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交情/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目光,是熟悉而陌生的,没了以前的桀骜不驯,多了凌厉和漠然。

顾若离怔住,静静看着他眉头不知不觉的蹙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她没有资格去要求他做什么,他们也不过是彼此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或许留了记忆,也许还是刻骨铭心的,但那又怎么样,最终他们还是越走越远,回到各自本该的轨迹和人生中去。

她握着赵勋的手,紧紧攥着,赵勋侧目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发顶,柔声道:“人都会变的,不必伤感。”

她点头,却觉得其实她和霍繁篓都没有变……霍繁篓一向如此,除了自己别人的生死都不在他眼里。

“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城楼上的人又接着喊道:“一个时辰后,这绳子可就会断了。”

话落,有人在绳子的下端挂了一根粗长的线香,这种香烧完约莫要两个时辰,但在城墙上他们算的是一半时间,等烧到头就会烫到绳子,断了人也就掉下去了。

那么高的城墙,大公主就算摔不死也必定残了。

更何况,这么掉着吹着冷风,这一老一小恐怕也坚持不住两个时辰。

“怎么办。”顾若离看着赵勋,城下有人拦着,城上有人虎视眈眈的搭着弓箭,只要他们轻举妄动恐怕连两个时辰都不用,城墙上挂着的一老一少就会直接摔下来。

“稍安勿躁。”赵勋捏了捏她的手松开,曹骏问道:“远山,这事儿怎么办。”

眼下两个办法,一个根本就不要去管方朝生和大公主的生死,不但不管他们就算待会儿他们挂上一排的人都不要管……这样一来,人质对他们来说就没有用了。

要不然,就让赵安申去换,对于曹骏来说,太子不太子还真是无所谓,他们都打到这里来了,还怕没人坐龙椅?!

赵勋扫了一眼城墙上的两个人,眉头微蹙,“和我去军帐。”

曹骏哦了一声应是。

赵勋看向顾若离,低声道:“一直看着也无用,你去休息一会儿。”话落,看了一眼韩苗苗,“扶县主回去休息。”

韩苗苗失魂落魄的点头应是,扶着顾若离道:“县主,我还没看到安生,怎么办。”

“你去找找他。”顾若离四处看了看,“别让他做傻事。”

韩苗苗犹豫的点了点头,松开顾若离就朝前面跑去,赵安申一定看到了大公主,就怕他自作主张的去换人,到时候……她不敢想象,就在人群里拼命的去找赵安申,找了大半天也没有看到他影子。

“苗苗。”待她跑最角落里,就看到地上盘腿坐着一人,很不起眼的淹没在人群里,她眼睛一亮跑了过去,“安申,你没事吧。”

赵安申盘腿席地而坐,背对着城墙,脸色发白极其的难看,听到韩苗苗问他,他艰难的朝她咧了咧嘴,苦涩的道:“没事。”

怎么会没事,当年他娘去世的时候他曾亲口答应过,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可是现在,他眼睁睁的看着大公主挂在城楼上,却是无能为力。

他不能去换她下来,因为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可是他也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大公主死。

这样的折磨,不曾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如同架在火上炙烤,生不如死。

他很想冲过去,告诉他们他在这里,可是又知道这样做不但毫无意义,还会将赵勋逼到死角,让他进退两难。

赵安申垂着头只有苦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忍的很辛苦。

“不会有事的。”韩苗苗蹲在他面前,将他抱着轻轻拍着,“大公主不会有事的。”

赵安申的眼泪落了下来,缓缓抬起头道:“谢谢。”

“我来想办法。”韩苗苗看着他这样心里难过,赵安申一愣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她就贴着他耳朵低声道:“我从通惠河外下水,枭水到步量桥,从桥底下进城,他们想不到的。”

“不行。”赵安申知道,那条岔道是过通州直接进皇城的,皇城内的米粮都是从这条河里运进去的,但是那边是有闸门的也有人把手,一般人根本进不去,“那条水路很深且难走不说,上面也巡列有人把守,你去了就等于羊入虎口。”

最重要的,她一个人根本杯水车薪,不但救不了大公主,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我有办法的。”她正要说话,赵安申已经摆手打断她的话,“你这个法子很好,我们去找七叔商量,但是你自己一个人却绝对不可以。”

他说着站起来,人又来了一点精神回头看了一眼还被掉在城墙上的大公主,拉着韩苗苗飞快的朝赵勋的军帐而去。

他要去找赵勋商量对策。

要打当然是可以,可是这一仗不是一个时辰能解决的事,到时候人还是救不回来。

军帐之中,赵勋正在和秦大同几人商量,赵安申直接进去,喊道:“七叔,苗苗有办法。”

大家就都停了说话,看着他们。

“从水路走。”赵安申看着几个人,显得有些兴奋,“眼下只有水路能走,只要进了城我们的赢面就会大。”

赵勋挑眉看着他,他根本就不用开口颜显已经摇了摇头道:“太子大约没有去看过步量桥,那边从个很早以前就有人把手,此番攻城他们也定然想到了这层,必定会堵住。”

赵安申一楞,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韩苗苗能想得到的,赵勋又怎么会遗漏。

“太子坐下说。”赵勋指了面前座位,赵安申就拉着韩苗苗坐了下来,就听到赵勋道:“释文说的没错,河道走不通。”

赵安申失落的点了点头,韩苗苗急着道:“那怎么办,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如果不想办法,他们真的会将大公主丢下来。”

“你知道城中有多少百姓吗?”赵勋看着两个人,“不说百姓,就是和大家有关的人,包括宜春侯府……”

赵安申一愣,侧目看了一眼垂着眼帘的颜显。

“但凡他们成功一次,其后必定屡试不爽。”赵勋淡淡说着,波澜不惊。

韩苗苗听的顿时瞪大了眼睛,“那……那您的意思是,不救人?”赵勋的意思很明显,救了一次还会有第二次,那他们的目的就会从攻城变成救人,周而复始,不说的别的就他们的粮草也耗不起。

赵勋没有说话,靠在椅子上手指点着桌面,发出轻轻的敲击声,仿佛叩在赵安申的心头上。

他很能理解,若对方不是大公主,他会第一个赞同赵勋。

可是……

雷武站在霍繁篓身后,两个人的下面就是挂着的方朝生和大公主,大公主原本一直在哭,哭了一会儿后人就晕了过去。

城上的风很大,四面呼啸着吹在脸上就跟刀子割着似的。

“说不定今天会下雪。”雷武抬头看看天,天色暗了下来压在人头顶上,手脚都感觉冻住了,“帮主……您也去歇会儿吧。”

霍繁篓负手立着,大红的斗篷如火焰一般搭在身上,越发衬的他的面容精雕细琢,美艳无双。

他斜斜的一勾眉颔首道:“歇着去吧,给我泡壶茶来。”

“是!”雷武应是,两个人去了城楼,一进去暖气扑面而来,霍繁篓脱了斗篷懒懒的靠在椅子上,雷武坐在对面,四周都没有被人他低声道:“帮主,您……真的要将他们都丢下去吗。”

“不然呢。”霍繁篓睨了他一眼,“我费力将他们弄来是为了和赵远山玩游戏的?”

雷武蹙着眉头激动的道:“可是您明明……”

“没有可是。”霍繁篓摆手,“一个时辰过去多少了?”

雷武看了一眼怀表,回道:“过去了两刻钟。”

“还有时间。”他靠着闭上眼睛嘴角勾着笑意,“韩鹤山在下面怎么样了,你去看看。”

雷武应是而去,过了一会儿回来回道:“下面搭了火,好像在烤东西吃,说说笑笑的热闹的很。”

“让人将河道守好了,别叫他们从河道进来抄了老底了。”霍繁篓揉着额头,随着年岁越大他的个子长高了不少,但是却要比以前更加的瘦削,一双手伸出来修长白皙却是一点肉都没有,雷武看着很是心疼。

“已经吩咐下去了。”雷武回道:“听说郡王昨天也加派人手了。”

霍繁篓点了点头,揉着额头道:“昨晚没睡我歇会儿,你自己玩去吧。”他说着闭上了眼睛,雷武站了一会儿安静的退了下去。

里面顿时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门被人推开,霍繁篓睁开眼睛看向门口,就看到赵梁阙和韩鹤山并肩进来,他笑着道:“郡王来了。”

“昨晚一战打的很漂亮。”赵梁阙也不在乎他不起身行礼,在他对面坐下来,“你是鹤山是我的左膀右臂,到京城底下就容不得赵远山嚣张了。”

霍繁篓笑笑,韩鹤山就似笑非笑的看着霍繁篓,“可惜,丢了通州,否则也不至于让他们到这里来。”

通州城的布防虽是赵梁阙安排的,但是却交给了霍繁篓。

“是吗。”霍繁篓道:“我当你昨天能一举拿下赵远山的,原来却还是丢了四百多人的性命。”

昨天一战,霍繁篓这边和赵勋面对面的打,才死伤两百多,而韩鹤山却丢了四百多人性命……很明显,霍繁篓要占优势。

“呵呵!”韩鹤山冷笑道:“你逃跑的本事确实要比赵远山高明。”

霍繁篓不置可否。

“行了,行了。”赵梁阙很高兴两个人不合,要是合了他还真要忧心了,“我来找你们是有事要商量,你们这样吵让本王怎么说。”

霍繁篓就含笑道:“那郡王请说。”

“这一个时辰为限,赵远山可依旧没有动静。以本王看他是不舍得将太子交出来的。我看你们要准备一下,他随时都有可能狗急跳墙,打过来。”赵梁阙道:“若这两个人不能要挟,就将京中能要挟的人都抓来,叫他拿自己来交换。”

霍繁篓颔首,道:“能要挟的人太多,怕是这城墙都嫌短呢。”

赵梁阙就哈哈笑了起来,指着霍繁篓道:“你小子,做事不要太绝了。”话落,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他的兵其实没有全部调过来,还有八千人留在了大同……这八千人就是等着有一天赵勋打到京城后,他能从后面包抄。

所以,多拖一天时间,他们就越有利。

“药材的事你办的极好。”赵梁阙又侧目看着韩鹤山,“料定他们的药肯定不够,视线将附近所有的药都收了,这样一来他们就算再多几个顾大夫,也无济于事。”

韩鹤山就看了眼霍繁篓,嘲笑道:“原还能再做的好点,可就怕霍大人不高兴,要与我翻脸。”

“韩将军尽管做。”霍繁篓道:“她是赵远山的夫人,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

韩鹤山冷笑着。

就在这是,忽然一阵阵擂鼓声传来,三个人皆是脸色一般,韩鹤山蹭的一下站起来,道:“赵远山攻城了?”

“他不要大公主和方朝生的命了?!”赵梁阙也站了起来,说着就拂袖朝外头走,迎面就碰到了自己的常随正要进门,就听到他喊道:“郡王不好了,您快出去看看。”

“一惊一乍的,有事说事。”赵梁阙推开他,大步走在前面,常随跟在后面快速的道:“赵远山攻城了,但是……但是他带着两个人。”

常随话落,赵梁阙就已经站在城楼边,赫然就看到赵勋的人朝这边冲着过来,他的人根本没有想到赵勋会突然攻城,显得有些缩手不及的慌忙迎战,眨眼功夫两方的人就已经打在了一起。

“可恶!”赵梁阙大怒,指着方朝生和大公主,“他既然不顾他们的生死,那我们也就不用再留,给我杀了。”

他说完,霍繁篓忽然按住他的手臂,指了指下面,道:“郡王,你看。”

赵梁阙顺着霍繁篓手指的方向就看到在一群乱糟糟的打斗中,赵勋一马当先的立着,离这边很近,近到他能看的清清楚楚对方的手里抓着的不止是缰绳,还有两根绳子,每根绳子的一端都拴着一个人。

他的长子赵赟,次子赵堇赫然狼狈不堪的被赵勋拉着缰绳,站在几万人的战场之间。

周围飞沙走石,箭矢如雨,他们两人站在马边垂着头瑟缩着。

赵梁阙但是大怒,喝道:“大公子和二公子怎么会到他手中去的。”

九个城门都关着的,赵赟和赵堇不可能被人抓走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昨晚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出城了。”韩鹤山蹙眉道:“大公子原本在我帐中,我怕伤着他所以让人送他回去了,至于二公子就一直待在城中,怎么会!”

赵梁阙就皱着眉头脸色沉冷的没有说话。

他就两个儿子,不说疼惜若至宝,可毕竟是亲生骨肉。

“不可能。”韩鹤山很肯定的道:“赵远山不可能抓得到大公子和二公子……郡王,一定是我们的人从中动的手脚。”

赵远山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不露痕迹的在这么多人中间,将赵赟和赵堇抓走,更何况,他们两个人是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任由被抓走。

“我们的人?”赵梁阙收回目光,视线看向韩鹤山,但余光却丝毫不差的落在霍繁篓的面上。

就看见霍繁篓淡然的看着下面,面上毫无异样。

“霍繁篓!”韩鹤山也想到了霍繁篓,他正要说话赵梁阙已经抬手打断他,“不会,我的人我信得过,一定是赵勋从中做的手脚。”

否定了韩鹤山的说法。

“郡王!”韩鹤山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立刻想到了什么,改口道:“是!”又道:“那眼下怎么办。”

赵梁阙就盯着城下的两个儿子,看着赵勋喊道:“赵远山,你什么意思。”

赵勋根本不看他,拉着赵赟和赵堇徐徐转身,赵梁阙气的手都在抖,指着大公主和方朝生,咬牙切齿的道:“将……他们给我拉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