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原上的风很野,有时候你感觉得到它是从东面来的,可是下一刻它又会换个方向,像和你捉迷藏一样,偷偷的从你的身后轻抚着你。

顾若离躺在草地上看着天,头发如墨一般散在身后。

二十三岁的年纪,正是花样的年华,既有少女的青涩,又添着女人的妩媚。

她转头来冲着赵勋一笑。

这一笑犹如你站在花团锦簇中正对麻木时,突然发现了一只清灵灵的山茶,干净的不染一丝尘埃,赵勋看着喉结便动了一下,身体的反应比脑子快,他当即翻了个身半压在她身上,寻了唇便封住了。

他的吻不像刚恋爱时的急切霸道,而是细细柔柔的透着眷恋,探索着她每一寸口齿。

纵然彼此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她还是楞了一下,脸立刻红了起来,伸手抵着他的胸口,提醒他,他们此时此刻在大庭广众。

而且,孩子们就在不远处,随时都有可能过来。

不但是孩子,还有胡立和周铮以及……

总之很多人。

赵勋情动,搂着她嵌在怀中,恨不得将她拆了入腹,过了许久他才松开她,彼此鼻尖抵着他一笑,道:“我们走远点,找个没人的地方?”

她立刻明白了他的暗示,摇着头,“不要,到处都是人。”

她好歹也为人母了,总要注意点影响,何况她还养了个闺女。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我知道哪里没有人。”赵勋啄着她的唇,声音暗哑,“没有问题。”

她果断拒绝,“不行。”又怕他在磨人,就道:“再和我磨蹭一句,晚上和儿子睡去。”

赵勋皱眉颓然的趴在她的肩膀上,脸埋在她的脖子里深吸了口气,体内的躁动非但没有停歇,反而叫嚣着让他浑身发热。

顾若离拍拍他的后背,道:“乖了,赵公子!晚上再说好吗。”又在他耳边道:“白日宣淫,毕竟不雅啊,我们也是有身份的人。”

“自己媳妇,我想什么时候淫就什么时候淫。”他哼了一声,嗷呜一下咬住了她的耳坠,恨恨的道:“晚上,你给我等着。”

她体验过无数次,所以忍不住抖了一下,下一刻就板着脸道:“行啊,赵公子。你媳妇儿是租来的是吧,那明天也到期了,赶紧还回去吧。”

“我租到了就是我的。”赵勋耍赖,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我的东西,谁敢收。”

顾若离就摸了摸他的额头,点着头道:“有点病了,还病不轻。”

他哼了一声,但体内被她撩起来的火渐渐熄灭了,他躺下来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两个人一起看着蓝天白云,还有鹰隼从头顶飞过,几个孩子的欢笑声就在耳边。

他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满当当。

顾若离握着赵勋的手,鼻尖是青草的清香,脑海里却想起了他们离开京城前的样子,她推广了种牛痘,也将这个技术传给了别的大夫,如今在大周种牛痘已经不再需要大夫的费力解释,而成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就和风寒吃药,腰疼贴膏药一样,很稀松平常。

这一件事让她很欣慰,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真的为百姓做了一件事。

好像为了回应她一样,她离开那天几乎满京城的百姓都来送她,她很感动,可不但如此,接下来他们一路从京城到庆阳,几乎每路过一个地方,都会有人接待迎送。

赵勋打趣她,说当年圣上出宫也不曾有这么轰动。

她失笑,却不敢再招摇过市,后面几个地方都是偷偷摸摸的夜里过境。

要不然她都不确定走上一年能不能到庆阳。

她轻轻一笑,看着天空,心头却浮现出顾解庆和顾清源的样子来……这一辈子,她最大的希望就是不要辜负了他们的期盼,即使有一天她也死了,她也希望,作为顾家的人,作为顾若离,她能在这世上留下一点什么。

她心里想着,忽然一个小小的脑袋出现在她的视线,扎着两个羊角辫,大大眼睛白皙的皮肤,睫毛长长的忽闪忽闪的,好奇的盯着她,“娘,您和爹爹刚才做什么。”

顾若离一愣也跟着眨了眨眼睛,等明白了赵钰的问题她顿时咳嗽起来,尴尬不已,“在休息啊,三个哥哥呢。”

“在亲亲。”赵钰蹲下来,一副她窥探到了惊天大秘密的样子,“爹爹亲娘。”话多,眸光雪亮,好奇的不得了。

顾若离蹭的一下红了脸,用手去掐赵勋的腰,都怪他发神经,想亲就亲。

让孩子看到了,看他怎么解释。

“你看错了。”赵勋坐起来,看着闺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娘的牙齿有点疼,让爹爹帮她检查。”

赵钰瞪大了眼睛,显然不明白牙齿疼和亲亲有什么关系,她秀美一簇反驳道:“骗人,我看到了亲亲,爹爹羞羞脸。”

“没有。”赵勋正色,纠正女儿的事情,“而且,你娘是爹的媳妇儿,就算是亲亲也不羞羞。”

顾若离听不下去了,这对父女简直是旷古少有,她蹭的一下坐起来隔绝了父女两隔着她的谈话,“豆豆去玩,过会儿我们就回家了。”

“哦。”豆豆忽然又想到什么,从顾若离的侧面绕过来伸出个小脑袋盯着自己的老子,“娘是大夫,您又不是大夫。”

意思是,娘就算牙疼,她也是自己医治,您懂医治吗。

“日久天长,耳濡目染。”赵勋教导闺女。

赵钰嘴唇扯了扯,显然对她爹的话存着质疑,赵勋隔着媳妇拍了拍闺女的脑袋,“去玩,我和你娘要继续谈论牙疼的事情。”

赵钰顿时瞪大了眼睛,忽然捂住了嘴缩着脖子切切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话落,像只小鸟一样飞了起来,一边飞着一边回头冲着爹笑,“爹爹,羞羞脸。”

赵勋摇头,抱着媳妇儿看着飞走的闺女,笑着道:“不羞,我媳妇儿。”

“不正经。”顾若离推赵勋,哭笑不得,“有你这样教闺女的吗。”

赵勋回道:“早点让她知道,不吃亏。”

顾若离无语。

赵钰飞去了哥哥身边,三个小子围着一匹小马驹转悠,她笑着道:“大哥,二哥,三哥,爹爹亲娘。”

“哦。”赵含之一脸见惯不怪的表情,“这有什么稀奇的。”他看过很多次了。

赵昱之点着头附和,“不稀奇。”

“小孩子不要看。”顾引之柔声道:“下次躲远点。”

八岁的赵含之和顾引之,七岁的赵昱之外加五岁的赵钰,站在小马驹旁边,叽叽喳喳的从马讨论到亲亲,又从亲亲讨论到马的问题,忽然,顾引之道:“李易下个月就要到了。”

他们是记得李易以前来过的,但因为年纪小也只是有点记得,现在想起来,连李易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那小子啊。”赵含之一副大哥模样,摸摸鼻子,“这一次他来,我们好好戏弄戏弄他。”

李易很斯文,和顾引之差不多,说话柔柔的,但是却喜欢跟着赵钰后面跑……她们的妹妹,那小子还想天天霸占着,没门儿。

“谁是李易。”赵钰一副不解的样子,“就是给我写信的那个小子。”

顾引之失笑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头,道:“他是哥哥,你不能没礼貌。”

“我怕她?”赵钰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天不打地不怕的样子,“他就是小子,我喊了怎么没礼貌。”

顾引之无语,却又舍不得再说妹妹。

“在说李易吗。”顾若离和赵勋一起过来,赵昱之点着头道:“那小子要来,他成天追着妹妹跑,我不高兴。”

顾若离失笑,道:“都是好朋友,有什么不高兴的。”

“嗯。那就不让他来。”没想到赵勋也皱着眉一副不乐意的样子,看着自己闺女,“把豆豆送陈达那边住几天。”

这是不让闺女见那李家那小子了。

上次来他就不高兴,白徵和白世英盯着他闺女看的眼神,就是一副想要把他闺女抢走的架势,居然和他玩心眼,用他儿子来勾引……

来了一次不行,千里迢迢隔了两三年居然又来了。

“安南国内是太平静了。”赵勋负手,很认真的在思考什么问题,“以至于他们夫妻闲着无事,到处窜门。”

顾若离愕然,继而看到三个儿子也跟着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很赞同老子的想法。

一家四个男人,这……

她很无语,“她来看我。你们要是不让他们来,那下次我去看她们吧。”又道:“我的好朋友,我天天挂念着,还不允许我们见了吗。”

赵勋眉头蹙的更紧,道:“不行。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娘不能走。”赵含之跐溜一下抱着娘的腿,“娘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赵昱之点着,顾引之深思了一下,道:“那还是让李公子来吧。”他们来,总比娘走好。

顾若离看着父子几个人,点着头道:“那就都给我闭嘴啊,来者是客,而且娘很喜欢李易!”

话落,她假意哼了一生,转身就走。

四个男人加一个赵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有默契的跟在顾若离后面,亦步亦趋。

“那就让他们来吧。”赵勋道:“我闺女他抢不走。”

总比顾若离去探亲好,一走一年,他怎么办。

顾若离就不满的扫了一眼赵勋,嘀咕道:“这点出息!”

“在媳妇儿跟前不用出息。”赵勋忽然抱着她的肩膀,两人并肩走在宽阔的草原上,身后跟着四个小尾巴……

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既然说起来了,那你快派人迎一迎吧。他们来一趟不容易,下一次还不知道几年后呢。”

赵勋闷闷的嗯了一声。

------题外话------

明天写李易和几个人的见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