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三霸王/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不想去河套?”赵昱之关着门,神秘兮兮的看着几个哥哥并着妹妹,“那边可比庆阳还要好玩。”

赵含之第一个点头,“我同意,咱们在陈叔叔那边住个半个月再回来。”一想到草原,他眼睛都亮了。

“我也去,我也去。”赵钰盘腿坐在炕上,两个麻花辫乌油油的垂在胸前,衬的她肤若凝脂,如瓷器一般精美,“我还答应容姨给她放羊呢。”

赵昱之得了哥哥和妹妹的附和,顿时兴奋起来,恨不得立刻就走。

“娘不会同意的。”顾引之蹙眉,又看了一眼李易,“而且李易也在,娘怕他有事,就更加不同意了。”

赵昱之顿时泄气,又看着顾引之,“二哥你去说,娘最喜欢你了。”

顾若离不偏心,只是因为顾引之更懂事一点,所以有的事她愿意和顾引之商量,在剩下的几个孩子看来,她就有点偏心的嫌疑。

偏心是顾引之跟顾若离姓,还跟着她学医,继承顾氏衣钵。

赵昱之还为此愤愤不平和顾若离闹过。

“谁去说都一样。”顾引之叹了口气,看着赵昱之道:“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赵昱之哼了一声,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让李易去说啊。”赵钰眼睛滴溜溜一转,“他去说娘就不好意思不答应了。”

李易一愣,觉得自己被赵钰卖了,可是他心里又觉得高兴,因为赵钰需要他,“那……我去试试。”

被卖的心甘情愿。

“好孩子。”赵钰拍拍李易的肩膀,挑着秀眉夸赞道:“等去了草原,我烤肉给你吃。”

李易腼腆的笑着。

“去吧,去吧。”赵含之拉着李易的手,推着他出去,“我娘很讲道理的,你好好和他说你想去的理由,只要说服她了,她就不会反对。”

李易已经想好了怎么开口了,所以含笑点了点头,道:“那你们等我好消息。”

“嗯嗯。”赵含之点头不迭,眼中露着狡黠,“等你凯旋。”

李易笑着应是去了前院。

“你们不仗义。”赵昱之蹙眉等着哥哥和妹妹,“要去大家一起去,你们这是在欺负李易,我看不顺眼。”

赵钰哼了一声,赵含之就道:“什么欺负,你会不会说话?!他是客人,就是不行娘也不会给他难堪。你要是看不顺眼你去说啊。”

“我去就我去。”赵昱之蹭的一下站起来,顾引之立刻拉住了他,柔声道:“李易知道分寸,他不会被骂的。而且,一定会成功。”

赵昱之不解的看着顾引之,就听对方笑着,又转头看着赵钰,“你把他当好糊弄的?他才不傻,只是心甘情愿被你使唤而已。”

“那就是周瑜打黄盖。”赵钰甩着长长的腿,“他高兴愿意就行了呗。”

顾引之失笑摇头。

过了一会儿,李易回来了,果然如同他们所料,不但顾若离同意了,而且,还派了孙刃带着人陪他们一起去。

几个孩子顿时高兴的蹦了起来,欢快的去收拾衣服,又跑到马厩里去将自己的马儿喂饱。

第二天天不亮,几个人就浩浩荡荡的出门了。

路上走了三天,五个人打打闹闹好不热闹,等第三天的时候就到了河套,几个人去找司音,司音年纪最大容貌算不上特别好看的,但是性子很活泼,还有一身的武艺。

一对弯月刀舞的虎虎生风,高坐在马上,说总有一天她会继承司璋的衣钵,成为名震天下的女土匪。

这个想法,和赵昱之一拍即合,两个人好的跟亲兄弟似的。

草原上的日落日出都很美,李易笑眯眯的跟着几个人,赵钰像一匹野马,入了草原就不见了人影,但是却能听得到她清脆的笑声,如银铃似的响在耳边。

李易脸红红的,虽不懂什么是情爱,可每每看到赵钰他都是高兴的,没来由的。

在草原磨蹭了近半个月,几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回了庆阳,白世英便要告辞回去了,从出门到这里他们离开安南已经半年多,留了白徵一个人在家,她也惦记着。

李易吃过饭在院子外等着赵钰,见她说说笑笑的过来,他迎过去道:“四妹妹。”

“嗯。怎么了。”赵钰让自己的小丫头先回去,看着李易道:“明天要走,舍不得?”

李易点点头。

“没事,等明年我们去安南找你。”赵钰扬着眉道:“去前我让二哥给你写信。”

李易知道,赵钰去安南肯定不是为了找她,而是想要出去玩,可是他还是很高兴,点着头道:“好,我在家等你们。”

“嗯。”赵钰点头,和李易一起走着,夏末的风还带着热气,两个人说着安南的事,李易忽然停下来从怀中拿了半块玉佩出来,“这是我从安南带来的,给你留个纪念。”

玉的形状原来应该是个麒麟,只是现在只有一半,上面还挂着红绳子,晃来晃去,赵钰看着眼花,凝眉道:“你……让我戴在脖子上?”

“不……不用,你留在身边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李易摆着手,他其实很想让赵钰戴着,可是不敢说。

赵钰就接了过来塞怀里,点头道:“谢谢你了,我会小心保管着的。”又想起什么来,拿出玉佩盯着瞧,“你……半块玉佩……很奇怪啊。”

李易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不敢看赵钰。

“你……不会也看话本吧?”赵钰眼睛发亮。

李易一亮发懵,不知道什么话本。

“走散了兄妹,失联了的母女,还有武林秘籍啊,都用这种啊……半块玉佩,一合就找对人了,是吧?”赵钰觉得有趣,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我明白了,等我去安南的时候一定待在身上。”

原来她想的是这个啊,李易脸上的红褪了不少,笑着点头,“就、就是这个意思。”

赵钰哈哈笑了起来,好看的小脸在月光下盈盈发着光,李易看的呆怔。

第二天李易就走了,但是第二年赵钰却没能去,因为赵含之和赵昱之被赵勋送去了军营,顾若离将赵钰留在身边,也顺了赵钰的心意请了个拳脚师父在家里习武。

赵钰早将要去安南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练了半年,她找肖正切磋,一对四,将肖正胳膊给卸了,肖正哭着回家去,肖家的人问他谁打的,他却怎么也不肯说。等手接好了,他又带着人来找赵钰。

这一次,一对五,赵钰吃了亏,被人在后背踹了一脚,白嫩嫩的背上乌青了半个月才消退,她气急了,咬牙憋了半年才出门,肖正每隔几日就带着人在街上溜达。

这一次碰上,赵钰一对六,打了平手,肖正让她等着,第二天带了七个人来,赵钰打不过七个人,气的甩了鞭子回家去了。

三年后,肖正带着是十五个小厮,也打不过赵钰了。

赵钰很高兴,在庆阳不过瘾,就一个人跑去河套拉着司音,两个人闯山里去剿匪。

双拳难敌四手,她和司音被抓了关在土匪窝里,对方知道西北两个混世的姑娘,一个是赵将军的闺女,一个是司璋的闺女。

两个人的来头他们不敢动,所以只关着人,不敢真对她们怎么样。

司音气的不行,拳头砸在墙上,将裙子捞起来捆在腰上,看着屋顶道:“你托我一把,我想办法爬屋顶掀了瓦,咱们从屋顶出去。”

“恐怕不行。”赵钰摇了摇头,“莫说你上不去,就是上去了咱们也逃不出去。”

她们一时得意,轻敌了。

“那你说,怎么办。”司音丧气的坐在地上,他们呢的兵器也被土匪收掉了,“难道就一直被关在这里?传出去多丢人。”

赵钰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要不然,告诉他们你是赵钰?”司音坐过来,一脚踢开凑着人过来找食的老鼠,“他们惧怕你父亲,肯定不敢再关我们。等我们出去好好习武,过几年再来报仇。”

赵钰还是摇头,“我估计他们是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要不然就不会只关着我们而不动我们了。”怎么着也要动刑出口气,他们可是烧了半个土匪窝。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司音气的不得了,不是怕死,是觉得丢脸。

两个人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的打斗声,赵钰竖着耳朵听着,道:“你听,是不是我大哥的声音?”

“你大哥?”司音眼睛一亮,“那你二哥是不是也来了?”

她喜欢顾引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不知道。”赵钰又觉得不可能,三个哥哥都去军营了,要过来也不可能这么快,“也许是我听错了。”

两个人靠墙坐着,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牢房的门被人砰的一下踹开,赵昱之提着长刀,单枪匹马的闯了进来,大步走着喊道:“阿钰,你在不在里面。”

“是我三哥。”赵钰眼睛一亮,蹭的一下站起来,拍着柱子,“三哥,我们在这里。”

赵昱之走过来,人高马大的往门口一站,打量了一眼妹妹,见她没事就放了心,沉声道:“往后退开点。”

赵钰两个人推开,赵昱之抬刀砰的一声将牢门劈成了两半。

赵钰和司音看傻了眼睛。

“走啊。愣着做什么。”赵昱之蹙着眉头,看着赵钰,“三哥带你出气去。”

赵钰跳了起来,打量着赵昱之,“三哥,你现在太厉害了,这刀几十斤重吧,你也能舞的动?”她说着去拿刀,根本就挪不动,重的颤手。

司音也试了一下,忙了一头汗,刀还在地上稳稳的。

“四十斤。”赵昱之轻而易举的单手提起来,一副得意洋洋的道:“胡立叔叔给我锻的刀,玄铁的,世间独一无二。”

赵钰一脸的崇拜。

三个人出门,赵钰以为赵昱之肯定是带着援兵来的,可是一出去就看到赵含之一个人挥着剑,挽着冷寒的剑花以一敌几十人,她愕然道:“就……就你们两个?”

“还有二哥。”赵昱之指了指后面,“不过他在后面,我和大哥冲锋陷阵。”

顾引之是先用了药,药倒了一批人,他和赵含之才冲上来的。

“在哪里,在哪里,我去好他。”司音也没心思管他们了,冲着赵昱之指的方向去就找顾引之。

“给你鞭子。”赵含之抽空将赵钰的鞭子丢过来,“兵器都丢了,你丢人不丢人。”

赵钰接住猛然一甩,鞭子啪的一声炸响,她一身红衣如火焰一般,烈烈燃了起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兄妹三个人,一起动手,配合的天衣无缝。

不一会儿功夫,就讲匪首抓了,赵昱之一脚踏在对方的肩膀上,喝道:“胆子不小,什么人你都敢动,你也不打听打听她是谁的妹妹!”

“错了,小人错了。”匪首不敢怠慢,一嘴的苦涩,他招谁惹谁了,好好的赵钰来砸他的场子,他想关两个晚上就将人放了,他怕赵勋来找他算账。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勋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却惹来了另外三个混世魔王。

“错了也不行。”赵昱之怒道:“这西北我罩着的,不想死的立刻收拾东西滚!”

匪首点头应是,抬头看着兄妹四个人外加一个司音。

他寨子里可是有两百多个兄弟啊,这一夜的功夫,就被这五个十来岁的毛头娃娃给端了,他这几十年是白混了。

寨子平了,匪首走了,兄妹四个下山,司音黏着顾引之一路说话,顾引之含笑应是……赵钰则打量着两个哥哥,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会是爹爹来救我呢。”

“就是爹让我们来的。”赵昱之嘿嘿一笑,道:“爹说让我们练练手,我们就快马加鞭来了。”

赵钰哦了一声,点着头道:“这个匪没有了,以后我们想练手也没地儿去了。”

从今往后,整个西北都不会有人敢动他们了。

没劲。

“那去别的地方啊。”赵含之挑事,“去辽东,那边土匪多,听说圣上还派人去剿来着,咱们和爹说一声,去走一趟。”

三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庆阳去。

才到城门口,赵钰就看到了肖正被人打的五彩缤纷的脸,顿时凝眉问道:“谁打你的?”

“好姐姐。”肖正贴着赵钰,“你帮我出出气,我昨天去太原,在路上遇到一群混子,东西被抢了,还被人打了一顿。”

赵钰横眉,冷声道:“报我们名字没有。”

“报了,他们说不认识你。”肖正一脸的哭腔。

赵钰大怒,回头看着两个哥哥,赵昱之拍马道:“等什么,打去!”

肖正他们再看不顺眼,可也是庆阳的人,想动他们的人,也要问问他们同意不同意。

一拍马,兄妹三个人并着肖正家都没回,都往太原去了。

不过半年,赵家的三个霸王名头,就已经在西北响当当,风头几乎盖过了赵勋和顾若离。

------题外话------

一年码字,就最近稍微闲了点,正好姑娘放寒假,我就陪着她玩,昨天才回南京!等过了年又没空了,欠了小朋友的总要还的,她也一直盯着我!

番外大概还有两章,下一章我会写七千字的公众,还给大家前面有一章误传多收费的章节,那章改不了删不掉,很头疼!

番外我会尽快完结,今天晚上会接着写,白天我要帮我老妈干活儿,过年了啊,事情多。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康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