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准备/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荷包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边角被磨损的越发的毛糙了,就好像有人经常拿在手中摩挲着,才会这样。

她捏在手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正要回去,方才追出去的侍卫揪着一个小孩子回来。

“县主,就是这孩子。”侍卫提着孩子的衣领,顾若离看着那孩子问道:“谁让你送这个荷包来的?”

小孩子穿的破旧,一脸惊恐不安的捂着胸口,结结巴巴的回道:“是一个男人,他说只要我将这个东西送给你,他就给我一两银子。”

“什么样的男人,他如何交代你的?”顾若离也不想吓着他,除了霍繁篓不会有别人。

小孩子就回道:“是个长的很漂亮的男人,高高瘦瘦的,他说让我就等在衙门口,见到一位生像仙女一样的女子,就把荷包给她。我等了大半天了,就觉得您生的像个仙女,所以就将这个荷包给你了。”

仙女啊……顾若离莫名的就想到了那天在雪地里,霍繁篓回头看着她时似笑非笑的话,“你是不是别人的菩萨我管不着,可你是我的菩萨!”

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和侍卫道:“让他走吧,他也没有恶意。”霍繁篓这会儿也不可能进城,更加不可能留在这里,所以抓着孩子也没什么用。

侍卫点头松开孩子,那孩子撒腿就跑远了。

顾若离低头看了看荷包进了衙门,去太皇太后那边坐了一会儿就回了自己的房里。

明明很困却怎么也睡不着。

那次霍繁篓从京城赶路去卫所,只见了她一面又匆匆离开……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只知道他去了岭南,却不知道他近况如何。

说恨说讨厌都谈不上,只是,只是不再当他是朋友了,彼此早年的那份情谊,就这样在一次一次的事情中消磨的淡了,像是一块极浅的胎记藏在了心底。

他叹了口气靠在床头把玩着荷包,房门推开赵勋从门外进来,看见她手中的荷包眉梢一挑,问道:“霍繁篓来过了?”

他还记得当年的太原城中,她将装着银票和腰的最重要的荷包,隔着的墙丢给了霍繁篓。

“他没来,是让一个孩子送来的。”顾若离起身过来帮他脱了外衣,又提了热水倒了给他梳洗,靠在架子边淡淡的道:“以前我和他要,他都不还的,说是他的东西。这一次为什么又突然还回来了?”

赵勋洗着脸没有说话,她递了帕子给他,他一边擦着脸一边回道:“他昨天到的京城,今天赵梁阙回去后必然商议过什么。我看他很有可能领兵冲阵,所以送还了这东西,是和你做个了断吧。”

不是和顾若离了断,是和自己的过去了断,强迫着自己放下不该念着的东西。

但是赵勋不会这么说。

“嗯,除此以为也没有别的解释了。”顾若离坐在一边轻声叹了口气,他就伸手过来摸了摸她的后,酸里酸气的道:“舍不得?”

她没注意他的语气,摇了摇头道:“没有。”也不是才这样,都好久了,她也早想过这个问题,也过了最初的可惜和不舍。

赵勋唇角勾了勾,嗯了一声。

“好好说话。”她反应过来,踢了他一脚,“阴阳怪气的。”

他扬眉道:“我媳妇儿想别的男人,我要是能好好说话就奇怪了。”她听着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行,那我不想了行吧。”

他喝着茶将侧过来一些,她立刻会意就凑上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还不等她收回去,就被他一下拽过来按坐在自己腿上,一个深长的吻压下来,吻的她喘不过来气才松开,意犹未尽的看着她。

“蹬鼻子上脸。”她歪在他怀里笑了起来,他又在她唇上啄了一记,哼哼道:“我自己媳妇儿,想亲就亲。”

她捏着他的脸,点着头道:“行,你媳妇儿。”

他挑着眉头哈哈笑了起来,搂着她在她身上各处摸了一边,她痒的很就拍着他的手道:“行了啊。”

“瘦了。”他叹了口气心疼的道:“好不容易长点膘,这两个月又瘦了回去。”

她笑着道:“我又不是猪,还长膘呢。”话落抱着他的腰,道:“我们回去,那祖母怎么办,是留在这里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去。”

“留在这里吧。”他淡淡的道:“跟着去还要分神照顾他,打起来我们无法兼顾。”

她也是这样想的,留在这里最好,有邱嬷嬷在再留两个人护着就应该没事。

“走,睡觉去。”他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天天一个人睡实在无趣。”

这一路走过来他们都忙的很,像今晚这样有空待在一起说话睡觉还是头一回,她笑着道:“去洗澡,身上臭死了。”

“一起洗。”他抱着她起来往净室去,“好好洗洗。”

顾若离一想到他在浴桶里的样子就红了脸,摇着头道:“不行……”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了唇,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挑眉道:“夫是天,容不得你说不。”

她就拧了一下他的腰,“再说一遍。”

“妻是天!”赵勋改口极快,说的滑溜的很,“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今天就勉为其难陪你沐浴一次了。”

顾若离被他逗笑了,埋在他怀里笑着道:“我家赵将军越发油嘴滑舌了。”

“有吗,尝一尝。”他抱着她在椅子上坐下来,又是一个吻,边吻着边解她的领子,手探进衣襟细细的抚摸着,她软软的躺在他怀中回应着……

第二日一早夫妻两人又各自忙开了,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没有碰上,顾若离从医馆回来陪着太皇太后用午膳,太皇太后道:“明日你们走你们的,哀家就和邱嬷嬷留在这里住几天,免得跟着去了你们还要分神。”

顾若离正想着怎么开口说这件事,听到她这么说就点头道:“那留些人给您用。这里都太平了,百姓也会陆陆续续的回来,您得空也四处走走看看,权当散心。”

“嗯,哀家不想那些劳什子的事了。”太皇太后笑着道:“想破了脑袋哀家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还不如什么都不想把自己照顾好。”

顾若离赞同的点着头。

吃过午饭顾若离又和杨文治等几位大夫在衙门前院碰头开了会,杨文治道:“去京城不比别处,虽也打了可终归算不得大战,这一回决定成败,也是他们最后的堡垒,一定会奋起抗争,所以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嗯。”闵正兴颔首道:“杨先生所言甚是。这攻城不必平原面对面打硬仗,我们弱势伤亡肯定不会少,所以药和军帐都要添加。”

雪盏在一边拿笔记着。

“原先有三十顶,太原的时候就有点挤了,这一回再添置三十顶吧,人手上我们再分配一些。”顾若离点头,道:“这件事我等会儿就去和七爷说,让他帮我置办齐整了。”她说着又看着刘大夫,“外伤的药呢,你觉得可够?”

刘大夫就放了茶盅正色道:“正要说这件事,若按照前面两战的伤亡当下的药是足够了,可就怕……杨先生和闵先生也都讲了,京城是硬骨头,我觉得还是照原样再加一倍的好,不过时间有点紧,我也打听过城中的药铺里的药,怕是不够。”

“那就立刻派人去买。”顾若离说着记上一笔,又看着白世英,“你的药呢,还有多少?”

白世英翻了本子,回道:“还有四百颗不到,应该是够用了。”

“嗯。”顾若离点了点头,因为不是每个伤兵都需要的,他们出征前做了充足的药,“不管怎么样,在用的时候尽量省一点,免得真正要用时却又不够了。”

众人点头应是。

“师父。”张丙中咳嗽了一声,道:“医疗队一百人可要再加一点?”

顾若离有些犹豫,想了想道:“这事我下午一并和七爷说了,看他什么意思,若能抽调人手出来再给我们一百当然是好的,如果不能……大家只能辛苦一点了。”

“也差不多了。”方本超道:“这么多人我觉得足够了。还有干粮的事,下午要分派下去,将馒头蒸出来越多越好,牛羊肉装好,这天放上两三天坏不了。”

雪盏拿笔一一记好,顾若离和杨文治就一起去找赵勋,他正在和曹骏以及颜显几人围着圆桌前的京城布防图在开会,决定攻城的策略,见她们过来就停了下来,看着她。

赵勋问道:“你那边定下来了?”

“嗯。”顾若离正色,拿出雪盏记录的本子将她们刚刚开会提的几点读了一遍,道:“……干粮我们一会儿自己去联系,城中的馒头点心铺子,包括衙门里找回来的厨娘加上我们自己人,应该能做出一部分来,剩下的就只能后面再做了。”

“但是药材紧缺了些,刘大夫找了几家药铺,外伤用的药还是不够多,我们想要备的充足一些,恐怕还要去外面调一些过来,此事要你协助。”她公事公办的说着,一一列出来,“人手上,若能添就添,不能添的话也不是不行,但是军帐要再添三十顶,到时候你派百十个人过来帮我们搭好就成。”

她说着,大家都看着她,目含笑意,她一愣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没有。”曹骏摇着头回道:“只觉得顾大夫有大将之风。”

顾若离失笑看着赵勋,等他回答。

他略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回道:“药材即刻派三路人出去,在周边寻一些回来,你尽快将名录列出来给我。”他话落,顾若离就直接将名录递给他了,“已经列好了,就是这些。”

药的分类不多,但是数量庞大。

“好。”赵勋接过来交给孙刃,“派人去办。”

孙刃应是而去。

赵勋又接着回她前面的话,“军帐没有问题,我方才查过府衙里还有六十顶都取出来给你们。人手方面让曹骏去办,他的人他比较熟悉。”话落就看着曹骏。

“行。”曹骏点头,“明早以前你要的一百人我给你送去。”

顾若离抱了抱拳,回道:“有劳曹将军。”

“不客气。”曹骏呵呵笑着,赵勋又接了话道:“干粮的事你既然能办,那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难处再来和我说。”

顾若离颔首回头看着杨文治,问道:“先生可有要补充的?”

“若能有棉被和霜炭补充就更好了,只是数量太多炉子也不够用,所以也就不强求,此事我们再想想办法。”杨文治含笑道:“其余的就没有了,顾大夫都说完了。”

顾若离就点头看着赵勋,他点了点头,“药材你大约还能撑几天?”

“若是伤亡较大,一两日就能耗尽,若和太原城状况一样,那五天足够能应付。”顾若离回道。

“药材的事我来办,不会耽误你时间。”赵勋点了点头,顾若离该说的说完了也不耽误他们说事,和几人打了招呼就走了。

她一走,曹骏就笑起来贼眉鼠眼的道:“说不定这一次连太原城那样的规模都用不着。”

“行了。”秦大同拍了他的脑门,“还没打你就骄傲了,赵梁阙还有他身边的谋士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们讨不着便宜。”

曹骏嘿了一声,拍了桌子道:“最坏的打算,就是卸他六块,少两块给他算个全乎。”

秦大同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指了布防图上的一点,道:“我们从这里过去,在半道上他们必然会派人拦截,不会让我们真的打到外城脚下去,所以你看我们是不是要兵分两路,一路迷惑他们先解决一部分,一路直接到城外,一来回头能夹击,二来也能震慑住他们。”

“我到觉得不行。”颜显微微摇头,否决道:“你能想得到他们也必然做了防备,我们不可能轻易到京城,怕是在通州就被拦住了。”

秦大同也觉得颜显说的有道理,便皱了眉头,几个人都朝赵勋看去。

“通州不足为患。”赵勋淡淡的道:“此事我来安排。”

他的话刚落,曹骏啊了一声拍着桌子道:“我知道了,通州当年的布防都是你一手办的,纵然他换了汤可骨是换不透的!”

通州和京城还不一样,京城毕竟赵梁阙的重心所在。

“这么说来,我们就能直奔京城了。”秦大同也兴奋起来,“行,那我们再接着说后面的。”

赵勋颔首,正色道:“明日一早我们启辰。”又道:“过了通州我们就不能再大意。”

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赵梁阙。

而且,京城向来易守难攻,他们想要进去并不容易。

药材的事赵勋答应去办,顾若离就解了一个大难,马上让人去点算接受衙门里的军帐,这边又让瑞珠带着厨娘在衙门里蒸馒头和做饼,外面所有的的馒头铺子都接了活,日夜不停的做干粮,但凡能顶饿的,来者不拒。

“现将药熬出来一部分用瓮装好。”顾若离和白世英去了药铺,“那两个瓮暂时够用了,等到那边还像以前一样,一边搭军帐一边起火熬药。”

白世英点着头动作极快的称药配药,欢颜带着的人去后面泡药煎药,一时间药铺后院烟火弥漫的,连人都看不清。

顾若离又买了一些霜炭让人装了车,各边都检查了一遍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她又几边都检查了一遍,和白世英一起随便吃了两个馒头,回到府衙时就已经是后半夜,赵勋还没有回来她累的都没了力气洗漱,瑞珠打水进来时就看到她已经倒在炕上睡着了。

瑞珠叹了口气,上去将她鞋袜脱了正要给她擦脸,赵勋从门口进来看见了便朝瑞珠摆了摆手,瑞珠应是退了出去。

赵勋就在炕沿坐下来看着她,附身在她嘴角亲了亲,就在盆里拧了帕子给她轻轻擦着脸。

等给她捂脚时顾若离醒了过来,一咕噜爬起来坐着看他,问道:“什么时候了,是不是准备走了?”

“才寅时,你再睡一会儿,我们先走,你们晚点没事。”赵勋说着将她的脚擦好放被子里去,顾若离摇着头道:“不行,我要去看看东西是不是都准备好了,还要去医馆走一趟几个伤员昨天还发烧的今天连走前我要再检查一遍。”

她说着抓了衣服穿着,回头看着赵旭,“你睡会儿,不用管我了。”等到门口又想了起来,回头过来看他,轻声道:“这一次不比前面,你多加小心。”

战事上她没有能力帮他,只能说一些这样的话来宽慰自己也提醒他。

“嗯。”他起身抱了抱她,“你也多加小心,我会增派人手护着你。”

她也不推辞,要是她被抓走了对于赵勋来说就是莫大的掣肘,所以就点头道:“行,那……我们都注意安全,预祝此战大捷。”

“嗯。”他送她出了门,看着她提着灯笼带着两个丫头快步消失在夜色里,许久以后也是转身去了前面。

天擦着亮时,停在城外的兵集合,近四万的兵起营的声势极大,在初升的朝阳中浩浩荡荡的往通州而去。

顾若离收拾停当,一行三十几辆马车随在其后,太皇太后站在门口看着,和邱嬷嬷叹气道:“也是辛苦他们夫妻了,天下那么多人,能指望的却只有他们。”

“您就放心吧。”邱嬷嬷笑着道:“此番风波平了,大周必定百世昌盛。”

太皇太后笑着拍了拍邱嬷嬷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