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苗苗在同安堂给刘大夫打下手,一会儿开方子,一会儿抓药,耳朵上架着一直炭笔时不时在自己的本子上记录着。

等病人都走了,刘大夫回头看着她笑道:“都忙了一天了,你也去歇着吧,这个时候估计不会有病人来了。”

韩苗苗朝外头看了看,才发现天都黑了下来,她摸了摸肚子嘻嘻笑着道:“那我走了啊,我还真是有点饿了。”

说着,脱了身上的罩衣,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蹦蹦跳跳的走了。

刘大夫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一直就没有长大。

韩苗苗去了梁欢家里,他们一家三口正围在桌子边吃饭,见着她来焦氏道:“来的正好,快来吃饭。”话落,就多放了一双碗筷。

“好香啊。”韩苗苗洗手坐下来,呼啦呼啦的扒了几口,梁欢看着她的吃相,道:“是不是一整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这会儿饿的难受了?”

韩苗苗一嘴的东西点着头。

“你这孩子。”张丙中无奈的道:“再忙也要吃东西,不还有点心吗,一转身就塞一块在嘴里嚼着,好歹也能垫垫饥。”

韩苗苗笑着,她就喜欢赖在梁欢家里蹭吃蹭喝。

吃过饭,韩苗苗和梁欢上街去溜达,又买了好些零嘴,梁欢给她提在手里,两人漫步目的的溜达着,她边走边吃,“我又想出去走走了,一直待在这里好闷啊。”

“你这是心野了。”梁欢失笑摇了摇头,又失落的道:“听说县主和将军明年也要回庆阳了,往后京城又冷清下来了。”

这件事韩苗苗也知道,前些日子她还听县主说将青囊书院的事交代出去,等回了庆阳她就不开书院,而是专心打理庆阳的同安堂,守着顾家的旧业。

“早就说好的事,你失落什么。再说,你要春闱了,等将来你不如求了外放去西北做几年官,到时候不就又在一起了吗。”韩苗苗道:“至于我,我出去一段时间还会回来的,所以你根本不用念着我。”

梁欢知道,这道宴席早晚都会散的,只是时间的关系。

他好怀念小时候,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县主时的情形……那么多人在指责她,她却是不疾不徐的说着话,眼眸的光澄澈平稳,给了人安心可靠的感觉。

那一刻,他脑子里就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让他站出去。

他也这么做了,从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他很高兴,也很得意,得意自己那一刻的果断和勇敢。

“你现在是只鸟,京城这个笼子是关不住你了。”他说着笑了笑,又迟疑了一下问道:“要去宫中和圣上说一声吗。”

韩苗苗点头,“要说,不让他会生气。”又道:“我去找苏顺义,让他传个话。”

梁欢点头。

韩苗苗走的那天,梁欢记得是个艳阳天,秋高气爽四面暖风,吹在人的脸上柔柔的,让人觉得舒服。

他站在落马坡上看着她骑着马回身冲着他摆手,他笑着眼眶微湿也挥着手。

他静静站着,看着她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了一个黑点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无力的坐下来躺在已没什么生机的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怅然一笑。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他听到了翻身坐起来,纵然离的远可他还是一眼认出来,那个人是赵安申,他谁都没有带,只身一人骑着马如电一般的从他面前蹿过去。

却并没有发现他。

一直走着,追着前面的人……梁欢很羡慕赵安申,至少……至少他得到了韩苗苗的那份喜欢,虽然没有结果,可比起他来却要幸福的多。

他笑了笑,朝远处看了一眼转身慢悠悠的往城里走。

人活一世并不容易,他没有资格伤春悲秋,他有理想有抱负,他也愿意为了这些燃尽余生的光。

赵安申的马是好马,跑的时候如风掠过,不过一刻钟他就看到了韩苗苗的身影……韩苗苗似乎而已感觉后面有人来,她回头就看到了赵安申,骤然勒停了马,她停下来含笑等着她。

“你怎么来了。”她心里都懂,可有的话不能说的太明白,“打算和我一起游历去?这可不行,回头赵将军第一个不饶我,说我拐了圣上跑了,要砍头的。”

赵安申停下来,听着这话淡淡一笑,道:“你的脑袋永远是你的!”

韩苗苗哈哈一笑,摸了摸脖子,“这会儿能摸到脑袋还真是感觉不错。”她说着,两人翻身下马,将马儿放在路边吃着草,他们往林子里走了几步停下来,四目相对,赵安申拿了个信封出来,“这个带着。在外面住的吃的要好点,免得生病或是遇到歹人,也没有人帮你。”

韩苗苗没接,赵安申就塞在她手里,“都是零碎的银票,你用起来方便。”

“谢谢。”韩苗苗也不客气塞怀里去了,笑着道:“就为了给我送钱啊,你这也太豪爽了。”

赵安申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忽然一拉将她带到自己怀里来。

脸贴在他的胸口,能清晰的听到他胸膛跳动的声音,韩苗苗没动静静靠着。

赵安申抱着她,使劲儿的将她箍在怀中,仿佛他用尽了力气,她就能嵌入他的身体里,和自己化为一体,许久之后他声音沙哑的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次,韩苗苗不想再回来了,她打算将没去过的地方走一遍,然后就去庆阳等顾若离,以后就在庆阳定居了。

赵安申也感觉到了,所以任性的不管不顾的过来送她,他说不清楚,就感觉心头尖锐的疼,疼的他喘不过气来。

“我给你写信。”韩苗苗道:“你……多保重。”

许久之后赵安申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松开她低头看着她的脸,嘶哑着声音道:“你也保重!”

韩苗苗抿唇笑笑,往后退了一步,站在自己马的旁边,又深看了他一眼翻身上了马,头也不回的走了……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不如沉默。

她很清楚,她留在京城终有一天会成为某些人心头的刺,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更不想为了这种事去死。

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赵安申负手立着,胸前的余温似乎还在,可那个人却已经走远了……他一个人站在路口,秋雨细细的如丝绸一般落下来,他抬头满面湿润,温热的徐徐落下来。

天色渐渐暗下来,马有些焦躁的不停的打着鼻响,他这才回了神上马背道而驰。

这很可能是他和韩苗苗最后一次相见了吧……她早前说过,或许等她玩的倦了就来找他,可是他就是感觉得到,她不会来找他,也不可能留在宫里。

只有……只有他去找她,天涯海角随她走。

可这谈何容易。

赵安申夜半才回到宫中,一身的酒气,胡乱的在御花园里游逛着,又靠在树枝上喝着酒。

苏顺义也不敢上去说话,不远不近的守着。

有脚步声传来,碎碎的踏着月光,来人穿着桃粉的宫装,眉目清秀如画,一点一点清晰起来,是个面生的女子,笑盈盈的在不远处停下来。

苏顺义心头一跳想要过去阻止,可心头有什么转过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朝两边的侍卫挥了手。

那女子继而接着抬头过来,站在赵安申面前。

赵安申神色疲倦,掀了掀眼帘扫了一眼对方,眉头微蹙。

“你是圣上?”女子的声音清脆婉转,犹如夜莺在林子里低唱,“我是林悦,刚到宫里来,没想到我们就遇到了。”

林悦性子活泼,还有几套拳脚功夫,是和林皇后不一样的存在。

赵安申虽醉可还是弄清楚了她的身份,他蹙眉看着对方,“夜半不睡,来这里为何事?”他不高兴有人打扰了他的独处,他也没心思和别的女子废话。

“当然不是为了游逛啊,皇宫也没什么可看的。”林悦笑着,眉眼弯弯的单纯可爱,“我是因为知道您回来了,所以故意在这里等着偶遇呢,没想到成功了。”

赵安申一愣,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的这么直白。

“你生的很好看啊。比我想象的好看。”林悦打量着赵安申,“你不会杀我吧?我实话实说而已,要是你不喜欢,以后我就不说了。”

赵安申看着她,忽然就觉得有点熟悉。

女子生的娇美,但眉宇间又透着一股英气,像一直开的吐火如荼的玫瑰,带着刺儿。

“不杀你。”赵安申摆了摆手,明白了林皇后为什么要将自己娘家的妹妹接到宫里来……这个女子和韩苗苗有点像。

不是生的像,而是这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辣劲儿像。

他突然没了兴致转身走了,林悦就跟在他后面,看见他一个踉跄忙过去扶着,笑着道:“你喝醉了。”

“嗯。”赵安申应了一声,将手臂抽出来,林悦也不恼笑嘻嘻的道:“喝的什么酒,下次你要是想喝让我来陪你啊,我酒量可好了,千杯不醉。”

赵安申鲜少发脾气,就算是不高兴了,也只是沉了脸罢了。

这会儿却很是不耐,推开了林悦,道:“朕还有事,你找你姐姐玩儿去吧。”话落,就扶着苏顺义走了。

林悦站在后面挑着眉头轻轻笑着,过了一会儿去了凤梧宫,林皇后问道:“见到了?”

“嗯。见到了。不大喜欢我。”林悦坐下来看着姐姐,“阿姐,你什么时候生,这胎肯定是皇子吗。”

林皇后摇头,道:“还有两个月。”又道:“是皇子最好,不是也无所谓……现在关键是你,得想想办法才行。”

“那个女人走了啊,还真是可惜。”林悦道:“要不然我还真想见见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林皇后想着韩苗苗,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江湖气比较重……”又道:“你不要操之过急,圣上的性子急不得。”

“我知道。”林悦道:“我要让他心甘情愿的封我做贵妃。”

林皇后微笑颔首。

“江南巡盐使的差事,我父亲很想要。那是个肥差,做个六年下来,我们家底就更加厚了。”林悦道:“这事儿阿姐要是不好办,我就自己想办法去。”

林皇后没说话,她进宫后没给家里谋什么好事,现在来了林悦,就让林悦冲在前面就好了。

一个冲,一个守,可退可进。

“还是那句话,不要急。”林皇后道。

林悦点头应是,心里还在想着韩苗苗,得想办法见一见那个女人才行。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建安侯府的外院中,崔岩也在喝酒,酒温在炉子上他小杯喝着,刚入了两杯琉璃在门口回道:“主子,世子爷来了。”

话落,颜显含笑从外面进来,一进门酒香扑鼻,他笑着道:“什么酒,这么香。”

“秋露白。”崔岩道:“窖子里存着的,一直没舍得喝,今儿弄了一点出来。”

颜显微怔,眉梢挑了挑,道:“太淡了,有别的吗,给我来点。”

“你想喝也没有。”崔岩说着,递给了他别的酒壶,“这个好,你吃这个好了。”

颜显倒了酒出来喝了一口,看着崔岩失笑。

“婚事怎么说?定日子了?”崔岩捻了一粒花生米放在口中细细嚼着,颜显灌了一口酒靠在椅背上,望着屋顶淡淡的道:“腊月初八。”

崔岩楞了一下,和他碰了碰杯,两人喝完了酒,他道:“没她的消息?”

“嗯。”颜显垂了眼眸淡淡的……他不是没有,是不想有。

崔岩就没有说话了,有的事说不得,除非颜显丢了宜春侯府去找她,否则,就没有可能了……宜春侯府哪里敢让崔婧容进门。

她那样的身份,是做妾室还是做正室,又怎么和别人介绍呢。

“挺好的。”崔岩拍了拍颜显的肩膀,笑着道:“赶紧生个儿子,你娘回回见到我家小子,都要念叨好久。”

话题岔开,颜显脸色好了一点,笑着道:“嗯。我也不能总让我娘操心。”

颜显成亲那日,顾若离去吃喜酒了,婚事办的不算热闹,倒也规矩齐全……她见到了新娘子,十五六的年纪,温顺乖巧,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众人,清澈懵懂。

是个乖巧的,这是顾若离的感觉。

赵勋喝了几杯让马车先回去了,牵着她的手两人逛着,“乖巧的好,他也不需要热闹的。”

顾若离嗯了一声,轻声道:“陈达来信时说过别的吗?”

“提过一句。”赵勋也不想多谈,说多了也没什么意思,事情都这样了,“等开年去了庆阳,我陪你去找她。”

顾若离怀念骑马在草原驰骋的快意,点头道:“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