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双方/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爷。”顾若离脸色顿时沉冷了下来,她一直没有担心过太皇太后,因为她毕竟是长辈,又历经了三朝,赵梁阙再怎么样都不会轻易对她下手。

现在看来,她还是将赵梁阙想的太有人性了,“他真的会将太皇太后送去保定?”

送去保定的目的太明显了,就是要让太皇太后作为人质来胁迫他们。

“你别着急。”赵勋安抚的看了她一眼,回头对孙刃道:“派人去保定打探一番,将消息确认了以后再说这件事。”

事实上赵勋也有惊讶,因为赵梁阙这样对太皇太后确实不是明智之举,他现在这么做,应该是有什么事刺激他了。

“那……属下亲自去一趟吧。”孙刃凝眉道:“保定是最后的屏障,那边的四周守卫森严,属下去还有点把握。”

赵勋颔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心。”

孙刃应是随即下楼而去。

“进去吧。”赵勋牵了她的手进了房间,低声道:“他的目的还是我们,我们没有到祖母不会有危险。”

顾若离紧蹙着眉头心里觉得有些奇怪,“您说,他是不是准备登基了?”

赵凌写了禅位诏书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

“要是容易,他也不会等到今天。”赵勋坐下来提壶倒了茶慢条斯理的喝着,“六部九卿,虽无人出面反对,可若有心拖上半月再简单不过,除非他事事亲力亲为。”

顾若离点了点头,他又道:“他送祖母去保定,应该是因为别的事。单因为登基他不会如此。”

太皇太后这半年在长春宫都很安静,几乎没有为什么事出头过,赵梁阙也不曾为难过她。

“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事。”纵然知道暂时美欧危险,可顾若离还是不放心,毕竟太皇太后的年纪不小了,这样路上折腾奔波的,要是伤了身体怎么办,“难道……”

她的话没说完,赵勋点了点头,道:“八九不离十。”

太皇太后怕是对赵凌动了杀心,从而刺激了赵梁阙,将她从宫中绑架了出来。

顾若离揉着头,看着他道:“我们明天就启程去保定吧,不管她老人家在不在那边,我们都要早点去的,多耽误一天我们就要消耗掉更多的粮草。”

“我已经安排好了。”赵勋微微颔首,道:“明天天一亮就启程。”

她点头应是,拆了自己的头发晾着,又将自己的衣服一切东西收拾了一下,准备好包袱摆在一边的椅子上,推着赵勋,“你快去洗洗,早点休息。”

“好。”赵勋去洗了澡,夫妻两人躺在床上,她靠在他肩头两个人都不说话,过了很久她沉声道:“祖母还没见过祥哥儿和朗哥儿,来的唯一的一封信里,半封都是念叨孩子呢。”

“不会有事的。”赵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道:“快睡觉,明天我们就去保定。”

顾若离点了点头躺好了,可许久都没有睡意,她强迫着不要动,免得吵得两个人都睡不着……殊不知赵勋也是静静的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快亮时,夫妻二人才勉强打了盹儿就起床了。

整顿了一番,一行人踏着清晨的薄霜浩浩荡荡的往保定而去,路上走了三天保定在望。

这里不必阳泉,立在保定城下就是背贴大同,若不防范很容易腹背受敌,而且,这里毕竟是顺天最后的屏障,所以在军防上明显比别的地方要更加严格牢固。

“这里守城的是什么人?是吴旋所说的那位姓周的?”赵勋远远看着人头攒动的城墙,侧目扫了一眼秦大同,秦大同回道:“应该是,叫周谌吧。和吴旋还有那个姓韩的小将,算的上阙郡王手中最能拿得出手的人了。”

赵勋根本没有放在眼中,淡淡的嗯了一声。

“远山。”曹骏从后面过来,问道:“怎么样,什么时候动手?”

赵勋负手看着上面,低声道:“等孙刃回来。这里……”他蹙着眉头道:“我不想打!”

这不是草原上和额森的对决,而是在大周境内。

打的一片狼藉满地战火,将来他还要废功夫修复。

“不打?”曹骏一脸的惊讶,随即想到了什么,小声道:“城里有人给你开城门?”

赵勋斜睨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哪有这么多可用之人。”话落,走道一边的石墩上坐下来,半靠着波澜不惊的道:“想办法打听一下,这位姓周的有什么专擅。”

“拳脚功夫了得。”秦大同想也不想就道:“他早年还跟在赵梁阙身后做过护卫,后来因为为人机灵才做了守城的将军。”

赵勋微微点头。

后面,几位大夫也是挤在一个医帐里商量着事情,毛顺义道:“县主,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将要用的都准备好,免得到时候用起来来不及。”

“不着急。”顾若离若有所思的道:“着一定不定能打的起来,过了今晚再看。”

杨文治就虚扶了胡须,含笑道:“就算是打今明两日应该不会就动手……”

“不大好啊,我们节省体力,好一鼓作气打到京城去,提了赵梁阙的脑袋。”张丙中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他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也不知道张氏和梁欢怎么样了,当初他要一起走张氏没有同意,现在不由后悔没有带他们一起出来。

“赶了好几天的路,我们先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顾若离起身道:“有什么事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说。”

她惦记着太皇太后,也不知道她老人家到底在不在保定。

此刻,保定府衙的后院中,太皇太后和邱嬷嬷正坐在炕上,她穿着一件暗灰的半旧褙子,头发用头巾包了起来,如同一位普通的妇人,邱嬷嬷焦躁的掀了窗户朝外头看了一眼,院子里并没有人守着,但是她敢肯定四周一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这里。

“娘娘。”邱嬷嬷低声道:“您说,赵将军他们知道不知道您在这里。”

太皇太后沉声道:“就算现在不知道,等他们到了城下也会知道的。”要不然他们抓她来就没有意义了。

“那怎么办。”邱嬷嬷担忧的道:“要是他们用您去要挟赵将军,那赵将军岂不是要为难了。”

这还怎么打仗,赵将军从一开始就出于劣势了。

“先不着急,看他们怎么做。”此时此刻她也没有办法了,想到五天前的金銮殿上,她将朝中一干人都训斥了一顿,也顺利将信交给了杨文雍……可是没有想到,等她离了金銮殿,就被赵梁阙绑到这里来了。

她猜得到他要做什么,但此时此刻却着实没了应对。

只能看赵勋怎么处理这件事,实在不成,她这条老命就早点结束,总之,不能拖累了赵勋他们。

孙刃从后墙跳了进来,整个府衙他都看过了并没有太皇太后的身影,如果这里还是没有,那他就只能去别的地方找……保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不在府衙,再去找人就犹如大海捞针了。

他顺着墙根走着,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刚走到第三间房前,忽然就听到了女人的说话声,他心头一跳忙贴着墙过去,在窗户外听了一刻顿时欣喜若狂,两边一看确定无人他推窗跳了进去。

“谁?”邱嬷嬷被惊了一跳,护着太皇太后戒备的看着来人,随即看清了来人惊喜的道:“是孙侍卫?”

孙刃抱拳行礼,飞快的道:“太皇太后,邱嬷嬷。属下奉我们将军的令来打探你们的消息。”

“远山已经到了?”太皇太后激动的站起来期盼的看着孙刃,孙刃点头应道:“是,到了约莫有两个时辰了,就在城外扎营,两军还没有对上。”

太皇太后蹙着眉头,将自己的知道的事情迅速说了一遍,孙刃又问道:“那阙郡王可随您一起来了?”

“没有。”太皇太后说的并不确定又去看邱嬷嬷,邱嬷嬷点头道:“这一路过来,我们并未看到他他。”

孙刃点了点头,道:“我只身一人带不走你们,还劳烦你们在此多担待几天,我这就回去回禀我们将军,一定有办法营救二位。”

“你告诉远山,以大局为重,不必为了哀家一人特意去做什么危险的事。”太皇太后交代道:“哀家也活够了,死不死的都无所谓。”

孙刃不好多说什么,抱拳应是,贴着窗户听了一会儿翻窗而去。

他的身影前脚消失在院子里,对面的门立刻就无声无息的打开,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人问另一人道:“将军,就这样让他走了?”

“他就是线,不让他走赵远山怎么知道这里有饵。”那人笑了笑,“不费一兵一卒当然好,我们大家都省事省力。”

旁边那人就不再说话,笑着了起来。

“去准备准备。”那人胸有成竹的道:“主子说以赵远山的自负,明晚子时前他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旁边的人抱拳应是,立刻去准备。

孙刃出城意外的顺利,绕过保定到他们的军营只用了一个时辰,赵勋正在军帐中和曹骏说话,看见他回来曹骏奇怪的道:“我就说怎么不见你,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有四日了。”孙刃抱拳,看着赵勋回道:“爷,属下见到了太皇太后,他就在保定府衙后院,和邱嬷嬷两人。”

赵勋眉头簇了簇,曹骏和颜显听着顿时一惊,曹骏蹭的一下站起来,道:“姓赵的王八儿子,将太皇太后虏来了?”

他话落,赵勋扫了他一眼。

“赵梁阙是王八儿子。”曹骏立刻改口,尴尬的笑了笑,又道:“那怎么办,打还是不打,怎么打?”

这就棘手了,对方手中有人质啊。

“打也不好打。”颜显沉声道:“他们只要把太皇太后推出来,我们就是人人都是三头六臂也不得不退兵。”

曹骏搓着手来回的走,忽然停下俩看着赵勋,“要不,我跟你一起带上几个兄弟今晚进城将太皇太后偷出来?”又道:“出城是出不了,但是那么大的保定藏两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只要不在他们手中,就成不了威胁了。”

赵勋微微颔首,道:“只有此法好用。”话落又看着曹骏,“你和释文留下,若有情况有你们在不至于乱了阵脚。”

“也行。”曹骏也不强求,他手里的功夫还可以,但是脚上的功夫却不如孙刃利索,“那你什么动身?”

赵勋起身,负手道:“我再想想,最迟明晚。”他说着,负手出了门。

“这是去准备了?”曹骏看着赵勋的背影,颜显含笑道:“他是去和县主商量了。”

曹骏扬眉,不忿的撇撇嘴。

赵勋和顾若离走在田埂上,过了秋收现在田里都撒了小麦,还没有透青……因为他们的到来,现在田里没有一个百姓,四周除了他们的兵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怎么听着觉得不对。”顾若离犹疑的道:“会不会是个陷进,就等着你上钩?”

赵勋不置可否,“就算是虎穴,我也是要去的。”

“进去容易,全身而退就难了。”顾若离摇着头,“而且,如果祖母真的在,我怀疑阙郡王是不是也在。”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轻易的交给属下去办,怎么也要看看赵勋出丑才对吧。

“你和我想的一样。”孙刃说完他就想到了这一点,保定严防死守,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松的进去,不但见到了太皇太后,还轻而易举的出了城。

这一行太轻松惬意了。

“我会做别的安排。”赵勋停下来看着她,道:“明天亥时开始攻城,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我和孙刃进城……”

顾若离顿了顿,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他道:“你等我一下。”她说着提着裙子去了自己的军帐,过了一会儿拿了个两个包袱出来,“里面有三种药,一种是我以前装在荷包里的,很好用效果也是立竿见影,你见过的。还有一种是上次给额森用过,必要时你点上就算不能逼疯了马,也能浑浊了视线,另外一种是我和白姐姐偷偷试过,炸开后比鞭炮的威力大一点,伤不着人但是能起到震慑作用。”

都是歪门邪道的药,可是除了这些她也没有更好的东西给他防身了。

他失笑,将包袱抓在手中,道:“好。”

第二天城里城外都很安静,天色渐渐暗下来后,顾若离站在人群中目送赵勋带着孙刃无声无息的走远,他们不能从这里入城,只能绕到东面翻墙进去。

“上次属下就是从这里进的。”孙刃带着赵勋停下东北面呢,这里是两个城门的正中,抬头看去上面似乎根本没有人把守,赵勋没有迟疑甩了鹰爪身轻如燕的附身而上,转眼功夫已过了一半。

等一脚踏上城墙,忽然就听到有人喊道:“什么人。”那人话音刚出,就被赵勋一剑封喉随即尸体被丢下出城墙,主仆二人沿着城墙跳了下去,极快的消失在城内弯弯绕绕的巷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