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易比赵昱之小一岁,可是人高马大的赵昱之已经快赶上两个哥哥的身高了,往那儿一站不说话,别人只当他是哥哥,其余的是弟弟。

不过,倒不是其他几个矮,仅仅是因为他能吃能长能睡的缘故。

他今儿穿着一件深蓝的短褂,下身是条阔腿的裤子,葛布做的,和李易的锦袍一比,就跟路边捡来的孩子一样。

不过,他昂着脑袋,粗粗的剑眉挑着,睨着李易,却是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

“三哥。”李易穿着一件月白的锦袍,从车上由人扶着下来,斯斯文文的朝赵昱之拱手行礼,“多年不见,三哥可安好。”

俨然一副大人的样子。

赵昱之眉梢直跳,他向来不待见顾引之斯文讲究,现在又来了一个比顾引之还讲究的,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哼哼了两声,抱着手臂露出强壮的胳膊来,想要从气势上将李易压倒。

果然,李易被他吸引了目光,打量了一眼赵昱之的样子,咳嗽了一声撇过视线。

几年不见,三哥和小时候一样。

李易还记得小时候他过来时,一言不合赵昱之就将他按在地上揍,他也打不过却又从来不哭,愣生生的被他打了好久。

想到这里,李易笑容更谦和了。

决定惹不起,躲得起。

赵昱之觉得自己赢了,就高兴起来,心里想着,“小子,小爷等会儿再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男人。”想完就过去拍了拍李易的肩膀,道:“走,带你找大哥他们去。”

李易被他一拍半边肩膀都麻掉了,苦不堪言的跟着他一起进去,还要露着笑脸,“那就有劳三哥了。”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进了顾府的大门,赵含之和赵钰也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赵含之喊着道:“老三,易弟弟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你一个人去接,太不够意思了。”

说着,就看到了李易正笑着站在赵昱之身边。

“大哥好。”李易拱手,视线一转就落在赵钰的脸上,顿时白嫩嫩的小脸红透了,轻声细语的道:“四妹妹好。”

赵钰穿着一件嫩粉色的夏衫,右衽圆领,领口还绣着一支支缠枝兰,粉色很挑人,可赵钰皮肤穿着就好似荷塘里的初绽的荷花,让人眼前一亮……赵钰的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只是,里面的视线却不如她外表这般甜美,而是带着大量和挑衅。

不好惹,这是李易当下感觉。

赵钰歪头打量着李易,她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因为常有信件来往,但是她不记得见过他,毕竟那时候年纪太小了,“你就是李易?”

李易一愣,点了点头,“是。”

“知道了。”果然是,娘有次和父亲开玩笑,说要将她许配给李易的。她要看看,他有没有资格娶她。

她将来的夫君,可不是个软脚虾。

赵钰收回了视线扫了他一眼,又转头和赵含之道:“你们和他玩吧,我要去骑马了。”

赵含之立刻拉着她,“你等会儿我们一起去。”话落又看着李易,“你会骑马吗。”

李易点头,他本来是不会的,可是这一路过来他特意学会了,就为了到了庆阳后不被赵家三兄弟笑话。

“那我们一起去。”赵含之有大哥的样子了,又盯着赵昱之,“老三,把你那匹小马给李易,你骑你二哥的,他在药房里要晚上再出来。”

赵昱之点头,“行啊,我无所谓。”

话落,三个人就追着赵钰去了后院的马厩,一人提了一匹马,孙刃远远的带着人跟在后面,他倒不是怕自己公子小姐出事,他们不让别人出事就阿弥陀佛了。

但是李易不一样,白徵就一个儿子,李易将来就是安南的继承人,可不能在庆阳出了岔子。

一行人骑马慢性出了庆阳城,外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官道,再往前就是山,绵延起伏看不到头,赵钰一出城就回头扫了一眼几个哥哥,道:“咱们今儿比赛,谁先进山,谁猎的东西最多,谁就是赢家。”她说着顿了顿,又道:“至于惩罚,一会儿再想。”

话落,不怀好意的睨了一眼李易。

李易被她看的警觉起来,攥着缰绳尴尬的道:“行……行啊。”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赵钰哈哈一笑,长鞭子在脑后一甩,一声娇喝:“驾!”

马儿如电一般蹿了出去,都是好马,他们亲自从草原带回来的,日行千里脚程也极快……李易一开始还好渐渐的就有点跟不上了,赵钰回头扫了一眼,讥诮的哼了一声抽了一鞭子,马儿跑的更快。

一会儿工夫,李易就被甩在了后面,他现在后悔不已,一路上只知道学骑马,却不曾想过要骑的更快。

现在好了,当着赵钰的面丢了这么大一个脸。

想着,他不服输的甩开鞭子,马儿也加了速度,他一脑袋的汗,一身白衣也成了灰色,脏兮兮的……

赵昱之第一个进的山,紧接着是赵含之和赵钰,兄妹三人一看就是野惯了的,进山就弯弓搭箭,轻车熟路的找猎物。

等他们马背上挂了好几个猎物时,李易才气喘吁吁的进山。

“你这也叫会骑马?”赵钰盯着李易,一副怀疑他撒谎的表情,李易尴尬不已笑着道:“我才学会,远不如妹妹厉害。”

赵钰嗯了一声,骑马往下走,走在了最前面,李易就跟在她后面。

赵含之贴着赵昱之,低声问道:“四妹干什么呢,一副针对李易的架势。”

“不知道。”赵昱之也觉得奇怪,他也没有想过要这么欺负李易,赵钰的反应也太激烈了点,“李易得罪过她?可她明明不记得李易来过的事啊。”

赵含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摸着下巴,他这动作是跟吴孝之学的,因为吴孝之最喜欢摇着扇子摸胡子,“一会儿,摸摸她的底。”

赵昱之点头。

前面,赵钰慢悠悠的走着,李易跟在后面,问道:“四妹妹近来可好,我听说你跟着吴先生启蒙了?”

“早启蒙了。”赵钰抱臂睨着他,“你们来庆阳做什么的。”

李易看着赵钰,脸颊红红的,小声道:“我……我们来探亲的啊。”其实,他在路上偶尔听到娘和外祖母说的话,想要这次来问问赵将军和县主的意思,能不能将他和四妹妹的婚事定了。

所以,这一路他都用心学骑马,就怕来了以后被四妹妹嫌弃。

没有想到,还是被嫌弃了。

“探亲?”赵钰不相信,“你确定,没有别的主意?”

李易一愣,脸更红。

七八岁的孩子,最是什么都懂点,却又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想到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赵钰挑衅道:“我警告你,我不成亲也不喜欢你,你不要打我的主意,要不然我让你有来无回。”

话落,将手里的鞭子啪的一声甩开。

惊的李易一跳,他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支支吾吾的道:“……没有,四妹妹误会了。”余光却还是偷偷打量着赵钰。

赵钰是真的好看,这样的好看不是别的女孩子那样清秀或者绝美,而是她的气质非常的与众不同,磊落潇洒的,有这个年纪的天真活泼,又有别于这个年纪的狡黠和聪慧。

李易垂着头不说话,倒不是自卑或者自弃,只是忽然悟到了和赵钰相处的方式。

“不是就好。”赵钰看着他道:“既然不是,那我就不为难你了。我刚才是故意针对你的,现在和你道歉。不过,你马术也太差劲了,明天我好好教教你吧。”

李易拱手,道:“求之不得,有劳四妹妹了。”

赵钰摆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不用和我客气。”

还真有侠女之风啊。

李易心里砰砰直跳。

赵钰觉得把误会问清楚了就没什么事了,她告诉李易不准打她主意,想必李易就没有这个胆子了,至于别的事,那就理当别论了。

赵家的孩子,嚣张,性子野,但是讲道理。

“四小姐。”远远的,对面一行少年骑马过来,看样子是早就等在这里的,“打猎来啊。”

赵钰停下来看着对方,“肖狗,在我没有动手前给我滚远点,否则,不要怪我鞭子不长眼睛。”

肖狗当然不是真名,他姓肖,本名肖正,今年十岁出头的样子,是顾家那边肖氏娘家的子嗣,应该是长房的嫡孙,在庆阳和合水一带很有权势。

他自己也是从小开始,出了名的能浑能闹腾的。

赵家几个兄弟一来就和他打了一架,伺候肖正就成天跟着赵钰后面打转,没脸没皮的,打骂都不走。

赵钰很不待见她。

“他是谁。”小狗盯着李易,李易的容貌遗传了白徵,甚至于比白徵还要好看几分,所以很打眼,尤其是和赵钰在一起,简直是金童玉女,太养眼了。

肖正很不高兴。

“关你什么事,给我让开。”赵钰很不耐烦,回头对李易道:“走吧,别理他们一群疯狗。”

李易扫了一眼肖正,点了点头。

确实没有放在眼里。

肖正却是怒了,他不在乎赵钰骂他够,但是见不到赵钰不骂别人狗,这太不公平了。

“有架打啊。”赵昱之的兴奋的策马过来,眼睛发亮的看着肖正,数了数,“才七个人不够塞牙缝的,给你一个时辰,你回去再找点人来,不让小爷不过瘾,下次就不陪你玩了。”

话落,摩拳擦掌的,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肖正也想打,他要打李易,把他那张好看的脸打扁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