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栗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也辛苦了。”她抬头看见他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回头喊道:“雪盏,把我梳子拿来。”

她拉着赵勋席地坐下,“你方才就这样和将士们说话的?”

“嗯。形象不佳?”他端着碗坐在地上,她笑着拆了他的发髻点着头,“是啊,赵将军可是一点风度都没有了。”

他哈哈一笑,将汤倒嘴里拿袖子一揩,“这样呢,有没有。”

“有!非常的有。”她笑着,一回头看到白世英正笑眯眯的站在她后面,递了把梳子给她,“雪盏正有事,我替她走一趟。”

顾若离抿唇笑着,道:“有劳白姐姐。”

“没事。”白世英话落,赵勋回头看了她一眼,道:“有件事这两日倒是忘记了。前日收了消息,在沅江附近有人见过白素璋。”

白世英听着一愣,随即嗯了一声,“有劳将军挂心了。不过,以后他的事情将军不必告诉我。”话落,她淡淡行了礼走了。

“她还没释怀。”顾若离给他梳头,低声问道:“白先生去沅江做什么,准备去岭南?”话落顿时想到了霍繁篓,“是……和霍繁篓碰头吗。”

赵勋摆了摆手,道:“都不是。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打算从沅江出镜去安南。”

“安南?”顾若离皱眉,想不到白素璋去安南做什么,不过对他本来也不是很了解,不知道也正常,“那边是什么情况,不是听说李氏正乱着的吗?”

“嗯。朝廷里争斗不断。我料定明年他们要来京城。不是求援就是新王登基求敕封。”赵勋波澜不惊的,“若有空,我倒是想去走一趟。”

左右都是大周的属地,等他们内部斗完了他们再露面定大局。

李氏有几个儿子,哪个比较无能,哪个又一心投靠大周他早就摸的很透。

顾若离嗯了一声,想到了城里的事,她还没有进去,“那些俘虏怎么安置?”

赵勋和她细细说了一遍,她给他绑好了头发,也坐在他身边,来来往往的人走动着,朝着她笑着打招呼,看见赵勋就一本正经的行礼,她失笑道:“这么多人一天要吃多少粮食,得想个法子才行。”

“嗯。是要不少粮食。”他的粮草养自己人都不是很充足的,预算只能到十一月,所以他一开始的打算就是速战速决不能拖沓时间,现在加上这些人,他想了想挑眉看着她问道:“你说说看,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我?”她一愣笑着道:“我能有什么见地。”顿了顿还真是在脑子里转了一遍,脱口道:“打散了也不行,这些人就是祸害。聚在一起白吃白喝太便宜他们了……我看让他们进山好了,帮着百姓开荒地,做的多了再给粮食,等战事停了再解散放人。”

“这个主意不错。”他以前收了俘虏不是杀了就是收编了,但是现在收了这些人不安定的因素太多,还是留在后方管制的好,“行,就按你说的办。”

她一愣笑了起来,“真行啊,你可想清楚了。”

“我媳妇儿说的当然行。”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去做事,晚上来接你去城里吃饭。”

她笑着摇头,指了指身后的医帐,“今晚不行,我要值夜的,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他起了身深看了她一眼,“那你不要太累。”话落又怜惜的抱了她,才大步而去。

顾若离又站了一会儿,在笼屉里抓了个馒头边走边吃的去了医帐,和张丙中一起巡查。

两个人各自做事,她要兼顾几百个伤兵,几乎走一圈下来就要花去一个多时辰,赵勋则要安排太原城中的事,一直到深夜才歇一会儿,准备和秦大同一起去审问吴旋。

两人走在街上,四周灯火通明,秦大同低声道:“明天休整一天,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

“嗯。”赵勋颔首,秦大同又道:“探子来报,阳泉那边人手不多,看赵梁阙的意思,怕是将所有的布防都留在了京城,那边才是重中之重。”

赵勋颔首,回道:“这里折损了一万五,阳泉保定合在一起他不敢超过一万,所以我们不需要硬仗,怎么打,我心中早有想法,明日一早我们细细说。”

秦大同也有想法,他对这边比较熟悉,所以点头道:“好。我正好也有一些想法,我们交换一下意见。”

“好!”赵勋颔首正要说话,忽然就看到一家开了半扇门的铺子里隐约架着一口大铁锅,门口还挂着祥记栗子的牌匾,他眉梢一挑道:“进去看看。”

“啊?”秦大同没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拔了刀在手中,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他以为赵勋发现了异常。

“炒栗子。”赵勋拍了拍秦大同的肩膀,笑着道:“进去看看有没有栗子剩下来。”

秦大同愣住不敢置信的看着赵勋进了铺子,点了里头的灯,过了一会儿居然就从人家后院提了个半袋子的栗子出来,往地上一放,他道:“生火啊,愣着作甚。”

“哦。”秦大同无语,只好给他生火,赵勋就拿了个钳子坐在一边,在灯下一个栗子一个栗子的切,切出小小的口子放在一边,一开始做的还不算熟练,过了一会儿就手速极快,没一会儿功夫就出了半筐子。

锅里的沙一热,他就倒了栗子进去炒,两位将军居然一个灶上一个灶下的炒栗子。

大半夜的动静不小,而且也非常的香,没一会儿功夫就引的曹骏和颜显也带着人来了,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那翻栗子的是赵勋,就笑着道:“远山,你这是打算齐戎从商啊。”

他说着进了门,就在锅里捡了一个一边吹着一边就朝嘴里送,赵勋扫了他一眼,问道:“熟了?甜度如何?”

“熟了。但是太甜了点。”曹骏不爱吃甜的,赵勋却是丢了铲子开始盛:“那就刚刚好。”

曹骏咦了一声,朝颜显挤眉弄眼的,颜显抱臂靠在门边含笑道:“他是给县主炒的。听说县主最喜欢吃的零嘴就是糖炒栗子,还要很甜的。”

“嘿!”曹骏大怒,冲上抢栗子,“赵远山,你这分明就是欺负我没媳妇儿是吧。”

他早前娶了一个媳妇儿,不过生孩子时难产死了,一大一小都没有保住。

赵勋拍开他的手,将栗子全部装了起来递给孙刃,“给县主送去。”

“给我留点啊。”曹骏又扑过去,赵勋将地上生的给他,“自己弄!”话落,一拍身上的灰就优哉游哉的出了门。

曹骏就指着秦大同,“大同呢,他可是给你忙活了好久的。”

“他不爱吃。”赵勋走的远了,声音慢慢传过来,曹骏就瞪着秦大同,秦大同笑着道:“我确实不爱吃。不过,你不是去找姑娘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完事了?”

“找什么姑娘。”曹骏啐了一口,“姑娘早被吴旋那个王八儿子给吓跑了。”

整条街上,没几家有人。都像这栗子铺子一样里面空关着的。

“那就再忍忍。”秦大同勾着曹骏的肩膀,和颜显一起三个人出来,“去看看吴旋去,消消气!”

曹骏嗯了一声,几个人跟着赵勋往府衙而去。

顾若离终于能歇一会儿,头昏脑涨的靠在椅子上休息,刚抓了吃剩的半个馒头,孙刃就抱着一大包热乎乎的栗子来了。

足足有五六斤。

“哪里来的?”顾若离接过来抓了一个出来,还是滚热的,“不是说城里的铺子都关了吗。”

孙刃嘿嘿笑着,道:“爷亲自炒的,让属下送来给您当零嘴吃。”

“七爷炒的?”顾若离惊讶不已,剥了一个在嘴里,肉质刚刚好还很爽口,“他留了没有,都给我送来了?”

孙刃点着头,“那您吃着,属下回去了。”

“等下!”顾若离想了想,“等我两刻钟。”话落,就跑了出去切了几个冷馒头用竹签叉好刷了一层油,在灶头里添了柴火就开始烤馒头片。

不一会儿烤了好几个馒头出来,拿纸包了又撒了点辣椒粉递给孙刃,“来而不往非礼也,给七爷送去。你也吃几个。”

孙刃笑着,抓了一个丢在嘴里翻身上马,一溜儿的进城去了。

她也失笑一回头看到白世英抓着栗子站在门口笑着道:“将军烤的?我正饿了,就不和你客气了。”

“这么多,我怎么吃的完。”她笑着拉着白世英坐下来,两个人面对面的剥着,白世英吃着道:“量着你的口味炒的吧,这么甜。”

顾若离轻笑。

白世英靠在椅子上歪头看着她,手中转着栗子,也微微笑着。

京中,赵梁阙啪的一声砸了一个茶盅,他穿着中衣外头披着斗篷,显然是刚被睡梦中叫醒,怒道:“太原城就这么轻易丢了?”

“是。吴旋被抓了。”来人回道。

赵梁阙气怒不已,来回走着,他以为单一个太原城就能耗上半个月,损赵远山两万兵马,等这么一层层耗下去,他根本就倒不了京城的。

“这个没用的蠢货。”赵梁阙的疆域图前停下来,看来他不得不重新部署了。

要不然以这样的速度和势头,不到十一月他就能冲到京城脚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