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呢。”顾若离从书院回来,看到三个儿子都在家里,唯独豆豆不在,韩妈妈笑着回道:“爷说小姐一个在家里无聊,就带着去衙门了。”

顾若离愕然,问道:“带衙门去了?他不是很忙的吗。”

“您还不知道爷,小姐是他的心头肉,恨不得装兜里带在身边才好。”韩妈妈忍着笑看了一眼时间,“估摸也快回来了。”

顾若离叹了口气,在房里换了衣裳去看欢颜,她家东哥儿有三个月了,前两天气温变暖,有些鼻塞,记得欢颜半夜在房里哭,吓的周铮夜里将张丙中拉过来看。

也咩有受凉,就是给穿的多了点。

欢颜夫妻两个住外院的客院了,本来是打算赁宅子的,但周铮年中就要去卫所,所以就一直住在这里。

“县主。”欢颜生完孩子后胖了许多,脸越发的圆润,东哥儿也生的好,母子两人站在院子里,像是两个小肉球,顾若离过去笑着摸了摸东哥儿的小脸,“怎么鼻塞好点吗?你没事不要躲在房里,带他在外面走走,适应冷热交替,不然等断奶了就很容易生病。”

欢颜点着头,道:“我一开始怕他冷不敢往外抱,现在您这么一说,往后我一定多出来走走。”

“嗯。男孩子不用讲究,规则盯着一些就行了。就算将来不读书,跟着老子也有出路。”顾若离现在对三个儿子没什么要求,健康长大,该懂该学的别落了就行,其他的,就顺其自然了。

“既没事我就回去了,三个小家伙还在后面跟着先生钓鱼呢。”顾若离说着亲了亲东哥儿,“让娘带着你去找哥哥们玩儿。”

东哥儿刚能竖着包,头竖的还不算稳,东倒西歪的拐了脸过来,看着她笑。

顾若离去了后院,老远就看到三个小家伙加吴孝之并排坐着,夕阳将四个人影子拉的很远,但是声音飘的更远。

“钓鱼不好玩。”赵含之向来坐不住,“先生,您不是说教我们骑马的吗,说话不算话。”

吴孝之一把老骨头哪能受得住骑马的颠簸,但是又不肯承认,嬉皮笑脸的道:“这两天还是有点凉意,等四月的时候带你们去骑马。”

“骗人。”赵含之白了吴孝之一眼甩了鱼竿站起来,“小爷不玩了。”

话落,一拂袖转身就走。

顾引之依旧坐着,赵昱之也跟着赵含之起身,跟坏学坏的丢了鱼竿,道:“小爷不玩了。”

“你学我做什么。”赵含之一回头瞪着二弟,“不准学我。”

赵昱之昂着头抬着下巴,“没有,你坏。”然后就冷哼了一声要走,一抬头看到了娘走过来,顿时跟小狗似的扑了过去,“娘啊。”

“嗯。”顾若离接住赵昱之,牵着他走过来,和吴孝之还有荣王行了礼,就看着赵含之和赵昱之,问道:“刚才那话跟谁学的,怎么这么没有规矩,和先生道歉去。”

“还小爷,谁跟你说是小爷的。”顾若离蹙眉,这两个孩子学坏起来真是眨眼的功夫,什么话都能记得住,赵含之就垂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我……我……我看书看的。”

他的书都是先生给的,所以责任还是先生的,他不用道歉。

吴孝之一回头就指着赵含之哈哈笑了起来,一脸得意,他带出来的学生,就是脑子够用。

一转眼就把责任推出去了。

“站好了。”顾若离蹙眉看着赵含之,“哪本书,找来给我看看。”

赵含之一愣,没想到娘会让他找出来,他哪里知道在哪里看的,而且……而且他根本不是书上看的,是去城隍庙玩去的时候,跟着一个摇扇子的男子的,“我找不到了。先生书房好乱,找不到。”

还是先生的错,顾若离气的眯着眼睛,道:“娘再问你一遍,这话在哪里学的?你能不能随口说,错在哪里,要不要去和先生道歉。”

“我说。”赵含之一个激灵,立刻改口认错,“我在路上跟别人学的。小孩子不能说,这话不好。我要和先生道歉。”话落,就转过身来给吴孝之行礼,“先生对不起,学生错了。”

“不……”吴孝之张口一句不用还没说出来,就被顾若离的眼神挡了回去,立刻改了口,“嗯,好孩子,以后可不能乱说话了。”

赵含之抱拳应是,又抬头看着顾若离。

顾若离很想撬开这小家伙的脑袋看看,他这几年都学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娘。”赵昱之站在一边嘿嘿笑着,很高兴大哥被娘训斥了,“大哥,坏!”

顾若离就敲了他的小脑袋,“刚才娘可是听到了,有个小朋友也跟着大哥学了哦。你说说看,那个小朋友是谁。”

“我!”赵昱之拍着胸脯,“我说的。”

倒是爽快,就这么痛快的就认了,她嗯了一声,道:“那你要怎么做。”

“先生,对不起。”赵昱之就上前去行礼,道:“学生错了。”

吴孝之忍着笑,装模作样的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赵昱之得到了吴孝之的原谅,就笑嘻嘻的看着顾若离,一副我已经解决问题的表情。

顾若离苦笑。

这些事都和顾引之没关系,他一抬鱼竿,就看到钩子上挂着一只大鱼正蹦跶着,吴孝之高兴的道:“二公子钓到了,厉害啊。”

顾引之一脸淡然的抓了鱼放篓子里,回头和顾若离道:“娘,晚上吃我钓的鱼好不好。”

“好。”顾若离点头,“一会儿让瑞珠姑姑拎厨房去。”

顾引之就抿着唇笑了起来,顾若离看着他一瞬间就仿佛看到了顾清源,矜贵清冷的样子……

像外祖,好啊。

都督府衙门里,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一阵阵的孩子笑声,豆豆十月初八的生辰,现在是翻了年四月,现在六个多月,赵勋一只手将她夹在怀里,一只手里拿着奏疏看着,时不时侧目看一眼女儿。

豆豆手里抓着一只笔咚咚咚的打着桌子,年纪太小手不稳,所以毫无章法的,但是敲在桌面上的声音很好听,她听的很高兴,歪在赵勋怀里咯咯笑着。

大大的眼睛弯沉了月牙,睫毛跟蒲扇似的,红红的嘴唇咧着,还没长牙但是瞧着实在是讨人喜欢。

“这么好玩?”赵勋停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闺女,豆豆就转头冲着老子笑,赵勋一颗心都化掉了,亲了一下闺女的额头,道,“是不是很无聊,爹陪你出去遛弯去。”

豆豆就丢了笔咯咯笑着。

“真乖。”赵勋抱着他出去,一开门就看到外头等了好几人,一个一个的围过来正要回事,却看到赵勋怀里抱着闺女,要说的话顿时咽了,干干的笑着道:“将军,您陪着小姐玩呢。”

“嗯。”赵勋颔首,扫了众人一眼,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话落,就抱着闺女走了,父女两人轻声细语的说着话,后面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自从赵将军得了个闺女,就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赵将军喜欢这闺女,从能抱着出门开始,就简直要成天抱怀里。

赵勋抱着豆豆从都督府走回去,一边走就一边指着路边的东西教她认,豆豆也不知道听懂没有,眼睛咕噜噜转着东看看,西看看,好奇的不得了。

天擦着黑的时候,两个人才回家,顾若离在门口等着,终于看到父女两人回来了,才哭笑不得的道:“你带着她出去,她不闹你?这两个时辰她没吃奶,要饿着了。”

赵勋出门没带乳母。

“跟我在一起怎么会饿。”赵勋将女儿交给乳娘,看着顾若离道:“今天几时回来的?”

顾若离帮他换了衣服,回道:“酉时不到就到家里。三个儿子在钓鱼,这会儿都蹲厨房由先生带着烤鱼去了。”

“嗯。”赵勋应了一声,拉着她坐下来看着她,道:“想不想出去走走,这会儿外面的景色正好,我陪你四处去看看。”

顾若离就不解的看着他,“怎么突然想要出去玩?我书院一堆事,医馆也是忙不过来。”又道:“是不是衙门里有什么事不顺心,还是和圣上……”

“你想多了。”他抱着她亲了亲,道:“孩子多了,我们相处的时间就少了,这回就我们两个,不带他们。”

顾若离抵着他的胸口打量他,笑着道:“你不带儿子倒是说的过去,不带闺女也行。”

“怎么不行。”他将顾若离搂着坐腿上,“媳妇儿才是首位,其次才是他们。”

顾若离笑了起来,依在他怀里,说起来他们还真是好久不曾这么亲昵的说话,就算夜里有亲热的时候,也是偷偷摸摸的生怕吵醒孩子们,难得一会儿安静,还有这份闲情雅致,她挑眉道:“那得空出去散散心,早上出去晚上回来,怎么样。”

“行。”他动情的亲了亲她,手顺着衣角探进去流连着,“都听你的。”

顾若离就拍着他的手,笑着道:“行了啊,给我一点甜头,你就准备得寸进尺了。”话落,就听到隔壁几个孩子哄闹的声音,随即豆豆哭了起来,“听到没有,你闺女哭了。”

赵勋目光一动,一副要起身去看看的架势,顾若离笑着起来拉着他道:“走,去看看。”

两个人去了隔壁的暖阁里,豆豆坐在炕上抓着一个摇铃,当当的摇着,这还是赵含之小时候玩的东西,后来给了赵昱之,如今归豆豆玩儿了……她这会儿憋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赵昱之,眼睛里还噙着泪花。

“不是故意的。”赵昱之看着妹妹,没忍住又捏了捏她的脸,豆豆顿时委屈的不得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赵昱之忙扑上去抱着拍着,“我不捏了,不捏了。”

“你欺负她做什么。”赵含之推开赵昱之,拿袖子没头没脸的给妹妹擦眼泪鼻涕,“不哭不哭了乖乖,哥哥陪你玩。”

豆豆的脸被他擦的红红的,估摸着是磨的疼了,越发哭的伤心起来,顾引之就叹了口气,也爬到炕上来看着妹妹,抓着她的手塞她嘴巴里。

有手吃,豆豆顿时眼泪一歇,啪嗒啪嗒就吃了起来。

“还是你有办法。”赵含之点着头,赵昱之看着嘴馋,“手很好吃?”

赵含之眼睛一亮,“是甜的。”

“我尝尝。”赵昱之说着,抓了妹妹的手就塞嘴巴里,带着妹妹的口水他吃了一愣,顿时呸呸的甩了手吐出来,“哥哥骗人。”

赵含之笑的在炕上打滚,指着赵昱之,“笨!”

“你才笨!”赵昱之大怒,从炕的这头一下子蹿起来,三两下跳起来压在正在打滚的赵含之身上,两人就又动手了。

豆豆不哭了,转头看着两个人打的难分难舍不可开交,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顿时,暖阁里乱做了一团,顾若离和赵勋站门口,不知道说什么好。

“爹来了。”顾引之大喝一声,他的话非常有用,顿时炕上滚着的两个人松了手,一咕噜站起来垂着首,行礼,“爹好,娘好。”

豆豆就看着赵勋和顾若离笑,上下挥着手很高兴。

“在做什么。”赵勋负手进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小子,“喜欢打架?”

赵含之摇头,“不喜欢。”

赵昱之点头,“喜欢!”

赵勋黑了脸盯着老三。

------题外话------

明天还会更一章,周六周日不更!下周一会更,再往后我前面一天预告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