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太后/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上。”成一坐在床对面的杌子上,轻声细语的劝道:“人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这要是死了,纵然再有满腔的抱负也都是空谈啊。”

赵凌斜睨着成一,他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手脚早就没了知觉。

成一劝他,不是因为还有主仆之情,只是单纯的想要在赵梁阙跟前立功。

能有禅让诏书,那就不是逼宫谋反,皇位也顺理成章名正言顺。

“滚。”粗哑的声音,像是从棺材板里传出来的,赵凌瞪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我就是死,也不会写的。”

他的玉儿,他对她那么好,居然……居然从一开始就背叛了他。

“圣上。”成一不以为然,低声道:“您可知道,玉夫人去哪里了。”

赵凌一愣立刻睁开了眼睛看着成一,“什么意思?你知道她在哪里。”他找了很久了,始终都没有沈橙玉的消息。

“奴婢也不知道。但是郡王肯定知道。”成一道:“您可以问问郡王,他一定不会瞒着您的。”

赵凌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你不要再费口舌了,可以滚了。”

“圣上,还是那一句。郡王答应你,只有写了禅位诏书,他就一定不杀你,所以……你还是想想清楚吧。”成一说完,掸了掸衣服笑呵呵的出了门。

赵凌死寂的躺着,无声无息的。

长春宫中,邱嬷嬷递了个便签给太皇太后,压着声音道:“这是今天馒头饭菜里的纸条,您过目。”

太皇太后接了略扫了一眼迅速放在火上烧了。

“把朝生喊来,我有话和他说。”太皇太后将纸条丢进漱口痰盂里,邱嬷嬷立刻端着出去倒了,过了一会儿方朝生从偏殿过来,喊道:“姑母,找我何事。”

他自己要求进宫的。因为他知道就算那天他不自己要求来,没几日也会被赵梁阙绑着关去宗人府。

还不如主动点,好歹能和太皇太后还有方樱在一起,也能有个照应和商量事的人。

“远山到太原了。”太皇太后低声道:“这两日,他一定会逼着圣上写禅位书!”

方朝生眉头紧紧蹙着,攥着拳头沉声道:“不管他怎么折腾,等远山打到京城来后,他一样还得灰溜溜的滚下来。”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太皇太后冷声道:“可……这是耻辱,奇耻大辱。”一个皇帝被人挟持写了禅位书,这让她死后怎么和列祖列宗交代。

养了这么一个不肖子孙出来,败尽了皇家的脸面。

“哀家打算亲自见见他。”太皇太后端着茶盅,手指在几不可闻的发颤,“若是不成,哀家就亲自送他一程,也好过他丢皇家的脸面。”

这个“他”,当然是只赵凌。

方朝生沉默了下来,这么大的事情,他哪敢指手画脚发表意见。

“只是苦了我们樱儿。”太皇太后心疼不已,她方家好好的孩子,如今被折腾这样,将来还要在这深宫里头苦熬几十年,直到老死……她这辈子已经熬干了,将来……

将来方樱就是第二个她啊。

这样的生活不切身体会,是永远无法理解其中的孤寂落寞。

“哀家亲自去。”太皇太后抿着唇低声道:“你想办法和杨文雍联络上,将哀家的话告诉他,让他也做些安排。他们这些人装乌龟王八的也装的够久的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再接着装下去,皇朝就真的要亡了。让他们都好好想想,是真有这胆子做冷眼目睹的旁观者吗。”

就算有一天赵远山到京城了,杀了赵梁阙也没有用。

因为在历史上,赵梁阙只要登基过,那么这血统就不算纯正了。

所以,她才会有这些想法,是因为她知道,赵远山不在乎这些,所以他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走的,这些计划根本不会包括这些,以及……赵凌的生死。

“好!”和外面联系很不容易,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这馒头里的纸条是送谁给他们送来的,但是,这却是他们如今唯一和外面联系的途径,方朝生心头想着,起身道,“我这就去试试。”

太皇太后喊住他,“你小心一些,若被察觉了也不用怕,索性将动静闹的大一些,宫里的事瞒不住外面,他们一样是知道的。”

方朝生点头应是而去。

但一下午他都没有找到机会,实在是赵梁阙将长春宫守的密不透风,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直到第二天晚上,厨房送饭来时他依旧一筹莫展,看着碗里的馒头他迫不及待的打开,果然,里面夹着一个纸条,上面言简意赅的写了一句话:已知,勿动。

他不明白意思,急匆匆的拿去给太皇太后看,她眸色沉沉的道:“看来,此人是料到了我们的打算,所以劝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这么说,他有安排了?”方朝生显得有些激动。

太皇太后摇了摇头,他们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轻易去相信别人呢,话落,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明日一早,你传话出去,就说哀家要见阙郡王。”

方朝生点头应是。

第二日中午的时候,赵梁阙进了长春宫,笑盈盈的行了礼坐在了太皇太后的对面,道:“伯母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拐弯抹角。”

“你既如此说,哀家也就不和你兜圈子了。”太皇太后指了指桌上的茶示意赵梁阙用,他当然不会喝这里的茶水,便笑了笑道:“请说。”

太皇太后抿了一口茶,也不看他微垂着眼帘,道:“你让圣上给你写禅位诏书,他不写还绝食了?今天是第六天了吧,我看也差不多活不成了。”又道:“他要是这么被你逼死了,你这皇位就算是到手了,定然也会被后世的人唾骂。”

“伯母过虑了。”赵梁阙皮笑肉不笑的,“前儿他可就吃东西了,而且,这诏书他也写了,我正在和钦天监挑选吉日呢,等选好了日子就来告诉伯母您一声。”

太皇太后手一抖,侧目看着赵梁阙,心口气的一阵阵的绞痛,“怎么,你以为有了这么,你就名正言顺了?”

“只能粉饰太平啊。”赵梁阙也不避讳,“不过,如今伯母您再帮我说说话,就是锦上添花了。这花也不是白添的,我定会好好伺候您,就和当初伺候我母妃一样,您看呢。”

你母妃怎么死的还没有弄清楚呢,太皇太后淡淡一笑,隔了茶盅道:“哀家身体不好,花是添不了,晦气倒是随时都有。”话落又道:“既是这样,那哀家见一见圣上就更加无所谓了吧。你安排一下,哀家下午就要见他。”

“抱歉。”赵梁阙道:“他身体不好,不能情绪激动被人打扰,恐怕要扫伯母的兴了。”

太皇太后啪的一声拍了桌子,冷冷的盯着赵梁阙,“哀家在宫里这么多人,也不是睁眼瞎……当年你也是好好的孩子,原还不愿意成亲的,为何突然成了亲。后来又突然带着家眷去了岭南,这其中的事哀不提是因为觉得恶心。不过现在恶心的事太多了,哀家回头想想这样的事还真是算不得多恶心的事了。”

赵梁阙脸色一变。

“静安当年的那顶金项圈,你还留着呢吧。”太皇太后斜睨着他,“那项圈你是不是一眼就知道是她的?”

这个她,当然不是顾若离,而是这项圈真正的主人,齐太妃。

“伯母的意思,侄儿不明白!”赵梁阙说着话站了起来,拂袖欲走,太皇太后就看着他的背影,似笑非笑道:“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哀家的话可还没有说完……那时候你是不是就暗暗发誓有一日要做上帝位替她报仇?你打算怎么报,封她一个皇后还是皇贵妃?”

“闭嘴。”赵梁阙目光阴戾,眼眸爆突的看着太皇太后,“不要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我要是现在杀了你,也只是手中多了一条人命而已,没有人敢说我半句。”

“杀吧。”太皇太后举目看看这冷冷清清的宫殿,“哀家也活的够了,看尽了这世间的丑态,实在是厌恶了。”

赵梁阙猛然一挥袖子,手边的茶盅茶壶悉数摔在了地上,他指着太皇太后失态的道:“你不要逼我。”

“谁在逼谁。”太后太后也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道:“就如你说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不了鱼死网破,你多不怕哀家又怕什么。”

赵梁阙紧紧攥着拳头,咬牙切齿的道:“你若敢说出半句,毁了她的清白,我定将你的子子孙孙都钉在城墙晒成枯骨。”

太皇天后哈哈一笑,“子孙愚钝,活着也是耻辱,有劳侄儿了。”

“哼!”赵梁阙盯着她,猛然就想到了很多年前他来宫里时的样子,他和荣王一起混迹在她的宫里,不管她做了什么好吃的,都是分成两份,他和荣王一人一份……

不够,荣王贪玩常常几天都不来,所以经常的,都是他一个人吃着她亲手做的点……有时候为了吃的时候能让她感到高兴,他会一整天都不吃东西,就为了狼吞虎咽吃的香甜。

她笑起来很好看,笑容暖洋洋的照在人心头……梅筱柔生的有些像她,可是却只是面容像而已,性子和行事不及她半分温柔大方得体端庄。

他常羡慕荣王,有这样的貌美温柔的母亲却不知道珍惜。

却更加恨昭宗,晾着她一个人独守空房,连笑容都透露着落寞。

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有她干净,除了她,所有的女人都是脏的,蠢的……他连一眼都不愿意多看。

“你想怎么样。”赵梁阙问道,太皇太后就笑了笑,道:“哀家要见圣上。”

赵梁阙想也不想就回道:“不能,你尽管死了这条心。”

“那就让哀家明天去金銮殿。”太皇太后立刻以退为进,“哀家倒要看看,那些忘恩负义的高粱都有谁。”

这个倒是可以,他亲自在太皇太后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在他眼前用手段。

“明天我让人来接你。”赵梁阙拂袖而去,太皇太后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出去,等邱嬷嬷将殿门关了她长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邱嬷嬷过来扶着她语气无奈的道:“您也别自责,到如今这地步,谁的名声也不重要了。”

“她也是可怜人。”太皇太后摇了摇头,道:“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恶心的事,她也不可能去的这么快。如今去了还要被我拿出来说叨,是我欠了她的啊。”

邱嬷嬷也不知道说什么,想到齐太妃当年的风姿,虽不及太皇太后美艳,可却是胜了一份秀雅清冷。

赵梁阙走着,怒容满面,这是他心头的秘密,他没有想到太皇太后今天说了出来。

他忽然停下来,手附在游廊的柱子上,指尖发凉的喊道:“来人。”

他的常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他低声道:“明日早朝过后,将太皇太后送保定去,让她替我们守着保定城。”

常随应是。

两日后的阳泉城中,顾若离刚刚洗了一个热水澡,舒服的躺在床上,瑞珠给她擦着头发,笑着道:“这一次比草原上好多了。”

“嗯。”她抬眼看着瑞珠,道:“你不用管我,将炉子提过来摆在这里就好了,你也去洗洗休息去。”

瑞珠笑着应是,将帕子放在一边将炉子提过来摆在床边上,自己开门出去。

顾若离将头发垂在床沿下,随手抓了枕头的底下的册子,摸了炭笔出来悬空记着……

进阳泉很容易,赵勋没有动一兵一卒,就开了门城门,她当时还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这里县官杨清辉是同科,和赵勋以及颜显都认识……所以进城就显得毫无阻碍了。

而赵梁阙留在这里的兵在开城前就退去了保定,赵勋没有追,因为这些都不重要。

门外传来上楼的声音,随即被人推开她看到赵勋正要进来,忽然身后有人喊住他,“爷!”

门又被赵勋带上,他说话声传了进来,“何事?”

“京城传来消息,太皇太后从宫中失踪了。”孙刃低声道:“属下怀疑会不会送到保定了。”

顾若离听着蹭的一下坐起来,抓了床边架子上的衣服飞快的穿好,又将头发抓了个髻由着它滴着水珠就开了房门,站在门口冷着脸问道:“什么叫太皇太后失踪了?”

孙刃摇了摇头,不是很确定的道:“她昨天还上了金銮殿,此后就没有回长春宫。”

------题外话------

字数我会慢慢回来一点,最近一直在和某编辑套近乎,哈哈哈哈哈。略有成效!

其实最希望多更的人是我自己。我不是码不出一万字,更不讲一天写不出六千,我以前几个文都是从头到尾95%的万更率,但是现在为了名嘛,咳咳……

我是专职,一天更三千字的稿费只是一天更一万字的四分之一不到,一个月下来我就不得不吃土了。(虽然以前也是吃土,但是现在快连土都吃不到了。)哈哈哈哈。多苦逼!

所以,我是牙齿落了吞下去噎住了,还请大家多担待。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