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青春/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安申坐在坤宁宫的院子里,看着面前一堆小子在玩闹,八月十五留着的灯现在被他们翻出来堆了一地。

兔子灯,莲花灯,桃子灯,走马灯……

看的他眼花缭乱。

二皇子像是个领头羊,领着有些呆的三皇子,四皇子,赵含之,顾引之,四个小子笑做了一团。

他忽然就想到了住在西苑的赵凌,如果……如果他好好的,如果没有那些事,正直壮年的父亲此刻应该坐在御书房里,而他……他是不是也和弟弟们一起玩闹呢。

他说着叹了口气,明黄的直裰滑下来拖在地上,苏顺义跪下来小心翼翼的扶住,因为不能脏也不能皱,否则就有损他帝王的形象了。

“行了。”赵安申忽然看苏顺义有些讨厌,“你去歇着吧,朕在这里坐会儿。”

苏顺义多精明,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心情不好,顿时点着头应是,“那奴婢去看看我干爹。”

苏召病了,顾若离也看过,开药给他吃了不一会儿就吐了,她说苏召没有求生的意志了,所以身体知道了就自动的有了这些反应。

最多这个月,恐怕就撑不过去了。

赵安申遣了四个人照顾着,苏召一整日昏昏沉沉的睡着,睡着了就说胡话,念着先帝,先皇后,念着金福顺。

“去吧。”赵安申颔首又想到什么,“去厨房把早上给朕炖的燕窝一并带去。”

苏顺义道谢行礼跑着走了。

赵安申又去看着几个孩子,赵含之回过头来朝他招着手,“皇上,你来!”

“好。”他起身过去蹲在小小的赵含之面前,笑着道:“喊我做什么。”

赵含之就给了他一只兔子灯,咧着小嘴笑着道:“像你。”

“像我?我像一直小兔子吗。”赵安申提着小小的灯,赵含之点着头,指着眼睛,“像啊,红通通的。”

赵安申就揉了揉眼睛,他昨晚没睡,一早知道顾若离来了下朝就想着来这边坐坐,看着小孩子闹腾他也觉得轻松多了。

“你要多休息。”顾若离从内殿走出来,站在赵安申后面,“听说你昨晚没睡,这会儿快去吃点东西然后补个觉吧。”

赵安申起身提着灯笼看着顾若离笑道:“七婶。朕睡不着。”

“不能占着年轻不顾惜,人总有老的时候,那时候再调养就不如现在好了。”她知道赵安申为什么睡不着,就和她今天来坤宁宫的目的一样,因为太皇太后给他定亲了。

下了圣旨,十二月初八完婚。

“嗯。朕记得您说的话,就这几天忽然就有些失眠。”赵安申有些窘迫的样子,笑着道:“以后不会了。”

顾若离心里也叹了口气,忽然想到什么,道:“想不想和我一起去书院上一天的课,就说我顾家的亲戚来旁听一天?”

就当散心吧,而且,那边很多年轻人,还有和他一般大的小姑娘。

和同龄人在一起闹腾肯定比在沉闷的宫中有趣。

“我?”赵安申惊讶的道:“可……可我听不懂。”

顾若离掩面而笑,道:“含之和引之也听不懂啊,就是在那边玩玩,热闹一下。下课的时候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那行。”赵安申道:“我明天就去。”

他想到了韩苗苗也在那边上课,还可以再见她一面。

顾若离笑着点头。

“用膳了。”方樱站在门口拍了拍手,“都去洗手吃饭了啊,谁要是再胡闹,今天就不给饭吃。”

几个男孩子一听,顿时丢了手中的东西一溜烟的跟着嬷嬷去洗手,二皇子笑着过来站在赵安申身边和顾若离行礼,“七婶,两个弟弟特别可爱,也好聪明,你闲了能经常带他们来玩吗。”

“行啊。”顾若离颔首笑着道:“你不去学堂的时候,也可以去我们家里玩儿,随时欢迎你。”

二皇子轻轻笑着,点着头。

顾若离回了内殿,赵安申拿帕子给弟弟擦着头,问道:“大妹呢。”

“在家里学绣花,说是要给你做一件衣服穿。”二皇子道:“绣的丑死了,我都不好意思说她。”

赵安申柔柔的笑着,他们兄妹三个自小就没有娘,相依为命长大,弟弟妹妹就是他全部的依靠,“让她学吧,她性子静难得喜欢一样东西。”又道:“你呢,你想学什么,还想学骑马射箭吗。”

二皇子点着头,“想!”

“那我明天和七叔说,让他给你找一个师父。”赵安申道:“二弟,你和大妹只要高高兴兴的就好,我就满足了。”

二皇子抬头看着哥哥,这才发现哥哥已经长大了,他笑着道:“你也要高兴,你高兴了我们也高兴。”又踮着脚贴着哥哥低声道:“我知道你喜欢那个韩姑娘,明天我去帮你把她带到宫里来,关着她,她就逃不走了。”

赵安申心头一跳,顿时沉了脸看着二皇子,“你怎么能这么想,谁教你的。”

“没有谁教我。”二皇子被吓着了,摇了摇头,“我……我就是想让你高兴。”

赵安申严肃的道:“你记着,你想要的东西可以去争取,可以去努力,但是不能抢夺。尤其是人,既然喜欢她当然是希望她高兴,把她抓来关起来,最后她不高兴,我也会伤心的。”

二皇子懂了,点着头羞愧的道:“哥,我错了。”

“嗯。”赵安申叹了口气,“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和我商量一下,知道吗。”

二皇子点着头。

顾若离和方樱在茶水间泡茶,方樱朝外头看了看,低声道:“你刚才和圣上说什么?他对婚事是不是不满意。”

“没有。我是因为看到他精神不大好,所以邀请他去书院体验一天的课,那边年轻人多,热闹!”顾若离低声道:“你怎么神神叨叨的,是因为怕安申不满意婚事,而和你和祖母生罅隙吗。”

“祖母不怕,可我不一样。毕竟不是生母。再说,我还有个四皇子,谁知道将来呢……有的心思我是没有,可是不保证别人没有啊。”方樱叹了口气,看着顾若离,“还是你好,早就说好了,等到了时间你们就能去西北了。我和四皇子就不得不一直困在这里。”

这种事,顾若离也没有办法去说,毕竟变数可能很大,谁又知道将来呢,更何况,四皇子的身份和他们还是有些不同的,“你别胡思乱想,安申不是多疑的人。至于婚事,他也没有不满意,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为了韩姑娘是吧。”晖哥儿洗三的时候方樱和太皇太后都看到韩苗苗了,容貌算不上好看,但是英姿飒爽的很有些不同风情,“那姑娘像只小鸟一样,关在笼子里,可惜了。”

顾若离也觉得,韩苗苗要是进宫确实可惜了。

但是,感情这种事是你情我愿的,她要是愿意也无所谓,当然,不愿意也是正常的。

第二日,赵安申穿着一件杏色的袍子,待着书生的平角帽,背着书包站在书院门口,来上学的男女男女们依次进来,老远就听得到叽叽喳喳的说笑声,还有许多年轻的姑娘,梳着麻花辫穿着杏色的短褂裙子……

他看着,脑子里只浮现出四个字,朝气蓬勃。

“这是谁啊。”一群姑娘迎面走过来,也不和别处的女子那样羞涩,很大胆的站在他面前打量着,“你是新来的吗。”

反倒赵安申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脸道:“是!”

“哦。”翠娘点着头道:“看你的样子就不是个大夫,那就是识字多的初学大夫,你的教室在后面的第二个,上面挂着初级的牌子。”

赵安申文质彬彬的拱了拱手。

“还是多礼的。”几个姑娘都笑了起来,围着翠娘一边笑一边闹,“长的不一般,不过气质真是不错啊,像是贵公子呢。”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背着书包要走,忽然翠娘看到远处骑马来的人,挥着手道:“苗苗,你快点啊,今天顾先生来上课,你要是迟到了中午就没饭吃了。”

“驾!”韩苗苗一溜烟的过来,老远就单脚踏着马背,像一只要展翅飞翔的燕子,跟着马的颠簸一路过来,翠娘和几个小姑娘都兴奋的拍着手,“苗苗,你的马术又进步了,什么时候教我。”

“行啊。”韩苗苗一个凌空翻了下来,稳稳的落地来了个谢幕的手势,挑着眉梢神采飞扬的道:“叫我一声师父,本姑娘就教你们。”

大家都笑了起来,指着她道:“没脸没皮,我们喊你师父,你敢答应吗。”

“不敢。”韩苗苗怂了,哈哈笑着,“我哪敢和几位先生一起做你们的师父啊。”

七八个姑娘哄堂大笑,引着后院里的少年们纷纷趴在墙上看,有人耐不住打了个口哨,喊着道:“我这里有早饭,你们谁没有吃啊,免费赠送。”

“丢下来啊。”翠娘道:“我么都没有吃,一点点可是不够。”

墙头上的少年们就笑着,道:“那饿一早晨,等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后山烤肉吃。”

“我们才不信。你们先将肉准备好了。”翠娘道,“不要连肉都不会切,回头还让我们来做。”

那边的少年们道:“我们可是大夫,你们太小瞧我们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杀鸡能把一整只鸡骨头都剔出来,还你一整只完好无损的鸡。”

“吹牛吧你们。”韩苗苗叉腰啐道:“都没骨头了还完好无损什么呀。”

里里外外都笑着闹着。

赵安申像是一群鸡里混进来的兔子,就这么站在院门边上,那样的格格不入……他甚至听不懂他们的调笑,也惊讶大周的风气何时这么开放,少男少女们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话玩笑。

不过,这样真好啊,好像他们才是年轻人,而他已经是垂暮的老者,背着残破的心和躯壳,缓慢的爬行着。

“滚!”韩苗苗捡了个石子,“再不走小爷就要试试新得的暗器了。”

大家都知道韩苗苗有拳脚功夫,所以呼啦一下闹着从墙头缩了回去,她叉腰哈哈笑着,和翠娘几人道:“别跟他们闹腾,蹬鼻子上脸。”

那边的少年们又露个头出来,冲着韩苗苗道:“你那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嫁什么,我自己一个人好的很。”韩苗苗哼了一声,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先生来了。”

大家顿时都噤了声,一下子院子里就安静下来,人做了鸟兽散。

顾若离的马车在门口的院子里停下来,她下车来韩苗苗扶着她,顾若离笑着目光四处一扫,道:“都躲起来做什么,刚才我老远就听到你们的说话声了。”

她话落,墙头上,窗户里还有门后面探出十几个脑袋来,又都笑嘻嘻的跑了出来,拱手和她行礼,道:“先生!”

“怎么不闹腾了。”顾若离看着大家,“还有人能把鸡骨头剔了,留一只完好的鸡,是谁说的?”

所有的手唰的一下指向墙头的那个人,那少年脸通红,“我……我是可以的,先生,您要是不信,中午我回家抓只鸡来剔给您看。”

“行啊。”顾若离点头道:“带着厨娘去多抓几只来,我们书院出银子,你负责杀鸡,中午我们就吃炖鸡汤了。”

大家都拍手,高兴的道:“好啊,先生第一天来我们就有加餐的了。”

“快回教室去,把桌子收拾了,看看笔记,一会儿我就来上课。”顾若离哄着姑娘们,又指了指墙头的少年们,大家笑闹着一哄而散,她顿了顿看着韩苗苗,道:“怎么没看到安申,他一早就来啊。”

“安申?”韩苗苗一愣,她左右看看摇头道:“没看到啊。”

她话落,赵安申就从一边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其实他站的地方不算隐蔽,而且他也没有藏着自己,可是韩苗苗就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韩苗苗惊讶的道:“怎么都不喊我,我光顾着和他们说话了。”

赵安申笑了笑,道:“我在一边看热闹呢,听你们说的很有趣。”话落和顾若离互相见了礼,她道:“你去杨先生那个班上,魏易在那边,你和他坐一起。”

魏易是颜显的表弟,他是见过赵安申的。

“好。”赵安申点头应是,韩苗苗道:“走,我送你过去。”

赵安申颔首,两个人和顾若离打过招呼就走了,两人走着走着就沉默了下来,方才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了,韩苗苗停下来看着他,道:“安申,你今天来了,我正好有话想和你说。”

赵安申看着她,点头道:“我也有话和你说,你……你先说。”

“嗯。”韩苗苗看着他,道:“我有点喜欢你的,这段时间我只要安静下来,总会想到你。”

赵安申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可是……可是我更喜欢自己。你知道的,我的梦想就是背着药箱四处云游。”她说着顿了顿,赵安申已经按着她的手,微笑着道:“你不用说了,我都懂的,我……我成亲的时候你记得跟着七婶去喝喜酒啊,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韩苗苗后面的话没说完,她想说,让她再玩几年,几年后她再来找他,如果还爱她想试一试……

不过,算了,几年后的事情了,以后再说吧。

“好啊。”她点头笑着拱手道:“先预祝你新婚大喜,早生贵子。”

赵安申笑着回了礼。

韩苗苗送他去杨文治的班上,魏易正坐在最后面打盹儿,赵安申走过去推了推他,魏易也不睁开眼摆着手道:“走开,走开,别打扰我睡觉。”

“你坐过去点,给我留点位置。”赵安申又推了推他,魏易嘿了一声拍着桌子上站起来,“你这人怎么回事……”后面的话生生的卡住了,他结结巴巴的指着赵安申,“你……你……”

“是我。”赵安申道:“我今天来试听。”

魏易捂着嘴眼睛四处一扫,见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他们,就挥着手道:“看什么,还不背书一会儿先生考你。”

大家就不再看他们。

“圣上!”魏易捂着嘴小声惊呼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赵安申拉着他坐下来,“我闲着就来散散心,这里同龄人多,热闹啊。”

“你……你厉害啊。”魏易竖个大拇指,又兴奋他今天居然和圣上坐在一起上课,就凑着他问道:“圣上,那以后我们就是同窗了吧。”

赵安申就斜睨着他,好像在问你是什么意思。

“那个……”魏易拿笔记本遮住两个人的脸,头贴着赵安申的头,问道:“那个,圣上您能赐婚吗。”

赵安申不说话,眯着眼睛看他问道:“你要赐婚?赐谁呢。”

“没有……没有。我就问问啊。”魏易本来想说的,让赵安申将他赐给方朝阳……不对,将方朝阳赐给他……但是一想又不对,方朝阳可是赵安申的姑奶奶,哪有侄孙子给姑奶奶赐婚的。

乱套了啊。

还是算了,魏易呵呵笑着,道:“我就好奇,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最好。”赵安申挑了挑眉梢,警告的拍着魏易的肩膀,“好好做你的大夫,不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魏易心头一跳吓的不敢说话了,难道赵安申发现了?

不可能啊。

赵安申当然没有发现魏易爱慕方朝阳的事,而是以为魏易对顾若离动了什么歪心思……

杨文治进来,和赵安申点了头就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开始,赵安申听的似懂非懂,但是觉得很有趣,下课的时候,大家都被顾若离召集到院子里,就看到上午那个说能剔鸡骨头的少年,真的拿同安堂的手术刀站在台阶上剔鸡骨头给大家表演。

“手法很好啊。”顾若离看着也很惊讶,因为这些她只会说,完全做不到他这么好,“谁教你的。”

少年回道:“我和岑大夫学的,他的刀法比我好多了。”

顾若离就去看岑琛,岑琛笑着道:“这孩子有天赋,我就教了一些,没想到他练的这么熟练。”

“是很好。”顾若离感叹,他们这是生不逢时,要是再晚一千年出生,很可能就是一个出色的外科手术大夫了,“若是有人想学可以和他还有岑先生学学,以后有机会我们用人体来做解剖试验,让大家知道人体内的构造。”

“用尸体吗。”有人在下面喊道:“先生,谁家能把尸体给您用。”

顾若离就笑了起来,嘘了一声,道:“这个,得有人自愿捐献才行。”她总不能说我们去义庄买几句无名尸回来。

中午果然喝到了鸡汤,大家都围在一起说说笑笑,赵安申觉得一天的时间过的真快。

方朝阳带着晖哥儿过来,她无奈的道:“哭闹了一个上午,这孩子也太闹腾了。”

“比两个哥哥粘人。”顾若离叹气将晖哥儿接过来抱着,他顿时就不哭了,偎在母亲的怀中呼呼睡的香甜,方朝阳道:“你瞧瞧,他这是哭累的狠了,憋着忍着等见着你才睡觉。”

“等过几天适应了应该就没事了。”顾若离将儿子送房间里去,方朝阳就随着她上了台阶,刚一上去里面蹿出来一个人,笑的没脸没皮的,“郡主好。”

方朝阳顿时拧住了眉头,看着他道:“离我远点。”

“是,是。”魏易蹭着地退了两步,看着方朝阳笑,“郡主,我又给您画了两幅画,您……您要不要看看。”

方朝阳就挑眉看着他没说话。

“您等下啊。”他说着一溜烟的跑走了,过了一会儿拿了三张画出来,还没有裱,风一吹画纸轻轻抖动着,上面的人就好像鲜活的一样,动了起来,裙摆舞动,容色鲜亮,“您要是喜欢,我晚上回去就裱了。”

方朝阳伸出手,魏易顿时兴高采烈的递给她,“您喜欢啊,那您看看,这三张我画的非常满意。”

“满意?”方朝阳看也不看顿时将三张纸给撕了,挑眉冷冷的道:“我不满意。”

魏易啊了一声想要去抢,可是手伸出去又害怕的不敢碰,急的跳脚,“别……别撕了啊,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方朝阳将碎纸丢了,指着他的鼻子,“小子,按辈分你该喊我什么你知道吗。”

魏易摇摇头,又点点头。

方朝阳和颜夫人是一辈的,虽年纪差了一些,但是辈分是一样的。

“知道就好。”方朝阳眯着眼睛将他全身上下扫了一遍,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魏易看着她离开又委屈的苦着脸蹲在地上将画纸都捡起来,跪在地上拼凑着。

“你在做什么。”顾若离从另一边出来,手里还抱着哼哼唧唧的晖哥儿,魏易看到她过来吓了一跳,迅速将一地的纸合拢抱在怀里,摇着头道:“没……没什么。”

顾若离蹙眉,她似乎是看到了画纸上是个年轻的女子,但是是谁她就不知道了。

难道是在书院里谈恋爱了?她说过在书院里禁止这些,毕竟不是现代,她不能改变所有人的观念,就一定不要把摊子铺的太大,免得收不回来。

“先生,我去上课了啊。”魏易将所有的纸塞自己怀里,一溜烟的跑走了,顾若离留了个心眼,去后面喊了魏易的同窗出来试探了一下,同窗什么都不知道,她就打算晚上和赵勋说一声,让颜显去套话。

要真是相中了姑娘两情相愿的,那就两家人见见谈婚论嫁,别弄的有的没的,坏了风气。

“怎么又抱出去了。”方朝阳在房里坐着喝茶,见女儿进来就道:“那个姓魏的小子,是颜释文的表弟?”

顾若离点头,问道:“怎么了?他对您说了不敬的话?”方朝阳是不会夸人的,她要提着谁当然就是因为那人不好。

“没什么。”方朝阳摆了摆手,道:“长的太丑,我瞧着烦。”

顾若离一愣顿时哭笑不得,“娘,生的好看不好看人家又不能决定,您这样说没意思啊。”

“我不喜欢又怎么着。”方朝阳接了晖哥儿过来抱着,“你上课去,我在这里守着他。”

顾若离应了拿了教案又回头看着狐疑的看着方朝阳,忽然想到了什么,跳了起来,“……他的那些画纸,画的不会是您吧?”

方朝阳扫了她一眼,本来不觉得什么,可是看顾若离一副看老年人的眼神,她就不高兴了,挑衅的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顾若离摆着手,难以接受这件事,她是想着方朝阳要是有喜欢的,她一定会鼓励她追求幸福,可是……可是魏易太小了,差了一个辈分,以后赵勋和颜显见面,要怎么称呼?

想了一通,她觉得太难以接受,忙跑出了门。

方朝阳翻了白眼,抱着晖哥儿喝茶。

晚上顾若离回去犹豫着,还是没有将这个重大的离奇的发现告诉赵勋,免得他生气跑去将魏易揍一顿,就魏易那个身板,估计挺不过两拳就得去了。

“今天圣上在那边怎么样?”赵勋换着衣服看着她,她将一天的经过说了一遍,道:“……和我一起回来了,很高兴。”

他颔首,道:“你这个法子不错。叫什么来着……”

“减压。”她笑着道:“赵将军要不要去减压?免费教学不收费的。”

赵勋就凑过来坐她身边,在她脸颊亲了一下,低声道:“我是要减压了,但是不用去书院,你一个人就好了。”

“太猥琐了。”顾若离哈哈笑了起来,推着他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他将她手里抱着的晖哥儿丢床上去,抱着她坐自己腿上,贴着她的耳边道:“我怎么猥琐了,嗯?”

“没正经。”她轻笑被他呵气呵的痒的难受,“行了,行了,晚上给你解压还不行吗。”

他简直等不了了,抱着她就去净室,“就现在,晚上再另外算。”话落放着她下来,就开始剥她的衣服,顾若离按着领子,“老三还在外面呢,一会儿就要醒了。还有两个大的说不定就跑进来了。”

“他们在和先生作画。”赵勋娴熟的很,三两下给她上衣拉下来露出里头雪白的肌肤,玲珑的曲线裹在淡绿的肚兜里,“一时不会来。”

他话落,就讲她压在墙边吻着,就似多久没吻着似的,不知疲倦的。

顾若离也被他撩的一身的难受,喘着气道:“那你快点啊。”

“快不了。”她抵着她低声道:“解压哪有随便就能解的。”

赵勋兵临城下两个人都有些紧张,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啪的一声推开,就听到两个儿子交叠着喊道:“爹娘,我们出去散步。”

“咦?”两个人发现卧室没人,可是弟弟还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帐顶的鸳鸯发呆,“爹娘人呢。”

顾引之就侧耳听着,好似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指了指净室,赵含之就跟离弦的箭一样蹿了过去,“爹娘,你们快出来啊。”

两个小不点冲了进去。

就看到赵勋就架着二郎腿坐在里面的椅子上,脸色就跟结冰似的冷飕飕的看着他们。

顾若离正好相反,脸颊红扑扑的,正扣着领口的扣子。

气氛很诡异,两个孩子不懂扑去顾若离腿边,“娘,你和爹在做什么,为什么躲在这里面?”

“我们说点事。”顾若离瞪了一眼赵勋,又看着儿子道:“要出去散步吗,那我们去吧。”

赵含之和顾引之都点着头,又回头去看赵勋,“爹一起。”

“我不去。”赵勋理了理直裰,将腿盖住,“你们去吧,爹有些累了。”

他的样子实在是有趣极了,顾若离忍着难受又不好意思笑,就拉着两个儿子出来,“走,娘带哥儿三去散步喽。”

娘儿四人就浩浩荡荡的出了门。

赵勋就坐在椅子上,板着脸半天没动。

顾引之一边走一边回头往院子里看,若有所思的样子,顾若离问道:“怎么了?”

“爹爹奇怪。”顾引之看着她:“他不高兴。”

顾若离摸了摸他的头,“那等我们散步回去后陪爹爹说说话好吗。”

“好。”顾引之点头,又问道:“娘,什么是连翘?”

顾若离咦了一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连翘的,从哪里知道的?”

“娘背的。上次的轿子里。”顾引之道。

顾若离惊喜的不得了,那次她背了很多,但顾引之只记得连翘……可是这已经很不容易了,都过去半年了他居然还记得一味,“你想不想每天都和娘一起去上课?”

顾引之点头,赵含之顿时摆手,“不要。他去我不去。”

“随你。”顾若离点了点头赵含之的鼻子不管他,看着顾引之道:“你想去吗?喜欢背药名?”

顾引之点着头,他能感觉到顾若离很希望他去。

“好儿子。”顾若离高兴不已,“以后天天跟着娘去,从小耳濡目染,将来我的朗哥儿一定是个不世出的名医。”

顾引之也跟着她笑。

赵含之就睨着弟弟,好像很高兴他娘一直夸赵引之而忽略他一样,就哼哼了两声,看着顾引之和他不不一样的湛蓝色短褂若有所思。

晚上,大家一起用过晚膳,等顾引之睡着了,赵含之就撑着眼皮爬起来,抓了弟弟的衣服就穿自己身上,趁着乳娘不注意从房里跑了出来,站顾若离门口敲门,憋着声音,乖巧的道:“娘,我害怕。”

赵勋和顾若离正要睡,听到敲门声她开了门,就问道:“朗哥儿怎么害怕了,哥哥呢。”

“哥哥睡了。”赵含之扭捏着,“娘,我想和您睡。”

顾若离很奇怪,顾引之鲜少这样的,她回头看了一眼赵勋,见他没有意见,就将儿子抱进去,一边走一边道:“哥哥睡了啊,你是觉得明天要跟着娘去书院,所以打算早点起来吗。”

赵含之很乖巧斯文的点着头。

“真乖。”顾若离欢喜不已,和赵勋道:“朗哥儿就是乖,又懂事啊。”

赵勋就温和的看着赵含之,问道:“引之,你喜欢医术?”

“喜欢。”赵含之点着头,有些绷不住语速又快了一点,他发现了忙捂住嘴生怕露馅了,顾若离看着一愣眯着眼睛问道:“你怎么了?”

赵含之摆着手,“娘,我困。”话落,就掀开被子钻进去睡在最里面。

顾若离和赵勋对视一眼,赵勋倒是没有发现什么,顾若离就指了指赵含之的耳朵。

上面有个很明显的红色胎记。

这是老大根本不是老二。

“嘘。”顾若离摆了摆手拉着赵勋在一边低声道:“被戳破,我明儿就当他是引之,看他能装多久。”

这个孩子居然和他们耍这种手段,还扮作弟弟来骗他们。

“嗯。”赵勋恨不得踹儿子的屁股,小兔崽子人不大一身的心眼。

第二日一早,赵含之醒过来要回去洗脸,顾若离抱着他,道:“让乳娘将你衣服拿过来,不用回去了。”

昨天晚上的事,他睡一觉醒就不记得了,摇着头道:“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朗哥儿。”顾若离摸了摸他的头,“今儿不是说好和娘一起去书院吗。”

赵含之只想骗睡觉,根本不打算去书院,“娘,您弄错了,我是哥哥,大弟在房里呢。”

“你是哥哥啊,那昨天晚上怎么说自己是弟弟呢。”顾若离拿他昨晚穿的衣服,“还穿着朗哥儿的衣服。”

赵含之瞪大了眼睛捂着嘴,他……他把这件事忘记了,怎么办?

“我穿错衣服了。”他摇着头笑嘻嘻的,“真的,娘你连儿子都分不清吗。”

还倒打一耙,顾若离眯着眼睛,道:“娘认得清,只是娘在等啊,想要给有的人一个自己认错的机会。”

“我没错。”赵含之摇着头,“我就是穿错衣服了。”

顾若离就将他往地上一放,愠怒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有意骗娘的。”

赵含之摇头。

“给我趴着,裤子脱了。”顾若离找了个戒尺出来,赵含之往后躲,点着头立刻认错,“我错了,我错了。”

顾若离指着凳子,“趴好了,十个屁股,一个都少不了。”

“娘,您可怜可怜我吧。”赵含之一边哭一边脱裤子趴凳子上,“娘,打屁股好痛的。”

白花花的小屁股露出来,顾若离就有点心软了,可是又觉得不能骄纵了他,就狠心抽两下,一次一个红痕,她问道:“你可怜吗,我看我才可怜吧,被你骗的团团转。”

“娘不可怜。”赵含之哭的惊天动地的,“娘又没有被打屁股。”

顾若离实在有点舍不得下手了,可咬着牙愣着抽了十下,其实也不算重,就是小屁股太嫩了,看着让人心疼,“疼不疼?”

“疼啊。”赵含之吆喝着,顾若离道:“记住疼了没有。”

赵含之点着头。

“以后还骗娘吗?”顾若离问道,他摇着头,“不敢了。”

顾若离就坐了下来,拉着他过来把裤子提好,道:“你自己来娘会不留着你睡觉吗,非要假装弟弟做什么。”

“没面子。”赵含之垂着头,“娘不喜欢我,喜欢弟弟。”

她偏心了吗?应该没有吧,顾若离反思了一下,大概是她对顾引之的期待太高,对赵含之就要松弛一些,他就觉得她偏心了,“娘要是偏心了,娘就反省自己打板子。但是这和你骗我没有关系。”

“嗯。”赵含之点头,“以后不敢。”

顾若离就嗯了一声,道:“自己洗脸吃早饭去,别在我跟前晃悠。”

“哦。”赵含之一瘸一拐的出了门,顾若离看着他顿时心疼的不得了,想问问怎么就瘸了,可是又忍着了,要不然刚才白打了,瑞珠从外面进来指了指,道:“您打大公子了?走一路一瘸一拐的,是不是下手重了。”

“你偷偷去看看。”顾若离指了指外面,“别叫他发现了。”

瑞珠应是悄摸的跟着出去,就看着赵含之一瘸一拐的出了院子,似乎想要去找方朝阳,想了想又拐着去罩院了,一边走一边往回看,等发现后面没人跟着,一溜烟的跑了起来。

动作顺畅的不得了。

瑞珠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喊着道:“大公子,奴婢给您打水洗脸。”

赵含之猛然停下来接着一瘸一拐的走着进了院子,顾引之就坐在门口的小凳子托着腮神色不明的看着他。

一副等了很久的样子。

------题外话------

哎呀,吭哧吭哧居然有三百章了!我也是太厉害了。一天一章我整整写了三百天了…。不过更厉害的是你们,居然跟连载跟了三百天,忍着没发飙…来,我们给自己鼓掌!哈哈哈哈。

我们都是牛人,啦啦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