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位少爷和小姐都回来了。”小丫头在暖阁外回禀了,顾若离和白世英笑着道:“你不用担心,几个小子虽闹腾,可饿了累了还是知道回来歇脚的。”

她这样说已经是很给老大老三面子了,连赵钰都没好意思埋汰。

这姑娘和小子也没什么分别。

“我哪有担心,男孩子摔摔打打的才好,我有时候就在反思,把易儿养的太娇了。”几年不见,白世英的容貌没什么变化,相比起以前的清冷来,现在显得柔和了很多。

“各有各的好……”顾若离的话说完,也没有听到院子里的声音,她顿时没头一簇看向瑞珠道:“叫他们直接来。”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只要几个人不是一进门就朝她身边扑,那就一定是又闯祸了。

躲着,一来是换掉脏衣服,二来,就是商议怎么和她把话圆过去。

“是。”瑞珠嫁了人,在顾若离跟前做管事妈妈,听着这话心里也了然的出了院子,果然逮到了几个蹑手蹑脚准备逃的人,“夫人说让少爷小姐直接去暖阁。”

说着话,她目光在几个人身上一扫,假装没有看见,垂着头回去了。

嘴角却是挂着笑。

“走吧。”赵含之垂头丧气的带着弟弟妹妹的进院子。

一进暖阁,顾若离打眼一看就扶住了额头,虽见惯不怪,可把李易也弄成这样就真的很欠揍了。

白世英吃惊的看着几个人,一身的灰,蓬头垢面,赵昱之的嘴角还泛着一块青,自己儿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身白衣成了黑的不说,头发还披在肩膀上,除了三个男孩子这样,赵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们……”白世英惊讶的道:“抓鱼去了,还是逮野猪去了?”

赵含之垂着头,赵钰眼睛滴溜溜的转好像没听到白世英的话,只有赵昱之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白姨,不是抓鱼,是打架了。”

他说着兴起,一副想要嘚瑟的样子,凑过来想要坐下来,余光就看到自己的娘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顿时一个激灵站直了,余下的话不敢说了。

白世英就看着自己儿子。

“也……也没什么。”李易偷偷的揉着自己的胳膊,刚刚看着他们打作了一团他也上去了,被对方拧了胳膊,虽没有脱臼可是好痛,“姨母,娘,我们……我们回去换衣服去,这样太失礼了。”

白世英颔首,决定等会儿再细细问儿子,“快去梳洗干净,等会儿过来用晚膳。”

李易点着头去拉赵钰,赵钰甩开他的手站着不敢动。

不单她,赵含之和赵昱之和刚才飞扬跋扈的样子完全不同,乖巧的跟几只小兔子似的。

李易吃惊不已,心头动了动才明白,这是顾若离还没有发话。

“和谁打的?”顾若离看着赵昱之,赵昱之一听娘问话,立刻回道:“和肖狗。”

顾若离知道肖正,上一次和赵含之几个人打的似是吃了亏,肖家的人一开始不知道是他们是谁兴冲冲的来这里问罪,一打听是他们,立刻灰溜溜的走了。

她也懒得去给肖家道歉。

不过,看样子几个孩子今天没占着便宜,打了也好,免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天天惹是生非。

“他没名字?会不会说话?”顾若离一拍桌子看向赵钰,“是你取的绰号是不是,你凭什么给被人取绰号。”

赵钰垂着头,绞着小手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哽咽的道:“娘,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记住错了?”顾若离看着女儿。

赵钰点头。

顾若离就没有再追究,转头看着两个儿子,“易儿来了,这些天你们要出去玩闹可以,但是若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我立刻将你们送延州去,听到没有。”

延州山谷里在练兵,他们可是见识过的,严酷的情况可不只是满足小孩子的好奇心。

他们都怕可是不想承认,就赖在家里,说舍不得离开娘。

顾若离其实也舍不得,还想留在身边几年,平日里就拿来唬他们,暂时还点用,等没有用的时候就将他们真的送过去。

“知道了。”赵含之点头不迭,赵昱之低低的应了一声,顾若离也要给他么留面子,就摆手道:“快去梳洗,一会儿和易儿一起来用晚膳。”

几个孩子如蒙大赦,立刻行了礼跑了出去。

一出院子,赵含之就揪赵昱之的耳朵,“你可真是不长记性,什么都和娘说,不是找骂吗。”

“娘说过,好事还是都要告诉娘。还有,你就是不说爹娘也有办法知道的。”赵昱之拍开赵含之的手,横眉冷面的,“你再揪我耳朵,不要怪我不客气。”

刚刚犯错没罚,显然娘是看在家里有客人给他们留面子了,要是这会儿再和赵昱之大家,肯定是两罪并罚,“行了,不揪就不揪。”

李易沉默的打量着兄弟两个,又走过去安慰赵钰,“妹妹别哭了,姨母说了不罚你的,以后你记得错处就好了。”

“谁哭了。”赵钰一抬头,满面的狡黠,半分伤心都没有,“你什么时候看我哭过。”

就……就刚刚啊?!李易刚刚看的很清楚,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他看着都心疼的,怎么一转眼功夫就不承认了呢。

他愣愣的。

“行了。”赵玉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这是初来乍到没有摸清楚门道,“我娘这个人原则性很强,你不顺着她,那后面的事就没完没了了,所以,和人相处要讲究策略,懂不懂。”

李易当然懂,可是他懂的似乎和赵钰懂的不一样啊。

“你回去吧,我去找我祖母去。”她说着,跟小鸟一样的飞去方朝阳的院子里,一路跑一路喊,“祖母,我回来了,您想我没有啊。”

方朝阳淡然的将剪刀放下来,擦了擦手,就接住了那只小鸟,蹙眉道:“邋里邋遢的,和谁打架了吗?赢了还是输了?”

“当然赢了。”赵钰挽着方朝阳的胳膊,绘声绘色的说着打架的事,“他就是欠揍。我今天和他说了,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方朝阳脸色好了点,颔首道:“既然动手了,就不能输。要是料不准输赢你就乖巧点,认怂都没事,知道没有。”

赵钰不认同,可还是点着头,“知道了,祖母。”

“我带你去洗脸。”方朝阳看着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外孙女,就好像看着顾若离小时候那样,赵钰和顾若离正好相反,话多闹腾,心思也多,特别喜欢粘着她。

她常常想,要不是几个孙子孙女,她才不会又跑到这荒村野地的庆阳来。

要什么没什么,实在是无趣。

“换条裙子。”方朝阳拉了拉她皱巴巴的衣服,赵钰这一次不敢装乖巧了,“我……我不要花里胡哨的。”

方朝阳皱眉,“怎么,祖母的喜好很俗气?”

“那……那倒不是。”赵钰不敢再说,乖乖的洗澡洗头换了件新衣服,是件大红色的对襟长褂,下面是条裹膝盖的裤子,绑了一对麻花辫,眼前的赵钰就好像野火似的,耀眼至极。

方朝阳非常满意,顾若离不喜欢她的打扮,好歹赵钰喜欢,“好看。”

女人有资本的时候就要可劲儿的让自己美,不为了别人,就为了自己舒服。

“还不错。”不穿裙子的赵钰高兴的蹦起来,又忽然安静下来,“我娘会不会不喜欢。”

方朝阳牵了她的手,“我和你一起去,她要是敢说不好看,我明儿也让她穿一身这样的。”

赵钰楞了一下,眼前顿时浮现出一向刻板的娘穿着大红色,梳着麻花辫蹦蹦跳跳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歪在方朝阳的身上,道:“那您别和我一起去了,让我娘说说我,也让您有借口明儿逼着她穿。”

“小丫头,一肚子的坏主意。”方朝阳捏了捏她的鼻子,道:“那你先去,祖母收拾一下就过去。”

赵钰点着头,蹦蹦跳跳的跑去找几个哥哥,顾引之和李易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下棋,两个人都很斯文,说话不疾不徐……两个貌美俊美,温润尔雅的少年郎在一起,让人赏心悦目。

“二哥。”赵钰跑过去,“你不泡药里,舍得出来了啊。”

顾引之轻笑,打量了一眼妹妹的样子,宠爱的道:“今天打架了?受伤没有?”

“我怎么会受伤。”她说着,指着李易,“他受伤了,你帮他看看。”

李易正脸红扑扑的打量着赵钰,小姑娘瓷娃娃一般,朝气蓬勃,“我……我没事的,一点事都没有。”

“哦。”赵钰也不管他们了,冲着房里喊道:“大哥,三哥,你们怎么这么磨蹭,快一点去吃饭,我都饿死了。”

赵昱之一边光着膀子,一边从房里出来,喊着道:“来了,我也饿了,快去吃饭。”

他说着话,低头扣着扣子,一边小声问道:“爹回来没有?”

“不知道……不过今天应该回回来的,我都两天没见到爹爹了。”赵钰很高兴,指着棋盘,“打住打住,吃了晚饭再继续吧。”

顾引之看李易,李易点头道:“二哥,把棋盘封住就行了。”

“好。”顾引之让人封了棋盘,等一切都收拾好啦他才跟着大家去前院。

顾若离和白世英正在说话,白世英含笑道:“三个小子性子各异,我想想都知道你平日多难。”

“说起来就头疼。”顾若离无奈的道:“现在满西北都知道,赵家有两个小霸王。”

尤其是赵昱之,那张扬的性子,真的是和赵勋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样才好。”白世英羡慕不已,“男人立世,就是要有让人忌惮的分量,不论是拳头还是脑子,有一样就可以了。”

顾若离到是赞同的,颔首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大方向上我们引导着就好了,旁的就随他们自己折腾去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白世英说完,忽然笑了起来,掩面道:“你瞧,我们以前见面都是说药说医,现在见了面十句话有九句不离开孩子。”

顾若离也笑了起来。

“我忘记问你了,你来庆阳后见到容姑娘了吗。”白世英说的是崔婧容。

顾若离点了点头,“见到了……过的还不错。”她想到那天在草原上看到崔婧容的样子,她穿着牧民的衣服,皮肤晒的黑黑的,容貌远不如以前精致,可是整个人很有生气,也很有活力。

她坐在马背上朝着她笑着,摇着手喊着,“娇娇,我老远就认出来是你了。”

“大姐。”她过去看着她,柔声问道:“你过的好吗。”

崔婧容点着头,迫不及待的道:“你呢,我上次见到陈达,他说你有四个孩子,这次带来了没有,我也想看看侄儿侄女。”

“都在后面呢,晚上让他们来见你。”

两个人漫步目的走在草原上,说了许多近年来各自的经历和发生的事,过了许久崔婧容低声问道:“颜世子……成亲了?”

“嗯。”顾若离点了点头,“生了两个儿子,我来的时候老二才出生,非常可爱。”

崔婧容点点头,笑着道:“他是有福气的。”

“是啊。”顾若离打量了她一眼,朝她笑笑,崔婧容停下来看着她,柔声道:“我没事。现在知道他过的好,家庭美满我也没有遗憾了。”

顾若离颔首,握着崔婧容的手,道:“你也不用一直在这里,和我回庆阳住吧,我们都在,你也不会无聊。”

“等冬天吧。”崔婧容笑着道:“现在正是水草最美的时候,我不能走的,等冬天闲了我去看你。”

顾若离点头,“行。”又拉着她,“先去找陈达,晚上在他那边吃饭。”

崔婧容颔首,两个人上了马,崔婧容骑的很快,一会儿工夫就将顾若离抛下一大截的距离,顾若离也没有追上去慢慢的跟着,过了很久以后崔婧容才停下来,若无其事的朝着她。

她也淡淡笑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