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辛苦/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可是却好像离的很远似的,照在身上一点都不暖和。

吴旋打了个寒颤,架在脖子上的刀就跟块冰似的,冷的他直哆嗦。

几天没有睡好,他这会儿精神恍惚,不但是他,太远城中他的部下们也是如此,紧张的绷着绷着,忽然就好像要断了似的。

他还没打呢,他在赵远山来前列了很多计划,如何打,每一步怎么走,怎么应对,他还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研究了赵远山的战略和性格,他有个厚厚的本子是,上面记录分析了赵远山每一次战争的细节。

他做足了准备。

所有人都知道,他很努力。他非常期待这一次,他要一战成名,让天下人知道他比赵远山厉害。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还没打呢,他还没有出手呢。

为什么都不按牌理出牌,吴旋被捆着拉着他的孙刃踢了他一脚,似笑非笑的道:“吴将军,叫你的手下放下武器,不然我们可就要大开杀戒了。”

“不可能!”吴旋咬牙切齿的道:“我的手下不会投降。”

孙刃呵呵一笑,这边曹骏听到了抬手就抽了吴旋一耳光,啐道:“给你脸还不要脸了。有城墙守着你都失了城池,现在买你面对面你以为你能打得过谁。”

吴旋抿着唇气的直抖。

“都给老子听着。”曹骏指着一干人,“投降不杀,等战事了你们还是百姓,回家种田生孩子去。要是不投降,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对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四周寂静无声。

顾若离收拾完手中的一个病人,朝外头看了一眼,外面还有两个人在等着,她低头沉声道:“下一个。”

“顾大夫。”外头的伤兵坐在地上,摆了摆手,“我们的伤还能撑一会儿,不打紧的。您休息一下。”

顾若离抬头看着他,笑了笑道:“没事,我在这里又没有危险,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事而已,不用休息。”

“快点将你们治疗好她就能休息了。”欢颜过来扶着伤兵,“你这胳膊腿都有伤,再不治可是要截肢的啊。”

那人吓的一个激灵忙颤巍巍的走过来趴在床上。

褪了衣服,伤兵胳膊和腿上都中了箭,肩膀也被石头砸的血肉模糊,顾若离先消毒了肩膀上的伤,上了药,又外扩了箭伤取了箭,动作极快。

伤兵本就喝了麻沸散不觉得疼,她的动作又快又稳,几乎只是感觉躺着休息了一会儿,事情就已经办完了。

“好了。”顾若离道:“药统一煎药,送去给你的时候记得喝就行。”她说着扶着伤兵起来,正要叮嘱几句,忽然就听到一阵欢呼声传来,她一愣床上的伤兵已经一咕噜跳下来,道:“赢了!”

“我们赢了!”他话落,他们的四周也是一片欢腾声,“出师大捷,我们赢啦!”

伤兵一只脚跳着出去,在门口看着太原城的方向哈哈大笑。

顾若离愣了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以为攻城至少要个三五天,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至少用了一个半夜一个半天而已,太原城就稳稳拿下来了。

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县主。”雪盏激动的不能自已,“我们真的赢了吗。”

顾若离点了点头,这头一战赢了极其的鼓舞士气,接下来再往前走,虽依旧困难重重,可大家却更多了一份信心。

“让伙房起火造反。”顾若离和雪盏道:“带来的猪都宰了,要是不够就去附近的村里买,有什么买什么,今晚好好犒劳大家。”

雪盏点头应是,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顾若离朝门口最后一位伤兵招了招手,等处理好他的伤势她去了后面伤兵休息的地方,一个多时辰已经统计了伤亡人数。

死三百一十人,轻重伤不计约有六百多人。

这样的数字虽让人心疼,可拿下一个太原城,却已经是亘古少有的了。

“县主。”岑琛和张丙中笑盈盈的跑了回来,两人一身的狼狈,但精神却异常的亢奋,“那边的人都带回来了,幸不辱命。”

顾若离也拱了拱手,道:“辛苦各位了。”

“不辛苦。”杨文治从帐子里出来,抚须含笑道:“做大夫的,一生能经历几回这样的场面,虽是不幸却也是大幸。”

这样太能一个大夫了,既能磨练意志,又能让手里的活更加的沉稳。

难能可贵的机会。

“我也觉得。”张丙中点着头,“你们不知道,刚才我缝合的时候那速度,比我内子做衣服的速度都快,真的是……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出来才好,可实际上的速度也差不多三头六臂了。

“大家都做的太好了。”顾若离道:“今晚我和阿丙还有毛大夫先当值,你们先好好休息,明天换你们。”

这些伤兵应该不会跟着走了,过几天他们去阳泉,这里还是要留人守城。

“行,那老夫也不和你客气。”杨文治哈哈一笑,“年纪大了,还真是有些吃不消。”看病的时候没觉得累,可是一停下来还真是觉得人都快要散架了。

顾若离轻轻笑着,和张丙中巡视病房,出来时候就在门口撞到了赵安申,她一愣才想到今天一天没见到他的人,“你今天去哪里了?”

“我跟着医疗队的人抬伤员呢。”赵安申笑着道:“太惊险了。”

顾若离听着一愣,伸手去摸他的胳膊,手中的感觉就很不对,她随即撸起他的袖子,就发现他的两个手臂都肿的高高的,“疼不疼?”她蹙眉看着他。

他红了脸笑的有些惭愧,“疼!”两条手臂就跟被大锤抡过碾压了一遍,这会儿疼的他简直是生不如死。

“欢颜,拿活络油来。”顾若离扶着赵安申在门口坐下来,“你没有锻炼过,这样抬着人要是拉上了肌肉怎么办。”

赵安申点点头,“我没想那么多,以后不会了。”

“嗯。”顾若离接了活络油,顾若离倒在手心里给他揉着,赵安申安静的坐着,一张脸因为疼痛而扭在了一起,“七婶,你不害怕吗。”

顾若离嗯了一声,道:“害怕啊,可是有时候害怕解决不了问题。”

是啊,害怕解决不了问题。

“七婶。”赵安申抬头看着顾若离,目光灼灼的好似保证一样,“我……我将来一定做一个好皇帝,一心为天下苍生。”

顾若离手脚一顿,抬头看着他就笑了起来点着头道:“我相信。相信你一定会是一个出色的君王。”

他这么保证,其实和当下的环境有关,可顾若离这么说,却莫大的给了他信心,他脸一红问道:“七婶觉得我可以?”

“当然。”顾若离揉着,轻声道:“以你的聪慧,只要有心将来必成就伟业。”

赵安申抿着唇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顾若离在他手臂揉搓着。

“晚上会更疼。”顾若离换了一只手臂,“要是疼的实在厉害,过来喝点麻沸散。多少能睡一会儿。”

赵安申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苗苗了吗。”顾若离想到韩苗苗,赵安申一愣回道:“他跟着曹将军进城了我好一会儿没有看到她了。”

顾若离也不奇怪,韩苗苗的性子耐不住,肯定要去前面的。

赵安申上了药后去城里找韩苗苗,赵勋正站在城门边和众将士说话,底下的人板板整整的立着,听的仔细认真,他静静靠过去也跟着听着,眼中渐渐流露出崇拜之色。

七叔的气概不是一日练就的。将来,他也要有这样的气度和独当一面的能力。

不畏任何场面,不惧任何磨难。

忽然,赵勋的视线一转落在他的面上,目光微顿后又移开别的地方。

赵安申弓着腰笑着进城去找韩苗苗。

吴旋被抓了关在府衙的地牢里,他一万多兵马困在城里缴了械,曹骏不收俘虏,但是要将他们关在这里关上两个月,大定后才能放他们走。

不杀就行,他们也就安安静静的待着,等战事停了他们就能回家了。

“困两个月不大合适。”颜显和赵勋慢慢出城往医帐走,赵勋沉声道:“不用两个月。”

他们的粮草支持不了两个月,而他也没有打算拖上两个月。

十月中旬,他就要进京。

“那就行。”颜显含笑道:“你去和县主说话吧,剩下的事我和曹骏去处理。城中的百姓也要陆陆续续回来,到时候龙蛇混杂,我们还要多留些人。”

赵勋颔首,视线投向军帐。

有顾若离在后方,他的心就莫名的安定下来,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加快,还不等他到跟前,就远远的看到站在灶台边正端着碗的顾若离。

穿着一件秋香色的半旧褙子,身上都是血迹,头发也是乱蓬蓬的,可就是出奇的好看。

“娇娇。”他大步走过去,顾若离抬头看见他随即笑了起来,在锅里盛了一碗汤端着过来,“刚刚熬好的,你趁热喝一点。”

赵勋端着碗就朝嘴里倒,顾若离哎呀一声拉着他,“汤,你一点一点喝。”

他笑了起来,点了点头,“休息三天,我们去阳泉。”

“好。”她点了点头,“三天时间够了,我们足够准备了。”

两个人说着话相识一笑,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柔声道:“媳妇儿,辛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