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结局前章/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白世英并不是每日都来,她常泡在药房里,一待就是好几日,而韩苗苗这几日正好也不住城里,所以等顾若离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还是张婶来书院找她,急着道:“县主,您看见白姑娘了吗,她住你家去了?”

“没有啊。”顾若离正下课出来,抱着教案奇怪道:“怎么了,她不在家里?”

张婶摇了摇头,回道:“家里没有人,门锁的好好的,我以为她住你那边或者出门了呢。”

“不会啊。”白世英三天前还去她家看晖哥儿了,怎么可能突然就走了,再说,她要走也该来和她道别的,她顿了顿道:“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她放了教案就和张婶坐车回了石工巷,白世英院子的门果真是锁着的,她犹豫了一下和张婶一起将锁砸了进去,院子里依旧和以前一样,但是桌子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她又看了衣柜,柜子里的衣服明显少了几件。

难道真走了,走的很急所以没有来和她道别吗。

这不太像白世英的作风,她又四处看了一遍去了药房,就看到锅里烘着的药,原本应该是小火烘着的,每次添一点柴火留着火星焙上一两天的,现在药还在锅里,但是灶底下的火却熄灭了。

但是药却还没有焙好。

“县主……”张婶显然也感觉到事情的奇怪,“您说会不会是……”

顾若离点了点头,沉声道:“她要是真打算走,也不可能急的将药就这么丢在锅里,应该是自愿的。”药对于白世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她就算有事急的不得不走,她也应该会来告诉她,让她来看顾一下,或者去韩苗苗叮嘱一句。

“我们再四处看看。”顾若离出去在院子里走了一通,除了锅里的药她还真是没有发现什么,看来,很有可能是带她走的人想要将这里做成她自己急着离开的情况,所以还拿了她的几件衣服。

“我回去找七爷帮忙找人。”顾若离看着张婶道:“你找把旧锁把院子重新锁起来,一会儿七爷的人或许回来查看,你给他们开个门就行。”

张婶点头应是,顾若离就出门上了马车,回家让小厮去衙门找赵勋。

赵勋没一会儿就回来了,顾若离等着门口见着他来就急着将事情经过和他说了一遍,赵勋蹙眉道:“……会不会是白家的人抓她回去的。”

因为上次白世英回去后也是被关在家里的,白夫人的手段还是强硬的。

“我感觉不是。”顾若离摇了摇头,可是除了白家还能有谁会带走白世英呢,“你说……会不会是白素璋?”

白世英的人际很简单,她也很少主动去和谁来往,就如同当初她和崔婧容住在一个院子时,前后好几个月,两个人说话的次屈指可数。

“这样。”顾若离和赵勋道:“我给白夫人写封信问她一下,如果她真将白姐姐带回去了,没有必要瞒着我。你再派人四处找找,还有白素璋也想办法找到他。”

“嗯。”赵勋颔首,安慰道:“按你所言对方走前还故意欲盖弥彰的留了假的线索,就表示他们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很有可能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

顾若离也这么觉得,如果真是他们所想的这样倒是好了,至少白世英的生命不会受到威胁。

下午她给白夫人的信就送去了,一直等到晖哥儿快周岁时的八月才受到白夫人的来信,白世英并未回家去,而且,他们也联系不到白世英。

白夫人的意思,他们也会派人四处去找。

顾若离心里就跟着了火似的,一直惴惴不安,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沙漠里迷了路,一望无际的看似都可以走的通,可是心里却很清楚,哪一条路都可能是死路。

白世英到底去哪里了,被什么人抓去了。

“白素璋也没有消息吗。”顾若离晚上睡不着,赵勋搂着她在怀里,低声道:“不过有件事很有趣。”

顾若离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说什么事有趣的,就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安南动乱有两年多了,当年我们打回京城的时候,那边也在内战。”赵勋说着微顿,又道:“上个月内战停了,安南的新王登基了,听说是一位流落在外许多年的王子。”

安南动乱顾若离是知道的,赵勋还打算等大周调息好了他要亲自走一趟,现在突然听他提起来,还说起王子,她心头就是一跳坐起来看着他,“你是怀疑……这位新王是白先生?”

“嗯。十之八九。”赵勋没有亲自去,来的消息也都是多方打听的,所以他目前为止也只是猜测,“这位王子三两岁时走失在外,此后就一直不曾寻到,后来突然出现在安南,切暗中还有兵力。不但如此,他的财力也是雄厚,在大周各处有许多的生意,与青禾帮也有来往。”

青禾帮不就是霍繁篓的青禾帮吗。

难道……霍繁篓也在安南?要知道,沅江和安南相距不过十来天的路程。

最重要的,有人说霍繁篓和毛氏一起去了沅江,可是杨清辉去了一年多了,在那边一点霍繁篓和青禾帮的消息都没有,而且……不但没有霍繁篓的消息,就连毛氏一族也从沅江连根消失了。

毛氏的族人不说上千,也的几百人吧,繁衍了那么多年了,就这么突然的毫无预兆的肖氏在沅江,整个云南和岭南那边都没有他们的消息。

她顿时觉得赵勋的怀疑很有可能,如果白素璋真的是那位王子,那么这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

霍繁篓和白素璋是认识的,同样都的岳庆城养大的。

“那要不要派人去安南暗中打听一下?”顾若离觉得做了国王的白徵还是很有可能抓走白世英……她忽然想到岳庆城的墓,白徵因为岳庆城的死和白家的相处很尴尬,似乎很恨,又似乎不恨。

这不太像一个儿子对父亲死亡后的态度,而且他明明在墓前盖着房子守着的,却又偏偏不打理,任由坟头上长了那么多的杂草,像是一处慌坟似的。

她当时就觉得奇怪,总觉得白徵对岳庆城的感情很复杂。

现在想想,如果白徵真的是当年走时的那位王子,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被岳庆城或者说,是被赵梁阙和岳庆城一起拐走的,赵梁阙想要在安南布线留退路,就将安南的以为王子给岳庆城做了儿子,带在身边。

这也是,为什么都不是亲生的,白徵的教养和待遇远远比霍繁篓以及隋景和沈橙玉他们要好很多。

“已经派人去了,我也给杨倓松去了信。”赵勋给她拢了龙被子道:“相距太远,一时不会有消息来。”

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就和当年虎贲营横穿大周去岭南一样。

“其实。”顾若离犹豫道:“如果白姐姐真的是由白徵派人带走的,还让我放心一点,他们两个人虽相处不好,可到底不会害她性命。”

赵勋颔首,想的却是别的事。

白徵这个人很不简单,看着云淡风轻的,可是凭着一己之力在大周营造了那么多的财富而不被人发现,独自潜回安南后,就带来了内战,并在两天间就收复了整个安南做了王。

这对于别的王子来说或许并不算难,可是他自小流落在外,在安南可谓是一点势力都没有。

安南王登基是要派使臣来受封的,再等两个月,若那边没有人来,他就要考虑是不是带兵去,在他们还没有恢复前平了那边。

免得留了祸患。

“别想了。”赵勋安抚的拍了拍她,道:“既然有线索了就行,再等等那边的消息如何说。”

顾若离也没有办法,这天下太大了,一个人想要隐藏自己,论是他们三头六臂手眼通天,也不可能找得到。

只能等了。

她躺了下来睡在他怀中,就想到了颜怡,“她不是年中启辰要去找小杨大人的吗,去了吗?”她一直忙着,没有注意杨家的动静,便是和杨文治见面,大家也都是聊着书院的事,还真是没有说起杨家的家事。

“去了。”赵勋回道:“四月去的,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原来已经过去了啊,顾若离哦了一声,两个人就没有再说话,天亮前略睡了一会儿。

“娘,娘。”赵含之拉着晖哥儿和顾引之一起站在床前,赵勋早就去衙门了,所以母子四人对视,她看着三个小不点儿笑了起来,道:“娘睡过头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卯时三刻。”顾引之道:“弟弟饿了,可非要等您一起用早膳。”

顾若离嗯了一声翻身坐起来,瑞珠带着小丫头打水进来,晖哥儿回头看看赵含之,又看看顾引之,一脸的懵懂,显然又分不清谁是大哥谁是二哥了。

顾引之摸了摸他的头,道:“我是二哥。”

“记衣服的颜色啊,笨。”赵含之就敲了一下晖哥儿的头,晖哥儿被打顿时皱了眉头,一回头瞪着大哥,肉呼呼的拳头呼啦一下就招呼了出去,赵含之眼疾手快练出来了,蹬蹬后退了一步,晖哥儿的拳头就落空了。

他哈哈一笑,扭着屁股拍着手,“打不到我,打不到我。”

晖哥儿憋着嘴,他被哥哥打了,可是却没有打到哥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比一顿没有吃还要难受,顿时迈着小短腿跟着赵含之后面,赵含之毕竟大他一岁多跑起来稳了很多,晖哥儿才会走路没几天,跑着跑着就跌一跤然后爬起来接着跑,嘴巴里恶狠狠的喊着,叽里咕噜的顾若离听不懂。

她也不管,和顾引之道:“去和韩妈妈说一声,让她将早膳送暖阁里去,你带哥哥和弟弟去洗手。”

“是。”顾引之应是,冲着哥哥和弟弟喊道:“都站住!”

晖哥儿停了,赵含之没停笑嘻嘻的一脸的得意,摇头摆尾的笑道:“你抓不住我,你这个胖子。”

“坏。”晖哥儿忽然就蹦出一个字来,惊的大家一跳,顾若离也忙丢了洗脸的帕子过来蹲下来看着晖哥儿,“你刚刚说什么?”

晖哥儿就指着赵含之,带着口水喷了顾若离一脸,“坏。”

“哈哈。”顾若离擦了擦脸捏着晖哥儿的小脸,“我家老三会说话了,可是怎么不是喊爹娘,而是骂人呢。”

晖哥儿跺脚也跺不好,还是指着赵含之,“坏!”

“好,你说的啊我坏啊。”赵含之哼哼着走过来指着他,“一会而去钓鱼划船,不带你去。”

晖哥儿就憋着劲儿猛然一推,赵含之没有想到冷不丁的被他推了一下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反应很快一咕噜爬起来,上脚就要来踢晖哥儿。

顾若离将晖哥儿拉开,盯着赵含之,“是你先动手的,你不要忘记了,赵含之!”

“哼。”赵含之指着晖哥儿,“给我记住了。”

晖哥儿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口恶气终于出了。

顾若离无奈的在床边的脚踏上坐下来,捂着脸,这三个家伙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她都不敢想象等他们七八岁狗都嫌弃的年纪,家里会是什么样子。

谁来救救他,三个儿子,她实在是管不好了。

“赵含之。”顾若离板着脸道:“去摆碗筷,一会儿吃过饭去和大弟找先生上课去。我带晖哥儿去祖母那边。”

周岁礼没两天了,她要去问问方朝阳这个祖母准备的怎么样了。

“哦。”赵含之不敢反驳,瞪了一眼晖哥儿蹬蹬跑走了,顾引之拉着晖哥儿对顾若离道:“娘,您去洗漱吧,我带着弟弟就好了。”

“我的朗哥儿最懂事了。”顾若离摸摸顾引之的头,他就是个顺毛驴,你知道不碰他的底线他就是个懂事听话的乖孩子,想的还很周到,可要是碰了逆鳞底线了,那可比赵含之要头疼多了。

顾引之点着头笑着拉着晖哥儿坐娘刚才坐的地方,和晖哥儿道:“我给你背药名吧。”

晖哥儿摇着头,药名不好听,“坏!”

刚会说的一个字,所以要不停的说,不管是不是他想要表达的那个意思。

顾引之哈哈的笑了起来,学着娘捏着弟弟的脸,“好。”

晖哥儿动动嘴想要学着说,没学会就放弃了,冲着哥哥笑,几颗小牙白晶晶的一脸的肉非常可爱。

他比两个哥哥小一岁,可是个子却矮不了多少,顾若离常和赵勋说,将来老三肯定和他一样人高马大虎背熊腰。

为此赵勋还和她好好论了理,什么是虎背熊腰。

晚上好好收拾了她一顿。

“娘好了。”顾若离过来看着两个小大人似的聊着天的儿子,道:“小朋友们,我们去用早膳喽。”

顾引之站起来点头,晖哥儿就一咕噜在地上滚了一圈,滚到娘脚边,他觉得很有趣哈哈笑了起来,抱着娘的脚脖子抬头看着。

“小崽子。”顾若离哭笑不得,“怎么就喜欢在地上滚,娘怎么教你的啊。”

晖哥儿自己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摇摇晃晃的跑门口去了。

娘儿四个一人一边坐着吃早饭,晖哥儿正是什么都好奇的年纪,不要人喂,自己双手并用抓着饺子,点心的糊了一脸,赵含之吃的西里呼噜的像只小猪,顾引之斯文很多,吃完了一粒渣子都没落桌子上,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

“赵含之。”顾若离看着老大,赵含之一个激灵顿时绷直了腰动作也慢下来,西里呼噜的喝羊乳的声音也不见了,抬头挂着两条白胡子冲着娘笑,“这样,您满意吗。”

“就该这样。”顾若离道:“只有小猪崽子吃东西的时候才会西里呼噜的,我们祥哥儿是漂亮的小伙子,当然不会是小猪崽子,对吧。”

赵含之不受捧,咧着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顾若离,好像在说:你就知道说这种话哄我,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不就是想捧我不要我发出声音来嘛。

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顾若离被他的表情气的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可是小伙子什么都没说她还不能发作,只能忍着端茶喝着,忽然,晖哥儿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虾饺砸赵含之脸上,奶声奶气的喊道:“坏!”

虾饺咕噜噜的滚桌子上,赵含之嘿了一声拍桌子,“你想找打是不是。”

晖哥儿觉得自己赢了哈哈笑了起来,东倒西歪的又将丢出去的饺子抓回来塞嘴巴里咕叽咕叽的吃了。

“哼!”赵含之用手挡着脸不让顾若离看着,等着晖哥儿,“你给我等着。”

晖哥儿又抓了一个饺子丢过来,这一回正好落在赵含之的碗里,他哈哈一笑抓起来塞嘴里示威一样的龇着牙。

“坏!”晖哥儿气的不得了,那是他的饺子,他憋着劲儿一副在想办法的样子。

顾引之安静的放了筷子,和顾若离道:“娘,我吃饱了。”然后看了一眼哥哥弟弟,自己一溜烟的跑一边坐着去了。

她知道顾若离要发作了。

“吃完了吗。”顾若离一字一句的问着,一大一小点头,她就指着墙,“这都是粮食,辛苦种出来的,辛苦做出这么好看好吃的食物给你们吃,你们就这样糟蹋?”

两个人不说话了。

“面壁去。”顾若离指着墙,“我就在这里看着,一刻钟内谁敢动一下就多加一刻钟。”

晖哥儿是第一次,赵含之已经轻车熟路了自动的跑过去面对着墙站好了。

晖哥儿有样学样也跟着过去,攥着小拳头贴墙站着。

“都收了吧,也别扔了,中午再给他们吃。”顾若离指着一桌子的东西,“下一次再看到他们这么糟蹋东西,就罚一顿不给吃。”

韩妈妈心疼的看着两个孩子,又不敢说什么垂着头带着人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下去。

“从明天去,一早要吃什么晚上就和乳娘说好了,吃几个娇子,喝多少的牛乳羊乳说清楚了。少了不准哭,多了就留着中午吃,一直吃完了为止,听到没有。”

三个儿子都点着头,跟捣蒜似的。

她也不再唠叨了……以前最烦人在她耳朵跟前嗡嗡唠叨,没有想到因果循环有一天她也快要成了唠叨的老婆子了。

晖哥儿站不住一刻钟,就扶着墙,赵含之就喊道:“娘,他动了。”

“他才会走路,能站稳就不错了。”顾若离回道:“你对自己倒是很宽松,对别人怎么长了这么多的心眼呢。”

赵含之撇撇嘴不说话了。

站够了一刻钟,她也不多说什么,先送两个大的去找吴孝之,等去了外院才知道,吴孝之和荣王去庙里了。

她就后悔了,应该请个正式的坐席先生回来。

“那就和娘一起去找祖母吧。”顾若离拉着三个儿子带着三个乳母并着婆子浩浩荡荡的出了门,方朝阳在院子里剪花枝,一边的小厮正弓着腰给她递剪刀,听到脚步声方朝阳和小厮一起侧头过来看他们。

“怎么一起来了。”方朝阳拿帕子擦手,起身走过来,赵含之就跟燕子似的扑过去抱着她的腿,“祖母!”

方朝阳摸摸他的头,柔声道:“怪,早膳用了没有,祖母这里有刚酿好的蜜饯的。”

“吃了,不够可以再吃点。”赵含之笑着,方朝阳就回头喊那个小厮,“把大公子带暖阁里去吃。”

赵含之就扑了故去,喊道:“林成。”

顾若离回来的少都是方朝阳过去,而且,就算她来也是带着几个孩子,根本没心思去管丫头小厮长什么模样,这会儿赵含之忽然朝一个垂着头的小厮跑去,还一脸的亲昵她不由多看了一眼。

看着就是一愣。

“去暖阁里吃点心去。”方朝阳拉着顾引之摸了摸晖哥儿的头,顾若离就凝目看着那个鬼鬼祟祟的小厮,先是垂着头然后又拿袖子遮住脸,跟着赵含之一溜烟的往院子里蹿。

她觉得奇怪而且还眼熟,这背影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娘,这小厮我怎么没见过?”顾若离看着那个小厮,方朝阳哦了一声回道:“林成啊,还算乖巧我就留着用了,怎么了?”

林成?林成?顾若离心头一亮忽然冲着那个小厮道:“你给我站住。”

那小厮撇开赵含之就后院跑,顾若离就喊着婆子,“将他给我拦住。”

就跟过街老鼠似的,三两下林城就被拦住了,他捂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顾若离。

“怎么了。”方朝阳也跟着过去打量着林成,就见顾若离盯着对方,忽然拉开他的手,道:“魏成林!”

魏易啊了一声拱手作揖,“先生好!”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什么时候来郡主府的,你不知道颜释文在找你啊。”顾若离真是被气的哭笑不得,魏易偷看方朝阳的脸色,顿时吓的脸色发白,低声回道:“我……我给他写信了。”

“魏易?”方朝阳这个人,长的丑他莫说记,看都不会看几眼,而且,魏易来府里特意把脸用药抹黑了一点,黑黑瘦瘦的跟苍白的弱不禁风的魏易大相径庭。

而且,一个小厮而已,她根本不会盯着人家的脸去细看。

但是顾若离这么一讲她就明白了,眯着眼睛看着魏易一字一句问道:“你是魏易?”

魏易点着头,“郡主!”

“都退下去。”顾若离挥手,让一院子的丫头婆子都退了,三个孩子也被乳娘抱走,她回头看方朝阳,“去房里说。”

颜家的表少爷冒充小厮在方朝阳身边伺候,这话好说可不好听。

“不错。”方朝阳指着魏易,“不错,你很不错!”

魏易一脸的委屈看着她,“我没别的意思,真的……您看我这一年多兢兢业业的伺候着,我真习惯做郡主府的小厮了,也没有别的心思打算,就想,就想守在您身边做个下人。”

顾若离和方朝阳一起回了暖阁,魏易跟着进去心虚的站在房间中央,看着对面母女俩冷着脸坐着。

“这么说你来一年了?”顾若离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潜伏在这里做下人,还在郡主府,这让颜显去把大周翻了个底朝天,也不可能找得到,“你来这里就为了留在郡主身边做小厮?”

魏易点着头,保证似的道:“我就是这么想的。”身份是鸿沟他一辈子都越不过去,而且,方朝阳根本没正眼看过他……

“娘。”顾若离回头看着方朝阳,“你说怎么办?喊颜释文来?”

方朝阳没说话,抄了手边的茶盅就丢在了魏易的头上,魏易顿时被淋了一头的茶水茶叶,人也被砸的晕了勉强扶住了桌子才没倒下去,她站起来走过去盯着他,“给你两个选择,一个立刻死在我这里,死了你就永远留这里了。另外一条,跟着你魏家的人一起死,你选一个!”

“我……我自己死。”魏易说着,在地上就捡起碎了茶盅照着脖子就去割,顾若离惊了一跳过来拉着他,看着方朝阳,道:“娘,找人送他回松江吧,您把他逼死了也没用啊。”再说,中间还有颜显呢。

方朝阳冷哼了一声,拂袖回去坐炕上,冷目看着他,“快死!”

魏易就真的拿瓷片去割脖子,一划拉就是一条深深的血痕,但是就一个瓷片想要割断喉咙还真是不容易,他又回头接着割,顾若离已经夺了下来摔地上,“行了啊!”

魏易垂着头站着,他真的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想留在她身边。

现在她让他死,他就去死,死在这里他做了孤魂也还能围在她身边。

“瑞珠,去找颜夫人过来。”顾若离对外面吩咐了一声,又回头看着方朝阳,劝道:“娘,他做法是不好,可是……”

方朝阳揉着额头扫了一眼魏易脖子上的血痕,摆了摆手,“让他滚,即刻滚出去。”

“走吧。”顾若离拉着魏易出来,低声道:“你怎么这么胡闹,这么大的人做这种事出来,你爹娘知道该多失望。”

魏易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方朝阳,她并未抬头更不曾正眼看他,他又回头跟着顾若离出去,低声道:“我从小身体不好,冬天的时候我娘怕我出去受凉生病,夏天的时候她又怕我被蚊虫咬了,热了晒了……县主你可能不相信,直到二十岁我都没有出过家门,我不知道城外集市上的小吃什么味道,我不知道扬州水汤包子是甜的还是咸的,我不知道运河水汛时水位有多高……”

顾若离停下来看着他。

“因为您开书院,我写信给表哥,表哥才说服我娘让我出来……我在路上整整走了半年,看什么都新奇。我觉得,这辈子我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坚持的一件事就是来京城学医了,真的。”

他脖子上还流着血,顾若离叹了口气,拿帕子给他按住伤口,魏易朝她笑了笑自己接过来按着,“我知道我喜欢郡主大逆不道,您也会很讨厌我,还有我表哥也讨厌我……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住啊。县主,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顾若离没说话。

“来这里做小厮,是我二十几年做的第二个大胆的决定,我费了很多功夫,脚磨了好多的泡,我睡在破庙里跟着乞丐要饭,我等着郡主府买人,好不容易混进来……我就想待在这里,就算她不记得我是谁,一辈子都认不出我,我也愿意。”

顾若离有些动容,她对方朝阳的感情从来都不干涉,也没有理由干涉,所以只要她愿意,她是和魏易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引起什么轰动其实她并不是那么在意,但是现在方朝阳明显对魏易没兴趣,她只得劝道:“我娘的性格你不了解,她今天让我带你出来已经是给了你面子了,要是依着她,她是不会顾后果的,这一口气是定然要出的。”

当年她和先帝都能翻脸,何况一个小小的魏易和宜春侯府。

“嗯。先生我知道了。”魏易拱手,“有这一年的时间我也心满意足了,所以先生能不能帮我和我表哥说说,我还想去书院学医,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来骚扰郡主。”

“这个不行。”顾若离拒绝了他,“就算颜释文同意你留下来,我也不同意你再去书院学医了,这一会儿进一会儿出的,人家还当我们是儿戏呢,你回去吧,找个好一点的大夫学徒,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写信来问我问杨先生都可以。”

魏易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正院,跟着顾若离去如意门,才到门口宜春侯府的马车就来了,颜夫人和颜显几乎是跳着下车的,颜夫人哭着颜显脸色很难看,朝顾若离拱了拱手,也不好意思再多言,只道:“还望县主替我向郡主赔礼,是我们颜氏错了。”

“带他回去吧,脖子上的伤他自己治没有问题。”顾若离看了一眼被颜夫人抱着的魏易叹了口气,颜夫人松开他过来和顾若离行礼,“老身实在是没脸去见郡主了,还请县主转告一句,改日……改日老身再登门赔礼。”

顾若离点了头,目送三个人离开。

她回了暖阁,方朝阳冷着脸坐在炕头上,李妈妈站在一边也不敢说话,说实话她还真怀疑过,因为看样貌是很有点像的,可是就是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谁能想的到一个锦衣玉食的贵公子,会乔装打扮来郡主府做下人。

李妈妈见顾若离进来就出去了,顾若离坐在方朝阳身边看着她低声道:“娘,您也消消气。这两天颜释文肯定要送他回去的,以后他就不会在您跟前晃悠了。”

“嗯。”方朝阳一开始是很生气,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猫了一年多,还义正言辞的就想看看她,想看她的人多着呢,难道她都要留在府里养着,给别人看着。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德行,“行了,往后别和我提着小子,听了我就烦。”

“知道了,知道了。”顾若离笑着道:“不过,也可见我娘的魅力还是无人能及……”

方朝阳白了她一眼。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隔了两天颜显就将魏易收拾好送松江去,方朝阳当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院子里带着赵含之剪花枝,赵含之好奇的道:“祖母,林成不回来了吗。”

“别和祖母提他,祖母不喜欢撒谎的人。”方朝阳低头看着小不点,“你以后也不准和祖母撒谎。”

赵含之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拍着胸脯道:“我不会。”又道:“祖母,等您老了像太皇太后那样的时候,我天天陪着你。”

方朝阳挑眉笑了起来,捏了捏他的小脸道:“祖母才不稀罕你陪我,你自己肆意过自己的人生去。”

赵含之不懂,以为方朝阳不相信,就保证的点着头,“真的,真的!”

“嗯。祖母信你还不成。”方朝阳不再说,李妈妈从一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他,“郡主,门外一个婆子送来的,说是您的信。”

方朝阳放了剪刀接信过来拆开,里面的字很好看,龙飞凤舞大气滂沱的,署名是魏成林。

“字和画倒是不错。”方朝阳看内容,内容一共有两张纸洋洋洒洒和她道歉,她一扫而过懒得看,视线就落在最后一句上,“郡主,县主他们要去西北,我听说您不喜欢西北,那我们约好,二十年后我来陪你,陪你终老!”

“到时候,我们都老了,老人家也没什么丑不丑了对不对?然后啊……我陪您说说话,养养花,您就把我当下人。”

“二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一定还活着!”

“无聊。”方朝阳将信揪成了一团想要扔,想了想又摆在了信封边上接着做事,赵含之就道:“祖母,我帮您扔。”

方朝阳看了他一眼,含笑道:“祖母没老呢,这些事还做的了。”

赵含之笑着……

顾若离被赵安申请去了宫里,从坤宁宫一路过去,在半道上遇见了林皇后,容貌很美,清秀可人笑起来甜甜的,而且性子也非常的温顺,听说两个人成亲一年多,一句嘴角都没有拌过。

“七婶。”林珑穿着一件大红的宫装,梳着牡丹髻莲步过来行礼,顾若离让了也回了礼,道:“皇后娘娘安好,您这是要去坤宁宫?”

林珑应是,道:“炖了点燕窝,给老祖宗还有母后送去。七婶可用过午膳了,要是不嫌弃也吃一点。”

“吃过了。”顾若离回道:“圣上和七爷还在等我,我就不多耽搁娘娘的时间了。”

林珑应是让开,顾若离先行往御书房而去,林珑回头看着她和身边的女官道:“玉娘,你说做女人是该安稳舒坦相夫教子,还是应该像七婶这样独挡一面,能干强势呢。”

“各有各的好。”玉娘回道:“不过,奴婢是觉得安稳舒坦只要命好点都能得到的,可是独当一面能干强势却要靠本事了,奴婢觉得后者就难点,也累点。”

“也是。”林珑点了点头笑着道:“本宫还是喜欢安稳点好……人活着本来就够累的了,还做那么多的事得多辛苦啊。”

玉娘掩面而笑。

顾若离进了御书房,杨文雍和翁阁老以及赵勋还有杨文治都在。

“圣上。”顾若离进去和众人互相行了礼,她有些好奇的看着赵勋,不知道他们请他来做什么。

赵安申请她坐,她便坐在了杨文治的下首。

“县主看看这封信。”杨文雍递了一封信过来给她,“是倓松从云南送回来的,八百里加急,一个时辰前刚到。”

顾若离接过来一看,随即露出惊讶之色来,看了一眼杨文治,惊道:“天花?”

杨清辉说天花是从安南传过来的,安南那边似乎是有人故意散播出来的,意在动摇新王的朝纲……

“现在是传到云南了吗?”天花不论大人小孩都有可能被传染,而且死亡率也很高。

杨文雍叹气的点了点头,道:“还不算严重,只有沿边的十来个人得了,都被隔离了,死了人也立刻埋了。”

“埋了也不行。”顾若离凝眉,杨文雍一惊道:“那……依县主的意思,死了的人应当如何处置。”

顾若离回道:“烧了才行。包括他们用的衣物都要一并处理了才妥当。”

“这……”杨文雍点头,“那速速给倓松去信。”

顾若离想到了杨清辉的妻儿,“还在云南吗?不如写信让他们速速离开,孩子太小极易被传染。”

“县主说的是。”杨文雍点头。

一直未开口的翁叙章道:“……那边群族繁杂,一旦出现这种大规模的瘟疫,定然会生乱,而且……”他犹豫的看了一眼赵勋,沉声道:“各位不要忘记,那边靠近岭南,阙郡王对那一代很熟。”

他认为,一旦让瘟疫传到大周来,生乱还是小时,说不定会再次让曾经暗中追随赵梁阙的人蠢蠢而动,野火重燃。

“阁老的意思不如明说,我等一起商量商量。”赵安申看着翁叙章,就听到他接着道:“老臣的意思,封锁两边,任何人不得出入。”

杨文雍道:“安南的使臣不日就要到京城了。”

“也不准进京。”翁叙章道:“谁知道他们其中会不会有人得了这种病。”

杨文雍没有反对,因为翁叙章说的很有道理。

“这是治标。”赵安申蹙眉,“要想到治根的办法。朕方登基大周还在恢复之中,若此番能恩施安南,将来对戍边的稳定也有莫大的好处。且,对朕的声明和威望也有助益。”

这都是他的亲信,赵安申不用顾忌。

“圣上所言甚是,可是这根并无法子。”翁叙章说着回头看着顾若离和杨文治,“若真有也只有问县主和杨大夫了。”

杨文治治不好,他这辈子也没有理出天花治疗的药方。

“老夫无能。”他摆了摆手,转头看着顾若离,“县主可有办法?”

顾若离是知道种牛痘,用天花病人的病毒接种,可起到预防作用的……可是……她不觉得她会做这个。

要是白世英在就好了,她能和她商量。

“我不确定。”顾若离如实道:“我有法子,但是从来不曾用过,所以……不知道能否成功。”

赵勋忽然抬眼朝她看来,沉声问道:“几分?”

她一愣,回道:“三分!”

“圣上。”苏顺义站在宫门外道:“安南的使臣先一人到京城了,奴婢派了太医去给他查了身体,太医说那人身体康健,您看要不要让他进来?”

赵安申看着赵勋,赵勋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安南的使臣进来,一进门就跪着磕头,喊道:“圣上……我们安南王有封信要交给贵国的静安县主,还请……”他没说完,大家就都奇怪的看着他,赵勋蹙眉道:“信中说什么?”

“回将军的话,在下也不知道。”使臣行了礼,“能否请将此信交给县主。我们安南王说信中交代的很清楚,只要县主看到就知道了。”

赵勋和顾若离点了点头。

顾若离出声道:“我就是。”

使臣一愣打量了她一眼忙将信奉上来,顾若离接过来一目十行的看过,脸色越看越沉,那边使臣将安南国内的事和赵安申细说了一遍,“……原不过一人得了此病,后来被人恶意传播出来,一传十,十传百,如今……如今我们安南已经成了人间炼狱了。”

他说着捂着脸哭了起来,“不止安南,就连云南镇宁几处也有百姓陆陆续续的被传染,我们安南王也没有好的法子,所以……所以来求圣上协助,只要度过此难关,他愿意出以往两倍的进贡,此生将担负起边境稳定之责。”

这是安南王的承诺。

顾若离将信看完看向赵勋,道:“你料的没错,信是白先生写来的。”

赵勋微微颔首。

“圣上请看。”顾若离将信递苏顺义,回头和众人道:“是白先生写来的,当初他在大周时我们曾经有些交情……此刻才知道他就是安南的新王。”

杨文治也有些惊讶,因为他是见过白徵的。

没有想到那个年轻人居然是安南的新王。

“白先生写信来问我,可有法子治疗预防天花,如今安南已是尸横遍野。”她说着叹了口气,蹙眉看着赵勋。

赵勋没说话。

“白姑娘也在那边?”赵安申放了信看着顾若离,“这么说她从京城失踪后就去安南了?”

顾若离摇头,“应该不是她自己去的,而是被人带去的。”

“朕会考虑。”赵安申看着使臣,“尔先下去休息,等有了决议再告知你。”

使臣应是行礼,被苏顺义领着出去。

随即,大家都看着顾若离……如果有把握,能帮当然是要帮的,毕竟安南也是大周的属国,且都是新帝彼此建立信任和附属的关系很重要。

“七爷。”顾若离看着赵勋,“我们……”她想去试试,碰见天花是早晚的事,她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去试一试,如果成功了呢。

这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一件对百姓来说莫大的好处。

不再怕天花,可以大规模普及牛痘。

将来,天花就不再会是大周最可怕的传染病之一。

就算不成功,她也能告诉大家预防,也能……见一见白世英和白徵。

“嗯。”赵勋懂他的意思,颔首道:“我陪你去。”

杨文治也接了话,“老夫和你们一起!”先是大头瘟疫,再是天花,若真能治好以及防疫……他杨文治能亲眼见证这些也不枉活这一辈了。

“七婶。”赵安申从龙案后下来,激动的站在顾若离面前躬身行大礼,“安申替天下百姓叩谢七婶。”

顾若离扶着他,道:“此去路远,我要先回去和七爷商量一下,也还有许多事要准备。”

“七婶要什么尽管吩咐。三位弟弟朕也会细心照顾左右!”赵安申期待的看着顾若离,这是他上任以来出现的第一件很可能影响深远后果严重的大事,他想做好,也愿意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

“我想想。”顾若离颔首,她现在想的还不够仔细,事情出现的太突然了,便道:“有什么要求,我定然会和圣上再提。”

赵安申应是。

------题外话------

以医开头,所以以医收尾,安南天花梗一直存到这里才写,o(╯□╰)o。

我明天要是能把结局弄出来我明天就更,如果更不了我可能明天回请假一天…应该不会超过两天的,所以各位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