,桌上是一碗凉水,两样东西混着吃下去,在这八月底的弘德殿的北殿中,冷的让他打了个哆嗦。

他嚼着,馒头擦着喉咙,火辣辣的疼。

忽然,牙齿咯吱一声咬到一个什么东西,他木然的往地上一吐,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弯腰捡起来,才发现是个纸团,他将馒头咬在嘴里,迫不及待的展开了纸条。

纸条上的字很简单,只有四个字:“将军已回。”

他愣住,反反复复的将纸条看了七八遍,又跌跌撞撞的跑到窗户边借着光线,想要看个清楚。

还是四个字,没有多也没有少。

赵凌颤抖着手,徐徐的软了下来,靠在墙边滑着坐在了地上……是赵远山带兵回来了。

这个纸条是谁送来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纸条上的字,告诉他赵远山要回来了。

他捂着脸无声的哭了起来,哽咽的嘶吼着,“远山……救我!”

他想起在应天的时候,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当时他虽行动不自由,可是吃的用的却远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可是如今,他虽住在宫里,但是吃的是冷馒头,喝的是凉水,睡是冷炕,就是连这个门也出不去。

他多久没有和人说话了,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只知道没日没夜的在这里,浑浑噩噩的。一腔的怒火都无处发泄。

他恨赵梁阙,他好心好意待他,他却恩将仇报,想要夺他的皇位。

老天没有眼,就将他天打雷劈。

现在好了,远山回来了……只要远山回来,看他赵梁阙还能蹦跶几天,还能将他怎么样。

只要赵远山杀了赵梁阙,他一定向他保证,向天下人保证,他赵凌从今往后一定认真做好国君,为百姓做事,和赵远山好好相处。

也绝对不会再为了权利多少,为了谁是主导而生罅隙。

他们是兄弟,他会一直相信赵远山。

赵凌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的看着屋顶发呆。

忽然殿门吱吱嘎嘎的打开,成一提了个炉子进来摆在门口,“圣上,殿中冷给你送个炉子来。”

赵凌转头看着他,眼睛阴森森的,“不要喊我圣上,你没有资格!”

“是。”成一面无表情,“奴婢告退。”

赵凌闭上了眼睛,成一走了几步回头看看他,开门正要出去,忽然一愣行礼道:“郡王。”

“嗯。”赵梁阙摆了摆手跨进来,赵凌一个激灵坐起来,满面仇恨的看着赵梁阙,“你来做什么。”

赵梁阙四处打量了一眼,道:“来和你说一声,赵远山的兵就要到太原了,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会死,而且死的很难看。”赵凌呸了一声,赵梁阙走到桌边将他刚才吃的一半的馒头丢进炉子里,赵凌看着一愣顿时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怒道:“你会不得好死。”

赵凌也不说话,将桌上的半碗水端起来倒进了炉子里,里面的烫发出噗嗤嗤的声响,随即渐渐熄灭,房间刚刚升起的一点点温度又降了下去,一股臭气熏染着。

赵凌不管再说话,愤愤的看着赵梁阙。

“你说,你什么时候才会聪明点呢。”赵梁阙拿个帕子扑在了椅子上,自己坐下来,“莫说赵远山不会赢,就算他赢了,你认为他回了这里后,会和你摒弃前嫌君臣言欢?”

“你什么意思?”赵凌蹙眉心头一跳。他没有接着说,但是却不可否认,赵梁阙的话很有道理。

赵远山会和他和解吗?

“知道安申去哪里了吗。”赵梁阙翘着腿神情闲适的看着他,“他去找赵远山了……得到消息,他如今人就在赵远山的身边。”

赵凌一愣,其实他也猜到这种可能,因为赵安申如果还活着,那么他是无处可去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去找赵远山求救……所以这个结果他很高兴。

可是现在话从赵梁阙的嘴巴里说出来,他忽然就想到了什么。

赵梁阙的意思很明显,他在告诉他,赵远山就算打回来,也不可能让他继续做皇帝。

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赵远山自己坐,第二,辅佐赵安申。

总之没有他什么事。

“懂了?”赵梁阙笑了笑道:“所以啊,我现在是为了你好,这皇位对你来说早就终结了,你不如直接写禅让诏书,如此一来我还能保你一命。要知道,你写不写这皇位都是我的,我不过想要更名正言顺一些,对我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可是对你来说,结果却是大相径庭。你自己好好考虑吧。”赵梁阙说着站起来,赵凌呆呆的坐着,忽然,赵梁阙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他,“一直忘记告诉你了,玉儿的儿子我会照顾好,你不用担心。”

“玉儿?”赵凌蹙眉,楞了一下反应过来,随即脸色大变,“你说什么,你认识玉儿?”

赵梁阙呵呵笑了起来,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了惊世的奇葩,“玉儿和小霍是我养大的,这件事你还不知道?”

沈橙玉和霍繁篓是他养大的?

什么意思?

他不懂啊。

赵凌呆呆的,好一会儿忽然蹭的一下爬起来跑过去拦在门口,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他们是你养大的?你是在告诉我,从一开始他们出现,就是你的阴谋?”

“还不算无可救药。”赵梁阙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然她凭什么生死不离的跟着你呢。还有小霍,你何德何能让他愿意为你出生入死?”

就好像失足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赵凌浑身冷的发颤,呼吸困难,他捂着领口想到了沈橙玉的笑,沈橙玉的体贴,沈橙玉的温柔,想到了霍繁篓的忠心……

居然都是假的。

居然连他觉得最重要的人都是虚情假意。

“我……我和你拼了。”赵凌头脑一热,猛的就朝赵梁阙冲撞了过来,伸着手想要掐对方的脖子,可是他现在哪里是赵梁阙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放倒在地,胸口被对方踩着,就看到赵梁阙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要看到传位诏书,若不然你就安静在这里等死。”

“不可能!”赵凌怒喝道:“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你写传位诏书。”

赵梁阙道:“不着急,你会写的。”他能告诉他沈橙玉的事,就是要看他的笑话,“因为一个无能的人,是永远没有选择权的。”

他说着出了门。

赵凌呆呆的躺在地上,过往的一切如同流水一样在脑中流淌而过。

他想到了先帝去世前他那点龌蹉的想法,他想到太皇太后出事的时候他所作所为,他想到为了沈橙玉迁怒顾若离,而因此和赵远山翻脸。

原来,他一直在为了害他的人,而去伤害真正对他好的人。

原来,他的这一生就是个笑话,一个巨大的让他无法面对的笑话。

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大笑,笑声在殿中回荡……

赵梁阙出了门,袁伟昌迎了过来,低声问道:“郡王,如何说?”

“疯了。”赵梁阙淡淡一笑,道:“疯了也行啊,到时候一样顺理成章。”

袁伟昌点点头,回道:“罪书已经传下去了,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赵远山谋朝篡位,起兵造反,是谋逆!到时候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做的好。”赵梁阙道:“他的口号打出来了没有?”

袁伟昌摇了摇头,回道:“听说吴孝之原本定的是清君侧的口号,后来问赵远山,他说不用口号……”

赵远山也太狂了,带这么多人往京城来,居然连个名头都不用。

“呵呵……”赵梁阙进了御书房在地图前坐了下来,手指在上头点了点,“还有三天!”

三天后天下人就会知道,他才是真正的君王。

“郡王。”成一站在门口,回道:“方候爷要去长春宫陪太皇太后和皇后娘娘,您看行吗。”

赵梁阙眉梢一挑,“我正要去找他,他就迫不及待的自己送上门了。行啊,让他将家眷都带着住长春宫去。”

“是!”成一应是而去。

赵梁阙又看了一眼地图,吩咐袁伟昌,“从保定开始严加防守,近一个月内进出的人都必须严加查控。”

袁伟昌应是正要说话,赵梁阙的常随突然跑了进来,道:“郡王,赵远山的人已经到太原了。”

“到了?不是说三天后吗。”赵梁阙听着一惊,常随回道:“很突然,半个时辰前消息传来,按时间推算,他们最迟今天早上到太原的。”

赵梁阙心里忽然就有些没底。

太原城的城门禁闭,城墙上人头攒动,一排排弓箭泛着寒光对准城下的人。

四万人聚集,密密麻麻,看的人心跳如鼓。

吴旋站在城头上,他是从岭南来的,很多年就被赵梁阙收在郡王府做幕僚,他以为他这辈子就要老死在郡王府时,赵梁阙却突然告诉他,他要暗中招兵买马,而这件事就交给他全权负责。

他很高兴,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此后他也确实认真负责的做这件事,并且做的非常好。

但是他依旧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和大名鼎鼎的骁勇将军对垒。

这是荣耀也是辉煌,他要让天下人知道,不止一个赵远山有军事之才,他也是。

想到这里,他不禁兴奋的笑了起来。

“先别急,看他们想做什么。”吴旋冷笑着静静看着城下人的反应,等了一刻钟后,忽然就发现那些人开始往后退,足足退了一里地,然后开始看他们忙碌了起来,搭军帐,生活,剁肉洗菜挑水。

一派热闹市井之气。

“将军。”旁边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们想干什么?”

吴旋哪里知道,他们赶路来就为了在这里露营休息的?还是准备休养生息,明天再战?

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他们人仰马翻正是好机会啊。

“等等。”吴旋招了招手喊了一个小兵来,交代了几句就听到小兵朝着城楼下喊道:“赵远山,你个孬种,来了却不敢过来!”

下面依旧是一派热闹,居然还有人杀了头猪,架在火上烤。

大家面面相觑。

不一会儿,猪肉的香味就飘散进来,城楼上的人闻着满脸的焦躁。

“接着骂。”吴旋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