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豆豆周岁的时候,抓的是一张弓,太皇太后在一边看着,沉着脸问道:“谁把这劳什子东西放桌子上的。”

顾若离朝赵勋扫了一眼。

“老七。”太皇太后立刻会意,无奈的道:“好好的姑娘家,你不照着闺秀培养,居然放了个这东西在上头。”

当年他三个儿子抓周的时候,他都没放这些刀枪捆棒。

赵勋抱着闺女和太皇太后浅浅一笑,道:“难得她喜欢,就全了她的意思。”

“你可真是。”太皇太后无奈的摇着头,指着赵勋对顾若离道:“他这宠的没边了啊,等这小丫头再长大点,只怕要翻天了。”

顾若离也跟着点头,道:“祖母您说的对,回头我就好好说说他。”

太皇太后这才满意了点,带着方樱回了宫。

顾若离就回头看着赵勋还有女儿笑,又过去捏着女儿的小脸,嫩生生的能掐出水来,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转着,看着她列着小嘴,“娘。”

“没个样子。”顾若离点着她的小鼻子,“老祖宗说的对,姑娘家就该有个姑娘家的样子。”

豆豆还是笑着抱着爹的脖子。

“我闺女,要什么样子。”赵勋搂着闺女拉着顾若离回内院,她跟在后面笑着道:“小心你宠出个娇小姐来,将来嫁不出去。”

赵勋一脸的不以为然。

他的闺女还愁嫁?再说,不是顶出色的,他也不可能把闺女嫁了。

顾若离一看他的样子就明白他心里想什么,摇着头笑着道:“难怪儿子说你偏心,瞧你这心都歪成什么样子了。”

赵勋挑眉忽然回头凑在她面颊上亲了一下,道:“歪到哪里去了,都还在你手里。”

“行了啊。”顾若离不想和他说了,越老越没正经,“当着孩子的面呢。”

赵勋拉着她的手慢慢走着,手中的豆豆趴在肩膀冲着娘咯咯的笑,“亲亲……”

顾若离脸一红,看着女儿道:“亲什么,闹腾了一上午,你也不累的慌。”

豆豆小小的脑袋一缩,将脸陷在爹的肩膀里,只露一双眼睛来,怯怯的看着娘。

“又装成这样,小魔王。”顾若离哭笑不得,几个孩子,一个比一个难缠,她这边刚想完那边就听到蹬蹬的脚步声,三个儿子一溜儿的朝这边跑了过来,赵含之一边跑一边喊着,“娘,娘,我们去地里抓鸡。”

说着,人一下字扑了过来,撞在她腿上,她险险站稳拉着老大道:“走路慢慢走,跑什么。”

“着急。”赵含之笑着,回头看着顾引之寻求同伙,“对吧。”

顾引之扫了哥哥一眼,没说话。

“笨。”赵昱之跟在后面一脸的嫌弃,“大哥最笨。”

赵含之脸一沉警告的看着弟弟,指着他的鼻子道:“老三,你要是再插嘴小心我揍你满地找牙。”

“来啊。”赵昱之昂着头,一脸的挑衅,“来啊。”

赵含之撸着袖子就要过去,还不等他有所动作,豆豆就已经拍着手起哄,“打,打!”

这也的画面,几乎每天都要上演,顾若离拉着赵含之咳嗽了一声,道:“想罚站了是不是。”

“不是。”赵含之摇头笑嘻嘻的,顾若离就又看着老三,赵昱之不怕点着头道:“打完了娘再罚站。”

顾若离气不打一出来,指着院门,“去站着去。”

“又没打。”赵昱之垂着头不服气,可人还是腾挪过去了,不高兴的回头看着娘,“那站完了,您带我们去抓鸡吗。”

书院的后面开了荒,种了许多药草,偶尔还会有野兔和野鸡之类的在地里窜着,有一回周铮带着四个小子加一个闺女在地里滚了一天,还真是抓了两只野鸡回来。

此后,几个人就一直惦记着抓鸡的事。

“娘问过你爹的意思后,才会决定。”顾若离板着脸看着儿子,“你站够了时间,再来说这件事。”

赵昱之哦了一声,乖乖站在门边。

赵含之看了一眼弟弟,捂着嘴缩着肩膀笑的一颠一颠的。

顾若离懒着管他,牵着顾引之跟着赵勋一起进了暖阁,一上炕豆豆就活络了起来,自己脱了鞋子光着白白胖胖的小脚,从这头跑到那头,一会儿抱着玩具,一回腾着书,忙的一头汗。

赵勋就站在炕边看着,生怕闺女会掉来。

“要不,我带着儿子去书院吧,闺女留在家里。”顾若离给两个儿子擦脸洗手,将干净的衣服丢给两个人,两个人也不过三岁,穿棉衣很不好脱,两个人坐地上脱的吭哧吭哧的。

听到娘说书院,两个人动作一顿就抬头殷切的看着。

“一起去吧。”赵勋将闺女拉过来擦汗,“我今天没事,晚上和你一起回来。”

他说去顾若离当然不会反对,自己也换了衣服,扫了一眼地上辛苦穿裤子的两个小家伙忍着笑,也不管他们坐在炕边喝茶,两个人好不容易换好了衣服,喘着气道:“娘,那我们走吧。”

“等老三站够了时间。”顾若离给赵含之擦汗,“你去找韩妈妈拿些点心装在包包里背着,一会儿饿了可没有零嘴吃。”

赵含之点着头,掀了帘子一溜烟的跑出去。

“去,去。”闺女冲过来从后面抱着顾若离的脖子,啪嗒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笑着道:“娘,去。”

顾若离放了茶盅抱着闺女,皱着鼻子道:“你去了也不准下地,上次蹭的一嘴的土,脏死了。”

豆豆咯咯笑着。

“娘。”门帘子掀开,赵昱之探进一张小脸来,看着里面,“我站够时间了。”

顾若离点了点头,板着脸道:“找瑞珠姑姑换衣服去,我们出门。”

“真的啊。”赵昱之顿时笑了起来,拍着手,“出去玩喽!”

一溜烟的跑着,一边跑一边喊瑞珠。

一家人收拾妥当挤着一辆车往书院而去,四个孩子难得圈在一个空间里,赵勋又在,所以一个个的都不敢动,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豆豆靠在爹的腿上笑着抓住了赵含之的头发,一扯。

“疼,疼!”赵含之握着豆豆的手,“快松手,好疼啊。”

豆豆觉得有趣冲着哥哥笑,扯的更用力。

“松手。”顾若离拍着豆豆的小手,“娘和你说了几次了,不准拽别人头发。”

豆豆不肯松,顾若离就拉着她的头发扯了两下,疼的很豆豆小脸一顿看着娘,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记住疼了没有。”豆豆一哭就松了手,顾若离给赵含之揉着头,看着闺女道:“知道疼了,下次就不会拽别人的了。”

豆豆拱着小屁股缩在爹怀里哭的地动山摇。

“娘,我没事。”赵含之眼里噙着泪花,可看着妹妹他也不好意思一起哭了,摇着头,“你别骂妹妹了。”

顾若离心头失笑,就看着赵含之爬过去抱着妹妹拍拍,拿袖子给她擦眼泪,“大哥不疼,别哭了。”

“我成恶人了。”顾若离瞪着赵勋,他看着失笑摸了摸她的头,道:“没事,在我眼里你最好。”

她拍开他的手,哼了一声,又气不过去捏老大的脸,赵含之冲着她娘笑,扑过来窝在她怀里,道:“娘,我最喜欢你了。”好像知道她娘生气了一样。

“娘怎么没感觉到呢。”顾若离抱着儿子,她话一落,老二老三都扑了过来,围着她趴在她腿上身上,纷纷点头附和,“我也喜欢。”

顾若离笑了起来,看着三个儿子,道:“娘可不信,除非……你们一人亲我一下。”

赵含之笑着,搂着顾若离的脖子就啪嗒亲了口,顾引之也凑过来亲另外一边,赵昱之拱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站在顾若离的腿上,捧着娘的脸对着眼睛亲了一下,冲着她笑着道:“甜不甜?”

“甜。”顾若离笑了起来,“比吃了蜜糖还甜。”

那边豆豆看着也不哭了,扑着过来,“亲亲……亲亲……”的喊着,顾若离就将脸凑过去,豆豆也亲了一下,点着头,“甜。”

顾若离哈哈笑了起来,还不等她说话,赵勋忽然咳嗽了一声。

“爹也亲。”赵含之按着顾若离的头喊着自己的老子,“快来亲娘。”

顾若离哪好意思在孩子面前和赵勋打情骂俏的,拉着老大道:“行了,一会儿车子闹翻了。”

“爹,亲。”赵昱之也点着头,“一人一次,甜。”

顾若离哭笑不得,一转头就看到赵勋还真的凑过来了,她笑着推着他,道:“和孩子们一起胡闹,你越发没样子了啊。”

“他们强烈要求。”赵勋捧着她的脸,照着她的唇啄了一下,又觉得没尝出滋味来,又亲了一下……

四个孩子围着父母又是笑又是跳的,“爹亲娘,爹亲娘。”

“教坏孩子。”顾若离推着赵勋,闹了个大红脸,又拍着闹的最欢腾的赵含之,“做好了,就你事儿最多。”

赵含之哈哈笑着,过来也捧着顾若离的脸忽然凑过来亲她的嘴巴,“爹亲,我也要。”

“这小子。”她还没反应过来,另外三个也一窝蜂的凑过来。

顾若离拿脚踢赵勋,掰扯着孩子,赵勋捧着她的脚笑了起来。

闹腾了一路,几个小家伙楞是出了一身汗,顾若离拉着几个人排排坐着取了帕子出来,一个个的擦汗,“再闹腾,就跟着车子跑,不准再坐了。”

“那更出汗。”顾引之顶了一句,顾若离就拍他的小屁股,“出汗也是你的事。”

顾引之回头笑着。

到了书院,顾若离去上课,三个儿子牵着妹妹直奔后院的菜园子里,一人捡了根树枝扑棱着,“抓鸡,抓鸡!”呼啦啦的动静大的很。

赵勋负手跟在后面,看着儿子女人在田埂上摔着打了几个滚儿,一头的灰土他也不去扶,几个人也不哭闹爬起来接着跑,一会儿工夫新换的衣服就满是泥巴,四张小脸也脏兮兮的。

“这里有个沟。”赵昱之拉着妹妹,“你别动,我抱你。”

赵昱之一脚踏在另外一边,横跨着水沟,想要将豆豆抱过去,他哪里抱的动,一提起来自己就被压了下去,咕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水沟里。

屁股顿时沾了水湿漉漉的,他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妹妹,又伸手摸摸自己的屁股。

湿了,还冷!

“自己起来。”赵勋将女儿提起来放对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老三,赵昱之委屈的看着爹,撑着一手的泥东倒西歪的爬起来。

身上的衣服没一块干净的。

跑前面的老大老二又折了回来,赵含之捂着嘴笑跟着顾引之一起去拉弟弟,赵昱之瘪着嘴想哭不好意思哭的样子,通红了脸,赵勋道:“要是觉得难受就回家换衣服去。”

“不难受。”赵昱之立刻摇头,眼泪也憋回去了,“一点都不难受。”

他特意来这里玩的,还没玩就回去,不是白摔了一跤。

赵勋点点头跟在后面,豆豆走不动就回头扑在赵勋腿上要抱,他将闺女提起来放肩膀上,赶鸭子似的赶着三个小子,一溜排的走在田埂上。

“嘘!”赵含之让大家不要说话,“声音太大会吓跑他们的。”

赵昱之会意的点着头,缩着小脑袋蹑手蹑脚的走着。

赵勋将闺女放下来,自己找了个地儿坐了,就看到四个小家伙在地里跪着趴着翻枯草找野鸡……

“爷。”孙刃从后面过来,手里拿着信,“杨大人来的信,刚到京城。”

赵勋微微颔首接过来,扫了一眼几个孩子低头去看信。

等他看完了信,就发现几个孩子已经走远了,正和附近村子里的几个大孩子一起面对面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剑拔弩张的样子……

“看样子闹的不愉快。”孙刃指了指,“属下去看看。”

赵勋摆了摆手,道:“不用,看着就好了。”

孙刃应了一声,看着对面的一群人,五个七八岁的男孩子,也是淘腾的一身泥巴,手里提着一只野兔,疯跑疯玩着,这会儿对着四个小家伙一排站着,四个小的还不到对方的胸口高。

“在吵架。”孙刃看着新奇,又怕几个孩子吃亏,“这……是要动手了?”

看样子,像是要抢兔子的样子。

赵勋坐着没动,远远看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