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战事/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要回一句。”曹骏手里抓了一块烤的脆香的猪脚,“这都骂了半个时辰了,我听着可不耐烦了。”

赵勋撕了一块肉丢进嘴里,又抓了脚边的酒喝了一口,酒是沿路百姓送的,为这事他还郁闷了几息的功夫,因为酒不是送给他的,而是百姓得知顾若离在里面,特意等在路边给她送来的。

正宗的秋露白。

可见,现在天下人都知道,静安县主爱酒,而且,还只喝秋露白。

顾若离收了酒,其实就一坛子,她抱着献宝似的给了他,笑着道:“先给你,等回家了你再给我多弄点来。”

他其实也不想喝,但看她笑盈盈的站在他面前,好像生怕伤了他自尊似的满眼里透着安慰,他满身就舒坦了,接了酒立刻让人杀猪烤肉……

赶了一个月的路,大家伙都累了。

提前三天到,就是为了在这太原城外野营休整的。

“你要是闲着,你去回几句。”赵勋撇了一眼曹骏,曹骏比他年长个三岁,所以当年他们一起进军营后,就玩在了一起,他这个人外表看着粗,大字不识几个,但是心思却很细腻,很会揣摩人的心思,所以,去了陕西行都后,十来年的功夫他就做了总兵。

而且,就算是当年曹骏跟着他后面玩儿,也是带着目的性的。

赵勋不排斥这些,一个没有目标的人才不值得交往。

“那还是算了,我先吃饱了好好去睡一觉。保存体力等进了太原城好好找地方乐一乐。”他说着,伸手去抓赵勋脚边的酒坛子,还没碰到就被赵勋拍开,“喝自己的。”

曹骏一愣,顿时嘿嘿笑了起来,道:“是县主给你的吧,我可是听说前两天有百姓特意抱着酒在路边等着呢。”

赵勋仰头灌了一口,含笑瞥了他一眼,曹骏哼哼了一声撕咬了一口肉,咬牙切齿的道:“有媳妇儿,了不起了。”

“有媳妇不了不起。”赵勋扬眉道:“有我媳妇儿那样的,才了不起。”

曹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将油腻腻的手拍在一边正专心烤肉的秦大同身上,顺便擦了擦,“我听说县主身边还有个丫头。我就要和你做个连襟。”

赵勋失笑,摇了摇头,秦大同一脚踢在曹骏腿上,“衣服你洗,别以为我不知道。”

曹骏哈哈大笑,又回头看了一眼城墙,上头的骂声消停了,他看着秦大同问道:“这个吴旋,你认识?”

“以前在我父亲的营帐里做通信兵。”秦大同道:“人有些聪明劲儿。我父亲说要是好好培养还是有点前途的。至于现在如何我倒是不知道,但是从我对他的印象里来看,不足为惧。”

“那没意思。”曹骏扫兴的道:“远山,你,我,还有颜世子,大周最厉害的几个人都在这里,赵梁阙就放了这么怂包,也太侮辱我们了。”

秦大同失笑,摇了摇头,道:“听说他手里还有个人。当时和吴旋一起负责岭南的军事,是赵梁阙自小养大的,颇有才能。”又道:“不知道是在这里还是去了京城,姓韩……名字不大清楚。很少露面。”

曹骏咦了一声看着赵勋,“你听说过吗。”

“嗯。”赵勋颔首,“他十几年前收了一些孤儿乞丐,从中留了五六人养着,那几个人确实不错。”

也包括霍繁篓在内。

“那我倒是期待了。”曹骏吃完了手里的猪蹄丢在一边去,又扯了块猪肉接着嚼着,几个人闲闲聊着,只有颜显坐在一边认真听着,时不时笑笑也不说话。

前面大家在吃酒烤肉,顾若离和医疗队的人却是忙的昏天暗地,从停下来他们一百多人就开始忙医帐,架灶台,搭床,抬水烧水消毒所有器具。

折叠床是后来做的,因为太占地方,所以只带了五十张来,摆在并行的军帐里。

这一次大夫多了好几位,所以大家就分开做了四个军帐,按外伤的程度一一分类。

顾若离带着几个丫头和白世英以及毛顺义一起,在第一个。

帐顶上挂着白幡,上头画着红十字,顾若离原本觉得没有必要,可军帐太多为了忙起来的人很好辨认,她还是坚持挂了。

红十字白旗在风中飞舞,她终于做完了手中的事在床上躺了下来,呼了口气,白世英也在旁边坐下来看着她问道:“七爷说歇三天?”

“嗯。”顾若离点了点头,她猜测赵勋这是打算打心理仗,就好像一把剑悬在了对方的头顶上,那把剑可以安安静静的休息,但被盯着的人,却一定是日夜提醒吊胆。

“那我们有时间准备。”白世英也躺了下来侧目看着她,“想两个哥儿吗。”

顾若离点点头,夜夜做梦都梦的到,做了父母以后才真正明白父母的心情……真的是时时刻刻牵着心头的肉,没有什么时候不想的。

“等打完了就好了。”白世英说着又道:“我闻着肉香饿了,咱们去吃东西吧。”

顾若离点头说好,出来喊着杨文治和岑琛一干人往赵勋那边去。

晚上大家一起吃过饭,留了一半人值宿,另一半人睡觉,他们在这里踏踏实实的休息,城楼上吴旋却已经足足站了半夜,眼睛盯的血红,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

他的常随道:“您去睡会儿,看他们这架势根本没准备动手。”

“不动手难道他们来游玩的?!”吴旋冷哼了一声脚一动,才发现腿脚早就麻掉了,他扶着墙等了好一会儿,啐了一口愤愤不平的去了城楼,打算浅眠一会儿。

城楼上守着的士兵一见他走了,一个个纷纷坐的坐趴的的累瘫下来。

不等他们休息了一盏茶的时间,忽然,就看到底下响起一阵阵的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着,惊的他们一咕噜的爬起来。

头脑昏昏沉沉的往底下看。

“怎么了。”吴旋一夜没睡,刚睡着就被吵醒,人都是混沌的,“怎么回事。”

他说着往底下看,却发现什么动静都没有,对方的军营依旧安安静静的矗立在黑暗中。

吴旋骂了一声又转身回了城楼,可不过两盏茶的时候,又是一阵鞭炮响。

“真想下去好好打一架。”吴旋气的直抖,他有感觉接下来的两天,他要是不主动出城迎战,他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还真是被料对了,接着两天,对方开始白天轮流白天睡觉休息,夜里就不停的在城外放鞭炮,噼里啪啦不单他们,就连城中的百姓都被吵的睡不了。

吴旋燥的几乎要杀人,一拍桌子道:“这样下去,打他个龟儿子的。”

“将军,他们人都在下面,我们无论出城多少人,都无异于羊入虎口。”他的常随道:“只有等他们攻城。”

第三天的夜里,吴旋实在支撑不住要睡觉,可眼皮却是一直跳,他也不敢回去就在城楼睡觉,吩咐了人盯着城楼,到丑事时分鞭炮响了起来,大家习以为常的看都没有看一眼,一个个浑浑噩噩的打着盹儿。

而在两里外漆黑的夜里,一批人马以极快的诡异的速度,奔跑着,这边西门,他们正往东城门而去……两厢隔的不算远可也不近,所以,当睡梦中的吴旋被人推醒后听到了汇报好半天都没有回神。

“去东门了?”吴旋一愣,随即怒着起来,在这里蹲了三天,他们居然绕去了东面,“带人抄家伙出去。”

赵勋站在西门下,看着城墙上人影窜动,他回头看看曹骏,道:“你觉得需要多久?”

“憋死我了。”曹骏将自己的大刀用袖子擦了擦,“明天太阳落山,我们就能进城吃晚饭。”

赵勋负手而立,微微点头,道:“不用下午,中午就行。”

曹骏嘿嘿笑着。

“这里交给你,三刻钟擂鼓!”赵勋道:“此处他们有一万八千人,易守难攻,你自己看着办。”他说着转身就走。

曹骏摩拳擦掌。

“带上咱们剩下的兄弟跟我走。”赵勋看了一眼孙刃,孙刃眼睛一亮,点头道:“是!”

赵勋将刀搭在了马背上,朝军后方的军帐里看了一眼,忽然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朝这边跑了过来,他几乎一眼就认出是顾若离,忙快步迎了过去,她跑的气喘吁吁的,看着他问道:“你没睡要分两头,我还没来得及分派人手。”

她毕竟经验不足,应对的时候还是没有默契。

“现在派人去也来得及。”赵勋拿帕子给她擦了擦汗,惹的旁边立着的无数人一个个的避开目光不敢看,顾若离没注意别人的反应,点了点头,“那行,我让阿丙和岑大夫过去。”

赵勋微微点头,顾若离惦记着大事转身就走,走了几步想到他也要打仗,回头看着他,道:“你注意安全。”

他眉头松开,满面的舒坦。

顾若离重新跑回去吩咐了事情,又将药分开了一些,让二妮跟着打下手。张丙中和岑琛带了二十人往那边跑去……

顾若离严正以待,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三刻钟后鼓声响起了起来,一瞬间四周的灯火俱灭,只有在射程外的他们这里亮着牛油灯。

黑夜中,就看到擂鼓似的脚步声传来,随即云梯搭上城墙,士兵们在曹骏的指挥下开始攀墙,而在他们的后方这是一排排掩护的弓箭手,箭如雨幕一般让人睁不开眼睛。

“原来是这样的。”韩苗苗兴奋不已,她以为打仗就是碰到了就打,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点都不随便撸着袖子而上,赵安申在一边解释道:“若中途有一方熄鼓休息,大家也还会休息睡觉吃饭补充体力。”

韩苗苗哦了一声,笑着道:“我也好想去试试。”她也像她的父亲一样,上战场杀敌。

“不行。”赵安申忽然按着她的肩膀,用少有的严肃的目光看着她,“你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不准胡闹。”

韩苗苗吐了吐舌头,正要说话,忽然就看到披着白披风的医疗队的人抬着伤兵回来,随即听到顾若离喊道:“开始做事!”

她的话落,大家都熟练而紧张的开始各司其职。

韩苗苗和赵安申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

“苗苗,添柴火烧水。”瑞珠在里头喊,“加点盐,比例你知道吧。”

韩苗苗一个激灵醒过来,点着头道:“知道。”话落,随即撸了袖子去后面的锅灶旁边,赵安申在她身边蹲下来,道:“你去帮忙,我也会烧水放盐,这里交给我。”

“你?”韩苗苗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那辛苦你了,我去帮杨大夫。二妮不在。”

赵安申笑了笑。

顾若离没有空想别的事,只顾着手中的伤兵,是被城楼上石头砸中的,额头一个大的裂口,肩膀也脱了臼,一路被抬过来人已经失血昏迷了。

她动作娴熟的给他将额头的头发剃了,清洗伤口……当初在草原时那种心无旁骛的紧张又回来了。

不等她这个缝好,门口又已经进来两个,她抬头飞快的扫了一眼,欢颜和瑞珠已经上去做前期的处理,给她节省时间。

这些他们视线都演练过的,所以坐起来默契十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