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京城/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计划的没有这么多的军帐,现在多出来这么多,顾若离就不得不将自己的马车让出来,和白世英两人共骑一匹马随在一边。

冷风扑在脸上,白世英将顾若离兜着脸的围巾整理了一下,喊着道:“要不,咱们跑一会儿去前面等着,等他们的时候还能下来动一动,晒晒太阳。”

“也行。”顾若离点着头,前面就是军队,不过是瞧不见赵勋的,这里头尾不得见,走到最前面至少得用半个时辰,“我们多跑一刻钟,在路边晒一会儿太阳去。”

实在是太冷了,她看着欢颜几个人的脸都是红通通的,就喊着她们道:“把脸捂好了,要不然吹几天脸就要生冻疮了。”

从保定到通州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

“好。”欢颜搓着手将脑袋缩在雪盏的背后,几个人和杨文治几人打了招呼,就骑着马绕过官道往前跑。

一路过去,旁边赶着路的士兵们就喊着,“顾大夫,从前面有条小路你绕过去可以省一个多时辰的脚程。”

“好。”顾若离点着头,“我在前面等你们。”她说着催着马往前跑。

就这样走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到的通州,顾若离没有和赵勋见着,两个人停下来就忙着各自的事,尤其是他,睡觉的时间都是凑着的。

在通州城外大军并没有扎营,而是原地起了火大家在各自的列队里休息,一副随时准备接着走的情形。

“赵将军打算一会儿直接进城吗?”大夫们也凑在一起说着话吃干粮,杨文治看着顾若离道:“老夫记得,通州早年的军防都是赵将军布置的,这里莫不是……不用打?”

顾若离也不知道,听到后不由楞了一下,想了想还真是有这种可能。

“那敢情好。”张丙中嘿嘿一笑,道:“最好到京城也这样,那我们可就真的省心省力了。”

岑琛笑着道:“若真是这样,那我都要埋怨阙郡王了,让我们白跑一趟。”

大家都笑了起来,笑声在听到一声尖利的呼哨声响起,所以人蹭的一下站起来,随军久了这种两长一短的哨子顾若离睡着了都能分辨出来。

“真的要进城啊。”韩苗苗跳了起来,“赵将军太厉害了,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进城了。”

众人一边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方才摆出来的东西都收拾起来塞马车里搭马背上,方本超回道:“……要的就是光天化日,气死赵梁阙。”

前面的兵已经陆陆续续的动了起来,有人招呼着他们,喊着道:“顾大夫,我们先走了,你们也快点。”

“马上就来。”顾若离觉得奇怪,可见不到赵勋他还真是问不到有用的信息。

她满腹心思的过城门,视线在守城的人身上一一扫过,她和白世英两人坐在马背上,穿着破旧的衣服围巾兜住了半张脸,眼睛四处转着也不易被人发现。

城门口站着十几个人穿的都不是他们的衣服,但都是笑盈盈的,一脸的坦然和欢喜,这样看来杨文治说的是对的,这里守城的人根本就是赵勋的人,他一到城门也就开了。

“这样就轻松了。”白世英低声道:“这些人你认识吗,不知道在通州的是什么人。”

顾若离不知道,目光就落在城墙根上,眉头微蹙,马又往城内走,通州城中还和以前一样精致,两边繁华的街市,作为要塞和码头人流量向来很大,要想在这里找一间说的过去的客栈,都要提前一天预约。

今天因为他们的到来,城中的人都消失了,两边的铺子也都按例关了门,街边还有没有来得及收走的混沌摊子,炉子还是腾腾冒着热气,混沌在沸水里咕咚咕咚的翻滚着。

“看来,在我们来前这里曾发生过打斗。”城门边还有许多未清理干净的新鲜血迹,顾若离低声道:“我要去看看七爷。”她怀疑赵勋是不是提前进城过,要不然这一趟太顺利了,简直比阳泉还要省事。

这可是通州,京城的门户赵梁阙这么会这么轻易就让他们进得来的。

“怎么了?”白世英一愣,“你猜到了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

顾若离也说不好,就是感觉不太好,她喊了瑞珠过来让她骑马带着白世英,自己则一人一骑往前追赵勋,等出了城还没有看到他,倒是遇到了颜显,她问道:“七爷呢?”

“七爷在后面还没有来,说还有事要处理。”他轻描淡写的,顾若离凝眉道:“通州城里原本安排守城的人是谁?”

颜显回道:“以前都督府的一个参将,先前和我们并不来往,但早年他曾受过远山的恩惠,暗中有交情。”又道:“姓胡,等过几天你应该能见到此人。”

顾若离点了点头,也不着急走就等在城门边,颜显见她不走也不放心索性道:“我陪你去找他吧,估摸着他在衙门里。”

“行,那你陪我去。”她说着,两人骑着马往衙门那边去,一问才知道赵勋根本不在这里,颜显也觉得奇怪,“莫非错开了?”

顾若离没有说话,摇了摇头道:“应该还在城中,我们再去找找。”

“好。”颜显也不问她为什么感觉这么肯定,就陪着她在城里走了亮趟,等大军都出城了还是没有看到赵勋,颜显道:“也是奇了,莫非是有事不在城中吗。”

顾若离心里越发觉得没底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她就一直在想他们进城前,通州城中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赵勋怎么做到一动一卒就轻而易举进城的呢。

“你今天早上看到他了吗。”顾若离问颜显,他听着一愣摇了摇头道:“从昨天就没有看到他了。”

他说完,就明白了顾若离为什么突然这么紧张的满城找赵勋,“你是觉得他受伤了,又不敢叫你知道,所以故意躲着你?”

她点了点头。

“应……应该不会吧。”颜显摸不着脉路,受伤了难道不应该来找顾若离吗,这城里成外还有谁的医术比她好的。

难道是怕顾若离训斥他?

看不出来,赵远山还是个惧内的。

颜显理了理缰绳,回头道:“那我陪你去几家医馆看看?”

“方才一路我都注意了,有几家医馆开门的,但门内门外都没什么异样,他就算来过这会儿应该离开了。我们还是去城门边等。”她说着,策马去了城门,城中的百姓陆陆续续出来了,有几家胆子大的铺子都开了门做生意了。

顾若离等了一刻钟左右,就远远的看到赵勋和孙刃骑马朝这边来,身姿挺拔看不出异样来,可老远看到她在这里还是目光闪了闪,随即又是若无其事的过来,问道:“怎么没走,等我有事?”

“我没事。”颜显摆了摆手,“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啊。”说着,朝孙刃打了个眼色,孙刃立刻会意就拱手行了礼,跟着颜显出城先走了。

顾若离就看着他也不说话翻身上马和他并肩慢慢走着。

“怎么了?”他看着她板着脸也不说话,问道:“有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

顾若离就歪头打量着他,忽然就伸手过去拉住他的手拽过来,闻了闻顿时沉了脸道:“你受伤了?”

赵勋脸色一变顿时以拳抵唇咳嗽了一声,道:“没有,我怎么会受伤。”

“你身上有药味还有血腥味。”她常年和这些打交道,有一点味道她就能闻得出来,“哪里伤着了。”

他看着她,见她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你要再骗我我就真的生气了的样子,就顿时露出笑容来,轻描淡写的道:“胳膊上,刮了点皮。”

“去路边,我看看。”她说着指了指路边,自己先下了马,赵勋就磨磨蹭蹭的过来翻身下马站在她面前,路两边没什么人,可城楼上有人盯着,她发现他袖子和衣领上都有血迹,又隔着衣服摸了摸,发现肩膀上厚厚的一层,显然是包扎过了。

“重不重?”她摸出好大一块纱布的样子,顿时红了眼圈看着他,他身上有很多伤疤,可那都是以前的,她谈不上心疼,他们在一起后他就没有受伤过,今天还是第一次……所以感觉很不好。

“没事,没事。”他一见这样顿时什么话都编不出来了,“就今天天没亮前提前进城了,和胡振义一起杀了几个人,他也是被人架空了手中没什么权,我就……”

要不是提前夺了兵权,他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进来。

顾若离皱着眉扶了他的脉,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就在马背上翻了自己的药箱拿了颗白药给他吃,“先把这个吃了,你要是有什么事,这么多人怎么办。”话落,递了水壶给他。

他乖乖的吃了药笑着露着牙齿来,“我怎么会有事。”

“一会儿慢点走,今天晚上休息的时候我再帮你看看,也不知道伤口处理的怎么样。”她叹了口气,没看到人时担心,看到了就更加担心,怕他受伤最后还是受伤了。

“嗯。”他拍了拍自己的马,笑着道:“和我坐一匹,我们走快点,今天到不了京城,我怀疑半道会有一仗打。”

顾若离没有反对,牵着自己的马坐在他身上,他搂着她在怀里轻声道:“夫人,我真没事,和你保证!”

“那你躲着我做什么。要不是我在这里等你,恐怕等你伤好了我都不知道。”她回头瞪了他一眼,“有我这个大夫在,你居然还偷偷摸摸的去别的医馆。”

他就是怕她知道了伤心才会偷偷去找别人,谁知道……她居然还是知道了。

也不知道谁说的,等查到了非割了舌头。

“你不用猜谁告诉我的。”她好像猜到他的心思一样,“我一进城感觉就很不好,找了你半道都说没有看到你,我就越发相信你有事了,这才在城门口堵着你。”

他又咳嗽了一声,带着一丝讨好的语气,在她脸上亲了亲,“夫人和我心有灵犀。”

文绉绉的,听的顾若离起了鸡皮疙瘩,又忍不住失笑道:“行了,下回你要小心点。多带人在身边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赵勋点头保证,“不会有下次。”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握着他的手没有说话。

入夜的时候风平浪静,京城不过几十里的路,若有千里眼在白天的时候大约就能看得道城墙了,他们却停下来没有再赶路,而是在原地休整,和昨天一夜没有扎营,原地靠着火堆休息,一半人上半夜,一半人下半夜。

顾若离拉着他进了医帐,瑞珠提着炉子进来,帐子不一会儿就暖烘烘的,他脱了外套她这才看到,整个左肩都被纱布包的紧紧实实的,纵然很厚可血迹还是渗透了出来。

她扶着肩膀也不说话,赵勋就看到她柔声道:“一点都不疼了。”

“别动。”她拍了他的手,他就不再说话规规矩矩的坐着,看着她拆开了纱布露出里头的伤口,伤口其实不算小,从脖子下面横着划到手臂,伤口很古怪但是肌肉外翻流了很多血。

“赵远山,这也叫小伤。”顾若离气的不得了,“你就第一时间来找我,我帮你缝合了还能好点。你找的什么大夫就这么上点药就凑合过去了,要是发炎了怎么办。”

他龇牙笑看着她。

“你是不怕死。”她气的不得了,又踢了他一脚,让欢颜打水进来,欢颜端着盆子一进来就惊呼了一声,捂着嘴道:“将军,您怎么伤的这么重。”

赵勋还想让她劝顾若离,没想到这丫头更夸张。

“行了,你去弄点吃的给你们县主,这里不用你待着。”赵勋扫了欢颜一眼,欢颜就嗷了一声,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顾若离给他重新清洗了一下,将闷的有些发白的皮肉割掉,“疼不疼。”

“不疼。你尽管割。”他眉头都没有抖一下,间隙还端茶喝了两口,顾若离想了想还是给他吃了点药,等药性上来他就居然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她尽量快些的缝合好,等收了针包扎好他就已经醒了过来,笑着道:“好了?”

她嗯了一声,交代道:“明天下午还要换药,你不要忘记了。”

他点头应是,起身抓了衣服穿着就朝外面走,又在桌子上拿了一个馒头,“晚上你不要睡,若是累了就合衣坐一坐。”他说着正要出门,她跟着他出去边走边道:“你自己也小心。”

他停下来看她,颔首道:“昨天是双拳难敌四手所以受了伤,今天不会的,你放心好了。”他说着,已经嚼着馒头迎着冷风走远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她拢手站在军帐门口,待了一会儿就去了找杨文治他们,他们不知道赵勋受伤的事,看见她方本超道:“闵大夫说今晚说不定要有事,有人可能会偷袭我们。”

“有这个可能。”顾若离道:“我们就待在一起吧,有什么事也能互相照应,累了就在椅背上靠一靠。”

众人都点头,她有看着杨文治和闵正兴,“……搬两张行军床来,二位先生睡会儿。”他们年纪最大。

两个人也不推辞,确实有些熬不住了,就合衣躺在床上睡着。

大家各自养着精神,烧着两个炉子就围着炉子说了几句话后各自打着盹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就听到一阵厮杀声传来。

众人几乎是一起睁开了眼睛,互相对视一眼,一瞬间都站了起来,杨文治和闵正兴也都起了身,抚了衣服,看着顾若离。

“好像很远。”顾若离侧耳听着,闵正兴也听着颔首道:“至少离我们这里有十多里的路。”

声音不算小,但是认真听起来就有点虚。

“好像两边都有。”顾若离指了指身后,不确定的道:“是不是我听错了?”

大家纷纷出了门,就果然看到很远的地儿有人往后面跑去,不等他们说话就看到有人骑马朝这边跑来,也来不及下马看着顾若离道:“将军有令,让县主和几位大夫立刻将人分成三路,一路留守两路准备药品,一刻钟会有人来接你们。”

顾若离点头,那人骑马飞快的走了。

“阿丙和岑大夫还有刘大夫一起带着苗苗以及四十个人去东面。”顾若离分派着,“毛大夫和齐大夫和闵大夫带着二妮和四个人去西面。”

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回去收拾了药品放在马车上,过一会儿果然有人来接他们,分开两路往前面跑去。

顾若离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是怎么打起来,但是这些都不是她管的事,她只要在后方照顾好每一个送来伤兵就好了。

他们一走,他这里飞快的将军帐搭好,但是奇怪的是,两边的打斗声没有停歇过,可他们这边留守的却一直没事。

顾若离想了想,和杨文治道:“先生去东面,我去西面,这让方大夫和李大夫留着就行了。”

“好。”杨文治颔首,带着人骑马往东面而去,顾若离则奔带着人奔去了西面。

是有人打算做双翼形包抄他们,可不等他们近身,赵勋早就安排好了人在半道上拦住了对方,两边就直接交上了手,顾若离看到了秦大同,她进帐子时秦大同正好从里面出来,两人顶头碰上都是一楞,她问道:“你受伤了?”

“伤的手臂,中了一箭没有大碍。”他拍了拍自己的手翻身上马,顾若离觉得奇怪,就问道:“这边领兵的是谁,七爷在哪边?”

秦大同回道:“这里领兵的是韩鹤山,哪边应该是霍繁篓。”他说着一夹马腹,“远山在东面,县主自己小心,在下去了。”

东面是霍繁篓吗。

顾若离愣住朝东面看去,不等她多转几个心思就有人抬了进来,她立刻收了心神进了医帐。

这一夜两边,是这一次到京城这一路打的最激烈的一次,尤其是东面似乎早就料到赵勋会半道等着,听说还早在设了陷进和绊马索,赵勋有没有中计她不是知道,但西面这里受伤的状况却不容乐观。

天色渐亮,四周的景象慢慢清晰起来,韩鹤山带着自己的人退了,一直推到京城下扎营露宿,与他们不过相隔几十里的距离,遥遥相对。

顾若离一直忙到下午才吃上,秦大同来清点人数时她才知道,这一仗他们死伤足有三百多人。

不是攻城,这样的伤亡已经很大。

“看来,这个韩鹤山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多了。”秦大同在顾若离对面坐下来,猛灌了一口茶,顾若离收拾好手中的伤兵过去给他换药,“亲大人与这人交手过了?”

“嗯。”秦大同回道:“我手臂上这一箭就是拜他所赐。”

居然能伤到秦大同,看来此人确实不简单……她又问道:“七爷那边呢,什么情况。”

“霍繁篓我们还是比较了解的。”秦大同看了一眼顾若离,他知道他们曾是极要好的朋友,“他也是第一次带兵,更侧重于诡计,提前做了许多的准备,打上了就退,等你追过去他就又逃走了。不过他在七爷手中是占不了便宜的。”

其实,以霍繁篓的资质,和赵勋面对面的打,他能全身而退,就已经是可圈可点了。

“好了。”顾若离将秦大同的伤收拾好,让他喝了药,秦大同往外走边走边道:“县主也去休息一下,晚点我们收拾停当就启程。”

他们还要将最后的三十里路走了。

顾若离点头,下午大家收拾好,将作为的伤兵送回保定后,他们全军就又往前挺近了四十里,京城遥遥在望,而中间夹着的正是霍繁篓和韩鹤山带着的一万人,不怕死的扎营在城墙之下。

挡在他们前面。

顾若离坐在马背上往前看着,城墙上旗帜翻飞着,人头攒动。而城墙下也密密麻麻都是人头,分不清谁是谁也看不清脸,但是她知道,在那些人中一定有霍繁篓。

因为知道有今天,所以他将她的荷包还给她了是吗。

咚咚咚的声音响了起来,忽然就听到城墙上传来一阵阵唏嘘声,他们离的很远听的不清楚,但是很肯定城墙上此刻有什么事而引起了骚动了。

“县主你看。”韩苗苗指着墙头上一个黑点儿,“那个人是被推着上来的……哎呀,被挂出来了。”

顾若离看不清,沉声道:“走,到前面去。”她一路飞奔到前面,越离的近城墙上的情景就看的越清楚,韩苗苗说的没有错,城头不但有人被推了上来,而且,还被捆着绳子,挂在了城上。

是谁,谁被挂出来了……

她急着往前走想要看清楚,心头也砰砰跳着,能被挂在这里的人一定是和他们有密切关系的人,否则赵梁阙这么做毫无意义。

“娇娇。”她忽然被人拉住,她一愣回头看着赵勋急着问道:“谁被挂出来了。”

那人悬空挂着,脚乱蹬乱踢显然很害怕。

“应该是侯爷。”赵勋凝眉看着,淡淡的回道:“你舅舅!”

方朝生在宫中啊,怎么会……她还没有回答,随即又看到一个人被挂了出来,就跟卖肉的铺子上勾着的肉。

这一次是个身量很瘦小的女子,看上去像个年岁很小的小姑娘。

“不会是……”顾若离结结巴巴的道:“是大公主?”

赵勋看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安申呢。”她四处找着,四处都看不到赵安申,赵勋回道:“他不会有事。”

顾若离捂着嘴看着大公主,穿着一件桃红的短袄,手腕被拴着悬挂在城墙上,她吓的似乎在哭,身体不停的打着转儿,整个人都在发抖。

城楼下韩鹤山带着人的在不停的笑着,仰头看着上面的人。

“他打算做什么,一天杀一个人?”顾若离说的也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赵梁阙碎尸万段,“胁迫你退兵?”

赵勋没有说话,就听到城墙上有人喊着道:“想换此二人可以。”那人指着大公主道:“让他兄长来,一命换一命!”

“可恶。”曹骏从后面催马过来,气着道:“那是大公主吧,他们居然要让太子爷去换大公主。”

四下里一片寂静,随即城墙上又多出一个人来,静静立着看着他们。

及时隔的很远,顾若离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霍繁篓,穿着酒红的直裰披着大红的斗篷,很瘦很高临风而立,而以往大不相同。

他好像也发现了顾若离一般,视线一转落在她这边,隔着无数人的视线,两人目光一撞。

------题外话------

我以前要是白天没空写,我就会晚上等姑娘睡着了爬起来写,写到十一点四十更新,这样做过好多次…昨天一天都没空碰电脑,就想晚上等姑娘睡着了起来写……但是!我居然睡着了,一觉到天亮!

所以我光荣的断更了!对不起哈,第一次没请假就断更…丢人,捂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