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围堵/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咚咚咚的鼓声响起,曹骏号令全军攻城。

城内的人也早就预料到了,所以这边的鼓一响,城楼上立刻就出现了无数只弓箭,蜂窝似的对准了下面,投石器也是一架一架的搭好了准备妥当,静待命令。

“架云梯攻城?”颜显蹙眉,要是这样攻这一次的伤亡肯定要比太远还要严重,“火攻吧,挑千位箭法好的,箭头上燃着桐油,投进去!”

他们现在就想节省一点,战越打到最后就越要谨慎。

“那就先照你说的做。”曹骏手臂一挥,喊道:“搭盾牌,弓箭手三队,准备!”

就听到铿铿的脚步声,盾牌兵迅速架着人梯搭了一个三人高的人墙,而在他们身后七八步开外队列了三层的弓箭手,一字排开,有兵拿着火折子和桐油,专门倒油点火。

“射!”火滋滋燃起来,点火的兵迅速抓着火折子趴下,就听到嗖嗖的声音摩擦在耳边,万箭齐发一瞬间将黑漆漆的夜空点亮,如同白昼一般……划出一道道张力十足的弧线后,砰砰砰的射进城墙里,砸在了城墙砖头或是钉在了城楼的木梁上。

“射!”前排的人退下,后排的人跟上,两息的功夫,火点燃箭出去,噗噗的声响……

循环着,夜空里一阵阵的箭雨火海。

城上也开始射箭,投射石头,叮叮当当的被挡在了盾墙之外,也有越过盾墙射到里头,却因为力道弱了纷纷落在了了地上。

顾若离站在后面,她身后立着一百多人的医疗小队,一个个穿着白衣白服带着口罩,静静的看着前面铺天盖地的境况。

白世英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道:“你别胡思乱想,赵将军身手不凡不会有事的。”

“嗯。”顾若离转脸看着白世英,道:“等闲了我们再试试那个鞭炮?”

她懂炸药的原理,可是这东西想要做出来她还真不敢试,而且,白世英试过一次效果……嗯,比鞭炮的声音略大一点,吓了雪盏一跳。

仅此而已。

所以,莫说炸药,她连烟花都兑不出。

“不行。”白世英摆了摆手,“我怕是弄不出,你让岑大夫陪着你一起试试。”她失笑的摇头,顾若离说的其实军中早就有了,只是和她说的方式有点不同,她照着做了,原以为威力很大,可是出了声音和臭味以外还真是一无是处。

“好吧。”顾若离还是担心赵勋,要是她的炸药威力能大点,赵勋背着两包进去,就算不能炸到人,可是护着他全身而退是没有问题的,“哎呀,忘记和他说了,这三种可以混在一起用!”

她居然都没有想到,可见被保护的太好了,连害人和自我保护的手段都想不到。

“没事,没事。”白世英揽着她的肩膀,轻声道:“放一百个心,赵将军不但能全身而退,而且还能救出太皇太后。”

顾若离叹了口气,看着远处的城墙发呆,忽然前面有人被抬着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大夫,我兄弟受伤了。”

“工作。”顾若离立刻收了神色,拍着手喊道:“各回各位,开工!”

大家各自应了一声,开始忙了起来。

白世英看着她的背影失笑,也跟着进了帐子。

城中,赵勋和孙刃两人走的轻车熟路,保定城中不敢说每一条巷子他们都知道,但是几条主干道以及每条路上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他们在很早以前就非常的清楚。

“爷。”孙刃看赵勋在前面一条巷子里拐了个弯,奇怪的道:“府衙在后面。”

赵勋嗯了一声,回道:“你在外面等我。”话落,他翻墙进了一间小院,在里面待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就跳了出来,和孙刃打了收拾两个人迅速往府衙后面去。

府衙的后门关着的,里面很安静,只有屋檐下缀着两个灯笼,一切和以前一样没有半点不同。

除了关着太皇太后的那间小房间外,其余的房间都是黑漆漆的,而就在这些黑漆漆的房间內,赵梁阙端着茶盅静静立着,目光中含着笑意看着对面,周湛站在他身边低声道:“郡王,您觉得赵远山今晚一定会来吗?”

“会。”赵梁阙觉得他很了解赵勋,“他那么自负,一定会觉得认为自己会全身而退,且还带走太皇太后。”

周湛嘲讽的笑笑,道:“那除非他生出一对翅膀来,否则,不可能从这里逃得掉。”

天罗地网之下,十个赵远山也走不出去。

赵梁阙慢条斯理的喝着茶,眼角是淡淡的笑纹,他来保定没有人知道,除了京中的几个近侍,就只要周湛了。

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他要亲眼看到赵勋倒下去。

“郡王。”有人从屋后翻了窗户进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他们进城了,这会儿正往这边而来。确认了,只来了两个人。”

赵梁阙呵呵一笑,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来,“他是不是只带着孙刃,主仆二翻墙进城的。”

“郡王料事如神。”身后的人回道,“赵远山武艺高深,我们不敢跟的太紧怕打草惊蛇,所以远远跟了一条街后就撤了,看他的方向就是朝这里来无疑。”

其实不用跟,赵远山冒险进城要不是为了救太皇太后,那么他就是发疯了。

大家兴奋等待着,等着赵勋主动跳到这个口袋里来。

“太皇太后安排好了,房间里的人确定不会露陷?”赵梁阙说完,他身边的人立刻回道:“不会,这两个婆子都有些拳脚,虽不至于降服赵远山,但是要是趁其不备使个暗招,就觉得有可能。”

赵梁阙颔首,他的属下端了椅子来,将他们的房门轻轻的开了一条细缝,外面亮里头暗,所有只要人不进来是不可发现他们的。

时间过的很慢,赵梁阙不知不觉喝了两盏茶,院子里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他不禁皱了眉头,侧目看着周湛,“确定人进城了?”不可能用这么长时间。

“确定进城无疑,城墙还有个兵被他杀了,尸体丢下了城楼。”周湛很肯定,“会不会是发现了我们的安排,所以踌躇了躲在什么地方想办法?”

赵梁阙也觉得有这种可能,他静默了一会儿回道:“你从后面绕着出去,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在院子里走一圈再到街上转转。”

“是!”周湛应了,带着两个人翻了窗户出去,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又开了关着太皇太后那间房间的门,里面待了一小会儿就出了门,从后院出去在外头的街上转着,去了城墙看着城内城外万箭齐发的景象,吩咐交代了一些事后,又慢慢走了回来。

一路上,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除了西城那边,四处都安静的落针可闻。

“没有动静?”周湛进了院子,他的属下就迎了过来,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将军,要不要出去找找,说不定他们不敢进来了。”

赵梁阙在这里,周湛不敢做决定,低声道:“待我去问问郡王。”

他重新翻窗进去,赵梁阙已经喝了第六盏上了两次净房,已经快要到丑时了。

距离赵勋进城足足过了两个时辰。

“郡王。”周湛道:“您看,要不要派人封城找人?”

保定和太原不同,这里的百姓还有一大部分人留在城里,想要找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是唯一肯定的是,赵勋还在城中,没有出去。

“再等等。”赵梁阙相信赵远山一定来,但是却肯定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来,他要做什么,怎么做呢……他站在起来来回的在房里走动,忽然就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问道:“太皇太后关在哪里?”

“关在前院的柴房里,除了属下没有人知道。”周湛回了,因为这件事是他亲自做的。

他的话落,赵梁阙立刻就道:“去看看。”

“不……不会吧。”周湛不相信,府衙四周都有人守着,赵勋不可能进来而不惊动任何人,也不可能带得走太皇太后,两个老太婆连走路都成问题,怎么可能走的了。

纵然这么想,可是他还是带着人飞快的出了门。

赵梁阙静静待在房里等着,过了一刻钟,周湛回来了笑着道:“没事,太皇太后还在柴房里。”

“那就接着等。”赵梁阙也松了口气,“他一定还会再来。”

就在这时,忽然院子传来砰的一声响动,惊的大家一跳,赵梁阙问道:“什么声音,鞭炮?”

“好……好像是。”周湛也没有想到,这大半夜的谁会放鞭炮,就立刻让人去查看,随即又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院子里顿时乱了起来,因为这声音不是从一个地方传来的,而是好几个地方,在院子的角落里。

“不要乱了阵脚。”赵梁阙按住众人的情绪,“一定是他,他进来了。”

但是他的人在哪里呢。

“走。”赵梁阙最后看了一眼对面,静悄悄的毫无动静,他就可以肯定赵勋的计策了,他一定是等在院子的某个角落,耗的他们不耐烦了而去查看太皇太后藏身处的安全,这样一来就无异于暴露了太皇太后真正的藏身之地。

就在刚才,等周湛一走,他一定是分兵分两路,一个人去营救太皇太后,另一个人在这里放鞭炮分散注意力。

“笑话。”赵梁阙冷哼一声,纵然你计策再高明又怎么样,城中都是我的人,你一样逃不出去。

一行人迅速开门往前院跑去,还不等到柴房跟前,周湛就大惊失色,“怎么可能。”他刚刚来的时候柴房的门还是锁着的。

赵梁阙没有实话,就看到暗处的屋檐下,有两个侍卫倒在地上。

“下令,封城抓人。”赵梁阙大怒,拔高了声音,“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他决不能白来这一趟。

周湛应是,立刻大声一喝,本来四周暗藏的暗卫就应该跳出来,可是足足等了七八息的功夫,依旧没有动静。

他的脸色就彻底变了,脚下一点亲自上了屋顶,随即忍不住惊呼一声。

原本藏着暗卫的地方,那些人不是倒着毫无知觉,就是根本不见人影。

“郡王。”周湛的声音有些发抖,根本想不到赵勋是怎么做到的,赵梁阙已经不想多说什么,目光微微一眯,道:“不急,不急……”

这一点点时间,赵勋走不远,他目光四处一转,忽然又重新落去了后院,指了指他们刚刚藏身的隔壁房间,无声无息的给周湛打了个颜色,周湛立刻会意重新找人带着人将那间房间围的水泄不通。

“赵远山,你给我出来,否则,我们就立刻点火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周湛大喝一声和赵梁阙站在了院子门口。

等了一会儿,就看到房间徐徐被打开,赵勋兴致勃勃的站在门口,一身夜行衣身材高大,手中提着他惯用的长剑,神色自在的看着他们。

他和孙刃就在这间房间里,歇了一个多时辰。

就如他媳妇儿说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太皇太后就在这里所以他根本不急这一个时辰。

“我的好侄儿。”赵梁阙轻轻一笑,“许久不见,瞧着略憔悴了一些,可是西北的伙食不好。”

赵勋就负手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梁阙,道:“确实不如岭南好。”

赵梁阙气的一噎,他无声无息的散了他六万兵马,要不然他用兵也不至于这么缩手缩脚的,好一会儿他冷笑着道:“既然你喜欢岭南,等本王登基后,就送你去岭南吧。”

赵勋挑眉,不置可否。

“费了这么多的功夫,救了太皇太后又怎么样。”赵梁阙在椅子上坐下来,手搭在扶手上翘着腿一脸的嘲讽,“还不是要成为我的阶下囚。这么多人你便是一刀一个,也得花上几天的功夫。”

他的常随倒了茶给他,他慢慢喝着抬眉看着赵勋,“太皇太后呢,你还是将她老人家送出来的好,免得一会儿刀剑不长眼,你倒连累她了。”

赵勋将所有的门推的更大,房间的景象一览无遗,他扬了扬眉无声的笑了笑。

赵梁阙脸色一变,里面根本就只有赵勋一个人。

太皇太后呢,被他藏到哪里去了。

“去找。”赵梁阙压着声音吩咐了周湛,周湛应是。

赵梁阙将茶盅丢在了脚边,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碎在了脚边,他起身抚了抚衣摆和一院子的属下道:“上吧,实在留不了活口,留个全尸也行。”

“是!”众人大喝一声应了,赵梁阙扫了一眼赵勋,慢慢的退到了对面的墙边,靠墙站着。

众人一窝蜂的朝赵勋冲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