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来去/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生产明显就要比前面一次顺利一些,不过疼还是照样疼的,顾若离抓着赵勋的手看着他喊道:“要……要是儿子,你不准动手啊。”

“不动,不动。”赵勋不以为然,一定是闺女,“是我们的孩子,不管男女我都喜欢的。”

顾若离点着头,看着两个稳婆在忙活着,她又看着站在一边急的脸色发白的白世英,“白姐姐,你出去吧,我怕吓着你。”

“没……没事。”白世英怎么说也是半个大夫,她留在这里必要的时候还是能帮上忙的,“你不用管我,生你的。”

顾若离点着头,指着床头碟子里摆着的人参,“七爷给我嘴里塞一片。”

“好。”赵勋给她拿一片切薄薄的人参放舌头上,她闭着眼睛等一阵疼渐渐消失一些的时候就抓紧时间打个盹儿,随即又是一阵碾压过来,她疼的醒过来哀嚎一声,满头的冷汗。

赵勋紧紧抿着唇握着她的手,按着她说的帮她捏着虎口,两条剑眉紧紧蹙在一起。

“哎呀,你捏疼我了。”顾若离拍着他,“你轻点。”

赵勋才惊觉自己太紧张了失神了,跟孩子似的哦哦了两声给她揉着手,“还疼不疼,想吃什么没有。”

“不想吃了。”顾若离摇着头道:“你别紧张,就是疼。这一次生一个没事的。”

哪会没事,赵勋都能听得到心在嗓子眼跳了,颔首道:“我知道,你抓紧时间养神。”

顾若离能看得到,他额头上的汗一滴一滴的落,后背前胸的衣服都湿透了。

“县……县主,宫口开了六指了。”稳婆检查后告诉她,她颔首,道:“我教你的手法你都记得吧,那些器具要是不会用的,就问白姑娘。”

稳婆点着头道:“奴婢都记得,记得。”给县主接生一下还学到了不少东西,她笑着道:“县主,您下一胎再生还让奴婢来啊。”

顾若离看着稳婆失笑。

赵勋顿时沉了脸,扫了稳婆一眼,生什么,不可能再生了!

稳婆被赵勋吓着了,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惹了将军的嫌,就讨好的道:“将军这一胎准还是大胖小子,多子多福,多多益善啊。”

赵勋忍住了没让人拖稳婆出去,看着顾若离没说话。

稳婆就缩着脖子不敢再多嘴了,可是心里犯嘀咕,她好像也没错什么……贵人们不都是想着多子多福,子孙兴旺的吗。

子孙兴旺,当然就要儿子多,这样一代一代的家族就繁盛起来了。

“怎么样了。”门外,荣王站在院子外面探个头焦急的看着方朝阳,“生了没有啊,我孙子出来没有。”

方朝阳回头扫了他一眼,“聒噪!”她凝眉道:“生了会有人告诉你的,一边待着去。”

荣王也呆不住,想了想道:“那我陪两个孙子去。”就一溜儿的跑了。

“我生她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折腾。”方朝阳焦躁的不得了,一次两次的她都烦死了,心里突突的跳比她自己还难受,“这都多长时间了。”

李妈妈给她端茶过来,笑着安慰道:“您这是关心则乱,实际算算也不过才一个多时辰而已,有的女子能生一天呢,您别急。”

方朝阳都觉得过了好几日了,便不耐烦的摆了茶盅,摆了摆手,道:“我出去走走。”

她起身打算出院子,等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到顾若离好像哭了起来,又停下来回头看着,“是不是哭了?”

“好像是。”李妈妈道。

方朝阳就暴躁的道:“你说她笨不笨,自己是大夫还让自己疼成这样,就没有别的法子吗。”又走了几步,站在门口,道:“你别光吼,想个不疼的法子啊。”

顾若离也不知没有听到还是晕过去了,反正是没回她的话。

“郡主,您别急啊。”李妈妈扶着她重新坐下来,“里头有七爷在呢,不会有事的。再说,县主再是能耐的大夫,可生孩子她也没别的着啊,您安心待着啊,不定一会儿就生出来了。”

方朝阳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娘,娘。”门外,两个孩子跟两只小猴子似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哭着喊,“娘,我要娘。”

他们能感觉到今天与平日的不同。

“到祖母这里来。”方朝阳招了招手,一手拉住了一个,哄着道:“等会儿你们就能进去了。你们的妹妹就要出来了。”

两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想明白了一样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顾引之问道:“妹妹来了?”又指了指肚子,“从肚纸里?”

“嗯。”方朝阳点着头,“从肚子里出来。”

他们不明白肚子里的东西怎么出来的,顾引之蹙眉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就不是说话了,赵含之就一个激灵指着自己的屁股,“粑粑!粑粑也是从肚纸里出来的。”

李妈妈忍不住笑了起来,方朝阳点头道:“差不多和粑粑一样。你们当时也是这样出来的。”

赵含之一愣收了笑容,好像在说,祖母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怎么可能是粑粑,我是人!

“嗯。”顾引之点着头,“娘在拉粑粑。”

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都被逗笑了。

赵含之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眼泪簌簌的落,比见不到爹娘还要伤心委屈,方朝阳抱着他安慰道:“行了,我们所有人都是粑粑,都是这么从自己娘的肚子里出来的。”

“我不是粑粑。”赵含之摇着头,“我不是粑粑。”

大家笑的东倒西歪,顾引之上去牵着哥哥的手拍着他的后背,“不臭的粑粑。”

赵含之看着弟弟,摇着头,“粑粑就是臭的。”

“七爷你去看看,儿子怎么哭了。”顾若离听到了赵含之撕心裂肺的哭声不放心,“是不是吓着他们了,让我娘将他们带一边玩儿去。”

赵勋这个时候没心思管儿子,道:“哭一哭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顾若离想说什么可疼又来了,越来越紧越来频繁,她就没了力气说话也实在腾不出精神来。

赵含之哭了一会儿就不哭了,好像接受了自己是粑粑的事实,兄弟两人一人一个小凳子的坐在院子里,时不时的互相闻闻对方是不是臭的。

方朝阳忍着笑,撇过头去。

“什么时候妹妹才会出来呢。”顾引之抬头看着方朝阳,“都好久了,娘还没拉出来吗。”

赵含之点头附和着,“我拉粑粑一会儿就好了。”

“我也是。”顾引之赞同,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看着方朝阳,“祖母,那我们拉粑粑的时候会不会也拉个妹妹出来?祖母也会拉妹妹出来吗。”

方朝阳抚额,忽然很怀念顾若离小时候,她就没有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好像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什么都懂,主动要求分房睡,见着她和顾清源说话还会避开出去。

现在倒好,她年轻时的快活,现在讨债的来了。

“只有成亲的女子才会有孩子。”她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你们是男子,将来成亲后你们的媳妇儿才会这样。”

两个小不点哦了一声板板整整的将手摆在腿上,赵含之道:“那我要娶媳妇,拉妹妹!”

方朝阳不理他。

顾若离在房里喊了一声,细细的哭着,顾引之蹭的一下站起来又害怕的坐回来,看着哥哥道:“娘在哭。”

赵含之点着头,两个人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商量着什么,方朝阳好奇侧过来问道:“在商量什么,和祖母说说。”

“娘说肚子疼揉揉就好了,我想和爹说给娘揉揉肚子。”顾引之的口齿并不清楚,方朝阳听一半猜一半,她点头道:“你爹懂的,会帮她揉的。”

两个小家伙就明白的点着头。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一声高亢嘹亮的啼哭声,吓的院子里一老两小都站了起来,方朝阳道:“生了?”

“妹妹,我要看妹妹。”赵含之就要朝里面冲,顾引之道:“等一下,娘还刚拉好妹妹还很脏。”

也对,才拉出多来的粑粑好臭好脏的。

房间里,顾若离虚脱的靠在赵勋怀中,稳婆倒提着个粉红粉红的肉团子往屁股啪的一抽,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稳婆就高兴的和夫妻两人道:“哭声好的很,长的又好。”话落,四处检查了一遍看着赵勋,道:“恭喜将军喜得贵子。”

赵勋一愣视线就落在稳婆抱着的肉团子身上,脏兮兮肥嘟嘟的肚子下面,果然有个小东西明晃晃的昭示着性别。

他嘴角抽了抽,不忍直视的撇过脸去。

“是儿子。”顾若离安慰他,“三个儿子热闹。”

赵勋点点头,道:“你快歇着。我没事……儿子我也喜欢的。”

“嗯。”顾若离扛着想看一眼小三子,白世英将小三子收拾好递过来,笑着道:“我看过了,手脚都全,眉清目秀。”

顾若离撑着起来,剥开包被看着,皮肤粉红粉红的,眼睛鼻子小嘴儿都是全乎的,她松了口气看着稳婆道:“你们看顾一会儿,拉了尿了收拾一下,再将乳娘喊进来,我奶水一向不大多,让她先喂着。”

稳婆应是。

顾若离就躺着昏睡过去。赵勋抱着她起来,瑞珠带着人换了床单被褥,房间里细细擦了了一遍收拾妥当,小三子就摆在床边上,睡的西里呼噜的。

“妹妹,妹妹。”老大老二从外面冲进来,方朝阳紧随其后,小小的产房顿时显得有些拥挤,方朝阳过去将小三子抱起来,细细看着就觉得眉眼和老大老二很像,便道:“怎么还长的这样的,也不换个脸。”

赵勋咳嗽了一声,坐在一边不说话,都没看小三子一眼。

“祖母,要看妹妹。”两个小不点够不着就顺着赵勋的腿爬,要站在爹的腿上看祖母手里的包裹,方朝阳就弯腰递过来,“别爬高爬低的,这里看。”

两个人就凑在襁褓上看,一脸好奇的打量着。

“有眼睛,鼻纸。”顾引之点了点弟弟的鼻子,方朝阳就索性放在床边上不管了,两个人就跟小狗撵着骨头似的贴在床边,赵含之道:“妹妹怎么还睡觉呢,这都中午了。”

“他刚出来,很累吧。”顾引之说完闻了闻,又看着哥哥,“不臭。”

赵含之眼睛一亮也凑上去闻闻,点着头一脸的欣喜,“不臭。”回头过来跟发现了多了不起的事情一样和赵勋分享,“爹,妹妹不臭。”

“不是妹妹。”赵勋无精打采的,“是弟弟。”

赵含之看着他,顾引之也转头看着他,“嗯?”又道:“爹说是妹妹。”

“是弟弟。”赵勋纠正又掩饰似的干咳着,“嗯……有点意外……”

赵含之哦了一声,顾引之则道:“什么意外?是妹妹不是弟弟。”

“你这孩子。”方朝阳道:“都说了是弟弟了,你爹说错了。”

赵勋满脸的尴尬的。

“爹骗人。”顾引之板着脸,“是妹妹,为什么是弟弟!”

赵勋板着脸,道:“发生了点意外,就变成弟弟了。”又道:“弟弟妹妹都一样!”

“不一样。”顾引之摇着头,“我要妹妹。”

他也想啊,可是都生出来了,赵勋揉了揉额头,道:“爹也想,可是已经成事实了,改变不了。”

看来,他这辈子都没有闺女缘了。

方朝阳看着赵勋心里憋着笑,面上就道:“过两年再生不就成了,失落个什么劲儿。”

“不要了。”赵勋摇头,他是真不舍得顾若离再生了,再说,要是再生个儿子怎么办。

他受不了一窝子的儿子。

他疼自己女儿方朝阳也没什么可说的,便点着顾引之的额头,道:“较什么真,是弟弟还是妹妹不都一样,从今天开始你是哥哥了,要学会照顾弟弟知道吗。”

顾引之见爹不高兴了,就憋着嘴点了点头,可是他也不高兴,觉得被他爹骗了。

不过,他蹙眉道:“祖母,弟弟是什么?妹妹是什么?”他还不知道,弟弟妹妹的不同点。

“长大了是姑娘,那就是妹妹。”方朝阳简单的解释,“和你们一样,长大了是小子,那就是弟弟。”

顾引之似懂非懂点着头,又回头去看襁褓。

襁褓里的小三子好像在伸腰,撇着小嘴手握着拳头从襁褓里伸出来,那手小小的红红的还褪着皮,赵含之拿自己的手去比大小,啊啊的喊着,“好小,像猫。”

他们一直想养猫,顾若离没同意,说等三岁的时候再养。

“嗯。”顾引之点着头摸着弟弟的脸,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还是因为别的,小三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赵含之哎呦一声往后蹬蹬退着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自己拍着胸口安慰自己,“哎呦,弟弟好凶。”

顾若离也被吵醒,醒过来就看到这幅画面,娘抱臂站在一边看着,夫君坐一边发呆,大儿子坐地上拍胸口自己安抚自己,老二拍着襁褓哄弟弟,弟弟呢闭着眼睛嚎。

也没眼泪,可这声音真是大的出奇,震的人耳膜都疼。

“是不是拉了。”方朝阳拉着赵含之起来,走到床边去拆开了襁褓,果然一阵酸酸的气味冲出来,她回头喊乳娘,“拿尿布过来。”

乳娘应是忙进来帮着换尿布。

哥哥弟弟就凑在一边捏着鼻子看,赵含之道:“粑粑也会拉粑粑?”

“他已经变成人了。”顾引之一本正经的纠正哥哥,“粑粑变成弟弟了。”

赵含之哦了一声点着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什么粑粑?”顾若离看着两个儿子疑惑道:“弟弟和粑粑有什么关系?”

顾引之就将来龙去脉告诉了顾若离,顾若离就看着方朝阳,“娘,您怎么能这么说呢,他们真以为自己的粑粑了。”

“有区别吗。”方朝阳挑眉道:“你别管他们来,自己好好休息。”又朝赵勋这边打了个眼色暗示顾若离,让她宽慰一下。

顾若离一愣这才想起来赵勋还坐在一边呢,等方朝阳将两个儿子领出去,小的抱屏风隔壁睡觉去了,她就拉着赵勋的手,道:“失望了?”

“没有。”赵勋给她理了理头发,“我无所谓的。”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低声道:“早让你不要那么多的期待……两个儿子是不是也觉得你骗他们了?”

赵勋有点委屈的点了头。

“活该。”顾若离捏了捏他的脸,道:“下回我再生,再生一个是闺女就是闺女,不是那也没有办法了。”

他心疼的抱着他,摇头道:“不用了,我无所谓的。你这样太损耗身体了。”

“我知道保养的。”顾若离看着他道:“再说,也不是立刻就生,再等个三五年我休息好了,身体彻底恢复了再说。”

他就没再说话,私心里想着找杨文治问问去,有没有什么药能让男人一时生不出来的。

这样就省心了。

“你不用想了。”顾若离笑着道:“再好的药都伤身体,我有办法的。”

他愣了愣抱着她亲了亲,柔声道:“饿不饿,让厨房给你送吃的来,这一个你就不要自己喂养了,交给乳母去照顾就好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前面都喂了,单独他没有,显得我多偏心。”顾若离舍不得,“我年轻啊,身体又好,没事的。”

赵勋知道她决定的事他就是反对了也没有用。

荣王偷偷让乳娘将小三子抱去隔壁,他凑着看着笑的没眼,方朝阳看他不顺眼,道:“这个还姓顾。”

“凭什么。”荣王顿时跳脚,“这个得姓赵。”

方朝阳就睨着他,“你和你儿子说去。”

“行了行了。”荣王顿时软了下去,抱着小三子,“姓什么都行,反正都是我孙子。”

方朝阳懒得理他。

三天后的洗三礼赵府才叫热闹,上至太皇太后,太后以及圣上,下至书院的学生以及学生的爹娘,两个稳婆走的时候东西都是用马车拉的。

一边儿的高兴的和赵勋说,“七爷,下一回还记得吩咐我们两个。”

赵勋不想看到她,敷衍的点了点头。

闹腾到晚上才算清净下来,太皇太后抱着小三子爱不释手的道:“这一个的眉眼是不是像远山一些?”老大老二都像顾若离。

“我瞧着也是。”方樱点头道:“不过像谁都行,他们夫妻两个都生的好。”

太皇太后,颔首道:“时间过的真快,我还记得娇娇来京城的时候不过这么高……”她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还是干瘪的小丫头的样子,现如今都二十了,做了三个孩子的娘。”

“那时候才多大,十三岁对吧。”方樱看着顾若离,“这都七年了呢。”

顾若离也觉得,时间真的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一转眼的功夫都过了这么久了。

“不过,这生辰和你的日子近啊。”太皇太后算了算,“哀家记得你是二十七,这小三子是十九,十天都没有差到。”

顾若离笑着应是,道:“以后我生辰哪天也无所谓了,记得他就行了。”

“都重要,在哀家眼里你们都是孩子。”太皇太后话落又看着方朝阳,“你这个祖母可想好乳名了?安申这两天可是想好大名了。”

方朝阳笑着道:“您是老祖宗,当然要您取。”

“要哀家取也行。”太皇太后想了想,低头看着小三子,道:“就叫晖哥儿吧,这字哀家喜欢。”

朝晖,向着太阳生长。

“好听。”方樱点头道:“晖哥儿叫着也顺口。”

太皇太后就欢喜的亲了一下晖哥儿的小手,笑着道:“你一来让你老子郁郁了好些天,他啊,想闺女都想魔障了。”

大家也不敢笑,都拿眼角的余光看着赵勋。

赵勋就跟说的不是他一样,坐着喝茶,看着老大老二在房间里闹腾。

晖哥儿和老大老二不同,生下来份量重了许多不说,长的也更加的快,等满月的时候手长脚长份量也重,手臂就跟藕节似的一层一层的,活脱脱的一个壮汉,顾若离发愁,“这是吃的太好了吗,当时祥哥儿吃的也不少,可也没他这么能长。”

“不吃你愁,吃了你也愁。”白世英喜欢晖哥儿,顾若离月子做了四十二天,她几乎有三十天都在这里抱着孩子玩儿,现在晖哥儿一看到她就笑,“娇娇,让他认我做干娘行不行?”

“你都没成亲。”顾若离靠在床头看着她,“合适吗。”

白世英不觉得自己还有成亲的可能,便笑着道:“你想那么多做什么,再说。先让他喊我一声娘,我也体会体会。”

“行。”顾若离掩面而笑,“那往后你就是干娘了。”

白世英抱着晖哥儿亲了亲,晖哥儿也看着他,“等他长大了,我就将我的东西都留给他!”

“白姐姐。”顾若离想到白家的事,“白夫人给你写信来了吧?你不准备回去吗。”

白世英垂着眼帘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再等等吧,等我的晖哥儿会喊我干娘的时候我再走。”

“好。”顾若离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笑。

傍晚顾若离抱着晖哥儿在院子里晒太阳,拆开你襁褓顾若离将他的小屁股露出来趴在自己腿上,阳光照在白嫩嫩的屁股上,她忍不住拍了两下。

晖哥儿趴在她腿上哼哼。

“我要拍。”赵含之上来就啪啪两下,打的晖哥儿啊的一声哭了起来,顾若离哭笑不得揉着老三的屁股训赵含之,“娘是觉得可爱亲亲拍的,你怎么能打的这么重,弟弟会疼的。”

她也自责,以后再不这样拍小屁股了。

“会疼。”顾引之上去给弟弟揉着,赵含之就一脸的委屈的垂手站着,看着顾若离,“我知道了,以后不打了。”

顾若离就摸了摸他的头,道:“娘以后也不打屁股了。”

“真的?”赵含之眼睛一亮,“我的屁股也不打了?”

顾若离就摇头,纠正他,“是不无缘无故打屁股,要是有理由,不管是你还是弟弟们一样都要打。”

“哦。”赵含之不敢再问,上去也揉着弟弟的屁股,揉着揉着就觉得跟面团似的特别有趣,和顾引之一起哈哈笑了起来,顾若离就将老三包起来不给他们蹂躏,“听说先生昨天教你们三字经了?能不能背给娘听听呢。”

顾引之点着头,“我来背。”

“娘。”赵含之就一脸不乐意,“您都没有学过三字经吗,为什么要让我们背。”

顾若离点着头,“是,娘自小就只会背药方药名,启蒙也不是三字经而是药名。所以现在想让你们教我啊。”

“弟弟背。”赵含之跪在地上扒着襁褓看晖哥儿的脸,“等他不会了,我再背吧。”

顾若离就扫了他一眼,她生的儿子她最了解了,赵含之只要是这个德行的时候,一定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会,要不然他肯定抢在前面表现,不嘚瑟一下就不是他赵含之了。

“人之初,性本善……”顾引之的性子就老实很多,但是也更加倔强,他认定的事他就要做到底,论你劝多久他都不听,上次妹妹变成弟弟的事,他有好几天都不理赵勋,一口咬定是赵勋骗他。

直到晚上实在想要跟着爹混在娘这里睡觉的是时候,才算原谅和解了。

顾引之一口气顺畅的将《三字经》背完,笑看着顾若离,她也高兴的捧着他的小脸亲了一下,道:“娘的朗哥儿真是厉害,先生教一遍你就记住了。”

顾引之红着小脸笑着。

赵含之还趴在娘的腿上看弟弟,顾若离就低头看着他,认真道:“大弟背完了,现在轮到你了哦。”

“您不是听到了吗。”赵含之扣着自己的小手,好像漫不经心的样子,“听那么多遍做什么。”

顾若离瞪眼,咳嗽了一声忍着打他屁股的冲动,柔声道:“娘喜欢听你背啊。”

顾引之坐在一边看着哥哥笑。

“我不喜欢。”赵含之蹭的一下站起来,“等我喜欢了再背吧。”话落,拍了拍腿上的灰,余光扫了一眼顾若离,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祖母,祖母……我饿!”

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去告诉哥哥。”顾若离看着顾引之,道:“让他来和我说实话。能做得到吗。”

顾引之点着头,也跟着哥哥跑走了。

“就知道耍小聪明,玩心眼。”顾若离抱着晖哥儿起来,“你以后不能和大哥学,你大哥一身的心眼,娘看见就想打他的小屁股。”

晖哥儿被太阳晒的昏昏欲睡,乖巧的跟小猫崽子一眼打了哈欠睡着了。

“过两天带你去书院上课去。”顾若离笑着道:“娘都缺了一个多月的课了,再不去学生都该不记得我了。”

晖哥儿睡的极其香甜。

赵勋下衙回来,看了一眼正头靠着头睡的沉的母子俩也没有说话,就换了衣服坐床边看着,他窸窸窣窣的顾若离就醒了过来,揉着眼睛道:“什么时辰了?”

“还早。一会儿就要用晚膳了,你也别睡了。”赵勋过来扶着她起来,“今天感觉好一些吗。”

她点头,恶露已经止了,身体恢复的还是很好的,“两个儿子没来,一会儿你见着祥哥儿了就让他背三字经。”

“嗯。怎么了?”赵勋给她拿衣服,她穿着起来将下午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就知道和我耍心眼。”

赵勋颔首,道:“等会儿我来收拾他。”

外面韩妈妈问晚膳摆在哪里,顾若离将孩子交给乳娘,赵勋喝了口茶道:“杨倓松明日就启程了。”

“这么快,不是说过了年吗。”顾若离是知道的,杨清辉早就定了要去云南外放的,那边很乱尤其靠近安南以及沅江那部分,非常难治理,前朝还有知府半道被人杀了的事。

“现在走到那边过了年,适应个两个月正好赶上明年的春播,这样不耽误时间。”赵勋道:“我建议他三年,他自己觉得三年不足以有所建树,估摸着要待上六年才能回来。”

“这么久。”顾若离想到他的闺女还很小,“家眷带着吗?”

赵勋摇头,回道:“就算要去,也要等开春,他将那边安排好了再派人来接。”

想想也是,人生地不熟的,带着妇孺就更加不安全了。

两个人说着去了宴席室,荣王和吴孝之出去喝酒了,方朝阳带着两个在软榻上坐着说话,顾若离一进去赵含之就蹬蹬跑过来,道:“娘,您不是要听我背三字经吗,我现在就背给你听。”话落还叹了口气,一副拿顾若离没有办法的样子。

顾若离就看了一眼顾引之,顾引之和她挤了挤眼睛,一副他有把握的样子。

“好,正好爹也在,我们和祖母一起听听。”她坐下来看着赵含之,“来吧,娘洗耳恭听。”

赵含之就郎朗的背起来,没有顾引之背的熟,也不如弟弟背的抑扬顿挫有感情的样子,他是平铺直叙倒出来,不过……好在是背全,背完了他看着顾若离,道:“以后您就喊大弟背,别喊我。”

“为什么不能喊你。”赵勋蹙眉,赵含之就朝方朝阳身边缩了缩,露出一双眼睛来看着自己的老子,“因为我累。我要照顾大弟,还要照顾二弟。”

方朝阳忍着笑摸了摸他的头,防止他们父子争执起来,就道:“去洗手,吃饭。”

说着,就带着两个孩子去外面洗手。

“看到了吧。”顾若离掩面笑着,“再过几年我们就治不住了。”

赵勋揉了揉额头,一想到以后儿子娶媳妇再生儿子,一家子人住一个院子里闹腾,他就头疼……想想还是应该将庆阳顾府再加盖的大一些,到时候就不用天天在眼前晃悠了。

第二天,杨清辉来府中和他们道别,顾若离孝期没过依旧穿着孝服和方朝阳以及赵勋一起去的外院的花厅。

赵勋曾了程仪,端酒道:“滇南如同铁块,踢不动割不断,只有你去我才能放心。”又道:“等京中形势稳定,我会亲自过去看看,将那边治理好,才算是消了隐患。”

杨清辉明白赵勋的意思,拱手道:“赵将军放心,此番只要倓松不亡,定当竭尽全力,肝脑涂地!”

“辛苦。”赵勋拍了拍杨清辉的肩膀。

顾若离以茶代酒碰了一下,“小杨大人一路顺风。”

“多谢。”杨清辉看了她一眼,生完孩子后胖了一些,但是人显得更加的丰润有风情,他目光一扫而过放在别处,道:“等我安排好那边的事,县主可和赵将军一起去玩个一年半载,听说那边风景极美。”

顾若离是知道的,云南那边的风景从古至今都是难得一见的,“好。”

杨清辉又和方朝阳行了礼,方朝阳颔首,道:“那边乱,路上注意安全。”

“谢郡主提醒。”杨清辉应是辞了行和赵勋一起出去,赵勋边走边道:“我遣了两百虎贲将士送你去,一年后他们会离开那边,这一年有事你尽管吩咐他们去办。”

不带着人,单凭杨清辉的话,做事就太难了。

“多谢。”杨清辉感激不已,拱了手在门外上了马车,带着自己的小厮常随出了城门,两百虎贲军在城门外等着,一行人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京城。

赵勋直接去了宫里,赵安申在御书房等他,见他进来问道:“七叔,小杨大人走了?”

“嗯。”赵勋坐了下来,赵安申在他对面坐下来问道:“您拍了两百人给他用,这……够不够?我听说那边经常生乱,我怕是……”

赵安申对杨清辉还是很重用的,这来源于他们早年私下里的交情。

“无妨。”赵勋回道:“我已经给沿途和周边几处招呼过,那边的驻兵会再增加一些,当地的白人也有一只寨子联系过,只要他们不是胆大包天,就不会敢动他。”

“还有一件事。”赵安申犹豫着,“当初的毛氏您还记得吗,现在还在沅江,朕听说势力依旧不小,是不是要让小杨大人多留意一些。”

赵勋就想到当初的毛叶,进城时他没精力顾那么个小人物,就由着她潜逃走了……不过,以她能力就算回去也没有,注定要被家族遗弃的,“毛氏的事他走前已经商讨过,一去就要做的几件事,就包括平定毛氏。”

不过,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一两年恐怕都做不出功绩来。

先要稳定民心,在当地的百姓心中有一定的微信和地位,其后再着手整治就会易上手。

要实在不行,一个文官摆不平的,那他就明年亲自去看看,就不信几个小小的外族人,也敢兴风作乱。

“那朕就放心了。”赵安申松了口气,赵勋又和他商量了别的事就起身告辞了,苏顺义蹑手蹑脚的进来,低声道:“太皇太后请您去一趟坤宁宫,说是画像都送来了。”

年前,他是一定要成亲的,定的几个女子都是江南和各地的小姐,或侯府或异姓王府,前一番在赵梁阙的谋朝的事情中,态度很稳定的。

皇后的地位也不用太高,免得再扶持一个起来,方氏就要被压着一头,这是太皇太后的私心,赵安申不点破也默认了。

“朕知道了。”赵安申无所谓娶谁,“你去回一声,朕把手上的事情做完就过去。”

苏顺义应是而去。

太皇太后挑挑拣拣都快一年了,当天晚上终于人选定了,淮阴侯林氏的嫡长女,今年初夏才及笄,生的容貌自不必说,闺名也是有趣,叫林珑。

“哀家第一眼看见就觉得不错。”她满意的点点头,“听过去的嬷嬷说性子不错,底下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庶出的姐妹兄弟也不少,没闹过矛盾,可见是个有容人之量的。”

赵安申看着画像点了点头,说不上多好看,他见过好看的女人太多了,后宫中,外面的包括顾若离书院里还有几个姑娘也生的眉清目秀。

他要的,是特别的。

不过……不够这也不重要了,他道:“祖母喜欢就行。”

“哀家喜欢有什么用。”太皇太后道:“先将皇后定了,等她有了身孕再添别的宫,你不反对吧?”

赵安申摇着头。

“那就这么定了。就这个林珑姑娘。”太皇太后将画像给邱嬷嬷,“告诉礼部和内务府,让他们派人过去。”又道:“你也挑两个可靠老实嬷嬷一并过去。”

邱嬷嬷应是。

赵安申面露微笑,静静坐着。

------题外话------

感觉到了米有,这是接近尾声了啊……我不定这两天就可能请假码结局来着!哎呀呀,好舍不得…。我再想想还能写几天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