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有什么可得意的。”赵含之不屑的扫了一眼那只昏死的兔子,撇撇嘴,“我们也能抓到。”

赵昱之点头:“对!”

那几个孩子其中一个略大点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四个小家伙,“就你们?真是天大的笑话,小鸡崽似的还想抓兔子。”

“兔子抓你们还差不多。”

那几个大的孩子显然瞧不起他们四个,叠起来还没一人高,还是娇滴滴的富家少爷小姐。

赵含之冷笑,顾引之站在一边抱臂看着也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赵昱之攥着拳头指着对面的几个人,喊道:“打他!”

爹说了,该动手的时候就动手,不要废话。

他话一落小小的人已经动了起来,犹如一只小小的豹子,蹭的一下蹿起来,照着对方的胸口就塞了一拳,手没下来脚就上去了,将一个大孩子顿时打的蹬蹬腿了两步,倒在了后面的水田里。

那孩子一脸发懵,这还没说好呢,就动手了?

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喊着,“爹,娘!”

赵昱之才不管他喊谁,反正他不高兴了,谁让他们挤兑他们年纪小。

一看动了手,赵含之立刻眼睛一亮,冲着最近的一个孩子猛然就推了过去,这一推将对面剩下的四个人都推醒神了,他们将兔子往正哭的孩子怀里一塞,撸了袖子就跑了冲了过来。

对方五个人,倒了一个在哭,所以四个对四个还真是公平的很。

赵含之缠着那个个子最高的,他从小打架长大的,遇到谁都挑衅,说不上喜欢但是挑事儿是他最大的专长,他扑过去顿时被对方摁倒在地,他也不含糊,手一抓就抠了一把土啪叽就砸脸上去了。

那孩子呸呸了两声,将嘴里的土吐出来,人骑在赵含之身上掐脖子,“小崽子,就凭你这个小胳膊小腿的,也敢和我打架。”

“那你就试试。”赵含之又抠了把土,这回有经验了直接朝对方眼睛里撒,一撒一个准儿,对方眼睛里落了灰忙松手去拂,他一个骨碌卯足了劲儿推开对方,翻个身就将那孩子压下来了。

他才不会只掐脖子,照着鼻子就打了一拳,那孩子被打懵了瞪着眼睛,忽然眼泪汹涌是上来,捂着通红的鼻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赵含之不动,就骑在对方身上,哼哼的笑着。

顾引之打架斯文很多,对方拉着他的领子,他也拉着对方的领子,两头小牛一样顶着头,他人小力气自然也小,被顶的蹬蹬不停后退,他心里着急可又没什么经验,一转头就看到了赵含之赢了,他嘴巴一抿卯足了劲儿,那孩子见他使大力就瞧不起他的笑起来,“小不点儿,就你这吃奶的力气。”

说着,也使劲儿拿脑袋顶顾引之。

顾引之算着力气,忽然就松了手身子往一边一闪,对方力道用的太大,猛然没了着力点人收不住一下子蹿了出去,跑不稳啪叽就摔地上。

孩子反应也快,摔了一脸的泥立刻就要翻身起来。

顾引之迅速跑过去,一下子就骑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骑身上没用,力气大了一样能将他拱下来,只有骑脖子上压着,才翻不了身。

果然,那孩子被他压在地上,脸贴着地只能舞着手,顾引之回过身啪啪的打他屁股。

赵昱之向来喜欢打架,一有架打眼睛都红了,兴奋的不得了,他方才解决了一个,这会儿正兴奋呢,遇上对面冲过来的,他拿着脑袋就去顶肚子,那孩子一让他顶了空头发还被人揪住了,拽着他的小脑袋往后仰。

赵昱之大怒,他何曾吃过这样的亏,可手中没东西,反着脸对天他又够不着对方,忍着头发的痛他思来想去,忽然就勾脚上来脱了鞋子,抓着鞋后跟照着对方抓着他鞭子的手就抽。

抽的不稳打着自己他也无所谓,一会儿工夫他头上脸上都是自己抽的鞋底印子,那孩子手也被打红了吃不住松了手,赵昱之翻了身就将手里的鞋子砸对方脸上,“刚打小爷,你不想活了。”

他这话说的顺溜的很,从打一听到那天他就喜欢。

说着,小小的人蹿起来踢对方的腿,酸劲被踢那会儿疼的厉害,那孩子蹲地上捂着小腿,赵昱之一看时机很好,随即就扑了上去,他比赵含之横多了,打哥哥不能打眼睛,可是打敌人就不管这些了。

照着眼睛就用拳头砸。

远远的赵勋看着就走了过来,喝道:“行了。”小孩子打着玩儿,谁吃了亏都无所谓,可不能伤人家眼睛,这小家伙出手太狠了。

赵昱之抬头看了一眼老子,捏着拳头回道:“他欺负我。”话落,啪的一声,拳头就换了个位置,砸对面鼻子上。

他拳头都准备好了,哪还有不打收回来的道理。

赵勋瞪眼。

孙刃撇过脸去憋着笑,三公子这架势怎么看怎么像他们爷。

听说,他们爷小时候打架也是这样,打的时候豁出命,反正是不能吃亏,打完了什么后果再说。

其实,现在也还是这样。

赵勋上去将赵昱之提溜起来往地上一丢,又将被人反扑的老大和老二也提溜起来丢在地上,一回头就看到自己闺女正个小子大眼对小眼。

她年纪太小了,对方不忍心动手,而且,还是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瞪她,还全是因为她在瞪自己。

那孩子挠挠头,干巴巴的笑着,道:“你爹来了。”

豆豆不动,用短短的手插着腰,一副就想和你打架的架势,那孩子见她这样就不打算和她闹了,自己的同伴又吃亏了,就回头去扶同伴,豆豆一看机会来了,顿时在地上捡了个土块,照着屁股就砸了过去。

其实也不疼,她力气小,但是那孩子吓了一跳,回头过来看着这个小不点,顿时感觉自己轻敌了。

一时间,愣愣的站在原地揉着屁股。

赵勋也楞了一下,顿时嘴角就勾出笑意来,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自己闺女像个小辣椒是好事啊,不是逆来顺受,将来就算成亲了夫君也奈何不了她。

想到这里,他又冷了脸。

他的闺女,谁能配得上,这么漂亮聪明……

走过去,将闺女抱起来搂在怀里,一回头对着三个小兔崽子道:“打够了没有,起来!”

三个儿子咕噜噜的爬起来,一头一脸的泥巴,跟捏的泥人似的,但是架没打输,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得意。

尽管得意,可也不敢在老子面前过分,三个人垂着小小的脑袋乖巧的立着。

“回去罚站。”

三个小家伙哦了一声,连走还不忘挑衅的对“敌人”瞪眼睛,赵昱之跟是挥了挥拳头,光着一只脚踩在土里,冷的他打了个哆嗦。

这才想起来,刚才鞋子被他当武器丢出去了,又蹬蹬跑回来捡鞋子穿上。

袜子黏着泥巴,鞋子湿漉漉的,他就这么套脚上,走了几步鞋子就掉了,他索性将袜子一起脱了,光着白胖胖的小脚跑着,一边跑一边嘶嘶的吸着冷气。

“我来背你。”顾引之蹲下来,赵昱之摇头,“不背,丢人。”

话落,就跑在前面,脚底被干土硌的通红通红的。

“将这几个孩子领书院去,让县主看看伤着没有。”赵勋回头吩咐孙刃,孙刃应是拉着几个大孩子道:“找大夫看看去,一会儿我送你们回家去。”

几个孩子怕赵勋也不敢反抗,跟着孙刃走了。

“为什么拿土砸人家,嗯?”赵勋抱着闺女慢悠悠的走着,豆豆就皱着鼻子,道:“他凶。”

赵勋扬眉,问道:“凶你就打人家,这哪里的道理?”

“凶,该打。”豆豆哼哼了两声,一副再来一次她还是会出手一样,赵勋顿时失笑,道:“也对,凶你就该打。”

豆豆一看老子不骂她了,顿时高兴起来。

父女两人回去,没进院子就看到顾若离牵着三个小家伙出来,脸色沉沉的,一看到赵勋乐颠颠的带着闺女,她就道:“不是让你照看吗,怎么还和别的小朋友动手了,要是伤着被人伤着自己怎么办。”

赵勋回道:“小孩子下手,那能伤着。”

“你这叫纵容。”顾若离气的不行,和赵勋发火,“现在小了你由着,等大了还不知道闹腾出什么祸事来。”

赵勋想说什么,一看三个儿子并排看着他,就道:“回去罚站。”连累他被顾若离骂。

他从来不纵容儿子。

顾若离白了他一眼,将三个小家伙塞马车上去,自己也跟着上去,怒着道:“娘平日里怎么和你们说的,张着嘴是做什么用的?”

“吃!”赵昱之奶声奶气,一本正经。

顾若离被噎住了,瞪眼道:“行,往后你的嘴都不要用来说话。”

赵昱之瘪着嘴,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

“说话。”赵含之补充了一句,顾若离就接了话,“会说话不能讲道理吗,为什么要动手?”

顾引之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沉默的,所以垂着眼眸静静坐着,好像睡着了一样。

他今天也打了,但是现在娘正在气头上,谁冲上去谁倒霉。

“不打不行。”赵昱之义正言辞,“说了不听!”

顾若离被气狠了,目光一扫落在老三脸上,点头道:“是,不打不行,说了不听。”

赵昱之还小,这种隐射的话他听不懂,就点着头嘿嘿笑了起来,觉得娘是赞同他的观点了。

“笑什么。”赵含之胳膊肘怼了一下老三,低声道:“笨死了,娘是要打你。”

赵昱之笑容一收顿时尴尬不已,随即怒瞪大哥,“谁笨。”手就已经攥了拳头了。

基本上,只要出现了矛盾,他撸袖子攥拳头是第一反应,比嘴巴快。

赵含之就坏坏的笑,又在后背拿手戳了一下赵昱之。

赵昱之二话不说,小拳头就挥上来了。

赵含之根本不怕,他娘在这里,赵昱之的拳头根本打不着他,所以他当做没看见老老实实的坐着,可脸上啪叽一下落了一下,把他打的一懵,他瞪着眼睛不看弟弟而是朝她娘看去了。

心想,你明明看到老三动手,为什么不制止。

顾若离就抱臂看着他,挑着眉头,不说话。

赵含之明白了,他娘是知道了他戳了老三,老三才打他的,他顿时委屈的不行,憋着嘴冲着顾若离哭,“娘偏心。”

“好好说话。”顾若离瞧着车板,将两个儿子板正坐好,看着赵含之,“我怎么偏心。”

赵含之就抹着眼泪道:“老三打我,您不管。”

“你呢,你怎么说。”顾若离就看着老三。

赵昱之就哼了一声,道:“我就打了。而且,他先动手的。”

“我就戳你一下,你就打我。你欠打是不是。”赵含之蹭的一下跪着稚气身体来,身上的泥巴干了,一抖落了一褥子的,顾若离看着头疼的不得了……她不反对吵架,能把道理谁清楚了,说明这孩子机灵,逻辑性强。

光用拳头解决问题,这是傻子做的事。

可惜,她家老三就是这样的傻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就属他拳头最大的架势。

她听着两个日子吵架侧头看着抱着闺女站车门外的赵勋,赵勋将闺女往她怀里一塞,就伸出长臂一手一个提小鸡似的把两个儿子提下来。

他自己往车上一座,对孙刃道:“走吧。”

马车就嘚嘚的走了起来,老大和老三傻眼了,这是打算将他们丢下来?

“娘。”赵含之向来“没骨气”,一看这情况立刻服软,“娘我错了,不要丢下我们。”

赵昱之就板着脸站在原地,攥着小拳头气呼呼的样子。

车走的不快,而且后面还有侍卫守着,所以赵勋和顾若离都没看他们。

赵含之跟着跑,一边跑一边抹泪,“我害怕啊……我肚子饿啊……”就在这么喊着跟着跑,还真叫他追上来了。

小腿一瞪,居然抓住了车板,孙刃勒了马,赵含之滋溜一下爬上来坐稳,拍着胸口叹气,“吓死我了。”

再回头,就看到赵昱之还站在原地犯倔。

“快点。”赵含之招着手,“要不然把你丢了啊,晚上这里有狼。”

赵昱之眼睛一亮。

这是连狼也镇不住他了。

“娘。”豆豆抱着顾若离的脖子撒娇,“三哥,好!”

这是求情了。

“爹,娘。”顾引之也跟着求情,“他知道错了。”

顾若离皱眉,赵勋也没说话。

“我……”赵含之犹豫了一下,想了想道:“我去拉他回来。”说着又舍不得下去,回头哀求的看着赵勋,“你们等我们啊。”

慢慢的滑下去去拉赵昱之。

赵昱之被拖着过来,站在车边。

“笨!”赵含之道:“这里走回去脚疼,快上去。”

赵昱之很委屈,每次倒霉的都是他,爹就从来不训二哥和妹妹……

越想就越委屈,瘪着嘴就是不哭,攥着拳头站在车底下。

“走。”赵含之抱着他往车上塞,顾引之在上面拉,两个人忙了一头汗终于将赵昱之塞车里了,赵含之这才爬上来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顾若离看着心里这才安慰了点。

不管怎么斗,对外有矛盾时三个兄弟还是很团结的。

但是罚还是要罚,一个都逃不掉。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哈…新的一年事事顺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