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热闹/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勋看着两个小不点,走的时候还一点点大,也不会走路,现在都能跑能蹦了,只是走的不稳,像两只鸭子,圆滚滚的摇摆着。

“叫爹。”顾若离拉着两个儿子起来,母子三人牵着手站在炕边。

两双眼睛黑亮亮的乌溜溜的看着他,满眼的好奇和打量。

赵勋看了一眼哭的眼睛鼻子都红红的顾若离,心便软了下来,也不等儿子喊他了,估摸着也不会喊,便拱手和方朝阳行礼,“岳母。”又顿了顿,看向正端着茶低头喝着,但是目光闪烁一脸期待的荣王身上……

荣王脑子里飞快的转着,想着自救的法子,总之不能太尴尬了,要不然方朝阳还不知道怎么嘲笑他。

“王爷!”最终,赵勋朝他拱了拱手,又和两人道:“一路辛苦了。”

荣王啊的一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这么“亲昵”的喊他,虽不是喊的父王,可是对于赵勋来说,已经是让步和接纳了。

“不、不辛苦。”荣王顿时鼻子发酸,唇角直抖撇开了眼睛端着空茶盅假装喝着,却是用茶盅挡住了半张失态的脸。

赵勋淡淡扫了他一眼转过身去看两个小不点儿。

“去洗洗吧,一身的灰跟要饭的一样。”方朝阳蹙眉看着荣王,道:“让他们一家人说说话去。”

荣王没有回嘴顺从的应了一声,“好。”就放了茶盅一溜烟的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方朝阳瞧不起的扫了一眼,回头对赵勋道:“我去歇着了,用晚膳时再来请我。”

赵勋应是,送她出门。

而荣王早没了身影。

“你们看看。”顾若离对瑞珠还有韩妈妈道:“看看地龙热的怎么样,多遣几个人去服侍王爷。”

韩妈妈应是,和瑞珠一起出去了。

欢颜也笑着出去了,房间就剩下他们一家四口,赵勋和祥哥儿一大一小,瞪眼打量着彼此。

一个是审视,挑剔,另一个也是审视和挑剔。

朗哥儿抱着顾若离的腿,贴着她,好似他一松开他的娘就会长着翅膀飞走了一样。

“喊爹爹。”顾若离拉着朗哥儿教着他,“爹爹!”

朗哥儿余光看着赵勋,嘴巴动了动还是不会喊,赵勋就弃了祥哥儿,过来抱着朗哥儿在腿上落座在炕上,松松的单手搂着,朗哥儿倒也没有反抗就由着父亲抱着,静静的看着他。

父子俩接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七爷。”顾若离失笑,抱了祥哥儿坐在他对面,道:“怎么瞧着你这么尴尬的?”

赵勋是真的有点尴尬,记忆中根本就不知道,一个父亲应该如何和自己的儿子相处……摆什么样子的态度,是威严的还是慈祥的,是要说说话吗,还是就这么默不作声的相处。

他懂事后就没有和荣王亲近过,所以,他也无从去学习。

“可真是。”顾若离失笑,抱着祥哥儿捧着他的小脸道:“乖乖,再喊我一声。”

祥哥儿就咧嘴笑着,“抱!”

顾若离瞪眼,重复道:“娘,我是娘。”

“抱!”祥哥儿短短的肥肥的小手抓着她的袖子,没心没肺的笑着,“抱!”

顾若离笑了起来摇着头捏着他的脸,“那你告诉我,抱谁?”

祥哥儿就指着自己的,“抱!”

“抱你啊。那你是谁?”她挑眉笑着,祥哥儿憋着小脸通红通红的好半天回了个,“哥!”

顾若离哈哈笑了起来欢喜的亲着他的小手,嗯嗯的点着头,道:“抱祥哥儿,那谁来抱祥哥儿呢。”

他就指顾若离。

“我啊。那我是谁?”她和他对视着,一脸的期待,祥哥儿就看着她小小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显然很苦恼的样子,忽然的,坐在赵勋腿上的朗哥儿就道:“娘!”

祥哥儿眼睛一亮点着头,发了个古怪的音调,就是不会发“娘”这个音。

“好吧。”顾若离笑着道:“原来我生了个傻儿子,就会说两个字。”

“饿!”她话落,祥哥儿就跟要证明自己不傻似的,又蹦出一个字来,“饿!”

顾若离哈哈笑了起来,眉梢眼角都飞扬了起来,点着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儿子不傻。知道饿的时候会喊饿。”

祥哥儿见她笑的好开心,也跟着嘿嘿的笑。

对面一大一小极其的安静的看着他们娘儿俩你来我往的说话,赵勋看着看着脸上也不知不觉的渲染上笑意,他低头看看朗哥儿,抬起手来似乎想要学顾若离摸他的脸,可手抬起来居然就放在了祥哥儿的肩头,拍了拍!

像是拍一个久未谋面的兄弟。

手有点重了,朗哥儿一愣顿时瘪了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娘,娘。”伸了手往顾若离这里拱。

“怎么了。”顾若离一愣看了一眼显然没弄懂情况的赵勋,就看着儿子也不过去接他,安慰道:“没事,爹爹抱着也很舒服的,就在爹爹腿上坐着。”

朗哥儿还是哭着,不过没了声音,一抽一抽的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

“你吓着他了?”顾若离压着声音询问赵勋,他指了指朗哥儿的肩膀,她不禁笑了起来摇着头道:“我们去外面走走,今天不冷的,也带两个小家伙熟悉熟悉咱们家。”

赵勋没有反对,将朗哥儿放在了地上,顾若离抱着祥哥儿起来,刚一起身忽然就哎呀一声扶住了腰,赵勋脸色一变大步跨来,将祥哥儿提着往地上一放扶着顾若离道:“怎么了。”

“起来太猛了,腰有些痛。”她扶着腰坐下来,又觉得肚子也坠坠的难受,“给我倒杯热水来,我有些不舒服。”

赵勋忙给她倒了水,她喝了半杯腰不大疼了,但是肚子隐隐的有些痛的样子。

“怎么样?”赵勋蹙眉沉声道:“你自己号脉看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若离点头坐正了,这感觉不大一样,也不是如厕的反应,她正要扶脉祥哥儿就哭了起来,坐在地上嗷嗷的哭,一副自己被欺负了的样子。

“吓着他了。”顾若离也没心思管自己了,蹲下来去抱祥哥儿,“没事,没事,不怕啊。”

祥哥儿就一副委屈的样子瞪着赵勋,好似在等着顾若离给他出头报仇似的。

他这样顾若离几乎能想得到,方朝阳定然是这么做的,她柔声道:“行了,爹爹是关心娘,所以将你丢地上的,摔疼了没有?”

祥哥儿渐渐就停了哭,顾若离松了口气去看朗哥儿,他站在桌子边,眼睛鼻子也是红红的。

“这才回来就哭了两场了。”顾若离招招手,将朗哥儿牵着笑着道:“走,我们去逛逛,后院有个池塘,改天让爹爹带你们钓鱼去。”

母子三人就朝外面走,赵勋跟上来担忧的道:“让韩妈妈带着去,你去休息一下。”

“不疼了。”顾若离道:“好不容易看到他们,我哪舍得把他们给别人。”

赵勋见她真的没事,就没有再说,跟着三个人出了院子,一出去祥哥儿就松了手撒了慌的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也不知道喊什么,顾若离看着忍不住笑,回头和赵勋道:“可真是傻儿子。”

她又低头看着朗哥儿,道:“去和哥哥一起跑,别摔着就行。”

朗哥儿抓着她的手也不松,跟个小夫子似的,摇摆着走的稳稳当当的。

“那爹爹抱抱呢?”顾若离有些不太敢抱了,怕又闪着腰了,祥哥儿就回头看赵勋,期待他朝自己笑笑,赵勋就板着脸也没个表示,顾若离看不下去道:“七爷,露个笑脸,要不然他会害怕你的。”

赵勋就抿唇冲着朗哥儿笑了笑,朗哥儿也看着他咧嘴羞涩的笑了笑。

父子两人这算是不打不相识,冰释前嫌了,赵勋上前去抓了朗哥儿坐在肩膀上……大概从来没有坐过这么高,他顿时瞪大了眼睛,害怕的揪着赵勋的头发,一会儿工夫就将头发抓的乱糟糟的。

顾若离笑着捧着肚子。

“抱,抱!”祥哥儿一看到弟弟坐那么高似乎很好玩的样子,一阵风似的折回来眼巴巴的看着赵勋,“抱!”

顾若离哄着他,“让弟弟坐一会儿,等下轮到你。”

“抱!”祥哥儿这会儿哪懂谦让,就赖在赵勋面前堵着,“抱,抱。”的喊着。

赵勋垂眸看着他,提着他的衣领往右肩上一丢,惊的顾若离哎呀一声要过去扶,不等她手上去祥哥儿已经稳稳做好了,兴奋的咯咯笑了起来。

两个孩子并不沉,对于赵勋来说根本无所谓,但是孩子会动,尤其是祥哥儿简直是一刻不停的扭着小屁股,他就不得付出所有的注意力和力量抓着他们的手臂。

这么走着,比一边扛一麻袋的米还要累。

顾若离站在小径上,看着父子三人的背影,一大两小叠在一起,伴随着两个孩子的笑声,她忽然就觉得自己何德何能,使得上天给了她这么好的三个宝贝。

“县主。”瑞珠和欢颜从后面跟着过来,也看着前面溜达的三个人,“这样真是太美好了。”

顾若离点了点头,主仆三人跟在后面,欢颜一脸的艳羡,“县主,我也好想快点生孩子……您说老周都回来四个多余了,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孩子来不来都是缘分。”顾若离含笑道:“你和周铮身体都很好,不愁怀不上。顺其自然就好了。”

欢颜着急啊,她好想看到这样的画面,周铮背着孩子,她跟在后面,一家三口散步,轻声说着话,满院子都是笑声。

荣王从院子里出来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赵勋父子三人,两个孩子抓着赵勋的发髻,一人一边笑的欢畅,赵勋也不说话但是也没有嫌弃不耐烦的样子,纵然头发乱糟糟的半点形象威严都没有了,可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赵勋和赵政的年纪差的也不多,可是……荣王仔细回忆着,记忆中他好像没有将两个儿子骑在肩膀上的经历……不但这样,他连抱他们都没怎么抱过。

最多就是带着两个人一起玩,或者去打猎。说是打猎也是将两个人交给侍卫,他自己玩的好了再过来找两个孩子。

赵勋也看到了荣王,脚步停顿了一下,朗哥儿也看到了就伸着手要荣王。

“来,给我抱。”荣王怔了怔,上前去接朗哥儿,赵勋停了一下没有拒绝,将朗哥儿拉下来递给荣王。

祖孙两人以前天天腻在一起,朗哥儿对荣王的依赖显然比赵勋还要多,他搂着荣王的脖子趴在他肩头上,赵勋扫了一眼儿子,和祥哥儿接着往前走。

“来,祖父让你骑大马。”荣王抓着孩子一副要放在脖子上的架势,顾若离看着吓了一跳,忙过去道:“王爷,他沉的很,您别伤着脖子了。”

荣王摆着手,道:“我还没试过,试一试不会有事的。”

好不容易将朗哥儿放脖子上,荣王摇晃了半天终于站稳了,他哈哈一笑抓着朗哥儿的手,道:“走喽!”话落,就跑了起来。

朗哥儿咯咯笑着,很是开心。

荣王跑过去追上了赵勋,四个人并排走着,荣王一句话在嘴里咀嚼了半天,终于道:“来!我们比赛,看谁先绕一圈走回来。”

赵勋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试试?你身强力壮,父王可是老了,不如你让我一百步,咱们比吧。”荣王说着就小跑了起来,“朗哥儿,我们要超过你爹和你哥哥。”

朗哥儿笑着很高兴。

赵勋站着没动,顾若离紧追了几步推了推他,“七爷去吧,孩子喜欢……王爷也喜欢。”

赵勋没说话,看了一眼她按住了扭来扭去急的哇哇乱叫的祥哥儿,抬脚去追荣王,就看着祖孙三代傻乎乎的吆喝着在院子里比赛跑步。

顾若离喊了孙刃,“去跟着王爷,别叫他摔着了。”

孙刃应是,回头去截荣王。

她则是在原地等着,等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老远就听到荣王和祥哥儿的声音传过来,荣王喊着道:“加油啊,不能叫你爹追上来。”

祥哥儿就咿咿呀呀的回嘴。

赵勋稳稳的走着也不回应,但是确实是在和荣王比赛。

等到了近前,荣王一身的汗,头发都湿透了,孙刃将朗哥儿接下来,顾若离扶着荣王道:“您快回去换衣服,免得冷风一吹您得受凉。”

“没事,没事。”荣王很痛快的样子,眼睛都亮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膛,“你爹我老当益壮啊。”

他话落,赵勋和顾若离都怔了一下。

赵勋没有回他,可是也没有顶他一句。

“行了,行了。”顾若离拍着祥哥儿的手,“祖父和爹爹都累了,都回房里去,洗洗澡吃饭了。”

荣王点着头,像个孩子一样雀跃着,“那我去洗澡了啊,一会儿去用晚膳。”

就乐呵呵的走了,等进了门才拼命的捶着腰,天知道他走一趟折了几年的阳寿,太累了!

不过却意外的觉得很满足……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天伦之乐。

两个孩子被抱了回去,顾若离笑眯眯的打量着赵勋和他并肩走着,笑着道:“今天表现很好。”

“你的肚子呢,还疼不疼。”赵勋不想多谈,指了指她的肚子,顾若离道:“不疼了,可能刚刚起来的太急了。”

他蹙眉道:“回去自己检查一下。”他牵着她的手两个人回了房里。

韩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不深但是很大的浴桶来,放了一桶的水,将两个孩子剥个精光放在里面。

就跟鱼入了海,扑通的水花将喊妈妈和瑞珠弄的浑身湿漉漉的,水都从净室溢到卧室里,顾若离站在门口笑着,指着最闹腾的祥哥儿,“再泼韩妈妈的水,就不让你洗了啊。”

祥哥儿哈哈笑着,又掬水泼韩妈妈,韩妈妈哎呀一声抹开脸上的水,笑着道:“县主没事儿,奴婢欢喜着呢,让大公子泼!”

“您别宠着她,回头他瞧见您也不知道敬着。”顾若离道:“抱起来吧,洗干净就行了。”

几个丫头并着婆子就讲两个人抱出来又是玩闹了半天才穿好衣服,祥哥儿拉着朗哥儿,哥儿俩牵着手去暖阁,顾若离不在就看到赵勋换了衣服正坐着喝茶,祥哥儿顿时像只小鸟一样扑了过去,“爹!”

赵勋浑身一怔,端着茶盅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儿子,第一次有人喊他爹,他以为自己会无所谓,稀松寻常罢了,可是当他看着趴在自己膝盖上,睁着滴溜溜眼睛,依赖着他的小不点儿,他的一颗心顿时就化开了。

这份甜和满足,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其中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他打胜仗所带来的骄傲和满足。

“爹。”朗哥儿站在旁边一点,也歪着头看着他,赵勋抿着唇似乎想笑,又笑不出来,点点头一板一眼的回了句,“嗯。”

顾若离进门正好听到,顿时感动的不得了,道:“七爷,祥哥儿都不会喊娘,这才一会儿工夫,就会叫爹了。”

赵勋扬眉,提着祥哥儿的领子将他提溜着放在腿上,颔首道:“不错!”

祥哥儿笑着,赵勋就有点嫌弃自己儿子笑的样子,傻乎乎的没心没肺的,和顾若离道:“他这是什么笑容,笑起来太傻气了。”

“王爷说像您。”顾若离掩面而笑,打趣的道:“您小时候也这样。”

赵勋嘴角动了动,看着祥哥儿越发的嫌弃。

“真的是像的。”荣王和方朝阳一前一后的进来,笑着道:“祥哥儿像极了远山。”

话落,很慈爱的看了眼赵勋,被赵勋的冷冷的目光给挡了他回来,他摸摸鼻子悻悻然的坐下来不说话了。

“没两天就要周岁了,名字到底取好了没有。”方朝阳看着赵勋,“一件事拖了小半年,也真够你们拖拉的。”

顾若离和赵勋对视一眼,还不等他说话,荣王就道:“我取好了啊。祥哥儿姓赵,就叫赵安麒嘛,朗哥儿嘛就要顾安麟,多好听的名字。”他话刚说完,赵勋就蹙眉道:“此二字不好,太过张扬,且麟也是……”

麟与凌谐音不大合适。且麒麟亦是龙之子,不大合适。

荣王没觉得什么,他们取名字还不是想取什么就是什么,但赵勋这么一反驳他就没话说了,负气道:“那……你自己取吧。”

“七爷的顾虑有道理。”顾若离劝荣王,“我们现在烈火烹油,不必要的麻烦和猜忌还是少些好。”

荣王嗯嗯的点着头。

“请圣上取吧。”方朝阳看着几个人道:“省事儿。”

顾若离笑了起来,颔首道:“索性明天也要去宫中,到时候请圣上先取了。”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顾若离看着祥哥儿两手并用的吃着饭惊呆了,“娘,他食量一直都这么好?”

“嗯。”方朝阳扫了一眼祥哥儿,“一天四顿,顿顿要肉。”

一岁的祥哥儿吃的东西比她这个做祖母的都要多。

顾若离抚额,哭笑不得,她前两天还逗四皇子来着,说他吃的多,眼下这么一比较,他儿子的食量有两个四皇子那么多。

吃饱喝足,两个孩子洗了脸在炕上玩了一会儿倒头就睡了,也不讲究什么地方,摆小床里连起夜都省了。

顾若离舍不得睡,坐在床边看着,赵勋在她对面看了一眼表,沉声道:“早点睡吧。”

“嗯。”她扶着炕沿起来,一起身忽然就肚子就一坠,好似一根筋绷着了似的,疼的又坐了回去。

赵勋惊了一跳过来道:“今天怎么了,不是让你检查的吗?要不然请张丙中过来?”

“不用。”顾若离摸了摸肚子,手架在他手上自己扶了脉,赵勋焦急的看着她,等了一会儿,她有些不大确定,对外面喊道:“瑞珠。”

“县主,奴婢在。”瑞珠进了门,就听顾若离问道:“我记得上个月我小日子来了吧?”

瑞珠一愣,摇了摇头回道:“好像没来。”顿时露出惊讶的样子,“书院和医馆的事太多了,奴婢……奴婢忘记提醒您了。”

顾若离艰难的看着赵勋。

赵勋也看着她,脸上表情变幻莫测,好一会儿他咳嗽了一声压着喜又像是忧,“有身孕了?”

“不确定。”自己给自己号脉准确度不高,“明天请阿丙过来”

赵勋就没说话,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先别说,明天确定了再和大家讲。你也去歇着吧。”顾若离有些累的样子,拉着赵勋道:“我们也去歇着吧,要是怀了我这反应应该是劳累的,有些先兆流产,卧床休养几天就好了。”

赵勋蹙眉扶着她起来,沉声道:“那这两天你在家好好休息,哪里都不准去。”

“嗯。”她知道厉害所以也不逞能,回去躺着赵勋亲自给她点了个手炉放被子里,坐在床边看着她,“睡吧,我就在这里有事喊我。”

顾若离点点头,一会儿就沉沉睡了。

第二日两个孩子醒了她都没醒,睡的极沉。方朝阳见她这样就和荣王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宫里,留了他们夫妻在家里,张丙中在正厅等了一个时辰顾若离才醒。

“什么时辰了。”她扶着起来,头有些晕,赵勋给她递了温水来,回道:“辰时一刻。”

顾若离都惊讶自己睡这么久,“儿子呢,去宫里了?”赵勋点了头,她又道:“阿丙来了吗?让他进来。”

张丙中进了卧室,笑眯眯的搭着脉枕,“师父,这要是怀了准能生个闺女,那就真是完美了。”

“你快看。”顾若离失笑,张丙中嗯嗯的搭了脉,号了一会儿又换了一只手,随即确定的笑了起来,“是喜脉没错啊,恭喜师父!”

顾若离心里其实已经确定了,听张丙中这么一说,她就叹了口气,“这孩子来的可真是凑巧。”

她满腔抱负的想要开书院呢,这会儿就怀了,那书院怎么办。

“别想书院的事了。”赵勋柔声道:“先把身体养好了,别的事先放放。”

也只能这样了,她点了点头笑着道:“等胎位稳了就行了。”又道:“你忙你的去,春闱刚结束没几日就要放榜了,你肯定许多事,不用在家里陪着我。”

赵勋不放心,她怀两个儿子的时候都没喊肚子疼,现在这个太惊险了,就算再多的事他也不敢马虎大意,“什么事都没你重要,你安心躺着。”

“将军不用太紧张。”张丙中笑着道:“师父年轻呢,养几天就好了。对吧,师父。”

顾若离点头,“嗯。年轻有年轻的好处,身体机能调整的快。”

赵勋才不管他们师徒说什么,喊了韩妈妈进来,吩咐了一堆的事,韩妈妈也紧张的不得了,顾若离生双子的时候在庆阳,她没有伺候到,现在人回来了,她一定要好好照顾。

不过一会儿工夫,一家人都知道了顾若离又怀了的消息,吴孝之飞似的跑进来,看着顾若离道:“县主,老夫讨个差事啊。”

“先生要什么差事?”顾若离不解,吴孝之就笑眯眯的道:“你看你和将军都没空了,不如将两个孩子交给老夫吧,老夫负责给他们启蒙。你放心,一定不会教歪了。”

顾若离扬眉,她没想过这么早就给两个孩子启蒙,至少也要四五岁的时候再说,她就看着赵勋,吴孝之一看人夫妻两的态度就着急了,“先是玩儿,画画啊钓鱼啊都行。在这过程中老夫教他们知识啊,你们要相信老夫!”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赵勋点了点头,顾若离就笑着回了话,“那就有劳先生了。”

“不劳不劳。两位小公子可爱有趣,老夫求之不得啊。”吴孝之高兴的摇着扇子,生怕顾若离反悔,“既然定了,那老夫就回去准备准备,下个月就可以开课了。”

话落,就高兴的出了门。

顾若离失笑,和赵勋道:“这事儿还要和我娘还有王爷说一声,他们带习惯了,突然孩子不用他们管,怕会失落。”她话落,门外就听到了祥哥儿喊着爹跑着进了门,祥哥儿紧随其后,两个孩子都趴在炕边看着她。

“见到曾祖母了吗,玩的开心吗。”顾若离摸着两个头,祥哥儿就撅着屁股想要爬上来,赵勋一扯他又掉下来,委屈的看着自己的爹。

赵勋道:“你娘不舒服,自己玩儿。”

祥哥儿委屈的憋着嘴,朗哥儿则依旧趴着像只小猫一样贴着顾若离的手。

“又怀了?”方朝阳进了门,看着她问道:“多久了?”

顾若离回道:“两个月,我也没有想到。”

“都不省心,这一个接一个的,身体受得了?”她话落冷冷的扫了一眼赵勋,明晃晃的埋怨着,赵勋咳嗽了一声心虚的没接话,他哪里想到这么容易就怀了。

“娘。”顾若离打断方朝阳的话,“我都怀了,您说这个话做什么。”

方朝阳哼了一声,道:“我把孩子带郡主府住去,你自己休养着吧,省的他们闹你。”

“不闹。”顾若离摆手,“我歇个一两天就好了,以后不抱他们就行了。”

一说抱,祥哥儿就来劲儿了,嚷嚷着,“抱,抱!”

“祖母抱。”方朝阳抱着祥哥儿,和顾若离道:“我和圣上提了,他取好名字让苏顺义送来,你们挑一挑。”

顾若离应是。

“我又要有孙子了吗。”荣王一阵风的进了暖阁,眼睛发亮,“娇娇啊,我又要有孙子了吗。”

赵勋想要女儿,顾若离忍着笑,道:“是!”

“这回不姓顾了吧。”荣王高兴的跳起来,“那我从现在就开始想名字,非得亲自取个好名字才行。”

赵勋视线落在顾若离肚子上,就想到了司璋的女儿,顿时期待起来!

晚上,赵安申亲自送取的名字来,一共取了八个,一家人凑在一起挑了半天……祥哥儿定了赵含之,朗哥儿叫顾引之。

又文雅又好记。

------题外话------

上次一个妹子辛苦取了两个名字,我觉得很好听。后来仔细一想这名字对于两个小不点的身份来说,有点张扬了,所以就没有用了。谢谢妹子,害你白费了脑细胞!啵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