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第三次了,顾若离都开始有点漠然了,虽还是疼可心里踏实的很。尤其是第一次还是生的双胞胎,这后面再生就毫无压力了。

她吩咐着赵勋,“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去看着三个儿子去,别叫他们又闯祸了。”

“有人管着他们。”赵勋不放心顾若离,生十个他也不放心,“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顾若离和他笑笑,就着欢颜的手吃了两口面条,她摆着手喊欢颜出去,“你肚子也不小了,别一会儿被我吓着动了胎气。”

欢颜的肚子有七个月,预产期要到明年一月了。

“我没事。”欢颜嘻嘻笑着,道:“让我陪着您吧,也当做给我练练胆量。”

顾若离也不撵她靠在床头看着两个稳婆,稳婆还是上次的稳婆,这回学乖了,知道赵将军不喜欢话多的,上次她兴奋恭喜的样子差点没让赵将军将他们丢出去。

这一会不管生的是啥她都不说话了。

老老实实的接生要紧,洗三的时候少不了她的好东西。

稳婆安静了,房间里也瞬间安静下来,赵勋给顾若离擦着汗,她攥着他的手臂咬着牙忍着阵痛。

产房外面的院子里,十月的天气有点凉,但是这会儿院子里却是热火朝天的,一张刷红漆的圈椅,椅子上坐着方朝阳,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面上依旧能看到紧张之色。

而就在她的左手边,并排放着三张小椅子,是冯匀亲自做的,竹制的带着靠背,一样的高一样的宽……三个椅子上坐着三个小人,从大到小依次排着,穿着一色的衣服,梳着一样的头发,其中两个脸是一模一样,就是另外一个圆嘟嘟的小一号的,也和前面两个长的极像。

三个孩子坐的笔直,目不斜视的看着对面的产房。

赵含之坐不住,屁股扭来扭曲的,盯着门手在抠着膝盖,裤子硬是被扣了一个洞出来,“祖母,还没好吗。”

“别吵。”方朝阳睨了赵含之一眼。

顾引之点头,附和道:“别吵,我害怕。”

赵昱之也点着头,“哥哥,吵!”

“闭嘴。”赵含之瞪二弟,龇着小白牙凶巴巴的喝道:“你再多说一句,小心我揍你。”

赵昱之眼角扫了一眼哥哥,哼哼着道:“不怕!”

“嘿!”赵含之蹭的一下站起来三两步跨到二弟跟前,指着他的鼻子,“你再说一遍。”

赵昱之也站起来昂首挺胸的,他没哥哥高,可是其实一点也不小,“不怕。”

“揍你。”赵含之说着话拳头就伸出去了,搭在赵昱之的鼻子上,赵昱之虽然胖但是很灵活,而且和哥哥交手数次他有经验了,手捂住脸护住了鼻子,拳头落在他的手背上,虽护住了鼻子但是手很疼,他收了手抬脚就抱住大哥,两个人一个抵不住劲往后退,一个使出吃奶的劲儿往推,走了三四步赵含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赵昱之就趴在他的身上。

“不怕。”他伸出手也打哥哥的鼻子,这是周铮告诉他们的,打人先打肚子,打不到就打脸,脸上要打鼻子眼睛……他们不敢打眼睛,怕打瞎了,所以就冲着鼻子挥拳头。

一年多,两个人总结了很多打和被打的经验。

赵含之推开赵昱之,毕竟年纪大力气也大一点,一咕噜将弟弟压在下面,弟弟也不甘示弱,卯足了劲去推哥哥。

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一排的丫头婆子看着,方朝阳不说话他们没人敢上去拉架,而且,一天打好几次,也不能怪她们这么平静。

方朝阳坐着端着茶盅喝着,顾引之坐的笔直小手依旧放在腿上,眼睛里满是无奈。

这样的画面,看在院子口探头探脑的荣王和吴孝之眼里,焦急的不得了,可是不好进去,只能在院子外面干着急,“这打什么啊,快起来啊,亲兄弟好好说话。”

吴孝之拍着手,“怎么没吃饭呢,打架都不会啊,以后要是出去被人欺负了,你们岂不是白欺负了。”

“你说什么呢。”荣王瞪着吴孝之,“不是你孙子你不心疼是吧。”

吴孝之嘿嘿笑着,“王爷啊,这男孩子都是从小打到大的,咱们将军小时候不就是这样吗,怕什么。”

“去!”荣王翻了白眼懒的理他。

一转眼的功夫,两个小家伙在地上已经滚了好几轮了,打的一身汗,一个吼着一个嚎着给自己助威,顾引之看着方朝阳,问道:“祖母,您说句话吧。”

“说什么。”方朝阳凝眉道:“既然想打就打个够,谁输了要是哭鼻子,我就让你们的爹将他掉在门头上吊一天。”

她说的狠话而且也不是唬人的,她真的会这么说,赵勋也会这么说。

打架就打架,打输了要哭那就是怂包。

顾引之看看祖母,又看看自家的兄弟叹了口气。

两个人不分你我,打的热火朝天难分难舍,衣服都是泥巴,头发散了,脸上都是灰……就在这时,一声脆脆的婴儿啼哭声在房里响了起来,就好像最好的制止符,院子里外顿时安静下来。

方朝阳站了起来,顾引之也跟着站起来,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也松开了,一咕噜爬起来,都看着方朝阳。

“生了。”她看着三个小不点一眼,“你们又多了一个……”她话没说完就等着稳婆出来报喜,可是今儿也奇怪,那稳婆居然不出来报了,例外都安静的只剩下孩子的啼哭声。

“到底是男是女啊。”荣王也急的不得了,要是孙女那当然好了,可要是孙子那也不错啊,他们老赵家那真是门庭兴旺,“娇娇就是个发家旺夫的。”

他哈哈大笑,吴孝之瞧不起他的看了一眼,讥讽的道:“王爷,您不是信佛的吗?”

“他什么都信。”方朝阳补了一句。

荣王嘿嘿笑着,他确实什么都信。

吴孝之就更加鄙夷了。

“李妈妈,你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方朝阳蹙眉,难不成孩子不健康,所以在里头伤心?李妈妈也不安了,点头应是进了产房,就看到赵勋给顾若离擦着脸,两个稳婆安静的给小婴孩收拾,欢颜吓的腿软脸发白的挺着肚子坐在一边起不来了。

也没人说话,更不知道男女了。

“来我看看。”顾若离看着稳婆的样子,大概猜到了,估摸着是男孩稳婆不敢讲,“手脚健全吗,呼吸正常吗,我听着哭声很不错啊。”

稳婆裹着孩子递过来,笑着道:“都好的很,小手细细长长的,皮肤粉嫩的将来定然是个好看的。”

赵勋眼角看着,但是被包被裹着了,楞是没瞧出来是男是女。

顾若离嗯了一声让赵勋扶着她坐起来,就看到一个头发乌亮鼻高眼大皮肤雪白如同瓷娃娃一样的孩子,待在大红的襁褓。

犹如雪落在腊梅枝头上,让她也忍不住惊艳了一下。

四个孩子,就这个生下来最好看,倒不是其他三个丑,他们生下来都是粉粉黑黑的,过了十来天才渐渐变白,这个一出生就这么好看,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七爷。”顾若离忍不住喊赵勋过来看,“你来瞧瞧,这孩子真漂亮啊。”

她一说,李妈妈和欢颜都凑了过来,赵勋的视线也落在孩子脸上,嗯了一声,道:“男孩子要这么好看做什么。”

赵勋抚着额头,将来他要娶四个儿媳,生不知道多少的孙子,然后一院子的孩子欢腾,然后争夺家产……他现在想想都觉得头疼。

李妈妈怜惜的看了一眼赵勋,心头叹了口气,强打了精神安慰道:“七爷,儿子多好啊,将来兄弟间有个帮衬。”

赵勋没说话。

方才院子里打的嗷嗷叫的,也算是帮衬了。

“儿子好,儿子好。”顾若离也安慰赵勋,他这是做梦都想闺女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说着恭喜的话,两个稳婆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放了手里的活过来道:“不是啊,这回是位小姐,不是公子啊,县主您没看啊。”

“啊?”顾若离听着一愣,她还真没想起来,想当然的以为是儿子了,“闺女?”

稳婆点着头,有点害怕赵勋,“奴婢多说话,赵将军会生气。”下一次县主再生孩子就不请他们了。

赵勋猛然转头过来,目光冰冷,“你再说一遍。”

“奴……奴婢……”稳婆被惊着了,“哪……那一句?”

赵勋没耐性了,推开李妈妈忙打开了包被,果然,没有带把儿,他就说,这么好看的孩子,怎么会是儿子,一定是闺女啊。

“七爷。”顾若离咳嗽了一声,赵勋太失态了。

赵勋也咳嗽了一声,亲自将闺女的被子包好,搂在怀里看着顾若离,“你歇会儿吧,闺女我抱着就好了。”

李妈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房间里的气氛一松,大家都转过头去偷偷笑着。

“到底怎么回事。”方朝阳等不及了,带着三个小不点进来,她一眼就看到了赵勋憋着笑,眉飞色舞的抱着襁褓,顿时明白过来,道:“怎么着,终于得闺女了?”

赵勋抱着襁褓朝方朝阳笑,道:“是,岳母!”

“瞧你的出息。”方朝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她都想要个外孙女了,何况赵勋呢,“我看看。”

她话落,赵含之问道:“真是妹妹?”

“祖母都说了,是妹妹。”顾引之点头。

赵昱之问道:“什么是妹妹?”又跑过去拉着爹的腿,“我看看妹妹。”

赵勋扫了一眼三个儿子,弯腰给他们看,“妹妹。”

赵昱之扒拉着襁褓惦着脚尖,“我要看,我要看。”伸手就去摸脸,赵勋顿时挪开,警告道:“妹妹小,不准乱摸。”

“那不摸,就看。”赵含之保证的点着头,赵勋就蹲下来,父子四个人就探着头围成一圈,盯着襁褓里的家伙。

赵昱之手痒,飞快的戳了一下妹妹的脸,这一戳妹妹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赵昱之吓了跳,赵勋瞪眼,“不是不让动的吗,怎么回事。”

“小气。”赵昱之哼了一声,指着妹妹,“跟豆子似的那么小。”

说着,又凑上去和爹爹两个哥哥脑袋挤着脑袋看哭着却没眼泪的妹妹。

“你没事吧。”方朝阳看着自己闺女,不高兴的撇了一眼赵勋,顾若离也很高兴靠在床头,道:“没事,也不是头一胎了,这一次顺利的很。”

方朝阳嗯了一声,又盯着赵勋和三个小的,很不顺眼,“够了啊,你媳妇儿,你们的娘不管了啊。”

“祖母,祖母。”赵含之扑过来,看看她娘又指着妹妹,“妹妹不哭了。”

方朝阳嗯了一声,道:“戳一下就哭,将来也不是省心的,你别逗她。”

“打架?”赵含之眼睛一亮,他又多了一个练手的了,还是更小的,顿时笑着道:“打!”

方朝阳白了他一眼。

“娇娇。”赵勋抱着女儿过来看着顾若离,“帮你将被子换了,你吃点东西休息。”

顾若离点着头。

以前都是赵勋用被子裹着她抱起来的,这会儿他居然犹豫了一下,将闺女交给方朝阳,过去抱着过若离,等被单换好了,他又过来抱着问乳娘,“是不是饿了?”

乳娘有点尴尬,道:“将军,再等会儿吃比较好。”

赵勋嗯了一声,抱着闺女坐床边,刚坐下来就听到外面荣王喊道:“老七啊,抱门口来让我们瞧瞧啊,我孙女长什么样子啊。”

“好看。”赵昱之站在门口掀帘子,“豆豆好看。”

赵勋顿时皱眉,“什么豆豆。”

“她!”赵昱之指着妹妹,“那么小,像豆子。”

赵勋嫌弃的看他一眼,想了想颔首道:“是像个小豆子。”可爱的,漂亮的豆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