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先动的手?”赵勋看着老三,老三点点头,“是!”

赵昱之的性子就是有什么说什么,错了也敢认,赵含之正好相反,滑头滑脑的不能躲就推,推不掉就耍赖,反正只要能占到便宜,他一身的心眼子都在活动。

“那只手打的。”赵勋盯着老三,老三就将两只手一起伸出来,他站在炕上也只是到他老子的胸口,昂着头一脸严肃的伸出手,“两只一起打的。”

赵勋蹙眉,目光在房里一扫,顾若离就递了根戒尺过来放他手中,赵勋抓了就啪啪打了四次,一边两次。

小小的嫩嫩的手顿时红了起来。

“疼不疼?”赵旭问道。

赵昱之点头,“疼。”

“以后还打吗?”赵勋握着戒尺,赵昱之点头道:“他要是坏,还打!”

赵勋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啪啪又是两下,看着老三,“怎么说。”

“他坏,还打。”赵昱之鼓着腮帮子,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腰板笔直的就是不服软,蓦然的赵勋就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他蹙眉还想说什么,顾若离咳嗽了一声,道:“他为什么坏?”

父子这么僵着,最后没法收场,她只得出来打圆场,手在后面拉了拉赵勋的袖子,盯着老三问道。

赵昱之还是伸着手,又斜眼看了一眼赵含之,随即回道:“他骗我,说妹妹手甜,我吃了不甜,他笑我笨。”

“妹妹的手,是你自己吃的?”顾若离问他。

他点头,她又接着道:“话是你起的头,他接了一句你就信了,都不会去想想对错?”

“我……”赵昱之哪里想得到这些,就瘪着嘴嘴唇颤抖说不出来话,顾引之跪坐在炕上抱着妹妹,抬头看着爹娘再看看弟弟,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道:“爹,娘,三弟知道错了。”

赵含之在一边点着头,附和道:“我以后不和他打架了。”

顾若离就看着老大,气不打一出来,这家伙就是个闯祸的,每回都是他挑事,便点着他的脑袋道:“你为什么笑弟弟笨,他年纪小不懂,你不教他,居然还戏耍他。”

赵含之忽然就哀叹一声,点着头道:“是,我以后不挑事了。”就知道他不能开口,娘每次都会拿他出气,就咕哝了一句,“做大哥真不容易。”

顾若离哭笑不得,赵勋问道:“你说什么。”

“哦。我说我要有个老大的样子。”赵含之抬头,笑眯眯的看着老子,“真的,我改。”

滑头!顾若离没辙了,你说什么他都认,然后转过头就自己拿主意,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这怎么管怎么教呢,谁来教教她!

她回头推了推赵勋,示意他算了,打也打了训也训了……其实只要品行不歪,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赵勋视线就落在女儿脸上,面色顿时柔和了一些,豆豆一看爹终于看她,顿时上下挥着手和一只练习着展翅的小鸟似的,高兴的咯咯笑。

他上前抱着女儿,笑容一点一点溢出来,满目的疼爱,三个儿子排排坐炕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偷偷笑了起来。

“坏。”赵昱之凑哥哥耳朵边低声说,赵含之扫了一眼爹娘点着头道:“嗯,我是坏。”

赵昱之一愣,顿时不知道回什么,哼了一声不理他。

“都去洗手,吃饭了。”顾若离拉着赵昱之起来,抱着他下来,又看着两个大的,“鱼烤好了哦,不想吃?”

两个小子眼睛一亮,顿时点头如同捣蒜一般,“吃!”

话落,就跐溜滑下来,赵昱之也在顾若离怀里拱着,“娘,要吃鱼!”

“你不要急,娘一会儿给你剔。”顾若离抱着他跟着去了宴席室,人太多了暖阁都坐不下了,那边荣王和吴孝之也笑呵呵的进来,荣王一边走一边笑着道:“听说今儿的鱼是朗哥儿钓的?”

“嗯。”顾引之点着头,“祖父,您多吃点,很香。”

荣王就拍了拍手里的酒壶,蹲下来笑着道:“祖父带着酒呢,就着我孙子钓的鱼好好喝一杯。”

顾引之就腼腆的笑了起来。

“周大人说是孩子闹腾就不来吃了,咱们先吃吧。”顾若离请大家坐下来,一家人围着桌子,荣王奇怪的道:“你娘好几日没来了,在忙什么。”

一个人在家里,弄的好像做什么大事一样,忙的不可开交。

“她又进了几盆花照顾着。”顾若离让赵勋将豆豆交给乳娘,自己给三个人孩子剔着鱼肉,盯着三个人,“吃的慢点,小心遇刺。”

三个脑袋就跟波浪似的此起彼伏的点着。

赵勋扫了一眼儿子,没说话。

晚上将三个人哄着睡着,她搂着顾若离沉声道:“等大点,将老大老三送军营捶打捶打。”

尤其是老三,一身戾气不收拾了,将来定会捅娄子。

顾若离现在也不反对了,点头道:“等十五岁的时候再送,小了送去别人不敢教,说不定还学了一身坏毛病回来。”

“嗯。”赵勋靠在床头看着帐子不知在想什么,顾若离侧目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侧目看着她,心里平静安宁,他忽然觉得如果当年他没有遇见她,也没有执着的追着她跑,现在他是什么样子……而她又会躺在谁的身边呢。

霍繁篓?

想到这里,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握着顾若离的腰就蓦地紧了紧,她一愣不知道他怎么好好的变了脸色,“想到什么了?还在生儿子的气?”

“要是当年我们没在一起,你会是什么打算?”赵勋看着她问道。

顾若离一愣,这都老夫老妻了,居然还问这个问题,摇头道:“现在想不到,估摸着会回庆阳去经营同安堂,也有可能还留在京城……”毕竟她京城同安堂开业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在一起。

听她这么说他脸色好了一些,轻嗯了一声,看着她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捧着她的脸便是一个深长的吻……

顾若离喘不过来气,只能被动的被他索取,许久之后他停下来看着她,道:“谢谢。”

“嗯?”她呼着气一愣,“谢什么。”

他又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含笑道:“谢谢你给我一家。”

没有她,他又怎么会现在的生活……

“哈。”顾若离笑了起来,搂着他的脖子挑眉道:“那我也要谢谢你啊,没有你我也没有这个家。”

他从善如流的点头,“也对。也不会有闺女和儿子。”

“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是男人。”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我和谁成亲都会生啊。”

他脸色一怔,顿时噙着她的唇咬了一下,道:“你再说一遍。”

她揉着唇蹙眉道:“疼死了。”捶了他一下,道:“你现在越活越回去了,跟毛头小伙子似的,现在还讨论这个问题。都成亲好几年了,你再说如果……如何我家不出事,我现在可能还待在顾府里做三小姐呢。”

“不成亲?”他问道。

她摇了摇头,道:“真没想过这事儿,我觉得我要是不想,我祖父和父亲一定不会为难我。”

这个倒是。

他颔首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反正她没有打算过嫁给除了他以外的人就好了。

“今天怎么了。”顾若离忍着笑,赵勋没回话,唇落在她的脖颈上,衣襟他被拉开……生过孩子后她丰满了许多,肌肤比以前跟好,轻轻一碰便泛起层层的红晕,他看着目光便暗。

就在这时间,房门吱吱嘎嘎的被推向,露出一条细缝,随即一叠的影子从细缝里透进来,赵勋一愣顿时黑了脸,顾若离推着他下来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

外面亮房里暗,进来的人看不清里面,三只小小的人排着一队一个一个进来,蹑手蹑脚的,赵含之领头嘘了一声看了眼床上,爹娘已经睡了,他捂着嘴偷偷的笑着,一脸得逞的压着声音,“睡着了。”

顾引之也凑过去,看不清还将小手放赵勋鼻子上探了探,赵勋额头的青筋都爆起来了,这小子是不是试试他死了吗。

“果真睡着了。”顾引之脱了鞋站在脚踏上,赵昱之跟着问道:“那我们睡哪里。”

赵含之轻车熟路指了指床脚,“这里,这里。”

话落,三个小家伙就跟三只小猫似的爬床脚来,缩着爹娘的脚边。

床不大,三个人并排还加着爹娘的脚,顿时挤的嗷嗷叫,赵昱之推着赵含之,“我的手,疼!”

“嘘。”赵含之低声道:“别吵。”

赵昱之嘟哝着缩里面,不高兴的道:“我要和娘睡,不和你们睡。”然后就爬起来朝顾若离那头,床上一堆的脚,腿,手,他踩被子上根本踩不稳,就听到赵含之喊着,“我的脚,你踩我叫了。”

顾引之捂着嘴将腿抱着揉着,赵昱之摇摇晃晃的往前一趴,正要砸顾若离身上,赵勋长臂一伸接住了儿子。

顾若离惊住一身冷汗了,也不装睡了看着近在咫尺儿子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娘。”赵昱之顿时笑了起来,拱着推开赵勋的手趴顾若离怀里,“娘,我想和你说。”

顾若离抱着他塞被子里,搂着怀里,“行,和娘说。”

她话落,被子里另外两个小家伙就跟老鼠似的窸窸窣窣的钻了过来,两只脑袋缩被子里落在中间,“我们也要和娘睡。”

“床太小了。”顾若离叹气,“要不打地铺,你们谁要睡地铺?”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小手一抬指着赵勋,异口同声,“爹!”

赵勋黑脸。

……

泰山的山顶上,传来一阵阵的呐喊声,韩苗叉腰冲着下面乱吼,“喂……”回声四面八方的传了回来,一声接着一声,她听着哈哈大笑,山谷也跟着她哈哈大笑。

后面的游客看着小姑娘的样子,都笑了起来。

“舒服啊。”韩苗苗坐在悬崖峭壁上,两只脚吹在下面,手里抓着石子儿往下丢,丢下去根本听不到声音,好像那颗石子永远都不会落在地上。

她心情很好,从安南出发在外游荡了一年多,虽不算一个合格的赤脚大夫,但是她这一番游历,真的是长了见闻,也见识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病例。

她都记着攒着回去问顾若离。

她翻了个小册子出来,翻开,册子里用炭笔记了许多的东西,里面还夹着两封信,一封是赵安申的,一封是梁欢的。

梁欢的很简单,只是和她说她考中举人,赵安申的更简单的,寥寥几个字,问她在哪里,遇见了什么人。

她笑着,拿了张空白的纸出来,趴在石墩上打算回信。

安申:我现在在泰山,四面空旷,清风舒爽……我弃了马一路步行走着,我的鞋子都被磨破了,你想不到吧,我光着一只脚爬到山顶上,现在脚底都磨出一个水泡了……不过也值得。

她将这一年的见闻都说了一遍,然后放了笔,末尾写了一句,你还好吗,听说皇后有了身孕,真是恭喜你,要做父亲了……想了想她又划掉了,可是看着脏兮兮的纸面,又觉得太不好看,索性将最下面一点撕了。

信纸短了一截,她瞧着笑了笑,拿帕子擦了擦鼻子将信纸叠好塞怀里,又给梁欢回信。

阿欢:我还活着呢,在我回来前你不准成亲啊,好歹也让我喝一杯喜酒吧,还有,我得闹洞房听墙角才行……你要等我啊,我说不定下半年就回去了,下一步打算江南走走,我都没去过,太可惜了……

还有哦,你猜我遇到谁了,我遇到了霍大哥,远远看到的,他没有看到我,他好像腿瘸了,走路怪怪的,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县主呢。

算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她说着,哈哈笑了起来,将信收了下山,找了信封装好拿顾若离的名帖将信送回了京。

信到了苏顺义的手中,他一路小跑的往御书房去,半道上就遇到了林皇后,他蹲身行了礼,林皇后看着他手上的那封信,扬眉道:“是圣上的信?”

来的都是奏疏,鲜少有信,而且字也歪歪扭扭不修边幅。

“是。”苏顺义一愣,将信不动声色的藏袖子里,“圣上正等着看,奴婢这就送去。”

他顺着弓着腰往后退,林皇后颔首,道:“给我吧,我正好要去见圣上,给带去。你先等一等帮我回去将我落宫里的燕窝粥端来。”

苏顺义一愣。

------题外话------

周末我就不更了哈…。休息两天,周一再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